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

072 这是药丸?

  • 作者:吹个大气球9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4-26
  • 本章字数:8014

一个小护士,正在给他擦汗。

徐震一周之内被贯穿两次的右脚,再次手术的难度很大。

……

呜——!汽笛声响,火车头况且况且,贯入漆黑悠长的隧道。

为爱情牺牲寿命的节奏吗?

要知道今天之前,他在家里就跟安安见招拆招了好几个小时,十二点过后,还来了一场马拉松友谊赛,最后睡前洗澡那会儿,似乎还有一场加赛;然后睡醒后也没怎么休息,下午五点多上了火车,又跟柳一飞探讨了四十多分钟的人生,刚刚探讨完,就几乎马不停蹄地一路飞了过来,现在时间是晚上七点出头,而安安已经衣衫半解地躺在他面前……

奶奶的,这是要干嘛?

“嗯?”

“为了你,我愿意早死十年。”

“啊?啊~~~”

朱星峰只能一边开展外科手术,一边在手术过程中再辅以治疗术,来帮助徐震已然被赵九州打得粉碎的伤口,恢复到大致正常的水平。

只是这样的手术,对受术者的影响,将会非常大。

为了保住这只脚,徐震至少也付出两到三年的寿命,甚至更多。

可是这个手术,又不可能不做。

总不能让东南徐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变成残废吧?

“这个赵九州的胆子,也太大了。”

助手眉头紧皱,沉声说道,“等徐家缓过劲儿来,他活不了。”

“别开玩笑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朱星峰往边上一伸手,护士很默契地递给他一把组织剪,朱星峰拿着剪子,小心地修剪着徐震脚丫子的内部组织,一边修剪,一边释放灵力,看着就跟个电焊工似的,同时还能一心三用地说话。

“赵九州这样的货色,只要死不了,徐家也不敢正面动他。不然打蛇不死,赵九州今天能把徐震弄成这样,明天说不定就能把徐骁的头拧下来。就算徐骁动用行政或者经济上的手段,赵九州大不了离开白银盟,全世界大大小小那么多盟堂,有的是地方愿意拿他当爷爷供着。

不就是钱和女人吗,赵九州喜欢,给他就是了。一个人能花得了多少钱,睡得了几个女儿?他又不比别人多几个瘠薄。搞不好按有些小盟的想法,赵九州多在他们那边睡几个姑娘,留点优质基因给他们,人家心里头还求之不得呢。”

这番话,说得助手和小护士都是无言以对。

现在全世界都说猎魔师地位下来了,可是真正最顶尖的猎魔师,依然几乎能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过得非常不错。

无非是以前猎魔师有着类似贵族的身份,现在没有了。

可是贵族身份又怎么了?又不能当饭吃。这种东西丢了,无非影响的也就是底层猎魔师,那些青铜、白银之类的。而像赵九州、朱星峰、李太虎这样的顶尖人形兵器,就算丢了贵族的名分,可贵族该有的待遇,他们依然一点都不少。

除非是对上徐家这样的“新贵族”——也就是最近一百多年来,由猎魔师家族和科技财阀、权贵力量媾和而成的新产物。真正打压住猎魔师集团的,从来都不是普通人,而是这些,脱胎自猎魔师,却又不仅仅只代表猎魔师集团利益的新豪强呢。

像朱星峰这样的人物,也只能在他们面前低头。

“赵九州这样的战力,全世界估计也没几个了,感觉比原子弹还厉害……”

眼界不弱的助手,对朱星峰轻叹道。

“最多三个吧。”朱星峰细数道,“赵九州,唐威,罗尔森……”

“还有李太虎。”小护士插了一句。

“李太虎还差点意。”朱星峰微微摇头,“比起赵九州,至少差了一个等级。”

在工厂里亲眼目睹赵九州一拳打爆“回怨”的朱星峰,在这件事上,相当有发言权。

当时李太虎、魏关山、丁修仙和他四个人联手都干不掉的“回怨”,在赵九州面前,甚至连抵抗之力都没有。就冲这,李太虎的境界就差了赵九州不止一星半点。

“世界上还能凭一己之力,影响到全球格局的个人战力,差不多也就这三个人了。”

朱星峰轻叹道,“李太虎也还是凡胎肉体的水平,顶多算我们这些人里头的加强版。我们这些人啊,光靠打打杀杀就能过日子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连唐威都在领工资了,想晋升还得熬资历,还得考试,还得积累军功,早个一百年前,谁能想到社会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同为猎魔师的助手和小护士,只能无语点头。

朱星峰这话,确实是道尽当今猎魔师的不易。

不说他们了,就说朱星峰本人,不但是全球前三的猎魔团团长,同时还是黄金盟哈布斯怀特宫的医疗顾问,并且在社稷城第一人民医院担任过多年的普外科主任医师,还在学术院教过书,在学术、科研和临床领域,都有着极高的造诣。

就这么一个货,他居然是个猎魔师,说出来谁敢信?

只是再怎么不信,纵观现在的世界,猎魔师也确实越来越不依赖斩妖除魔过日子了。

白银盟八千万猎魔师,其中占到七成左右的青铜和白银猎魔师,几乎都是有本职工作的,水电工、焊工、车床工,几乎所有的领域里,都能遇上他们,除了拥有低微的灵力,能使用灵能武器外,和普通人没任何区别。甚至个别时候,参军都不见得比普通人有优势。

眼下的白银军中,士兵当中,猎魔师占比例高达就成以上,可军官当中,普通人和猎魔师的比例,却已然接近一半一半。也就是说,打起仗来,大量连灵能武器都无法使用的普通人,却拥有指挥猎魔师作战的能力。这样的情况,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确实很难说了。

猎魔师和普通人之间的边界,从宏观上看,正在全面地,加速模糊……

而这种变化,显然又是东南徐家这样的“新贵族”,非常乐意看到的。毕竟猎魔师的基因,只能寄托于概率;而他们庞大的家产,却需要有保证地代代相传。

……

呜——!火车驶出隧道,前方一片平坦。

半个多小时后,赵九州和安安浑身大汗淋漓地抱在一起,赵九州半压在安安的背上,小声在她耳边说道:“我觉得我们需要一间大房子,以后我们生一窝,宿舍再大也住不下……”

“嗯。”安安闭着眼,面颊潮红地喘着气。

赵九州的手,又慢慢伸到她的耳朵后面,轻轻摩挲着。

安安明显身子一抖。

赵九州问道:“是这个吗?”

“嗯……”安安细声点头。

赵九州盯着那个印记,想了想,说道:“我试试看……”

一边说着,附身在他体内的球球,像个泡泡一样,化作一团光球,从赵九州身后脱离出来,然后扑棱扑棱扇扇翅膀,发出两声不高兴的唧唧叫。

明显是受到柳一飞的影响,对安安有点不待见。

可是赵九州却不迁就它,抓住球球的翅膀,就一把拽了过来,“叫你妈!给吸两口!”

“唧唧!”球球甩了甩翅膀,很无奈地被赵九州按在安安的耳朵后面。

安安睁开眼睛,看到球球,露出一个很温柔的笑容,轻轻摸了摸它,“你好呀。”

“唧唧!”球球很单纯地一下就被安安摸高兴了,扑棱扑棱着,趴到她身边。胖墩墩圆滚滚的身子,艰难地往前一探,“头部”露出一个很小的孔,勉强贴在了安安的印记上。

随即对着安安的徐家烙印用力一吸,安安忽然吃痛,啊了一声,把头埋在床上,皱着眉头,紧紧捏住了皱巴巴的床单。赵九州急忙想让球球停下,可就在这时,一股黑色的灵力,却冷不丁滚滚涌入球球的身体,球球的身体瞬间变得透明起来,肚子里的光芒,和黑色的灵力中和在一起,一闪一闪,安安的嘴里,也发出了像刚才和赵九州过招时,那种长长的娇吟。

“啊,啊——!”

好像……

还不错?

……

“好了,冲洗,缝合。”

晚上9点40分出头,朱星峰终于完成了手术,把最后的缝合工作,交给手艺不差的助手,自己则继续释放治疗术,一边让小护士递上补篮剂,喂进他的嘴里去。

长达将近三小时的手术,让他的体力和精力都已经到达了一个急需休息的临界点,治疗过程中消耗的灵力,更是难以计数。每次使用微弱的治疗术,就要消耗1点灵能力,而全程下来,各种小修小补,他至少释放了几百次技能。

饶是他的灵能力高达变态级别的63点,今晚喝掉的补篮剂,也已经多达7管。换做是别人来做这手术,光是喝补篮剂,就能喝到他们膀胱爆炸……

“诶,醒醒!醒醒!”小护士把补篮剂的管子往处置箱里一扔,转身就仗着自己是个漂亮女人,胆子不小地开始轻轻抽徐震的嘴巴。

就算是徐家第一顺位继承人,术后唤醒,也只能这么来。

拍了几下后,徐震终于慢慢睁开眼,但是意识仍然不怎么清醒,问道:“文……文叔呢?”

“文叔死了啊!”朱星峰大声回答。

徐震有点懵,“他怎么死的?”

朱星峰道:“被赵九州弄死了!”

“赵九州……”徐震的眼神,微微一变,“柳一飞呢?”

朱星峰道:“徐少爷,你还是先睡吧,柳一飞在社稷城呢,我们要回家了!”

“回家?哦……”徐震轻声念着,又慢慢闭上了眼。

手术室里的三个人,无语地互相对视一眼。

片刻后,助手很麻利地把徐震脚上的伤口缝好,上治疗术,上药,包扎,推出手术室后,送进了隔壁的病房。徐震昏昏沉沉的,只是感觉自己又被人拎来拎去,随即又失去了意识。

几小时后,等他醒来时,车外的天色,已经大亮。

病房里,两个漂亮女护士守在他的病房里,正点着头打瞌睡。

徐震又望向车外,车外阳光和煦,照在山水相间的大地上。

看植被,应该是已经出了社稷州,但又好像不是在前方东南州的路上。

“水……”徐震轻轻喊了声。

一个小护士猛地张开眼,见徐震醒了,顿时露出激动的神情,“少爷!你醒了!”

“水。”

“哦,哦……”她急急忙忙站起来,帮徐震倒水。

另一个小护士这时也睁开眼,匆匆忙忙,跑出病房,叫人去了。

十几分钟后,徐震的病房里,来了一个中年人,姓武。

显然是文叔的备胎。

武执事向徐震汇报道:“我们正在往西北走,赵九州说,要先拿到凤之魂才会离开。”

“他还在我们车上?”徐震微微皱眉。

武执事道:“是,住在您的那个车厢里。”

徐震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感觉颇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等他下车后,把我那个车厢里的东西,里里外外,全都换掉,什么都不要留。”

“是。”武执事道,“我让人去把车厢拆了,重做一个。”

“这样最好。”徐震点点头,又问,“凤之魂什么时候能送到?”

武执事道:“正在从中州驻地送过来,应该快到了。”

“好……”徐震掀开被子。

小护士赶紧扶住他。

徐震慢慢把包得严严实实的脚,踩在地上。

脚一落地,眉头微微一皱,还有明显的酸痛。

武执事立马道:“朱天王说,要静养四十八小时。”

徐震道:“我去厕所。”

另一个小护士也走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搀扶住徐震。

武执事跟在一旁,又继续道:“赵九州还有个要求。”

“什么?”

“他说想要一台迷你型战斗机器人。”

徐震听得脸色一青,“贪得无厌!”

“那……给吗?”武执事弱弱追问。

“给!给他!”徐震刚起床就情绪失控,怒声大吼。

……

“嗯,不要了,我顶不住了……”清晨的阳光,洒进赵九州和安安的床上,两个人睡姿奇特地纠缠在一起,安安呢喃着,说着梦话。

赵九州吸了口口水,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看她,安安耳朵后面的烙印,已然消失殆尽,他把背对着自己的安安翻了个面,重新抱住。感受着安安那温暖柔软的身体,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又再次沉沉睡去。约莫两个小时后,他们房间的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妈的懂不懂规矩啊,早上十点来敲门?”

赵九州嘀嘀咕咕,随手抓了条衣服,系在腰间,又一掀被子,盖住光溜溜的安安,走过去开了门。房间外面,武执事递上了一个小盒子,沉声道:“赵宗师,您要的东西……”

“知道了!”赵九州一把从武执事手里拿过那个盒子,砰的把门一关。

武执事站在门外,愣了两秒,面无表情地转头就走。

赵九州拿到盒子,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他立马将门反锁起来,然后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安安,意念一动。

下一秒,眼前一片纯白。

“来来来!我把货都带来了!”赵九州把手里的盒子,随手往虚空一般的“地上”一扔,又将空间戒指里的那些材料,全部抖了出来。

【跑不死之靴】:合成条件:地龙足*6+飞马之心*12+龙象皮*2+烬金*3+凤之魂*1。装备效果:行走或奔跑时,不消耗任何体力;无视任何地形;可凌空飞行前进,飞行高度15公分,负重300公斤。技能【踏月】,可以通过跳跃无限升空。永久增加灵抗力5点。灵魂绑定。

事实上,就在赵九州从安西城出来,杀气腾腾地去找安安时,他脑子里就已经想好了遇上各种情况后的预案,其中当然也包括该怎么向徐家要价。

按理说,他其实可以多要一些,但是如果要得太具体,又担心被徐家发现他的秘密,所以干脆就老老实实,只要了他眼下唯一缺少,而且能直接产生效果物品——地龙足、飞马之心、飞象皮和烬金,他在出发之前,就通过压榨罗北空的钱包,靠着韩明明的渠道搞到手了,合成【跑不死之靴】,仅差最后一样凤之魂而已。

听韩明明之前的口气,这玩意儿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是一辈子都搞不到的存在,不过对徐家这种大户,应该就不算特别困难了。

果不其然,徐骁想都不想,就答应了这个要求。

“【跑不死之靴】材料已经收集完整,开始合成……”

空间内那个么得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赵九州倒在脚下的物品,化作点点光芒,立刻形成一双鞋子的样子,随即又分散成点点光粒,融入了赵九州的身体。

前后不到十秒时间,赵九州站在空间中,有点懵逼地眨了眨眼。

但那三分钟的倒计时,还是很快让他清醒过来。

这才早上10点出头,苟命时间可不能浪费了。

赵九州赶紧退出来,房间里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把围在腰间的衣服取下,光着屁股,站在床前。

好一阵发呆后,才想起要测试一下成果。

随即意念一动,整个人就很自然地漂浮起来。脚下像是和地面形成了一股可以轻易控制的斥力,离地最高处,差不多,就是15公分。

他心里想着,身体就自然而然地,前后左右移动,速度似乎还能加得很快,而且关键是,确实完全没有消耗体力的感觉。他飘到床前,又轻轻把安安抱了起来。安安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自己是躺在赵九州怀里,又很安心地睡了过去。

赵九州抱着她,继续来回移动,非常省力,就像感觉不到重量……

那这样一来……

岂不是能……

赵九州低头看着安安,心里陡然一阵激动。

“安安,安安?”他轻声呼唤着。

“嗯?”

赵九州满脸跃跃欲试:“我又想到一个新招式……”

安安:“???”

……

呜——!

驰援西北的社稷城专列,缓缓驶入中州禁行区的站点,要在这里做最后的物资补充。

车厢的军官软卧包厢内,柳一飞眉头紧锁着,看着车外。

早上十点多,本该是熟睡的时间,可她却一整晚都没闭眼。只要一想到赵九州这个王八蛋睡了她就跑,而且还是为了去找别的女人,柳一飞就气得牙根痒痒。

正想得赵九州想得入神,车厢外面,莫怀仁、魏以待和仇晓天几个人,却忽然着急议论着,从她的车厢前走了过去。柳一飞心里正奇怪,就又看到车窗外面,一群外盟友人,匆匆朝着她们这辆列车跑过来,跑在最前头的,赫然就是被她甩掉的扑克盟国家队副队长原野。

“柳仙子,小白!”

原野跑到车子前,满脸惊喜地拍了拍车窗,大声问道,“你们怎么跑这辆车里去了?”

柳一飞不禁有点后悔,怎么没把窗帘拉上。可不等她说什么——但隔着车窗也听不见——原野就已经从车厢的入口跑了一进来,一溜烟跑到她的包厢前,敲响了房门,“柳仙子!”

“谁啊?”白及立马惊醒过来,起身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一看到站在门外满脸精神头十足的原野,白及微微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西北出事了。”

原野笑着回答,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所有的车都被困在这里了。”

“出什么事了?”柳一飞急忙站起来询问。

不管怎么说,她爷爷柳相龙可还在西北督战。

但原野也只是听说,对细节知道得并不真切,只是道:“好像是怪物潮突破防线,已经包围瞭望城了,现在西北州整个儿封锁掉。现在连军车都被要求先驻留在这里,派援军已经没意义了,西北金刚门正在组织回撤,听说要上核弹。”

“上核弹?”柳一飞愣了愣,“往西北州前线,自己的家里扔?”

“应该是吧……”原野点点头,“看样子,我们只能坐飞机回去了。”

柳一飞和白及对视一眼,双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往自己的领土内扔核弹……

白银奖礼盟……这是药丸???

7017k

“安安……”

“痛吗?我给你揉揉……”

“我靠,你特么这是在挑战我的生理极限?”

赵九州被安安那勾魂夺魄的眼神看麻了,虚张声势地大喊着,一边忍不住摸自己的腰。

刚才来时路上那股难受劲儿,让他实在对安安心疼得紧。

安安媚眼如丝地任由赵九州在她身上乱来,情深意浓地看着他,配合得简直要勾走赵九州的魂儿。对她来说,能像刚才那样,被赵九州抱在怀里,看着他为了她和全世界为敌,就算别说让赵九州摸摸抓抓,就是死在他胯……啊,不是,是死在他怀里,那也心甘情愿。

却不想这半穿半脱的温柔,瞬间就刺中了赵九州的内心深处唯一敏感的地方。

“你累了吗?”

安安见赵九州蠢蠢欲动又不敢动的样子,很温柔地关心问道。

“治疗术用得这么频繁,对寿命的影响太大了。”

火车另一头的移动手术室里,被打了麻药的徐震,双目紧闭着躺在手术台上,身上插满各种管子,一旁的血浆袋已经输入大半,手术台边的仪器台上,他的几项生命体征还算正常。

穿着手术服的朱星峰站在手术台远端,对面站着他的助手。

紫金门的专用列车深处,赵九州堂而皇之地霸占了徐震那间装修得跟豪华酒店没什么区别的车厢,车门一关,就抱着安安上了床。

开什么玩笑……

我赵九州此生无惧艰险、一生坚挺,岂是那种见难就退的渣渣?

阅读怪物克星:一拳解决真有意思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