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七年只为等你

第一章

  • 作者:青檐阁主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6-18
  • 本章字数:11273

然后我们两个十岁的孩子在楼下大打出手。

当然,在我们的眼里,我们这一驾打得是天昏地暗。而在旁边我妈的眼里,我跟山乔这一驾,就像是两个还没断奶的小狗在抢奶头一样,还没睁开眼睛,就伸出了四条腿,胡乱地扑腾。

我们两个人的友谊,可以延伸到无限远的过去,我自己都快要忘了,到底什么时候,我认识了这么一个活宝,而且还跟他的关系这么好。好到我喜欢他青梅竹马的妹子,妹子也对我并不设防,他还能把我当成生死兄弟。

我曾经坐在椅子上看着远方的流云,看着我家窗前干净的街道和对面楼一览无余的窗口,回想着,我和山乔的第一次见面。

我给她倒了一杯果汁,顺便踹了身边发情的哥们两脚,安慰道:

当然,桌上几个人,除了我之外都没人听清她说了啥。

因为,七年拍她那对波涛汹涌的胸脯的时候,其他人除了眼睛和下面,都是不管事的东西。

“才不会轻易悲伤... ...”

我们一愣,齐齐抬头喊道:“去你妈的!”

山乔,是我很久之前就认识的朋友。

最后这一驾以他的袖子被我撕掉了一块儿告终。

从那天开始,我就记得了,在和我家隔着一个半个小区的地方,住着一个被我摁在地上摩擦,毫无防备之力的人在。

当时我的战力确实惊人,后来逐渐衰退,虽然也是一个可以说的故事,但这并不是我现在要说的故事。我要说的,是山乔和七年之前的事情。

七年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和山乔是青梅竹马、两小互猜的关系,当然作为每一个恋爱小说里面必然存在的桥段,我不得不说的是——

七年是个美女,不折不扣的美女。

能够一抬手指,就在你的技能面板上把欲望值和火焰属性点到满点,然后再把所有智力减到零的那种美女。

当然,对于我们这些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来说,这样的美貌对于别人来说是不可接近的,我们却像在看自己的女儿一样。

所以说山乔约等于鬼父?

其实这么说也还算合理,至少我们都这样认为。

山乔到底什么时候对七年产生了感情,我们都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在我们约架多次被家长阻止之后,山乔终于成了我无话不说的朋友。

当然年少时期的无话不说,大多都是为了互相吹捧。

如果这两个人是死对头的关系,那就变成了互相装逼。

每每我和山乔吹嘘说我今天的作业又多短的时间做完了,在学校又得了什么表扬。山乔便会将自己的成就一一排出来,说给我听。

如果他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便只剩下了炫耀他家附近的另一个玩伴。

他说,他有一个关系和他特别好的女生,长得很漂亮。

这虽然让我很羡慕(因为我除了他并没有其他的玩伴),但是小学时期的男女关系,更加倾向于敌对,于是我便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对他嗤之以鼻。

后来我才知道山乔确实是在吹嘘,他和七年的关系确实很好,但是七年小时候长得并不好看。

山乔和我,就这样维持了多少年的孽缘。从对手变成了朋友,又从朋友变成了哥们,再从哥们变成了铁哥们。

之后我们上了初中,初中的第一天,我们一起去上学,被分到了一个班里。

初中时期的同学关系,远比小学时候更加复杂。

小学的同学简单地就像是大马路一样,横平竖直,有来有往,简简单单,清晰可见。而初中的同学,就像是在大马路的旁边,修建了各种的建筑,然后,还要装上让人摸不清规律的红绿灯。

年轻时候嚣张惯了的人,很容易走入这种误区——在面对新的世界的时候,你以为用同样的方式去对待它,以为这个世界也会以一如既往的方式对待你。

然而让你走出误区的,往往都是拳头。

那一天傍晚的时候,我和山乔被人围在了厕所里。

当然,现在如果看起来,那个时候的干架确实显得幼稚和粗糙,碍于学校的环境,甚至不敢下重手攻击面部,而且下手也都是不痛不痒,不然医药费下去,轻易便是半片家财。

我不否认,我一直都是我们这些兄弟里最软弱的一个,我会怕疼,我会害怕被家长责罚,会害怕别人对我产生的恶意,甚至不明白这种害怕从何而来,平日里照常地嚣张,遇到了事情却只是一味地闪躲。

山乔挡在我的面前,我们两个从那天开始,就成了生死兄弟。

我知道我是欠了山乔的。

所以当山乔跟我说,要去表白二楼一个班的女生的时候,我毅然地接下了帮他写情书的责任,趁着中午放学的时候,翻窗进了二楼那个班级的教室,将山乔准备好的鲜花和信封放在了女生的桌斗里。

没过多久,东窗事发,山乔被叫去了办公室。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山乔情绪很低落,告诉我说,他要被叫家长了。

我很不够义气地看热闹:“叫就叫呗,我们还能怕吗?”

山乔干笑两声:“我当然不怕!”

这个时候,我知道他是在逞能了。

山乔的事情不了了之,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班主任不要叫他家长来学校,也不知道山乔付出了什么代价,我只知道,从那天开始,山乔变成了一个老实人。

这样的变故让我始料未及,当我和很多人在操场上追逐打闹的时候,很少关注到山乔一个人坐在边缘的阴影里,不知道在看什么书。

我开始遇到了我人生当中的第二个朋友。

他姓姜,长得老相,我们都叫他老姜。

老姜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毫无疑问的混蛋,山乔的事情被全校通报的时候,老姜在台下起哄的声音最响。

但是失去了朋友扶持的我,其实很迷茫。

在那个年纪里,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友情,或许其他同龄人都懂,但是我还没懂。我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勇敢,或许其他同龄人都懂,但是我还没懂。我不知道什么什么叫做人,或许其他同龄人一知半解,但是我还劝人没有此般意识。

于是我迫切的想要寻求一个靠山,让我的生活得到一些安稳的错觉。

这个时候,老姜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有一天,老姜跟我说,如果我帮他写一封情书,就可以给我十块钱的稿费,当然,还要让我保证,以后这封情书不回流到其他人的手里。

十块钱!

说实话当时我这辈子都没拿过这么多的钱。

我知道很多人的手里有钱,我也知道他们都在花钱,而我只能喝着从家里带过来的白开水,看着他们手里拿着花花绿绿的饮料和零食大快朵颐。

而现在,十块钱只需要我付出一点点自习课的时间,做一些我最擅长的事情,就可以拿到这笔梦寐以求的巨款。

我有理由拒绝吗?

当然没有。

于是当天晚上,我看到老姜手里拿着鲜花和情书,在校门口的大街上,单膝跪地向山乔之前想要表白的那个女生求爱,而女生也半推半就地跌进了他的怀里,我突然有种负罪感。

于是从那天开始,我更加不敢去面对山乔。

我和山乔,似乎变成了两个陌生人。我深深地知道亏欠他的太多,但心里的懦弱却不允许我去偿还。

是的,那段时间的懦弱和无能,就是我人生当中永恒的痛。

当求爱成功之后,老姜俨然成为了班里面的老大,一个成功的人,拥有足够的信徒,怀里抱着年级最漂亮的女生,如果这样的人都不是老大,难道老大要让我这种人来当吗?

成为无冕之王的老姜,开始对我变本加厉。

一个人的懦弱很轻易便会被人看穿,就像我一样。

老姜开始使唤我做各种的事情,去楼下跑腿,给他写作业,甚至去其他的班级给他下挑战书,然后被别的班的老大揪着脖子扔出后门,被所有人的人看热闹。

这样的日子度日如年,我已经开始忘记了当初我刚入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也开始忘记了,什么样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我开始学着融入他们的圈子,开始学着说脏话,学着打架,和老师做对,调戏各种各样的女同学。

我是一个天生的懦夫,一个不学自通的无赖,这些事情我做得驾轻就熟,开始不断地在这样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化学老师站在楼道里对我吼叫:“真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好学生!”

是的,我的成绩优秀,大多没有人在背后怂恿的时候暴露本性显得乖巧伶俐,这是一种保命的演技,而我的演技超绝于常人,就像我对文字的驾驭浑然天成一般。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天赋,带走了我更快看清世界的能力。

而正是失去了这样的能力,上天又派来了我的朋友来拯救。

山乔将我拉出了泥潭,在下课的时候,他将老姜摁在了粪坑的旁边,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裤脚上沾满了厕所地上遍布的屎尿。

他大声地质问老姜:“还敢不敢了?你妈的还敢不敢了?”

老姜的小弟站在远处畏畏缩缩,老姜恨声求饶:“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于是从那天开始,老姜再也不敢对我指手画脚,再也不敢让我跑东跑西,再也不敢对我出言不逊。

而山乔为了拉我出去,自己也跳进了这个泥潭当中,再也没有出去过。

因为山乔的进入,我们班再也没有了老大。

老姜没有了当初的风采,而山乔一直不参与他们的活动,我夹在中间,已经适应了混世的生活,再也离不开这样的自在,而山乔选择陪在我的身边。

偶尔的时候,山乔也还会跟我吹嘘他家附近的小女生到底有多漂亮,然后指着老姜旁边的那个,指着随便一个趾高气昂的人旁边的那个,告诉我说:“比她们还漂亮一万倍!”

我知道他在吹嘘,但是已经学会了不去拆穿。

到了初二的时候,班里的局面已经渐渐安定。我和老姜的过去,也变成了可有可无的都事情。

那时候的友谊,边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东西。

这个时候,晚发智力的我才开始明白什么叫做朋友,什么叫做义气,懂得一些什么该做的事情,一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当然不该做的事情,我们一起也做过不少。

我开始尝试写小说,用着一个破旧的本子,在夜半无人的时候,写下我心里的所有妄想,让自己无休止的懦弱与得不到满足的渴望之间的冲突,在文字里得到缓解。

而这样的缓解,事实证明是有效的,我开始变得成熟,开始学会了圆滑,彻底融入了这样的一个圈子里面。

当听说我在创作小说的时候,老姜和山乔想出了一个绝佳的生财之道。他们开始在圈子里疯狂鼓吹当年老姜开学便一箭功成泡到美女的经历,极限地扩大了我那封情书在此事当中所起到的作用。

然后,明码标价,是快……不,二十一封,绝不二价!

是的,说来惭愧,我的文笔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得到了初步的升华。为了这样的升华所付出的代价,除了拿了情书而没有追求成功的人对我们的追打,还有一件事……

我开始戴上了眼睛。

我的家,住在临街的三楼,窗口对着一盏明亮的路灯。

可惜,它还不够那样明亮。

长期在昏暗的灯光下偷偷写小说的我,眼睛视物开始变得模糊,上课开始看不清黑板上的字迹,需要用手指扯动眼角,利用这样的压力使眼睛手动对焦,才能看到老师留的作业到底是什么内容。

度数并不高,一百左右。

带上眼睛之后的那一天后,我咋也没有参加过老姜和山乔的群架。

眼睛的价钱超乎了我的预料,我不能让它暴露在任何的危险之中,于是我成为了全校唯一的一个军师。

山乔经常指着我哈哈大笑:“四眼仔!”

我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摘下眼镜就给他一拳,换来的是他和老姜更加极限的嘲讽。

然而,山乔第二次叫家长的危机,来得如此之快。

那天早上的时候,山乔急忙找到我,告诉我他的数学作业还完全没写。我很大方地将我的作业递给他,让他抄完一起交上去。

第一节课的时候,数学老师便将我们两个叫到了讲台上。

说实话,看着面前那两份连排版布局都没有变过的作业,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老师问我们:“到底谁是抄的?”

我纠结了一下,终于选择了闭嘴。

而山乔则果断地出卖了我:“他抄的我的。”

你说你马呢?我的脸上毫无表情,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波澜壮阔。但是山乔的阴谋诡计完全摆脱不了老师的慧眼。

最终的定论是,山乔因为没写作业以及抄作业,要被叫家长到学校进行教育。

山乔满脸痛不欲生,告诉我说,他对不起我。

我说:“没关系,不就是叫个家长吗,我们会怕吗?”

我看得出来,他是害怕的。

山乔爬过什么?我都不知道。

就像当初他没有怕过我,之后也没有怕过老姜,七班的老大拿着我的情书找过来要退钱,他一个人都不怕整个班级的混子。

可是他害怕找家长。

遇到事情的时候,山乔经常跟我们说:“我妈妈说……”

就像吕秀才的“子曾经曰过”,就像他妈就像是如来佛祖,一道法旨就能压得连猴子都得五百年翻不了身,当说到他妈妈的时候,山乔的表情显得那样的虔诚。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大不了你雇一个人?”

山乔当时就觉得我这个军师果然够资格。

“你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然后就听见他接着喊:

“离开家的时候,我妈跟我说:总是朝前看的人,如果停下来,就再也没有了前进的勇气。”

七年性子软,站在那没有办法,只能等我们把他拖走,拖进他自己的房间里,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

“吓死宝宝了,还以为他要跟我表白。”

“我告诉她,如果我真的走不下去了,就回家来陪她。”

山乔那天晚上喝了挺多,说的话稀里糊涂的,说到一半上忍不住哭出来,哭得稀里哗啦不能自已,搂着七年的腰使劲往她裙子上蹭自己的眼泪。

我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见山乔在楼上声嘶力竭地喊:

“放心,山乔那个家伙,就算用枪指着,他也不会跟任何一个女生表白的。”

七年好奇:“为什么?”

隐约记得,那个时候,我家三楼临街的窗口,还被街上高耸的垂柳树遮挡了景色,从防盗窗的缝隙里深处我稚嫩的小手,还能抓住一丝飘抚而来的柳条,扯下来,想做成春哨,却总是不得其法。

后来,是这个人告诉我,春哨要用杨柳,不能用垂柳。

末了还骂了我一句废物。

“梦想、追求、那个你爱的人,都在你低下头的一刹那,变得再也拾不起来,只剩下身后的一串脚印,安慰着自己,至少我还走过,所以我的一生,便可以只后悔一次。”

“因为爱情~~~~”

我笑了,这他妈都能听得见?

阅读七年只为等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