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骑士之子的魔法人生

15 伯爵领小记(3)

  • 作者:乔小景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9-29
  • 本章字数:10977

伯伯?

“正如小姐所说。当时我作为小姐的代理,前往护卫公会委托护卫任务,确实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

原!来!如!此!

卢卡斯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安内塔女士如此身份的人,会特地邀请公开身份只是平民的塞西莉亚和看起来是落魄贵族的自己到宅邸了!

安内塔女士似乎已经看破了这一点,还特地提点了出来。但这件事对她也没什么好处,除了会让卢卡斯感觉更加尴尬之外。

“你这才是过谦了呢!有你这种程度的能力,即便是旁系又如何?这一点,这位卢卡斯少爷也一样。”

卢卡斯一瞬间僵硬了一下,出于回避各种麻烦的考虑,虽然那并没有特地隐瞒,但他也尽量回避自己和巴席提亚奈利伯爵的关系和继承人身份。

“只不过是今年的雨季而已,旱季都还没到呢,这么早就开始担心撤退,安内塔大人会不会过于谨慎了?”

看来塞西莉亚也和自己有同感,这番仅止于礼貌的回复就是证据。

“如果原因是我自己的经营手腕问题,那倒真的不至于,可交易不成的原因并不在我,这才是头痛的地方。塞思你也不是第一次来领都了吧?进城之前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从安内塔女士左手侧的次席,传来了有些老态的浑厚男声。从称呼来看,大概是在商会内部担任重要职务的血亲。

“具体来说的话?”

提问的是莱奥涅尔阁下。

“具体来说,在我进去之前,似乎爆发了一场争吵,里面的人很明显的分为两派,负责接待的人和接受护卫工作的人,不知为了什么处于对立状态。由于我们这边也有习惯了合作的老伙伴,当时也有些尴尬,所以也只是象征性的在柜台走了一下手续,就直接指名了,并没有深入了解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护卫工作可以指名?”

“是的。只要支付指名费用,就可以指定信得过的熟人担任护卫,不过……这个行为也相当于无视护卫公会的信用担保,所以并不是很常用,我们商会也只是在一些涉及私事的情况下,才会指名。”

“原来如此。那被指名的那位护卫结束了任务之后,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他没有回来。那似乎就是他最后一次接受护卫任务了。商队抵达芳香堡后,他也留在那生活了。”

这个……就像是借机逃跑一样吧?联想到雨季以来遭遇不幸的其他护卫,他就像是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似的。

卢卡斯这么想着,不自觉的问起了别人的情况。

“当时争吵的人还有别的护卫吧?他们呢?”

除了逃跑的人和遇难的人,还有多少人留下,这点很重要。

“没多少啦~”大概是觉得伯伯提供的信息已经足够,安内塔女士重新拿回了话语权,“不是说雨季以来一笔交易都没做成嘛?我们安娜商会的商品啊,多数都是提供给各地的贵族们使用的奢侈品,听伯伯说了那次的事情后,就都指名护卫了。毕竟比起损失,还是多花点钱保证平安划得来嘛~可是呢……”

“雨季以来出发的所有商队,都在离开领都的时候被袭击了。护卫当然尽责了……太尽责了,一个都没活着回来。”

一股异常的气息从身旁蓦的窜了出来,吓得卢卡斯全身一抖。

他记得这个感觉,和在森林里遭遇到狼群的时候一样。

杀气……是莱奥涅尔阁下。

原来如此,他认为安内塔女士所说的那些护卫,就是他之前得知的那些因护卫任务而死去的旧友吗?

从时间上来看,确实和修士们说的一致,基本可以确定护卫了安娜商会的商队的,就是莱奥涅尔阁下的旧友。

视线稍微偏移,坐在自己旁边的人,似乎在克制着庞大的怒火,围绕着右臂的光带正在以令人不安的速度飞舞,似乎随时会将那只手臂绞断。

卢卡斯伸出手,摸索着覆盖在莱奥涅尔阁下的手上,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记忆里熟悉的温热手掌,此时有些冷硬。但在意识到覆盖过来的手是在安抚自己的时候,绷紧的指关节才慢慢放松,然后掌心翻了过来,反握住了卢卡斯的。

他这是在告诉自己,他已经没事了。

但卢卡斯没有收回手,就这样保持着交握的样子。

“本以为,这是针对我们安娜商会的攻击,但我跟别的商会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说他们那边也一样,不过并不是每一次的护卫任务都会被袭击,袭击的理由似乎和商品也没什么关系,到现在他们也没能总结出规律。”

“其他商会也被袭击了?”塞西莉亚的声音听起来很意外,而且焦急。

“嗯,虽然每家都有损失,不过损失最重的,除了每一批都被袭击了的我们安娜商会,就是主营药材生意的‘瑞阿’,还有主营粮食的‘德瓦斯’了。尤其是德瓦斯商会,遇袭的次数太多,现在都不愿意来艾哈德了,在这样下去,恐怕旱季一开始,卡内罗会出现饥荒也不一定。”

卢卡斯感觉到莱奥涅尔阁下又开始紧张。

德瓦斯商会他也有所耳闻,虽然是成立于艾哈德伯爵领的商会,但本质上是王后陛下的故乡普格诺城,基于友好往来,专门设立的以低于市场的价格提供给卡内罗粮食的交易门户,负责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格鲁瓦家的人。

普格诺城是塞迪斯城邦和艾哈德伯爵领接壤的城市,距离可能比从卡内罗王都到伯爵领都近,按道理说袭击都发生在通往王都方向的道路上,方向完全相反的普格诺城的商人不愿意来艾哈德是为什么?这应该并不影响粮商运输粮食才是。

“请问……德瓦斯商会的所有粮食供应,都来自普格诺城吗?”

卢卡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提问的人是约翰。

等一下!约翰是仆役身份,擅自发言的话……!

“放肆!安内塔女士,非常抱歉,我的随从失礼了。”卢卡斯急忙掩护。

“啊?啊……原来如此,他是格鲁瓦家的人吧?跟着王后陛下过来的护卫的孩子对不对?”

嗯?她这是推断出来的?还是她一开始就认识约翰?约翰并没有格鲁瓦家的标识性红发啊?

卢卡斯感觉到了一种恐怖。

“没关系没关系,关心故土的异状,可以理解,我原谅你了。不过要记得,贵族列席的时候,不能擅自插话哦!别人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是……多谢大人宽容。”

“嗯~!至于你的问题……其实是因为王后陛下嫁过来的时候,艾哈德伯爵跟维戈拉姆家主的协议啦。普格诺城作为代表,和艾哈德伯爵领合作成立粮食贸易商业行会,塞迪斯全境只要是通过这个商会向卡内罗输出粮食,就可以获得一定的税务减免补贴,所以对粮商来说,贸易的成本就降低了;而艾哈德方面,只需要支付运输费用,就可以以更便宜的价格收购粮食,因为本来就是自己的领地,所以也不存在关税的问题。可以说这是个让粮商、塞迪斯和卡内罗三方都满意的安排哦。”

“那现在,是粮商不愿意来吗?”

“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无法提供运输保障的艾哈德伯爵领,已经没有交易的价值了吗?”

“这么想也无可厚非啦……”

约翰、莱奥涅尔阁下和塞西莉亚,似乎都能够理解,但卢卡斯依然想不通。

既然是象征着王后陛下的面子而成立的商会,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允许不交易?商会的负责人难道没有收到格鲁瓦家的压力吗?而且抢劫发生的地方也无需粮商自己负责损失,而是艾哈德伯爵的负责地段,为什么他们不愿意来?最后,如此大的利益产业,一定会吸引相当多塞迪斯方面的粮商和农民,已经运作了十多年的商会业务,突然间说不做就不做了,粮商要去哪儿把那些原定输出给卡内罗的粮食消化掉?这个商会做的是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哪怕只是一个季度的粮食交易停摆,也不是普通的领主能够负担得起的损失,更不可能是粮商能够负担得起的……

总觉得,这背后不是个小问题。

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的卢卡斯,完全没注意到外界的对话也停止了,仿佛是为了不打扰到他似的。

像是有着某种默契一般,晚宴的用餐结束了,安内塔女士先行退席去略作梳洗。卢卡斯一行则在次席的那位伯伯的引导下,移动到小会客厅,准备餐后的品茶会。

“刚刚有关德瓦斯商会的事,你怎么想。”

“恐怕不是不愿意来贸易,而是在离开塞迪斯之前就被拦下来了吧……虽然还不清楚拦下来的是格鲁瓦家,还是别的什么势力。”

果然,塞西莉亚同样也在怀疑粮商如何消化大量粮食的事情。

“说起来,我今天还没跟‘瑞阿’的人打招呼呢,他们也有损失的话,也就说明通往林地公国方向的道路也不安全了。”

“该不会往普格诺城的道路也……”

“从安内塔女士的话来看,在出现被害之前,粮商就已经拒绝交易了……虽然不敢确定,但总觉得,只有他们,似乎跟护卫公会的内讧没什么关系呢。”

“你好像完全不怀疑不交易是因为粮商太谨慎。”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铁壁之城’的普格诺啊!民风本就彪悍,粮商不可能仅仅是因为有人打劫就放弃交易。以那里的习惯来说,直接发兵剿匪的可能性更高吧?”

最后这番话,塞西莉亚稍微转过了头,应该是看着约翰说的。

确实,格鲁瓦家即使是旁系,也是自幼在格斗中教育成长的。

“所以,他们也没有发兵剿匪的理由是?”

塞西莉亚突然问卢卡斯。

“那当然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匪……嗯?”

卢卡斯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的答案,揭示了整件事情的幕后存在的一种恐怖的可能。

……没有匪……

……粮食需要消化……

“该不会,有人在粮食送来艾哈德之前,就已经从粮商的手上全数买走了吧?”

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说得通,为什么在没有盗匪袭击,手里又有大批存粮待销的情况下,粮商还是不愿意通过条件优渥的德瓦斯商会与艾哈德伯爵领交易的理由。

“嗯……我觉得格鲁瓦家自己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啦~”塞西莉亚语气轻松,好像刚才对卢卡斯的提问其实她早就已经有答案了,“维戈拉姆也不可能,毕竟塞迪斯现在基本上是圣光教会当家,其他的邦城就更不用说了,那么多粮食,就算再便宜,总价格也不是小数目。”

“那,还有谁能买得起这么多粮食?又是为什么要买……”

“这个嘛,我比较在意粮食这件事会不会是个借口呢?”

“借口?什么的借口?”

塞西莉亚没有回答,也或许是没来得及回答。

卢卡斯听到了安内塔女士的笑声和她走进小会客厅的脚步声,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能自己寻找了。

因为,安内塔女士也有着同样的怀疑,否则不会把他们邀请来。

谁让他们这群人里,除了拥有浓厚血统才可能有的外貌的巴席提亚奈利后裔,还有圣光教会关系者和来自王后陛下身边的格鲁瓦家旁系呢。

虽然不知道安内塔女士是怎么仅凭初次见面时的第一眼就了解到这些的……卢卡斯觉得自己要向约翰学习放弃的重要性。

有些事情,追根究底没有意义。

而且,是怪物的,不只巴席提亚奈利家的人。

“塞西莉亚,明天我会去护卫公会那边打听一下,能麻烦您也从药材商会那边了解一下吗?”

趁着安内塔女士回头嘱咐仆役的时候,卢卡斯听到莱奥涅尔阁下小声的向塞西莉亚请求协助。

“你太显眼了,让约翰去更合适。既然现在你们住在修道院,不如先去问一下伊万杰琳?那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你问对了问题,她总能让你惊讶。”

塞西莉亚说完,安内塔女士也重新回到了对话中。

卢卡斯没听到莱奥涅尔阁下的回应,但他觉得阁下恐怕并不会老老实实地采纳塞西莉亚的建议。

毕竟,那些死去的人,是他心心念念期待重逢的旧友。

那之后的对话就是一些闲话家常。卢卡斯能够从对话中得知的,就是塞西莉亚还有个姐姐这件事。

不过这个姐姐似乎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嗯……难道自己关于她的身份的判断错了?

没聊多久,塞西莉亚借口不能让海瑟一个人在借住的家中太久,于是卢卡斯也顺势告辞,四人一同离开安内塔女士的宅邸,分别乘上了主人家安排的前往不同目的地的马车。

回去的路上,约翰坐在外面的驾驶台上,车厢里只有卢卡斯和莱奥涅尔。

“……塞西莉亚说的是对的,阁下真的太显眼了。”

“这不是理由。”

“引起他们的警戒的话,很可能什么信息都得不到。”

“委托任务的话,他们总不可能拒绝吧?”

“阁下……!”

“卢卡斯,我知道你是在为我担心,但我也有不可放弃的原则。”

“……至少让约翰同行吧,那家伙圆滑的很,一定会帮上忙的。”

“好。”

“伊万杰琳阁下那边我去问吧,刚好我也有别的事情希望她能帮忙。”

卢卡斯私心想着希望能帮忙的事,完成必须有个大前提,就是伊万杰琳得和伊诺克一样好说话。

她是故意把话题往这个方向引的吗?

晚宴用餐刚开始,就因为安内塔女士的发言而陷入了诡异的气氛。仆役们因尴尬而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以自己的随侍身份与他们同列的约翰也因为这种氛围而陷入了无法出手打探情报的状况,也向自己发出了无可奈何的暗号。

“果然塞思你也是巴席提亚奈利的后裔!虽然从外貌上不太看得出来,不过行为是骗不了人的呢~果然你们这一族就是擅长医术,真羡慕~”

“安内塔大人谬赞了,延续了三百年的血统,旁支末叶何其多。我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借着先人余阴,多多少少还能靠着这个技能混口饭吃。”

反观造成了混乱的安内塔女士本人,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周遭的状况,依然兴致昂扬的拉着塞西莉亚谈话。

对,从城门口开始,她就一直对塞西莉亚非常感兴趣。

卢卡斯选择不痛不痒地把话题带过,希望能够不再让焦点继续集中在身份这个问题上。

看来这位女士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没事也要整出点事来。

“能够被安娜商会的会长大人如此青眼相待,鄙人与有荣焉。”

“原本在领都往来的商队啊,都会雇用护卫随行,后来慢慢的,商队结成了商会,这些专门从事护卫工作的武师也就自己成立了一个公会,统一接受和安排工作。这么多年来,我们彼此之间也算相安无事,偏偏今年……不,认真说起来,应该是从去年华秋季就开始了。”

“华秋?雪季来临前?”

“嗯……护卫公会内部发生了什么我是不知道啦,总之,华秋季的时候,安娜商会有一单用于调配贵妇保养品的药材要送去芳香堡,当时就觉得有什么不对了,是吧?伯伯。”

虽然卢卡斯并不觉得安内塔女士是笨蛋,不如说对方应该相当聪慧才对,可是贵族身份却如此出言不逊……

“你就别恭维我了,雨季以来,我们一单生意都没能做成。这样下去,说不定我就得收拾行李灰溜溜地逃回芳香堡了~”

虽然语气里完全感觉不出安内塔女士对此有任何遗憾和困扰,但卢卡斯去感觉到了一种急迫的冲动。

阅读骑士之子的魔法人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