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神缘无双

第一卷·冬至 第二十章·前路

  • 作者:亲爱的喵
  • 类别:武侠修真
  • 更新时间:07-02
  • 本章字数:8746

只是来带她走而已,激动个什么鬼?难不成是公子棺上吓傻了?抽风了?

落雪珈蓝收回手掌,李米嘿嘿傻笑的站在面前,他试了试手中温度,心想,好似没有发烧?

李米匆忙出了后堂厅院,过了廊道,穿过前院,到了门口,终是看到了那一抹与冬雪不同的温暖纯白。

“公子!”

正当两人还在‘争执’时,那厅院之外却是匆忙跑来了一个传话的下人。

也实在是烦了,趁着张幼犀张口说话的瞬间,李米将手中糕点塞到张幼犀那张得不大的口内,一个不够,再来一个,李米双手接连递送,不过几个抬手,那张幼犀的方才还妙语连珠的嘴巴,便被李米封了起来。

眼看着一嘴糕点塞满的张幼犀,面色,眼神越来越怪异,深知后果不善的李米,趁着张幼犀清理嘴巴的瞬间,一个跃身,向着门外跑去。

公子?什么来头?

看着李米背影的欢喜雀跃,张幼犀满脑疑惑,不过,为了如是观的名声大计,张幼犀还是跟在了李米背后,想去看看那个所谓的公子是什么来头。

城主府门外,还是那一抹白色,只是与九天之上的飘逸不同,这落了地的冬之神明,换上了一身纯白的人间长袍,看起来颇像个儒雅的教书先生。

转念一想,落雪珈蓝又在心念中呸了一声。

呸!不算渡劫,这小猴子也算半个神仙,地仙之体,哪有那么容易生病。

两人面面相视,少女是一脸热情期待,那炙热的眼神,看的那落地神仙却是有些受不住了。

简短无语,落雪珈蓝率先打破沉默,他看着面前少女,问道:“这几日,过得可还好?”

李米忙点点头,说道:“公子,你不在这几

天发生了好多事情!你听我给你说....”

“咳咳!”

一阵咳嗽声打断李米说话,李米回头看去,只看见在自己身后,城主府门台阶之上,那一身素衣的年轻道人,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和落雪珈蓝。

张幼犀走下台阶,先是看了看李米,又仔细打量了这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

身姿挺拔,剑眉星目,相貌甚是出众,只是他一身气息内敛,要不是个厉害人物,那就只是个普通人,只是,能让先天灵胎的李米姑娘称为公子,又怎么会是普通人,他这一身衣衫纯白简单,但是面料却极为讲究,那材料好似是北境之外的雪蚕丝,如此奢华,难不成是哪个宗门中的隐秘传人或者大周庙堂里的王公贵族,。

张幼犀意海之中翻天覆地,那能听取生灵心意的落雪珈蓝却是听了个一字不落。

张幼犀看着李米说道:“李米姑娘,这位是?”

李米刚要开口,却又冷不丁的想起了落雪珈蓝曾经的嘱咐,一时不知该如何说的李米,将视线投向了身旁站立的白衣公子。

被落雪珈蓝成为小猴子的李米脑海之中犯了难,落雪珈蓝倒有些意外。

没想到,我随口的说的一句话,这小猴子还记得挺紧。

知道李米的难处,落雪珈蓝也是灵机一动,随意想了个化名,便开口说道:“这位公子有礼了,在下李狮。”

李狮?八大宗门中的年轻俊秀我都知晓,这李狮我怎么没听过。

一边思索,张幼犀一边回礼说道:“李公子,幸会幸会!在下蓬莱如是观,张幼犀!”

听到张幼犀报出宗门,化名李狮的落雪珈蓝心中嘀咕了几句。

蓬莱如是观?明义那家伙的底盘,这小孩是明义的徒子徒孙?明义那家伙,众多天君之中就属他‘老谋深算’,这小孩心思也多,还真像是一家人。

双方报了名号,也算是简单认识,并非第一次下凡的落雪珈蓝用着人间的客套,说道:“原来是如是观的道长,李狮有礼了。”

张幼犀走下台阶,抱拳行礼,言语有着探问的意思,“客气了,敢问李公子师出何门?”

这么直接?落雪珈蓝心里笑了笑,说道:“道长误会了,在下并不是修行人。”

说到这里,也担心再多了牵扯,落雪珈蓝又说道:“前些日子,我临时有事,离开了一段时间,临行时便让这丫头在这里等我。只是有些意外,今日里到了这东南城才,我才知道这几日里发生了不少事,我这丫鬟李米,劳烦道长费心了。”

顿了顿,落雪珈蓝继续说道:“不过,我这边还有余事未了,今日,我们便要离开,日后若是再遇,在下定当好好谢谢道长。”

听到面前名为李狮的年轻人称呼这千年难遇的灵胎李米是丫鬟,张幼犀下意识锁了眉头,看着李米说道:“丫鬟?”

言语中满是疑问,而那李米却是丝毫没有反应,好似眼中只有那李狮一人。

如此情景,心中惜才的张幼犀又对着李狮开口说道:“李公子,请恕在下直言,李米姑娘先天灵胎,这等资质千年难遇,万中无一,若是公子并非修行中人,不如便让李米姑娘随我入山门修行如何!”

“假以时日,李米姑娘定能成为修行界中首屈一指的人物!还请公子三思!”

千年难遇?万中无一?那可不是吗,你以为我的神之泪是随随便便就能流下来的?再说入你宗门,按照那天讨要功法的条件,这小猴子是算是你祖师爷的半个徒弟,这个辈分....

不过,我冬日巡游结束就得回去,这小猴子我也不好一只带着,若是点了她的将,那倒有些限制她了,有个宗门依靠,也方便安置她,不如...

张幼犀言辞恳切,落雪珈蓝看了看身旁李米,轻柔开口,“你怎么想?要不要随他一起去?”

听着两人的谈话,在听着落雪珈蓝的问题,李米急忙摇头,说道:“不去不去,我随

着公子,公子去那,我去那。”

落雪珈蓝又说道:“总是要去的。”

没有听明白落雪珈蓝言语中意思的李米还是摇头。

如此情景,落雪珈蓝也是叹了口气,对着张幼犀说道:“道长你也看见了,我这丫鬟性子有些倔强,今日怕是不成,不过...”

听到不过,张幼犀眼冒金光。

“不过,若是以后李米有了修行的打算,我会亲自送她去蓬莱的。”

张幼犀也不再看李米,这一会面前两人的举止也让张幼犀明白了,这二人之中到底谁才是主心。

话一说完,落雪珈蓝再次说道:“如此,此间事了,我们也得赶路了,道长,有缘再见。”

眼看落雪珈蓝与李米要走,还想再努一把力,和这李姓的公子丫鬟再套套近乎的张幼犀匆忙开口,“公子留步。”

落雪珈蓝停下脚步,看向神色有些着急的张幼犀。

张幼犀说道:“公子,这两日李米姑娘为了这东南城百姓出了不少力,今日夜里,东南督军顾知顾大人特地为李米姑娘设了宴席,督军大人盛情难却,那城中百姓也向好好的向李米姑娘道谢,在下斗胆,还请二位多留一晚。”

落雪珈蓝看看李米,听到了宴席二字的李米终于将那全在落雪珈蓝身上的心思分了一点出来。

李米咽咽口水,有些敬畏,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身旁的白衣公子。

明白李米心思的落雪珈蓝想了想。

不论如何,我不在这几日,她倒也做了些善事,如此,便随她一次。

如此想着,落雪珈蓝便随口应了下来,“如此,我们便明日再走吧。”

听闻落雪珈蓝要为了自己逗留一夜,李米心中欣喜万分。

入夜,城主府后堂之中大厅,一张圆桌之上,十几样珍馐膳食摆在李米面前。落雪珈蓝一脸无奈的应酬着身边几人的敬酒和话语,李米则是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只是方式是从开始的直接上手,到了后来经过落雪珈蓝调教的碗筷。

白衣公子在旁,有了主心骨的少女也就不在顾忌那些人间的权贵。

落雪珈蓝看着同坐几人,心中想着,还好人数不多,我这堂堂九天古神,竟成了这小猴子的陪酒,我真是猪油蒙了心,为什么要答应那小道士留下。

如是观高居道门魁首,说起规矩,那也是能列厚厚一本,可是在那诸多规矩中,还真就没有那禁酒一条。因为东南城突遭大难,这宴席办的也不是特别铺张,不过,这也正合和了张幼犀的心思。张幼犀看着同坐之上李狮的来者不拒,言语亲和,感激李狮算是半应下了李米修行的事情,张幼犀也是兴奋过了头,接连不停的端起酒杯,对着李狮敬酒。

落雪珈蓝万古千岁,那可以从传说开始记起的年岁里,他也是没少喝酒,喝多了九天之上的仙家陈酿,再尝尝这人间的美酒醇香,虽说天地有别,可是这美酒入喉,倒也缓和了落雪珈蓝心中略微躁闷的情绪。

众人之间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不一会,除了落雪珈蓝和从开始只顾着吃的李米之外,其他几人,竟都是醉倒在了桌上。

听着耳边突然安静下来,李米嘴里咬着一块齿颊留香的肘子抬起头,嘟囔说着:“这是咋的了?”

落雪珈蓝手握酒杯,偏了偏头,柔声说道:“喝醉了而已。”

看了看满手满嘴都是油腻的李米,落雪珈蓝摇了摇头,说道:“慢些吃吧,这会没人和你抢了。”

又一次被落雪珈蓝看透了心思,李米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只是听着落雪珈蓝的话后,李米也是听话的放慢了动作。

夜色已深,酒意入心,再次感受到‘人情冷暖’的落雪珈蓝看向窗外夜色,好似看穿了天空,看穿了星河,也看穿了时光。

众人皆醉我独醒也好,酒不醉人人自醉也罢,一夜酣畅,这来自远古的九天神明终是在久远的回忆里入了梦乡。

(本章完)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李米一脸惊喜的狂奔向大门方向,不但是那还等着李米回话的下人,就是已经收拾完毕嘴巴,站立李米身后的张幼犀,都是一脸错愕。

“为何不去?”

张幼犀忙说道:“那人是谁?姓甚名谁?那个门派?”

张幼犀语句不断,那手中还拿着糕点的李米,被接连而来的琐碎语句刺激的愣在原地,模糊看去,李米那尚未长开的脑袋,好似都大了一圈。

反看李米却是只顾着下咽口中糕点,一点理会身边道人的意思都没有。

张幼犀连着追问,李米也是烦了张幼犀不断的言语轰炸,情急之下,李米便随口说了句,“我有师傅了!”

仔细回想,李米好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米对面前下人说道:“你说什么?”

李米刚至门口,那下人也是到了李米面前,李米正要躲避,不曾想那下人打扮的男子在看到预备夺门而出的少女后,便是行了一礼,而后开口说道:“李米姑娘,府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您家公子的人,说是来接你的。”

话语一出,李米愣在原地,也不再顾忌身后那满是怨念的年轻道人。

激动的李米没有注意到今天落雪珈蓝的打扮有何不同,她的眼里,只有那曾经念想了万八千次的‘好看’面容。

李米一路小跑到了落雪珈蓝身前,欣喜的情绪让李米张开双臂,她很想用力的抱一抱面前这个人,感受他的存在,也证明自己没有做梦。

少女的身躯到了面前,看着面前这个人突如其来的热情,落雪珈蓝有些疑惑不解,他伸出手按住少女的额头,任凭少女在自己面前挥动手脚,他开口说道:“停下,你这是做什么?”

张幼犀一脸疑惑,情急之下,就连语气都有点质问的意思。

“李米姑娘,府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您家公子的人,说是来接您的。您看,您要不要去看看?”

城主府上下都知道,这屋内的少女和那道人都是督军大人的贵客,所以,大家伙面对这两人时,都是极为的尊敬,虽然,除了传言之外他们也并不太清楚,这两个上了两次公子棺的人,都做了什么。

阅读神缘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