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穿成神级绿茶肿么破[穿书]

chapter7

  • 作者:一宸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11
  • 本章字数:8024

“呃……”

手腕上细碎的疼,乔乐哼一声,随即转转手腕,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开始心无旁骛地梳理头发。

乔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顺头发,同时咬住了手腕上的皮筋,准备绑头发。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男音响起——

乔乐咽咽口水,赶紧大步跟了过去。

乔乐还在发愣,暗色中那道渐行渐远的清隽身影顿了一下,人没回头,声音淡而沉——

“还在等什么?等甲苯侵入皮肤,然后毒发身亡?”

“是么?”乔乐扬了一下眉,轻飘飘一句,显然不是很相信。

“其实三爷人挺好的。不过比较冷淡,让人觉得难以接近?我觉得就是在合理范围内,对人比较冷漠。”

“合理?”乔乐音调都忍不住高了一分,“我觉得他的不近人情完全不合理。”

文静也被吓一跳,垂着头,低声道:“三、三爷。”

好在唐默不是个爱纠缠这种闲事的人,没再说什么。

乔乐说人坏话被抓包,到底是心虚,她垂着眼假装认真梳头,目光却偷瞄镜子里那个面容冷俊的男人。

凉凉的目光刚好扫过来,在镜中接触。乔乐立马若无其事地低下头。

“把衣服换了。”

空气安静了两秒,乔乐才反应过来是对她说话。

她回过头,面对着唐默,“不用了,凑合一下就到家了。”

然后,她就看见了唐默眼里明显的嫌弃。

“行,那你自己走回去。我不能忍受车里有这种气味。”

乔乐气结,“唐先生,现在凌晨两点,你让我一个十六岁的学生自己走回去?这就是你所谓的合理的不近人情?”

“我们之间有什么人情可说?”唐默顿了一秒,补充,“你还可以打车。”

“凌晨两点打车,你不觉得更危险……”

“选,”唐默不屑跟她废话,直接打断她,“换衣服,自己走。”

“嫌我衣服有味道,难道不是因为你?”

唐默顿了一秒,黑眸沉沉地望着她,声音淡漠清冽,“所以我容忍了你的味道。”

他说完,自顾转身,迈开长腿,走出了休息间。

乔乐花了三秒,理清了他的话:原本他很嫌弃她,甚至不想让她坐自己车,但是她好歹算帮了他,所以他才勉强容忍。

虽然乔乐真的很想有骨气的跟他对抗一次,但现实是她不可能凌晨两点自己走回去,而且衣服的气味确实难闻,所以她最终还是换上了姚康送来的一件衬衣。

衣服是唐默放在公司备用的,乔乐穿起来又宽又大,衣摆几乎要遮住校服裙摆了。

乔乐换好衣服走出事务所,唐默已经将车开到门口等着了。

乔乐有些不自在地拽了拽衬衣,然后自然地走到副驾边,打开了车门。

“后面。”

清冷的声音响起,唐默淡淡扫她一眼。

乔乐动作一顿,下意识翻了个白眼,然后甩上门,走到了后排开门坐下。

汽车缓缓启动,在无边的黑暗中快速前行,两人谁也不说话,狭小的空间将气氛彰显得更为僵硬。

乔乐认真思考了一下,按道理她应该能躲唐默多远就躲多远,但目前看来,要从唐默那里搬出去还不太现实。她身上总共只有两个月生活费,少得可以忽略不计。而她现在十六岁读高二,出去打工也不太可能。

乔乐绞尽脑汁想了一番,发现以前太养尊处优,基本没有挣钱的本事,在她过去十六年的岁月里,做的最出色的一件事就是心安理得的当个米虫。

如果接下来寄居的日子她还想继续舒服的当米虫……乔乐想着,抬头看了眼前排开车的男人,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自己应该搞好一下跟“金主”的关系。

乔乐想着,坐直了身子,稍微往前倾一些,手扒在前坐椅背上,轻咳两声,一脸诚恳道:“唐先生,我觉得我们应该改善一下目前的关系。”

乔乐话落音,迎接她的是一片死寂。前面那位先生根本没搭理她,好像完全没听见。

乔乐:……想骂人。

就在乔乐准备再次劝说他时,唐默终于开口了,声音冷淡:“关我什么事?”

乔乐以包容智障的心情包容着唐先生,努力挤出一丝笑,耐心解释,“我说的关系,包括你和我。”

“为什么?”

“毕竟同住一个屋檐下……”

唐默突然冷声打断她:“是你在我的屋檐下。”

乔乐被噎得顿了一秒,拾起自己破碎的信心,继续厚脸皮道:“随便,反正住在一起……”

冷冷的声音再次打断她:“重申一次,不是住一起,是‘你’住在‘我’的屋檐下,两者区别很大。因为住在我的屋檐下,所以,你需要讨好我,而我,没这个必要。”

“唐先生,你身为一个成年人,难道完全不懂人情世故?”

乔乐压着火,语气有些不善。

“为什么要懂?难道你觉得我会有求于人?”

乔乐的火气腾腾往上窜,话里像带了枪子儿,“呵呵,你最牛逼,你不求别人,都是别人求你,行了吧!”

唐默不为所动,云淡风轻道:“一直如此。”

乔乐差点被气得笑出声,行行行,三爷最牛逼,从来不求人,有本事等女主出现了,你也别屁颠颠求人家嫁给你!

乔乐狠狠吐一口气,整个人往后用力地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侧头看着车外,气呼呼道:“就算你不会有求于人,为人和善点也不行吗?”

“你是在教我怎么做人?”

唐默的声音冷了一分,乔乐咽咽口水,没敢说话。

“是不是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今天才会用不能进屋这种低级手段来博我同情?”

“哈?!”乔乐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位先生的自我感觉为何如此良好?

“唐先生,我请你用你那个少年天才的大脑认真回忆一下,昨晚有没有替我录入指纹。”乔乐憋着火,呛了他一声还不够,继续道,“唐三爷智商超高,并且非常理智,可是现在呢?是不是情绪干扰了理智?”

唐默目光沉了一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乔乐随手从包里翻出一颗奶糖,剥开扔进了嘴里,甜甜的味道弥散开,心情就轻松了不少。再一想到唐默吃了憋,不出声了,她就高兴了起来。

她坐直了身体,微扬着下巴,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用夸张的翻译腔,字正腔圆地说道:“哦,我亲爱的唐默先生!偏见已经让您失去了最为可贵的理智!”

唐默的唇抿紧了一分,扶着方向盘的手指也随着收紧了些,大概是狭小的空间里弥散的淡淡牛奶味让他抑制住了把她丢出去的冲动。

乔乐一抬眼,刚好从后视镜里看见那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俊脸,同时能清晰的感受到低气压在车内环绕,压得她胸口都有些闷。

她心有戚戚,觉得自己打别人脸打得有点狠了,尤其对方还是唐默这种自大狂。

乔乐偷瞄着那张冰山脸,默默想,骨气很重要,但狗命也很要紧。要想好好活着,就得拉下面子,缓和一下关系。

“咳咳,”乔乐特故意地咳了一下,“那个,唐先生,你觉不觉得应该放下成见,尝试着和谐相处?”

“我为什么要尝试?”

出乎意料,他的声音一贯的冷而淡,但却没有乔乐想象中的怒火和厌恶。看来戳了他的肺管子,他也没有恼羞成怒,可能他也不是那么的不讲理?

乔乐有了些底气,继续道:“我已经很努力尝试了,所以你……”

他神情冷肃,硬声打断她,“没必要,这种无聊并且没有意义的事,纯属浪费时间。”

虽然唐默噎得乔乐没话可说,但总得说起来,这还是他们之间最和谐的一次谈话。没有□□和脾气,只是唐默冷淡得像在跟一颗石子谈话。

放在别人身上,这种目中无人的冷淡十分无礼,但放在他身上,这种目中无人却成了毫不突兀的和谐。

乔乐想,大概是正常人对极品会降低期望值吧?就像你不会期望有智力缺陷的孩子考第一一样。

乔乐正瞎想着,车已经停在了院外。她还没反应过来,车门就被大力打开,夏季燥热的风涌了进来,紧接着,她手腕一紧,被人抓住了。

她低头,看见唐默骨节明晰的手正握着自己的手腕,掌心淡淡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衬衣布料传了过来。

“你干什么?!”

唐默低头扫她一眼,神色自若道:“用理智克服偏见,替你录入指纹。”

乔乐:……这是抓小辫子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唐三爷,我劝你善良。现在作天作地,以后就要哭天喊地。

文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其实这事跟三爷没多大关系。泼油漆的是个拆迁户,对赔偿款不满意,但这是开发商的事,跟三爷没多大关系。不过当初三爷跟开发商去工地考察过,被这个拆迁户撞见了,以为他也是开发商,所以跑来报复。”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唐默声音清冷地询问:“没事吧?”

“嗯,我也觉得。”毫无负担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唐某人迈开长腿直接往事务所走去。

乔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可以说的这么天经地义?

不过这也足够乔乐诧异的了,虽然他还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但话语间只是难以掩盖的冷漠和疏离,嫌弃和厌恶好像少了很多。

乔乐稍愣了一下,说道:“没事。”

收拾得差不多了,乔乐一扬手,将头上松松的皮筋拽了下来,黑亮的长发瞬间铺洒下来,披在肩上,起伏有度,在柔和的光芒下散发出绸缎般的光芒。

唐默吩咐助理找人帮乔乐处理身上的油漆,自己则去看那个泼油漆的人。

油漆刚泼上,倒是不难处理,不过校服算是报废了。乔乐看了看背后被染了一大片的校服,皱皱眉,没办法,只能先凑合着穿回去。

“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合理的不近人情?”

他的声音平而冷,没一丝情绪,听不出喜怒。

乔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头皮一麻,下意识张嘴,咬在嘴里的皮筋被松开,啪一声弹在她手腕上。

他的声音平板无起伏,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一句关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只是出于礼节性才不得已有这么一问。

“乐乐,你头发真好看。”一旁的文静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

乔乐歪歪头,大方地笑,同时看着镜中的文静,压低声音开始八卦,“文静姐,泼油漆的是什么人?是不是你们三爷平常为富不仁,欺压穷人,所以遭报复了?”她说着啧了一声,点了点头,颇赞同自己的观点,“我觉得他就是那种人。”

阅读穿成神级绿茶肿么破[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