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如细沙

第四十二章 老爷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 作者:大陆长空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17
  • 本章字数:13798

战争初期,天天都传来召树屯败阵退却的消息,眼看战火就要烧到自己的领土了,召勐海急得乱了阵脚。偏偏在这时,有个恶毒的巫师向他进谗言:“兰吾罗娜是妖怪变的,就是她带来了灾难和不幸,若不把她杀掉,战争一定会失败的!”

召勐海头脑一昏,就听信了他,决定把美丽的孔雀公主烧死。

一天,他的猎人朋友对他说:“明天,有七位美丽的姑娘会飞到郎丝娜湖来游泳,其中最聪明美丽的是七姑娘兰吾罗娜,你只要把她的孔雀氅(chang)藏起来,她不能飞走了,就会留下来做你的妻子。”第二天,他来到了郎丝娜湖边。

果然,从远方飞来了七只轻盈的孔雀,歇落到湖边就变成了七位年轻的姑娘,她们跳起了优雅柔美的舞蹈,尤其是七公主兰吾罗娜,舞姿动人极了!

“坐下吧,我们喝酒。”张叔脸色很难看。

“年轻人,可不能见异思迁啊!”范总摇了摇头,“我看那个女孩挺漂亮的嘛,你怎么就把人家甩了呢?不过,也可以理解,你老同学不是也重新娶了个歌星吗?”

“我不想在这里解释分手的原因。”我站起来,“张叔,林姨,我只想说一句:我问心无愧。请你们相信我。”

“孔雀和大象都是傣族的吉祥物!

这里面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三四百年以前,在遥远美丽的西双版纳,头人召勐(meng)海的儿子召树屯英俊潇洒、聪明强悍,喜欢他的女孩子也很多,可他却还没找到自己的心上人

战争结束了,召树屯凯旋而归,却听到了噩耗。只觉天旋地转,昏倒在地。苏醒过来后,他的心中想的只是要去把她找回来:我不能没有她,没有她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他找到猎人朋友,问清楚原来兰吾罗娜的家乡在远隔千山万水的地方。跨上战马,召树屯又出发了,怀揣着猎人朋友送的三支具有魔力的黄金箭,怀着对兰吾罗娜矢志不渝的爱,他克服了重重困难,来到了一个山谷入口。山谷口被两座大象一样的山封住了,召树屯用第一支黄金箭射开了一条出路,进入了山谷。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拼搏,不管全身伤痕累累,不管前程凶险莫测,他终于到达了孔雀公主的家乡。

可是孔雀国的国王因为觉得召树屯的族人对兰吾罗娜不公平,决定考较一下召树屯是否有保护兰吾罗娜的本领,否则就不让兰吾罗娜回去。国王让七个女儿头顶蜡烛,站到纱帐后面,让召树屯找出他的妻子,并用箭射灭烛火。召树屯内心平静下来,凭着对兰吾罗娜的思念,用第二支黄金箭射灭了兰吾罗娜头顶的烛火,终于得到了与孔雀公主重逢的那一刻。他们含着泪再次拥抱,发誓从此永不分离。

回到家里,召树屯问明父亲,知道原来是那个恶毒的巫师陷害兰吾罗娜,就去找巫师报仇。那巫师其实是一只秃鹰变的,听闻召树屯来找他,立刻化成原形,飞上天空想逃跑,召树屯抽出最后一支黄金箭,正义之气随着箭象闪电一样,将万恶的巫师射死了。

从此,那象征和平与幸福的孔雀公主的故事也在傣族人民中间广为流传,感染着一代又一代人们的心灵”。

“啊?还有这么凄美的故事!”姗姗听完,已经有点泪花闪闪。

“是啊,我还是选择相信这一点,美丽的爱情是有的,只是你能不能找到?”

我庄重地感慨。

“张姗,这有什么感人的?”巴伦不屑一顾,“我还是给你讲讲西方的文明吧。”

在他的认知里,文明就是公众场合不大声喧哗,保持清洁以及礼貌和对女性绅士。

“我们国人的表现,唉,不敢恭维啊”!巴伦鄙夷地说。

“我听管子说,‘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我淡淡评论,“深受贫穷之困的我们,只要再次复兴,几千年优秀传统恢复,不也指日可待吗”?

“嗯,还是我们家大军说得对!”清清带着点欣赏,带着点崇拜。

“你,你怎么老是说他好?别被他花言巧语迷住了啊!”巴伦终于不再绅士,“你看看他,有什么?穿得破破烂烂的,地摊货吧?再看看我,这身西服,他要挣好几年吧!”

“是,你的西服很好看,可是,人家大军的衣服是他自己买的!”

张姗黑眼珠一翻。

“你,”巴伦气得说不出话来。

正在尴尬时,门外走进来三个穿绿色、紫色和黄色孔雀服的傣族小美女,在一个包着头巾的傣族汉子的葫芦丝中翩翩起舞。

歌舞表演开始了。

然后是热情地给各位客人敬酒。

等表演完了,我赶紧给了每人100元小费。

“刘那什么,我要和你喝酒!”范巴伦要决斗了。

“军军,你还能喝吗?”清清悄悄地问我。

“没事。”我把分酒器酒倒掉,又开了一瓶,分出半斤,装入分酒器。斜眼看时,张叔一脸关切,心里一热,点点头。

在老家时,每次去专业银行检查工作,都会架不住主人热情而拼酒。

有一次,农业银行的高见行长,叫了4个美女,和我们2个人喝。

第一个美女敬我们每人2杯,名曰“二红喜”;第二个则敬4杯,学名“四季财”;第三个呢,6杯,理由“六大顺”,第四个,8杯,俗称“八匹马”,最后,行长总结,嘿嘿,对不起,10杯,“十全大补”。

杯子嘛,倒是不大,三钱一杯的。

我的同事老段(我和他学削水果的技术)先来。还没喝完,就很英勇地倒在酒桌上了。

到我了,还好,平时在家,我们三兄弟经常煮酒论英雄。在刘、阳两个大家族里,以三兄弟为单位,我们自称第二,还没人敢说第一。

来者不拒,一一喝完行长规定的(他是酒司令,都得听首长的!)30小杯后,我发起了反击。

一个一个喝,肯定不行!

敌强我弱,咱要用阳谋,迅速扭转不利的战局,牢牢掌握战场主动权。

克劳赛维茨说: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高司令啊(这称呼像不像《地道战》里面的那个伪军头目,还对着日本鬼子拍马屁,高,实在是高),咱们这么喝没意思。再说了,小杯,它也显不出您的磅礴和大气不是?依小弟之见,我们改用大杯吧”。

说完,我抓过一瓶新的泸州老窖,熟练打开后,一分为二,两个大玻璃杯满满的,泛着晶莹和耀眼的光芒。

“你们选一个人,”我华山论剑般的傲娇(一定要先从气势上压倒敌人)地宣布,“我们一人半斤,喝掉,然后,再来一瓶,分而喝之,直到有人先倒下为止,阁下意下如何?”

看见高行长有些狐疑,我接着补充:

“不是您不敢应战了吧?那也好,您只要高挂免战旗,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

激将法!

“谁说不敢了,我先来。”高行长袖子一挽,拍马杀到。

等等,什么就你先来?你们每人再敬我半瓶,小爷我非得去见杜康他老人家。

“啊,容我再说几句,小弟可能没解释清楚规则。”看到行长对着几个美女挤眉弄眼,我从容应对。

酒桌上就这样,酒司令不是可以一直当的。只要有人提出新的规则,那么恭喜你,你可以走马上任了,记住,准备好就职演说草稿哦!

“如果,行长您和我喝完第一个后,您要换人怎么办?”我看了看他,接着睥睨一切地说,“小弟我允许你换人”!

众人窃喜,好啊!好。今天遇到个大傻(香港电影经常出现的小弟)了。

“但是,”我慢悠悠地追加规定,“新上场的大将,必须先纳投名状,就是补上我已经喝过的酒,本帅酒下不斩无名之辈”。

“啊?”一片哗然。

根据我10年纵横酒湖的经验,有的人,您千万别和他慢慢喝,否则,三天三夜后,您早已梦见周公,他还在那里笑谈风月;有的人呢,您又不能和他喝急酒,不然,您因为没菜垫底,会一头撞于酒下。

对付前者,我们要疾酒知劲草;碰到后者,别怕,慢工出细活嘛!

正所谓,您可以和围棋高手切磋切磋马拉松;再和相扑运动员下下围棋嘛!

表哥拿破仑有句名言:不想当将军的裁缝,不是好厨子。

当然,如果您碰巧遇到的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综合平衡的好学生,那啥,哦,我妈叫我回家吃饭?好的,好的,回见了您哩!

一般来说,大多数人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喝急酒,就不行了。尽管他慢喝也能到那个量。

尽管如此,那天哥们还是很悲壮,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会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

高行长是条汉子!

在他只比我少喝三两的情况下,他愉快地和我品干了第一个半斤,在第二个半斤的一半的刻度处,才酒不瞑目地倒下。

我就惨了!

因为要展现英雄个人主义,在第二个半斤,先干为敬,极大地突破了自我的极限。我强自支撑着,走三步抱一根电杆,或是跑七步搂一下行道树,踉踉跄跄地回到了银行门口的小树林里,景阳冈的老虎咱是没打着,天当被,地当床的,一觉到天明。

早上醒来,发现和一只流浪狗睡在一起,才忽然明白,晚上觉得有点挤,还叫老婆离我远点呢。

我很快就干完了半瓶。回头看时,范巴伦很勉强地喝完了他40度的威士忌。

“好酒量!”一个老者声如洪钟,不知道他在夸谁?

第二个半瓶又开始了,当我喝下去时,感觉有些酒气上涌,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压住了。

范巴伦呢,只喝了1/3,就脸色苍白,喝不下去了。

“小子,你还行不行啊?别硬撑。”另外一个老者关心地询问。

“死老头,你帮谁啊?”巴伦终于忍不住了,“爹地,妈咪,他们欺负我!”

“你,你,你。”老者气得说不出话来。在林家,还没有人敢这么骂他。

“巴伦,赶快给小舅公道歉!酒喝多了,乱说。”范总赶紧站起来斥责。

“妈咪,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爹地还要我道歉,你要帮我啊!那个乡巴佬,他凭什么和我抢,抢姗姗呢?我爸,我爸是范刚!我外公,我外公是副区长,我,我是剑桥硕士,小瘪三。”语无伦次。

喝酒的四个阶段吧:第一阶段,,,甜言蜜语,第二阶段,,,豪言壮语,第三阶段,,,胡言乱语,第四阶段,,,不言不语。

“唉呀,巴伦,我的儿啊,你不能喝就不要喝了嘛!你怎么和那个小赤佬一般见识啊?道歉?我看应该那刘什么给我家巴伦道歉!”

范总夫人几步跑过来,心痛不已拍着她儿子的背。

“妈咪,还是你心疼我,老头,我说的对吧?我这么优秀的人,张姗不选我,我看她就是眼睛瞎了,就是犯贱!选他吗?那个小赤佬!”

他没看到,两个老者已经健步走到他身边了,

“啪”,一声脆响。

“死老头,你TMD敢打我!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啪”,右耳光更脆。

“我替你爸教育你一下,你口口声声文明,不知道尊老爱幼吗?小刘不错,你这么辱骂,人家都忍了,还想和我们家小姗姗好?门也没有,窗户更没有!”

“是啊,姗姗这闺女,我们两个老头子,可是看着她长大的,多聪明,多懂事,又孝顺,工资还给我们买酒喝。我们今天来对了,就是要把关。”

“小爷公,小舅公,谢谢你们。”

张姗眼亮晶莹走过去,一手挽着一个老者。

难怪,我们家姗姗,家里条件那么好,住着别墅,开着奔驰,穿着却很普通,后来,才知道爸妈给的钱,她存上了;自己的工资,大部分给老人买了酒。

找对人了,这次。

一个不懂得孝顺的人,他会对你好?

枕头支高点吧!

我很感动,但那个时候,我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就这么傻傻地站着,只是眼神,一直敬佩地跟着姗姗的脸。

“死老头子,我都舍不得,你敢打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珠光宝气变成了山野泼妇!

在林姨和范总死拉活劝中,方才余怒未消地住了手。

“你呀,我早说过,慈母多败儿。”范总很没面子,“伟毅啊,我们先走了,改天再登门致歉。希望不要影响了我们两家的关系。”

“没事的,就算做不成儿女亲家,咱俩老同学的感情,铁了去了,放心吧。”

张叔叔站起来,打着哈哈。

“道歉?凭什么?爹地,你糊涂啊!”小分头又发话了,“是张姗那个狐狸精没眼力,我们何错之有?”

哎,为什么总有那么些人,一旦出了国,好的没学到,儒家传统也丢了?

“啪”。这声脆响,是我替女朋友打的!

“你,可以侮辱我,甚至打我,但是,针对姗姗,不行!”豁出去了。

姗姗感动得泪花滚动,扑过来紧紧地抱着我。

“小赤佬,你等着!”小分头气急败坏,“哪天,老子整不死你!”

“好,小刘,老夫我没看错人!”那个声如洪钟的老者大笑起来,“自己的女人受了侮辱,还不吱声,不是大丈夫也!咱老爷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接着说道,“那个什么见什么,什么桥的小子听着,你不是人家小刘的对手,我算看出来了,这小子,深藏不露!可是,人家涵养好啊!年轻轻的,就懂得隐忍戒躁,老头子我,服了”!

“哼,刘,你好,好得很哪,我们走。”范总气呼呼地一甩手,先走了。范巴伦和他妈毒蛇般盯了我一下,也快步走出包间。

“算了,他们走了,我们一家人继续,别他母亲的影响了心情”!

张叔拉着我坐下来,又招呼众人坐。

一家人?我被巨大的喜悦震撼了。

“小刘啊,”张叔举起酒杯,“我敬你一个,作为父亲,姗姗交给你,我和她妈算是放心了。”

“是啊,以后,有这个女婿,没人敢欺负我们家姗姗了”林姨也满意地打量我,怎么看怎么顺眼。

“妈,你说什么啊?”小妮这次是羞红了脸。

“哈哈哈,不说了,这小子对我脾气,喝酒!”老者说。

“老前辈,张叔,林姨,我敬你们,先干为敬。”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又连喝两杯。

“好样的,豪爽!”张叔举着大拇指。

喝了一会儿。

“小刘,这里没有外人,你能说说老范为什么说你,甩了女朋友吗?”

张叔还是有点担心。

“是啊,他还说那个女孩子也蛮漂亮的哩”!

林姨也很关心。

“好的,各位长辈,我本来不想说前女朋友的坏话,可是,我应该对你们实话实说,才对得起清清的一片深情!”

接着我说了刚来东海,多么艰难,考虑到她从小没了母亲,在东海又无依无靠,就原谅了第一次她和老美的出墙,谁知道,为了物质,她最终还是跟一个成功人士,跑了。

叙述中,我的声音低沉,很难受。毕竟,这是我人生中的耻辱,现在,再次揭开已经快愈合的伤疤,心,真的很疼。

“军军,她不知道,你有多优秀,是她没福气。”

清清眼含热泪。

或许她终于知道我经历的这一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我要拒绝和她好。

“哦,这下我们明白了。”

张叔和林姨如释重负。

接下来,我分别敬了4位长辈,清清非要拉着我一起敬。

敬张叔时,他感叹地说。“小刘不错,文武全才嘛!”

“叔叔过奖了,我只是和投缘的人,才会多说话。”

“嗯,军军在单位可严肃了,像个闷葫芦。”姗姗笑着揭露我。

“哈哈哈,今天可能是酒到位了吧?

小舅公也大笑起来。

“是啊,”我也感慨起来,“酒是好东西,有人说,如果你只邀请一个朋友吃晚饭,拿出第一流的酒来;如果邀请两位,就拿出第二流的吧!”

“哈哈哈,”大家都被逗乐了,小妮子笑得都扑到我身上了,我吓得赶紧推,小爷公大声说,“唉,老了,什么也看不见。”

可爱的老者!

“对了”笑了一阵,张叔突然问我,“张姗说,你送的茶叶很贵?要两万多一斤?”

“啊,这没什么。反正是我同学送的。再说了,您懂茶叶,也算为茶王,找了个好人家。”

“小刘哪,你啊,那就谢谢了。”张叔感动了。

“清清,等会儿和我回家,把那些茶具拿回家吧,宝剑赠英雄,茶具送行家。”

“小刘哦,这怎么敢当?你太客气了呀”林姨不好意思了。

“爸妈,拿着吧,军军也不是外人啦。”姗姗很大方,一副我决定了的神情,引来一阵笑声。

出门时,傣族美女说“乖罕”,我也双手合十,“如丽金湾”。

出租车上,看着醉颜微酡的她,我知道,相思病,有药了。

还好,扬子江给我讲了后,我因为好奇,所以专门上网查了一下,现在可以卖弄一下了。

“刘大军是吧?”范总突然看出了端倪,“老杨还好吗?对了,你女朋友,叫什么晓萍吧,今天没来吗?”

“张叔,林姨,我和她已经分开很久了。”我嗫诺道。

“爸、妈,我知道的。大军都跟我说过了。”姗姗果敢地说。

张叔厉声喝问。

“姗姗,你知道这件事吗?”林阿姨也板着脸。

“算了,不说了”巴伦很大度地转移话题,“我给你讲讲我们剑桥吧,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很美的。”

“姗,张姗”巴伦来劲了,“你可要看清楚啊!有的人是很花心的。”

“不用你提醒,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姗气呼呼地说。

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姑娘啊,召树屯立刻爱上了她。他照着猎人朋友的话做,兰吾罗娜的姐姐都飞走了,只剩下她一人时,召树屯捧着孔雀氅走了出来。

兰吾罗娜看着他,许久许久没有说话,但爱慕之情已经从她的眼光中传递出来。不用说,召树屯娶到了自己心爱的新娘。

他们新婚不久,邻近的部落挑起了战争,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英勇的召树屯带着一支军队出征了。

“小刘啊,怎么回事啊?你还有个女朋友吗?”

“不想听。”姗姗转过头,笑颜如花,“大军,我想知道外面的《孔雀公主》是什么故事,你知道吗?”

多好的女孩啊!不但相信我,还要我在她父母面前长脸。

阅读爱情如细沙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