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076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 作者:吹个大气球9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4-29
  • 本章字数:9580

嘴角微微上扬。

毫不夸张地讲,这一回上前线,显然是九死一生。瞭望城里死了几百万人,西北防线崩塌,白银盟四周也已经有各小盟的部队蠢蠢欲动。

罗北空和白及,异口同声,破口大骂。

“唧唧!”、“啾啾啾啾!”

两个人轻轻颔首,面容严肃地,跟着赵九州,登上了小型客机。

赵九州神色一正,把搂在安安和柳一飞腰间的手,稍微往下放了点,停在她们年轻挺拔的屁股上,“魏将军,不用多说了!要是连安安和一飞都保不住,我还混个蛋?”

“好,那我就不多说了。”魏以待点点头,又和罗北空、白及对视一眼。

赵九州看她嘟得那么可爱,探过头去好一阵亲,亲得吧唧吧唧响,等到飞机的飞行状态平稳了,他才松开口,看着柳一飞被他亲得晶莹湿润的红唇,问道:“知道了吗?”

柳一飞的军装很合身,胸口上下起伏,耳根发烫,细声应道:“嗯。”

“我草!”、“我受不了了!”

这就情况,这一飞机的人,居然还能这么悠哉悠哉。

这就是赵九州吗?真不愧是新晋的天下第一高手……

和普通人一比,精神果然很不一样!

……

“刘工,这个地方是不是设计有问题?留这么多排气口,存在安全隐患吧?”

“哪里?没问题!这个工事又不只是拿来跟怪物拼命的,以后还要考虑收复失地,这边要当作补给点和中转站,是要长期住人的。”

马拉戈壁峡谷以东,此时数万名建筑工人,正操作着数量同样惊人的各类机器,在工地上干得热火朝天。数不清的车辆和物料,从西北州东部地区源源不断地运送过来。

现场数百名从白银盟各地赶来的顶尖建筑工程师,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在这条长达6公里的峡谷地面上,挖出了几十米深的坑道。而更早之前,十年前就该建成的高墙的设计图,也被火速修改确定了下来……

玄师阁马尔西一声令下,整个白银盟火速动员就位。

白云城上,云舒拿着望远镜,眺望着远处的工地,心里一直在默数着,怪物潮的到来时间。

最多最多,只有两天时间……

可是就算白银盟的动员组织能力再强大,这座城墙怕是也不可能在两天内就修好吧?

为了自身的利益,却枉顾了白银盟的领土安全。西北云家多年来坚持不肯修筑这道高墙,直到现在火烧眉毛了,才看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确实是有愧于白银盟八亿老百姓的。

可是反过来想,谁又能想到,西北防线之内,居然会突然爆发变异事故。

要不是因为这场突变,他们至少也应该能拖住怪物潮半天时间,瞭望城的几百万人,也不至于一夜之间,就被怪物屠杀殆尽……

几百万人啊!西北防线的那场变异事故,到底是怎么来的?!

云舒攥紧了拳头,肥胖的脸颊,微微抖动。

“云将军。”云舒身后,莫怀仁走了上来,身边还跟着仇晓天。

“老莫?”

见到昔日的戍卫堂学术院老师,云舒此时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莫怀仁走到他身边,淡淡道:“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居然会在这种情形下再遇上,你丢了西北防线,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云舒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也不想解释什么,只是问道:“周明诚想怎么打,确定了吗?”

“守住就好。”莫怀仁道,“守住马拉戈壁以东,正面部队拖住怪物潮,给特战部队争取时间。”

云舒想了想,问道:“上面也是这个意思?”

“嗯。”莫怀仁点点头,“听说是马盟主亲自定的战术,马盟主判断,关键目标,应该在乌孙敦禁行区内,靠近安西盟方向的那一片地区。你二叔刚刚把范围缩小了一下,圈了几个点,在以安西城为顶点,往东五十公里内,六十度范围的扇形区域里。我们派出了一百二十八只特战小队,现在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已经进去了。”

云舒道:“最短直线距离,也有一千多公里呢……”

“是啊……”莫怀仁长长一叹。

在被称作全球“十大凶地”之一的乌孙敦禁行区内,哪怕是黄金盟,最多也就敢往里面走不到一百公里,在禁行区的边缘开展日常偷矿活动,两边的战斗部队,在乌孙敦内的军事活动距离,最多也不超过三百公里,可这一次,这128支特战小队,却需要史无前例地,穿越整片乌孙敦禁行区。因为如果被黄金盟发现踪迹,那就成“侵略”了。

毕竟乌孙敦禁行区,目前是争议地带。

这场行动,说是九死一生,但实际上,差不多,基本就奔着十死无生去了……

而且前不久社稷城内遭遇变异事故重创,白银盟各地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眼下全盟到处封城,人手本就捉襟见肘,这次能派出来的人,已然是白银盟眼下还能调动的,最后一波特战精英。听说连玄师阁的高手都搬空了,一直负责保护盟主的唐威,都已经上了前线。

马尔西这回,是彻彻底底,把家底都抖出来了。

所以如果要是输了……

“马盟主的位置,很很危险啊。”

仇晓天这位奇葩准将,说话似乎一直带着对白银盟体制的幸灾乐祸。

莫怀仁皱眉看了看他。

仇晓天居然还笑了笑,显得挺轻松道:“这仗挺难打的,搞不好白银盟就被打成两截了,不过还是要乐观,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呢?”

莫怀仁懒得搭理他。

这几年,白银军和白银盟一样,已经跑进来太多乱七八糟的人,军纪逐渐废弛。可他只是区区一个社稷会戍卫堂的堂主,有些事情,压根儿没他说话的份。

他干脆也就老老实实闭嘴了,免得给自己找不痛快。

云舒也不由得多看了仇晓天一眼,但是脑子里想的东西,却和莫怀仁截然不同。

——他被仇晓天带跑偏了,心里忍不住地开始盘算。

马尔西要是被逼退了,白银盟盟下五大堂第一大堂青龙堂堂主聂志远,按道理,应该是他上去,可是西南聂家整体实力不强,虽然现在掌握最有利位置,却不见得能百分百顺利登基。尤其眼下局面混乱,越混乱,他这个青龙堂堂主,就越是显不出和平时期的权威来。

然后第二顺位,就是他们云家,戍卫堂堂主云逐北了。战时环境下,西北这边只要能守住,乃至反攻,云逐北就能顺理成章地把马尔西的元帅军衔拿到手。而众所周知,白银盟军政一体。云逐北晋升元帅,反倒在实际上,比聂志远离盟主的位置更近了一步。

再往下,白虎堂堂主孙满弓,出身北原州孙家。

但北原州只是社稷州的附庸,而现在社稷城三大家族自己乱成一团,马尔西地位不稳,柳家元气大伤,社稷城孙家和北原州孙家,又长期以来存有龃龉,根本不可能一条心。

孙满弓的希望不大。

然后是朱雀堂堂主花家花千树,那个老女人,和科技财阀走得近,影响力是有的,但手里没有足够强大的直属武装力量,这点就很要命,基本上就直接pass。

只有排在五大堂最后的玄武堂堂主徐泰来,作为东南徐家在朝堂里的代表,倒是真有可能被远在东南的土皇帝徐骁扶上马,不过难度也很大。

毕竟前面还有四个人,法理顺位太靠后。云舒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忽然想到,这种局面下,马尔西要是完蛋,西北云家反倒有可能是最大的赢家!

云舒看着仇晓天,眼神略有点变化。

仇晓天又说了句:“其实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打仗也是好事情,不打仗,怎么立功呢。这世道从来就不太平,乱成一锅粥,反倒有翻身的机会。”

“有些人是翻身了,死掉的老百姓,却不会活过来。”莫怀仁淡淡回道,“主要去前线送死的也不是你,当然可以说得轻巧。”

仇晓天看着莫怀仁肩上的少将军衔,神色平静,并不反驳。

五十几岁的少将,没前途了,和他有什么好争的呢。

只是淡淡说了句,“是啊,马盟主,幸好没孩子啊……”

……

“盟主。”下午两点,江思齐轻轻敲响马尔西的办公室里间的房门。

刚睡下不到两个钟头的马尔西,马上惊醒过来。

他起床打开门。

江思齐站在门口,小声说道:“李太虎进入乌孙敦禁行区了,马……刘嘉跟他在一起。”

马尔西沉默了一下,问道:“还有其他人吗?”

“四个人。”江思齐道,“韩克用的儿子韩明明,还有黑虎岭分舵舵主的儿子潘安达。”

“好……”马尔西点点头,“你也去睡一会儿吧。”

“不睡了。”江思齐道,“花千树堂主说,白银盟各地反对继续举办世界杯的声音有点大,她邀请了社稷城里的体制外社会名流,要开个座谈会,我得去听听。”

马尔西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花千树这是想干嘛?

逼宫吗?

“聂志远堂主,有什么想法吗?”马尔西马上不由自主地展开联想。

江思齐道:“没有,聂堂主在公开场合,一直都强调要支持您的决定。世界杯的事情,他还跟刚刚上任的社稷会代掌门孙全策提过,要全力配合,绝不松懈。

孙全策现在也在积极联络各方,八强赛的事情,算上我们自己,已经有三支队伍同意了,再拿下两支队伍,比赛应该就能继续下去。”

“好。”马尔西总算是听到一个好消息,眼圈发黑地,点了点头,“西北那边呢?”

“孙驾尧长老说,一部分白羊城居民不愿意走,他下令强行拆屋了。怪物潮目前已经跑进金阳门境内,金阳门两座城池被包围,目前正在阻击怪物,给后方争取时间,不过最多可能也就拖住百来万的怪物,怪物的大部队还在继续往东跑。最快可能今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就能跑到金刀门境内,明天早上八点前到马拉戈壁峡谷……”

“那边的城墙……”

“可能来不及完工了,只能就地防御了。”

马尔西刚刚好了些微的心情,一下子,又沉了下去。

马拉戈壁峡谷以西,三大门派全军覆没,即在眼前。

东边两大门派,也岌岌可危。

西北州八千万老百姓流离失所、朝不保夕……

马尔西只觉得身体又有点站不住。

江思齐急忙喊道:“盟主……”

“药。”

……

“你给我药算什么意思?我赵九州一身铁骨、铁骨铮铮、蒸蒸日上、日上九天,我特么需要吃药?”下午两点半,赵九州的专机刚降落,他就被接他的上校,紧急带到了机场附近金刚门戍卫堂的最后一处据点,慌慌忙忙,给他安排起了出门要用的东西。

这位早就在电话里和魏以待联系过的上校,显然过度执行了魏以待的命令,不仅给赵九州准备了一辆巨大的房车,还往放车里塞了大量的助兴道具。

赵九州进了车内,很是新奇地挑了一通后,扔掉了大量没用的物品,一边骂一边让上校把态度放端正点,“再说老子是出去打仗的!是建功立业的!不是出去的旅游的!”

“是是是……”上校也知道眼下这种环境,自己就是个酱油角色,不住地点头,很着急道,“那您还需要点什么,赶紧跟我们说吧,我们这边也打算要撤离了。”

“情况很糟了吗?”白及眉头紧皱。

“何止是糟糕啊……”上校直叹气道,“马拉戈壁峡谷以西,金刚门、金阳门和金刀门,十二个总舵,已经有七个总舵沦陷了,怪物潮的数量,目前估计可能八百万都不止,卫星图像拍到的,还有怪物一直在从禁行区里跑出来,说不定数量还得再翻一番。”

“那不是奔着两千万去了?”柳一飞惊声叫喊,“那我爷爷呢?”

“柳长老吗?”上校盯着柳一飞,多看了两眼,“前天就去白云城了。”

柳一飞不由得拍拍胸,“那就好。”

上校又说道:“柳小姐,我说句可能不该说的啊,就这种情况,我劝您不如回白云城,或者干脆直接回社稷城吧,这趟任务,太危险了……”

“不该说的就别说。”赵九州直接打断道,“现在她待在我身边,比待在哪里都更安全。”他从车子的楼梯口,走上去几个台阶,探头看了眼车子二层。二层一张大床,简直是大通铺了,睡四五个人都行,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走下来,对上校说道:“车子容易坏的零部件,弹药,补篮剂,食物和水,还有简易的外伤和消炎药,只要这些就够了。别的就不用放了。”

“好,马上弄。”上校朝车外的几个官兵招招手,很麻利地吩咐下去。

转过头来,又飞快对赵九州说:“赵宗师,您是最后一支从这里出发的队伍了,乌孙敦地区内,没有现成的地图,我们只能给您一个具体坐标,但是到地方后,坐标点上也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如果是那样,您在坐标点上插个卫星信号发射器,任务就算完成了,可以马上原路返回。但要是在坐标点附近发现了黄金盟的实验室,或者别的人造建筑的话,您还需要进去查看一下,发现敌人,最好能活捉回来,要是能找到关键证据,那就是立了大功……”

赵九州听着好像没什么难度,不由道:“就这么简单?”

上校苦笑道:“赵宗师,您自己进去后就知道了……”

说话的工夫,几名官兵已经把车内的那些娱乐道具,全都拿了出来,看得安安、柳一飞和白及,全都面红耳赤,就连罗北空,都感到无比的尴尬。

但是大兵们并不在乎,飞快地又把各种零件搬进去,把车子的晶核能源转化器塞得满满当当。

“赵宗师,您这辆车,耗能比较大,车里的能源,最多只能以最高速使用一百二十个小时,也就是连续开五天,慢速的话,最多也就七八天。如果中间有停车休息,反正……十天之内吧。所以要是中途迷路了,我建议您在第五天就马上返程。毕竟补给也有限。”

上校继续跟赵九州建议着。

赵九州也听得眉头皱起,望向罗北空和白及,“你们两个,听到了吧,现在走,还来得及。”

白及和罗北空对视一眼,不由得双双陷入纠结。

柳一飞忍不住道:“小白,要不你先回白云城,跟我爷爷报个平安吧……”

白及心里很是犹豫,而且害怕,但纠结着,还是拒绝了,说道:“一飞,我回去怎么跟柳将军说?说我这个贴身保镖,抛下你,自己一个人先跑了?”

柳一飞拉住白及的手,忧愁地晃了晃。

赵九州见白及不肯走,又问罗北空:“你呢?你跟着我,就是为了活命的吧?现在我们是要去玩命了,我也说不好,到底会不会中途出什么事情。不过到时候如果真要丢下一个人的话,你肯定会是第一个,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罗北空顿时被赵九州说得比白及还张不开嘴。

对啊,原本,不就是为了保命吗?

他愣愣盯着赵九州,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两个人耳边响起一声,“那这边就没我事了,赵宗师,咱们后会有期!”

上校急急忙忙,跟赵九州道了个别。

与此同时,白玉城内,大量的车辆、飞机、着急忙慌,急忙朝着白银盟境外开去,接道邻家小盟,往南逃去。

“算了,先上车吧。”

赵九州也没工夫让罗北空多想了,随口又问了句,“谁会开车?”

柳一飞很干脆地回答:“我不会。”

白及道:“我只会开小车,这种大的没开过。”

安安道:“我也是,大的不会。”

赵九州眉头一抬,望向罗北空。

罗北空露出了苦笑:“我会。”

命中注定啊……

……

十几分钟后,赵九州这辆临时紧急改装出来的房车,朝着和城内所有车辆相反的方向,往北驶去。白玉城里,无数难逃的人们,拖家带口,将马路堵得严严实实。

白玉城的火车站、机场,各种交通工具的票,更是一票难求。

赵九州他们的车子城内走得很慢,时不时地一停一顿,被哭喊求助的老百姓拦住,希望能捎他们一程。然后罗北空放下窗户,一说是要去乌孙敦禁行区执行任务,人们立马一哄而散。

听着车外的喧嚣,赵九州内心很理解,也同情,可也麻木。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又帮不上这么多人什么忙。

“难过个瘠薄……”赵九州显得异常冷血无情地对满脸难受的白及说了句。

白及马上回道:“你有人性吗?”

“我有啊。”赵九州拉着安安站起来,“你们别上楼,我要表现一下我的人性。”

柳一飞满脸幽怨地看过去。

赵九州又道:“老二,你也来,一起来。”

“赵九州!”白及愤怒地一拍座椅的扶手。

赵九州冷冷一眼瞥过去,“干嘛?”

白及被他问得心里一虚,“我……开车的时候,不要起来乱走,摔着我们一飞怎么办?”

“不怕,我技术好。”

赵九州漂浮起来,朝柳一飞一伸手。柳一飞只能把手伸过去,任由赵九州把她拉起来,抱进怀里。安安也跟着一起,被赵九州搂着,三个人以反物理的状态,朝着楼梯口飞去。球球和山鸡两个小可爱,也扑棱扑棱地扇着翅膀,跟上了它们的粑粑和麻麻。

罗北空转头看了眼赵九州这凭空漂浮的神奇技能,不由嘀咕道:“念动力吗?”

白及小声道:“猎魔师的技能,都被他拿来做什么了……”

她突然间就有点后悔了。

万一这趟真的不幸死在外面,赵九州和柳一飞,倒是能在死前爽个透……

可是她呢?她都还没嫁人!

这个念头,一旦从脑子里冒出来,白及就止不住地泪往心里流。

可是现在反悔,她又实在说不出口啊。

“你很紧张吗?”罗北空倒是已经认命了,转头问正在使劲捏座椅扶手的白及。

白及立马矢口否认,“没有。”

罗北空笑了笑,“放心好了,赵九州的实力,比特么怪物还怪物。世界杯主赛场那天晚上的录像,我也看到了,每秒钟能杀几百只怪物都不止,十几万的变异者,不到二十分钟就杀光了,在黑水总舵的那间四号工厂里,杀咒……五级怨灵体,也就一拳头……”

“是啊……”白及不由得点了点头,也跟着想起来,前些天那个惊魂动魄的夜晚,她可是亲眼看到赵九州天神下凡,比喝水还简单地搞定了那十几万的变异者。

两个人说着,忽然间,看着车外茫茫多的人头,双双陷入了沉默。

过了几秒,又异口同声。

“你说……”、“我觉得……”

“你先说。”罗北空把着方向盘。

白及仿佛听到这时二层上隐隐有什么动静,她捏着鼻子,当听不见,说道:“我觉得,就是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就是如果咱们不去禁行区,就直接把车开到西北前线,让赵九州一路反向杀回马拉戈壁峡谷,那是不是怪物也就差不多死光了?怪物潮,是不是也就没了?”

罗北空盯着白及,良久没有说话。

二楼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还变调,还二重唱……

白及问道:“你怎么了?”

“你等一下。”罗北空刹车停下,拉了下裤裆,站起身来,走到楼梯口,把楼梯的门一关,又满脸正气地走回来坐下,骂道,“大白天的,就特么的过分!你说什么?”

“我说,先去西北前线,直接阻击不行吗?”

小白拿出计算器,噼里啪啦地按了几下,“按每秒弄死一百只怪物计算,一分钟六千,一小时三十六万,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吃不喝,八百六十四万,怪物不够他杀的啊……”

“是哦……”罗北空慢慢地,眼睛亮了起来,“还能捡多少晶核回来?”

小白的表情,也逐渐精彩了,“那这就不是怪物潮了,是怪物送爱心啊!”

两个人转头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默契地一点头。

二十几分钟后,车子二楼的动静,越来越天***。而原本开往禁行区的车,却陡然调转方向,从城市的东面城墙疾驰而出,直奔失守的西北防线前线。

罗北空按下通讯器,对楼上大喊:“大哥!路上有怪物!”

楼上的动静,陡然一顿。

下一秒,汗流浃背的赵九州,身后猛地伸出一双翅膀。

强大的灵感力,瞬间笼罩住以房车为中心的360米范围。

无数道光点,以光速射向这个范围内零星的怪物。

光点所致,怪物灰飞烟灭,只留下满地的晶核。

“啊!”

“啊!~”

死前的惨叫,此起彼伏,抑扬顿挫,隔着几百米远,隐隐约约,甚至在车里都能听见。

“啊~~~啊~~~”

“哥哥……”

7017k

柳一飞满眼幽怨地看着赵九州,嘟着嘴,不说话。

特战任务带随军家属,是绝对不合规矩的,更不用说一次带俩——这何止不合规矩,甚至按照白银盟的相关法律,这种行为简直都可以当场判个有期徒刑,属于明晃晃的违法犯罪。

“行了,已经通知白玉城方面了。”四十分钟后,魏以待将赵九州一行人,直接送到了中州城机场,看着左拥右抱的赵九州,他沉声提醒道,“我知道你厉害,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小看那些怪物,就算你自己没问题……”

“生死有命!”

拿着盟下戍卫堂的战令,加上安安的东南背景和柳一飞的家世作保,魏以待转头就在中州站附近的一个戍卫堂办事窗口,顺顺利利地给她俩办了入伍手续,完成了赵九州的要求。

而两个大美人也是藏器于身,安安有东南学术院的进学凭证,柳一飞更是今年社稷州排名前50的进学生,有了这重身份,两人转头换上军装,直接就跳过列兵阶段,肩上戴上了三等兵的军衔章。刚入伍就比罗北空这个“前白银军中尉”、“现白银军临时工列兵”高出了一级。

罗北空系上安全带,闭着眼睛,听着赵九州一本正经的下流话,感受着飞机升空的颠簸感,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突然就走到了这一步。白及更是听不下去地直接戴上了耳罩,要不是她收了柳家的钱,她真心不想跟赵九州这头随时发情的动物一起出门。

罗北空和白及是职责所在,一定得跟着赵九州和柳一飞走的。不像韦绵子,赵九州让他留在中州站待命,那货立马下一秒就闪得连人影都看不见,生怕赵九州反悔。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要好好相处,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抢被子,不然不管谁感冒了,对全家人都不好,感觉冷的话,可以抱紧我,反正我睡中间……”上了飞机,赵九州一坐下来,就开始向往三个人今晚上的睡姿,全然不拿打仗当回事。

球球和山鸡也在机舱里到处乱撞,闹得跟两条哈士奇似的。

机舱内闹腾得不像话。

可前头开飞机的驾驶员,紧绷的面孔,却不由得放松下来。

只是眼下前方战事吃紧,赵九州的能力又足够特殊,所以魏以待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全然当看不见;另外幸好赵九州也出来得匆忙,还没来得及和安安或者柳一飞领证,这么一来,某些空子就钻得非常符合程序。

玄术师的脸,都特么让这货丢光了。

“嗯……”坐在窗边的安安,很配合地点着头,眼里只有赵九州。

阅读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