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灭星

第二十九章 震天鼓响

  • 作者:枝棠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7-28
  • 本章字数:7832

“杀了,朝庭诸大臣不让。放了,洛阳城百姓不服。若易地而处,一时半会,我也是很难决择啊!”雪念慈摇了摇头道。

“很难决择吗?我看未必,杀一半,放一半不就好咯!”冬落笑道。

“那赵尚书也是罪有应得,虽说人人都喜欢吃,可是他的吃相也太难看了一点。本来鸿福钱行之事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偏偏让家仆挑拨百姓去抢夺竞争对手的商铺。这不引起群情激愤,民怨沸腾吗?还好我们早有准备,将这一切都记录在案了。”雪念慈轻笑道。

“文臣贪点钱我可以忍,武将怕死我也可以忍,心性使然嘛!我还是看不起周肥这人,为将者,就应该保家卫国,在前线生死冲杀。他到好,一把年纪了,还带头抢夺别人的财产,这个时候想起来身先士卒了?周天子不杀他,我都想杀了他。”冬落冷声道。

“皇上,赵尚书指使家仆,抢夺我家财,恳请皇上明正典刑,治罪赵尚书!”

“请皇上做主,还我公道。缉拿匪徒,还我财物。”

“皇上,草民每年交税无数,如今家财被抢夺一空,求皇上做主啊!”

冬落、雪念慈看着眼前告御状的一众商人们,眼中闪过一股冷冽。

“这里几十人中,只有前面几人是我雪家的人。”雪念慈指着远处道。

冬落点点头道:“慢慢等吧!震天鼓响,前来告御状的商人会越来越多。跟鸿福钱行有关系的商铺现在还不敢动,还在等昨天的事有一个明确的定性。可是那些跟鸿福钱行没有关系的商铺,可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不管是官员的家仆抢的,还是百姓自发的抢的,都会来告御状。”

“你说的道轻巧,杀谁?放谁?更何况这个时候周天子敢杀吗?群臣会让他杀吗?”雪念慈气笑道。

冬落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土黄色的云彩,笑道:“是啊!杀不杀都很难啊!真为他遭心。若是在平日里还好,可如今大周边境未定,这洛阳城有多少是别国的探子。现在群臣们肯定已经知道这一切的事情后面有一个幕后推手了。你雪族已经是摆在明面上的了。应该没有人相信你小小的雪族有此能量。那么暗地里的呢!你说群臣会怎么想?”

“还能怎么想,就使劲的往敌国身上猜呗!难不成还能把我雪族给灭了啊!”雪念慈

无所谓的说道。

半个月前,他也许还会小心翼翼的将雪族从这个漩涡之中摘除,可是现在嘛!就算身处漩涡之中,雪族也会不动如山。到最会肯定还会赚一个盆满钵满。

“是啊!就是因为这个猜测,才使他们不敢动手。因为现在杀了一个赵尚书,你信不信,不用我们出手,马上就会有伊丞相、庞太师等等高官的罪状呈上来,那到时候还杀不杀?杀了,那就还有下一批,下下一批,直到大周朝堂上无官可杀。可不杀,那民怨难平啊!这天下弱者最看不起弱者,因为他本身就是弱者。可是弱者也最同情弱者,因为他本身也是弱者。你为官不仁,欺压一个百姓,那其它百姓会怎么想?肯定会想若是以后你也欺负我怎么办?”

冬落感慨道:“当然是一有机会,就将他踩在脚下狠狠的摩擦啊!你要相信,弱者对践踏强者从来都是不留余力的。”

“我还是不会相信周天子会将他们都杀了的!”雪念慈肯定的说道。

“当然不会啊!我跟他们又没有死仇,也没想过把他们往死路上送。不然也就不会只有这么点人跪在这敲震天鼓了。我只是想让他们去渭城、去塞北看看黄沙,去南疆吸吸瘴气,去东海吹吹海风罢了。他们把我父亲往死路上逼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同样的打算。”冬落冷声道。

大周天宫之中,周天子眼神玩味的笑着。

好小子,跟我玩借刀杀人,还借我的刀杀我的人。

周天子冷声道:“赵大尚书,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刑部尚书赵立人慌忙跪地道:“陛下,臣也是被猪油蒙了心啊!才做出这等有愧国家,有愧百姓的事,请求陛下开恩啊!”

“陛下,官欺百姓,国将不国。为今之计,不是问责之时,还是先安抚一下百姓的怨气吧!”伊丞相苦涩道。

本来以为一个户部尚书此事已经可以了结了,没想到现在可能又要搭上一个刑部尚书。再这样下去大周朝堂顶梁柱已经六去其二了。

“丞相,朕让你监国二十年,有先斩后奏,罢黜百官之权,你看看你把朕的朝堂弄成什么样了,你说,该如何安抚民怨?”周天子淡淡道。

伊丞相沉默了一下,苦涩道:“陛下,赵尚书不能杀。周将军不能杀。百姓告的官员一个不能杀,至少现在不能杀。至于民怨,由国家出面安抚,丞相为百官之首,治官不严,当革去臣相之职,以儆效尤,以示惩戒。”

周天子冷笑道:“在朕的大周国没有什么官是不可以杀的。你们所有人都给朕记住,在大周国,民为天,百姓比百官君王更重。若是你们时常以官员的身份自居,自恃自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修者,那朕现在就告诉你们,那怕是天上仙人,在朕眼中跟一个寻常百姓并无多大区别。”

“伊挚,革去丞相之职,现在出发去南疆。刑部尚书赵立人,户部尚书崔浩,兵部侍郎周泰,以及震天鼓下百姓所告官员,与鸿福钱行有关的所有官员,交与大理寺核查,一经查实,没收全部家产,贬为庶民,发配边疆,永不召回。退朝。”

周天子说完之后,身形一闪,从大殿上直接消失不见。

群臣长呼一口气,同情的看了刑部尚书赵立人一眼,快步的离开。

他娘的,好险,还好没有参与昨天的那场抢夺之战。没有混水摸鱼,要不然现在被发配边疆的应该是自己了吧!

赵尚书冷漠的看着所有大臣。

昔日这群大臣无比拥护自己,自己一声号令,尽皆‘臣附议’的声音,其中门生故吏都有不少

,可这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为自己仗意执言?说上那怕那么一句好话,全都在避自己如避蛇蝎。

赵立人忽然一阵恍惚,仿若间,看到七十年前的自己,少年得志,意气风发。初入官场,便一帆风顺。更是以当时如日中天的汉王关系莫逆。

似乎那个时候的汉王面临的境地比自己还要惨吧!满朝文武,无一人为其求情。当时汉王看向自己的目光应该也如自己如今看向群臣的目光一样的失望透顶吧!

赵立人慢慢的走出大殿,看着双手笼袖站在门口的那个人,苦涩的道:“丞相,下官让你失望了。”

虽说伊挚臣相之职被革去了,但恢复只是迟早的事。

伊挚在前走着,赵泰慢慢的跟在后面,轻声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其实你可以不用走到今天的,这世道纯粹的读书人越来越少了,要是汉王知道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会做何想法!你知道当年朝堂那么多人,为什么汉王会独与你相谈甚欢吗?我记得当时的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未入流的翰林院孔目。你何得何能入的了大周九君之一的汉王的法眼。不过是因为你有一口气罢了。一口读书人的浩然正气罢了。”

“那时的你愤世嫉俗,青春朝气,心系天下,每次你跟汉王喝酒之时纵论天下,意气风发。肩搭肩的走在洛阳城的大街上。说着那些不入流的诨话。敢骂天子昏庸,敢骂贪官污吏,那时的你却唯独对那个做事随心,做人随性的汉王敬佩有加。却熟不知汉王就在你的身边,听着你的唠唠叨叨还会时不时说上两句汉王的坏话。引得你怒骂连连。”说着说着伊挚就笑了起来,似乎也很羡慕有这样的关系,可他也知道,一个人站得越高,朋友也就越少,至于他已经站在了多高,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吧!

赵立人似乎也恢复了一点生气,仿佛又年轻了几十岁,可更像是一个迟暮的老者,“可是后来他应该对我很失望吧!”

“失望?也许有吧!”伊挚认真的想了想道:“不过,他的失望是对自己,对这个世界。却唯独对你没有失望。在他被流放之前,找过我,为了你。他让我照顾你,我答应了。真的,我很羡慕你,当然也不止我吧!应该是整个大周国百姓都在羡慕你。能跟他这样的人喝上一壶酒,很值得骄傲。喝醉了,还能让他背着走在四下无人的街道,吐得他一身,更值得骄傲。”

堂堂刑部尚书,管一国刑法之人,忽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哭得像一个孩子。

伊挚默默的看着这个岁数没他大,却比他老的人,从芥子物中掏出一块灵石,轻抛给赵立人道:“此去渭城,带上两壶洛阳城最好的杜康酒去看看他吧!他等这一壶酒,应该已经等了六十年了。”

赵立人踉跄着起身,带着哭腔哈哈大笑道:“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伊挚停下身来,看着踉踉跄跄离开的赵立人,突然笑了起来。

君埋泥下泉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说的也许便是如此了吧!

在某一天的清晨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来到了渭城,并在渭城安安心心的住了下来。

渭城的人只知道这个老人是一个来自京城的的大官,至于是什么官没人知道。老人的到来取代了早先逃难离去的教书先生的位置。

这个老人每天都会拎着一壶酒到渭水边的一个小土包面前,默默的望着流逝的渭水,结身旁的两个酒碗一一满上。

(本章完)

而在不远处一个阁楼之中。

大乾天宫之外,有一鼓名曰震天。

大周天宫,震天鼓下。

一个个面容憔悴之人跪倒在地,大声哭喊。

震天鼓响,上达天听,非有大冤屈者不可敲。非民告官者不可敲。大周国律政清明,几十年来没有响过的震天鼓在今日响了,声声不息,憾人心魄。

还在提心吊胆的等着的洛阳百姓为之一静,大周朝堂上的百官为之一静。

……

“皇上,草民有证据啊,周将军家仆抢我财物,纵仆为匪,请皇上治罪!”

“皇上,草民一家在洛城开店百年,跟鸿福钱行没有半点关系,肯请皇上为草民做主。”

“道无偏私,他日种种因,今日种种果。这不,报应来了。”雪念慈抬头看着头顶土黄色的云彩,没来由的想起一句诗。

六甲迎黄气,三元降紫泥。

“念慈,你说周天子为如何处理这些人?”冬落沉思道。

震天鼓响,其声震天,满城可闻。

……

哭喊之人都是洛阳城的商人,此刻一个个举着状纸,跪在皇宫口,哭喊着等候皇上做主。

阅读灭星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