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法之法

410 神

  • 作者:风扇老爷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6-11
  • 本章字数:8594

“主人,你曾经也是一位神?”

寂灭和净乐也曾经生而为人过,出于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们成为了剑灵,但既然能以和当初罗天体内的神性等相同的魂魄形态在保留意识的前提下入主剑灵当中,这就意味着他们都通过了类似于入道兵解一样的方式,乃是曾经这片天地间屹立在巅峰之上的存在。

“守林人……原来她之后人是这样称呼她的。”

听着姜小云口中古怪的说辞,净乐闻言心中却颇为计较,毕竟她的性格相比起寂灭而言要更加恬静一些,此时闻听这些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旧事,心中却多少有些别样的想法。

“那么,在永眠之间成为妖界这片破碎大陆之前,又叫什么呢?”

“这里不就是永眠之间吗?”

伴随着“永眠之间”这个地名被寂灭说出口的同时,姜小云此时转身回头,看向了他二人,脸上却带着一缕高深莫测的笑容,继续问道。

随着姜小云进一步的述说,此时听到的答案好似和记忆中某个灵感相互沟通,让寂灭一下子就脱口而出。

“我想起来了,守林人玄化九章,传闻中麓城乃是在漳水上游,但为何今天却成为了妖界的一部分?”

寂灭由于大惊失色的缘故,声调升高,让一旁的净乐略微埋怨的瞪了他一眼,显然是他的声音和此间宁静安详的氛围不同,不过对此姜小云却并不见怪的样子,只是眼神中那股充满回忆的顾念此时又加深了一筹,说道。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从未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神的存在,中天界的人从来不信神,同样伴随着他们千年以来对规则的分析、解构乃至进一步的去思考和掌握这片天地的奥秘,去了解那许许多多存在于天道当中的规则的意义,最终他们发现,神并不存在,因为神也是一个名词,代表着一种规则,同样也能够被修炼出规则的人所拥有。

既然人人都能通过释道而成为自己的主宰,那么神的存在还有何意义呢?

但此时此刻,姜小云口中的“神”分明就意味着他们过去所从来不曾信仰过的那种存在,一想到此,净乐顿时心中就明白了七八分。

“如果我是神,在见到蟠龙的第一眼时他就已经死了。”

姜小云虽然并没有正面回答,但他的这句话却是让净乐和寂灭同时联想到了那个当初身处龙祥城董家的身影,也同时回想起了在姜小云恢复记忆之后初次见到罗天时所极力压抑的那股杀意,那是一种怎样的滔天怒火,甚至是融入到了灵魂当中的一种本能。

但是,姜小云并没有对罗天出手,反而是帮他医治了道心上的创伤,虽然当初事态紧迫,并没有被寂灭和净乐放在心上,但此时回想起来,当初的姜小云又是经历了怎样复杂而又深刻的转变呢?

“蟠龙是神的敌人?”

寂灭出言问道,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心思有些微妙,虽然说那个叫罗天的人确实很有几分本事,能够在他那个年纪凝练出属于自己道心的人屈指可数,但即便如此,也只能说明他经历非凡或者天资非凡,但对于早在当初生而为人时就已经拥有道心,并且进一步为了入道而兵解的寂灭和净乐而言,却不足为奇。

但是,蟠龙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甚至早在他们认识前世记忆苏醒之前的姜小云时,寂灭和净乐就已经对蟠龙这个名字存在有一种本能的敌意了,但是直到今天,他们才真正知道这份敌意伴随着“蟠龙”这个名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哼,敌人?”

然而,听到寂灭如此想法的时候,姜小云却流露出了不屑一顾的冷笑,他的态度让寂灭和净乐一阵的疑惑,但当他们想要得到更进一步的确定之时,却发现姜小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这不禁让他二人的心中一震的煎熬,毕竟他们并不知道姜小云的不屑一顾指的是蟠龙还是神。

“净乐,你还记得起来对蟠龙的憎恨是因为什么吗?”

此时,寂灭突然提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爱与恨都是一种感情的流露,只要是感情,必然先要有感受,而感受和思想一样源于人的记忆,或者说经历,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话的意思便是来源于此。

但是,当寂灭提出这个古怪问题的时候,净乐却明显是一下子就愣住了,似乎她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憎恨蟠龙,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又是从哪一段记忆开始的,似乎这一切都变得渺茫了起来。

看着寂灭和净乐陷入沉思的模样,姜小云此时其实也有相同的感觉,今天他来到这永眠之间的用意唯有他自己才知道,但与寂灭和净乐不同的是,他知道很多东西,甚至是很多很多宛如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但唯有他自己才知道的那种辛酸苦楚,这样的感觉从他记忆复苏的那一刻开始变如同洪流一般的涌入他的意识,侵占了他脑海中的一切,他也曾经问过自己,为何会恨,为何要恨,但尽管他能够得出自己憎恨的原因和源头,却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一定要恨。

“这便是天命所归。”

姜小云的话让陷入苦恼思索当中的寂灭和净乐回过神来,天命二字一瞬间便侵占了他们的思想,一瞬间的失神回神,让他们下一刻好似有了一种明悟。

“也就是说,对蟠龙的憎恨是入道释者的一种本能,就好似憎恨这种感情一样,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出憎恨心理的时候,便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出这种情绪?”

净乐的话让姜小云微微点头,但神态表现之间却仍旧带着一种不置可否的感觉,就好似净乐的这个关于人之感情流露的回答并不正确一样,不过片刻后姜小云却是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

说完他便转身再度看向了那尊名为玄化九章的守林人雕像,伴随着三人的同时转身回头,但心情却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寂灭和净乐得知眼前这尊雕像的主人乃是一位神的时候,那种内心之中强烈的感觉好似也形成了一种如同本能一样的抗拒,就如同他们在想起蟠龙这个时所产生的那种本能的仇恨一样。

这种感觉是不自然的,但同样也是非常自然的,正如同之前净乐的解释一样,悲欢离合、爱恨喜乐,人的种种感情都会以某种神态表情的变化而表露出来,即便是心机、城府高深喜怒不形于色之人,但内心中也会有某种趋于这种感情变化的变化。

因此,入道释者对蟠龙的恨非常自然,这就是一种感情,和喜怒没有任何区别,但同样的,这种恨也非常的不自然,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恨,仇恨的来由又是什么,如果说是因为蟠龙曾经对他们做过什么,导致了这样的恨,那也就罢了,可偏偏并没有。

“如果神当真存在,那么他们现在又在哪呢?”

突然间,寂灭又提出了一个古怪的问题,好似今天一下子他的问题就变得多了起来似的。

“他们?”

姜小云的语气颇为不善,而这样的语气不禁让寂灭和净乐都感到很疑惑,如果说憎恨蟠龙就是一种感情,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正常的感情交流方式,就好像人在被激怒后会咆哮,会双目圆睁,会全身颤抖,会大声喊道“我要杀了你”这样带有攻击性的言语,那么把这种仇恨对象替换为蟠龙的时候,一切或许也就说的通了。

然而,无论是怎样的一种究竟,都无法解释姜小云的行为,他恨蟠龙,就和寂灭、净乐一样的憎恨,可是他分明并没有真正因为憎恨而杀了蟠龙,毕竟他也和寂灭、净乐一样,不知道为何要恨,因此在看到蟠龙的时候会感到茫然不知所措,同样也会有和人一样理性的认识,而不是奋不顾身的去表现出懵懂无知的少年那样单纯而又率直的感情宣泄。

可是,之前所提到的一切都是寂灭和净乐都能够想明白的东西,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思想,如果没有了思想只剩下记忆的话,对于人这种生物而言,才是真正的可悲。

这一刻,净乐的脑海中想到了很多的东西,的确,天道当中并不是只有绝对逻辑,并不是没有矛盾,正如同记忆和思想的关联一样,单纯的思想和单纯的记忆相比起来,确实是记忆更加重要,没有记忆中可供提取的经历人该如何思考,但这种天道的绝对逻辑却并不能完全的指代人这种对象,而对于人来说,记忆和思想相比起来,显然是思想更加重要。

而这或许就是他们在见到蟠龙的时候,并没有奋不顾身的扑上去将他大卸八块的原因。

此时此刻,当净乐的心中终于渐渐的有了一些明悟的时候,再看到眼前这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时,她的心中猛地便升起了一个念头。

“难道说,憎恨蟠龙,是神的意志?”

净乐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地方响起,一下子就震慑了寂灭的心灵,他虽然之前也有了一些察觉,但却并没有去想那么多,而反观姜小云,他分明是知道更多东西的,但是在他所有已知的概念当中,却并不仅仅只有这样一种单一的逻辑关系,而是更多更复杂的逻辑和因果牵连在一起,也让他能够得出并且给予他人的答案变得渺茫了许多。

罗天为何不对尧天等人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便是在于他的很多想法在动念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了,因为人的思想绝不是单一存在的,而是无数的思想掺杂在一起,正如同人在愤怒的时候,也会感到悲伤,甚至还会有麻木、混乱、恐惧以及不顾一切的疯狂,这一切都包含在了愤怒的感情因素当中,而愤怒的人绝非单纯的愤怒。

“是的,麓城又名天麓之城,乃是人神玄化九章曾经的居所。”

姜小云看着眼前那耸立在残垣断壁当中的雕像,心中思索良久,渐渐的也快要变成一尊雕像与之融为一体了。

“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吗?”

闻听问题之后,寂灭和净乐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感到一阵疑惑,应该说带他们来到这里的人就是姜小云,而同样也是因为姜小云知道一条来到这里的通道,所以他们现如今才能立身于此。

“她是谁?”

面对问题,姜小云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的表情,而是在沉淀了一段时间过后,方才出口反问道。

“此乃麓城。”

姜小云的问题让寂灭和净乐同时一怔,很显然他们回答不上这个问题,毕竟他们对此有限的了解来源于他们过去曾经还不是剑灵之时所听到过的一些传说,但这些传说就和无数人所听说过的那些传说一样,也仅仅只是停留在道听途说的表面。

也许是早就猜到他二人无法回答上这个问题,姜小云也不再多问,而是直接说出了答案。

“主人,你带我们来此,莫不就是为了那玄化九章而来,她是……神?”

净乐的话让一旁的寂灭心中一震,这才好似有些回过神来,回想起他们一路来此的经历以及之前曾经穿过的某条破碎时空的通道,此时想来,恐怕姜小云带他们来此,并不是要亲眼见证一段神话传说,而是另有目的。

而且,“神”这个字眼对于寂灭和净乐两人来说,其中所包含的意义可就不单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了。

许久之后,当姜小云微微睁眼,让他稍微有了一丝活人的迹象之时,那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两位早已化作人形的剑灵寂灭才开口说道。

“麓城?”

净乐闻言,倒是依稀勾起了记忆中曾经听到过的另一个传说故事,只不过或许是相去甚远的缘故,一时半刻间无法让他勾起有关于此的回忆,更加不能将“露城”这个名字和眼前的永眠之间联系在一起了。

阅读无法之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