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时间研究所

第十章 梁婷婷说谎

  • 作者:秋凉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6-12
  • 本章字数:7644

“时间窃贼杀人作案本来就神不知鬼不觉,将自己的行踪稍微隐藏一下,然后伺机对被害人下手,几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为什么还会在乎一个无关紧要的手机呢?”许新茶走进时研所,换上了白大褂。

陆且将跟在他身后:“你想说时间窃贼为了达到完美作案的目的,所以拿走了手机?”

“现在还不敢说。”宋鸣道,“毕竟进入大楼之后没了监控,不知道有多少人到达了被害人的楼层。现在查被害人家周边监控的路已经走不通了,我们下午准备着手被害人的社会关系调查。”

“行。”许新茶没什么意见。他暗中瞧了一眼陆且将,见他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他们在讨论他的同学是否有嫌疑而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许新茶收回视线,并没有询问陆且将关于常寄的事。

宋鸣捧着他的黑椒里脊饭,看了一眼坐在许新茶身边优雅吃饭的陆且将:“陆助来了之后,倒是在监控里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

许新茶慌忙把自己飞远的思绪拽回来:“饭点了,边吃边说——有什么发现?”

“按照时间线的受损程度分析,我和万齐喑划定了一个大致的死亡时间。但是在调取被害人家的小区监控的时候,由于来往的人很多,我们找不到行踪可疑的人。被害人所在的大楼电梯内的监控探头恰巧在这几天送去维修了。”

许新茶皱起了眉。

“我们查了青柠公司收到的点单记录,也没有看到被害人的下单记录,反倒看到了住在被害人家对面的下单记录。”

“会是顺手吗?”一起跟过来吃饭的付川川出言问道。

“不。”许新茶停下脚步,回头看陆且将,语气有些严肃,“这个案件出现的新情况太多了。先是不知名的凶器,再到现在凭空消失的手机。我怀疑这应该不是一起单人作案。”

“包括上一个案子,即使结案了,仍然有很多细节扣出来,是存在疑点的。”

反常的作案频率,出现的不知名凶器,这让许新茶从心底产生一种极其不安的感觉。他站在大厅里朝电梯的方向看,犹豫着要不要进一趟时间领域确认常寄的身份来得快些。他刚想伸手打开电梯,手腕就被人从身后紧紧握住。

陆且将不带任何感情地道:“你又想进去。”

是陈述句。许新茶闭了闭眼,心说还是不要惹他生气得好:“没有,我想下去拿个设备。”

陆且将挑了挑眉,松开了许新茶的手。正当许新茶心中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就又听到陆且将缓缓道:“空研所所长称,现在时间领域的状态还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这时候进去产生的排斥反应会翻倍增长。”

“你就是要去,我也会拦住你。”

这条路也断了。许新茶一边哀叹一边小雀跃,他失去了查案子的一条路,却收获了一句冷冷的关心。

他忽然想到:“乔所长有没有说为什么会不稳定?”

陆且将回想了一下:“他说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自身空间状态不对,二是有人在频繁突破时间能力,造成了负压,影响了时间领域的稳定。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那没有辙了,等着调查吧。”

外勤部宋鸣加上市局卫飞派过来的人手,工作效率是很快的。他们的身份就是公信力的象征,平常人自然而然会对他们增加信任度,宋鸣的时间抽取能力也能立刻看到时间线的指定内容。

反馈回来的结果是,被害人何河还是个刚到B市就业的女孩子,在B市几乎没什么社交圈,人长得漂亮又有上进心,倒是给身边不少同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唯一不好的评价,就是有人说公司里的一个股东在一次会议的时候撞见了前来送文件的何河,然后对何河产生了想法。据说还曾经约过何河,但不知道何河是怎么处理的。

“这些事也都是我们捕风捉影,是不是真的还不知道。”告诉宋鸣这个消息的员工干笑了两声,“不过何河对这件事情好像没什么反应,她没有跟我们提起过。我们这些旁观者又好说什么呢?”

许新茶道:“这个对何河有好感的股东是谁?”

“叫王帆。”宋鸣说,“但是他已经有家室了,妻子梁婷婷已经怀了孕。”

“婚内出轨?”许新茶嗤笑了一声,他看了一眼手机,“目前只能查到这里的话,那就重点调查梁婷婷,顺便提高和王帆的信任值,察看他的时间线。”

他原以为该重点调查王帆的,但卫飞却告诉他先重点调查梁婷婷。多年的侦案经验让卫飞做出这个判断,如果王帆是杀害何河的凶手,动机显得有些不足。一个在公司的股东位上的男人,通常是精于判断大局的。心术不正婚内出轨了,也不至于在老婆怀了孩子的阶段把情妇给杀了。

而怀孕中的女性通常脾气会大些。梁婷婷如果得知王帆的出轨行为,难保不会一时情绪激动,利用自己的时间能力把何河杀了。而且论起凶器,身为大公司股东的妻子,梁婷婷完全有足够的财力购买凶器,或是雇凶杀人。

宋鸣面前坐着的女人小腹微微隆起,看起来怀孕的时间并不长。她撩了撩头发,面容柔婉,一举一动都显示着她高雅的教养。面对宋鸣的提问,她稍稍讶然了一下,随后微笑道:“何河?抱歉,我并不认识她。”

虽说时研所里有一条规则是“案件之中,无论嫌疑人是什么身份,都不允许有任何恻隐包庇之心”,但适当的人文关怀还是必须有的。宋鸣不敢对她说“你的老公可能出轨了”这种事,于是只好笑道:“王太太怀孕三个月了吧?我太太最近也刚怀上,脾气大得很,我这次出来跑外勤冷落了她,想着回去得补偿她——王太太知道这个时候需要什么吗?”

梁婷婷怔了一下,然后轻轻笑道:“最好的补偿就是多陪陪她,女人怀孕是很辛苦的。”

“她焦躁不安的时候,孤寂失落的时候,你在她旁边是最好的。如果要其他外力安抚的话,可以听听纯音乐。”

宋鸣掏出手机,手快地打开音乐界面:“您听听这个可不可以。”

话音一落,梁婷婷都来不及制止宋鸣,钢琴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她只好保持着一副礼貌温婉的微笑,微微闭上了双眼,听宋鸣播放的音乐。

宋鸣悄无声息地站起来,朝她抬起手,抽取出了梁婷婷的时间线。原本坐着的梁婷婷身子一歪,在倒下去之前被宋鸣接住,小心地安放在靠背上。他指定了被害人死亡前的时间线内容,梁婷婷对他似乎并没有森严的防备,能察看的内容和范围也多而清晰。

的确没有和何河接触的景象。

他把梁婷婷的时间线送回她体内,然后向他们家的保姆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我是飘了,”踏出王家大门口的时候,宋鸣心想,“自己有老婆,老婆还怀孕了这种子虚乌有的事都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来。”

他赶到王帆的公司,等在这里的市局谢恒谢警员冲他点了个头。

秘书敲开王帆的办公室,干咳了一声,声音有些尖细:“王总,您预约的上门按摩服务来了。”

王帆正在办公桌前办公,闻言头也不抬:“进来。”

“按摩服务”的宋鸣和谢恒走进办公室,秘书无声走出办公室,趁王帆抬头的间隙,宋鸣迅速伸出手,抽取出了王帆的时间线,王帆“啪”地一声倒在了办公桌上。

谢恒得知王帆是叫上门按摩服务的常客,今天又叫了,宋鸣便想到借着这个身份先下手为强,让王帆主观意识到他们是按摩人员,随之对他们放松警惕,产生信任值。

就在他要指定察看的内容的一瞬间,谢恒突然叫停了他:“宋部长,许所说让你察看两个星期前的内容。”

“?”

虽然疑惑不解,宋鸣还是按着自家领导的指示做了。紧接着他看到画面中王帆的视角里,梁婷婷面容狰狞的模样,她在愤怒和哭泣,似乎很是绝望。

宋鸣出了一身冷汗,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和他对话的女人,可能全程欺骗了他。

“那东西像是凭空消失了。”宋鸣压低了声音,悄声道,“卫队听说后很生气,正在一个个搜查市局的人。”

居然就这样睡着了,还能不能更出息一点。

他心里实在捏不准陆且将的态度。不过现在要事在身,许新茶也顾不上这些。他把衣服折好放进了陆且将的办公室,转身下楼就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外勤部和陆且将。

微凉四月,陆且将身上居然只穿了一件衬衣和一件时研所的外套。他回来时把外套脱了放在手臂上,去拿在旁边的储存柜里拿出自己的白大褂。他抬手时,白色的衬衣被微微拉直绷紧,尽显腰身精瘦。

他的确在一开始的时候很中意陆且将的长相,随着不断接触慢慢发现他虽然高冷不爱说话,但绝非不理睬别人。甚至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是与对待其他人有所不同的。

“总不该是我昨晚喝醉了对他做了什么吧?”许新茶暗戳戳地想。

宋鸣补充道:“他应该是在做兼职还是什么,穿着外卖服。我们查了查,是上一个案子里的青柠蛋糕有限公司。”

许新茶精神为之一振:“谁?”

“常寄。”陆且将说道,“我的同学,也是我导师的儿子。”

回程路上,陆且将却主动对他说了:“常寄是否是时间窃贼,我不知道。查案子,你们不必顾虑我。”说到这里,他却微微皱眉了:“不过常寄没有提过他在做兼职。”

“他平时是个挺阳光开朗的人,发生了什么事几乎都会与别人分享。”

“那这件事暂时就不要去想了。”许新茶道,“现在案件的进展太慢,各种线索证据也都还没被挖出来。让我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为什么被害人的手机会凭空消失?”

陆且将的按摩实在是让人十分舒服又放松,许新茶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还发现了身上盖着一件上衣,清冽冷香萦绕在上,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衣服。他一边抱着衣服站起来,一边心里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被害人的手机有没有点外卖的记录?”

提到这个问题,宋鸣神色凝重了起来:“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原本作为证物一同带进市局里的被害人的手机不见了。查了监控,没有发现任何人出入过市局。”

阅读时间研究所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