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阎王娶妻:娘子乖一点

第267章 是你杀了他

  • 作者:天下。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11
  • 本章字数:7290

牧奕翰挂了电话后,只觉自己的后脑勺突突直跳。

最近这日子,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丝毫不给人一点喘息的机会。

“若这人,真不是受害者,那么,他是谁,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金溪又哪里了?”

舒卓睿一系列的问题,让身旁的两人不由陷入了沉思。

“你要知道,这些搞艺术的,花钱的地方,跟我们这些俗人是不一样的。”

阎烈偏头,看了一眼静静躺在地上的受害者:“这恐怕,已经朝过他的经济承受范围了吧?”

舒卓睿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顾琅挪了挪身子,伸手轻轻抬起受害者的脚,朝向两人,轻轻比划了一下:“码数不对,这双脚,最多不会超过40。”

舒卓睿不禁挑眉:“你是想说,这个受害者,不是金溪?”

顾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又用手掌掌了一下手中的脚掌:“不排除这个可能。”

他长长吁了一口气,继续手上的工作。

而白山那边,则是从进门以后,就没有人再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他愣愣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后,发现真的没有人管自己后,便自顾自的在这晃了起来。

他附近晃荡了一圈后,又默默的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像个木桩一般,一动不动的立在了原地。

脏乱的环境,让有洁癖的他,根本不想再在这多呆一秒钟。却又碍于阎烈在,不敢离开。

他站了一会,又觉得无聊,不自觉的将目光转向了角落里,一直神神癫癫的小女孩,看了一会,他蓦地觉得女孩的瞳孔中,好像有一条红色的丝线。

他不由瞪大了眼,想要再看清楚一点的时候,那红线又不见了。

他不禁疑惑,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他犹豫了一下,朝那人走近了一点。

“啊!”

还未等他靠近,女孩目光对上自己的瞬间,一下叫了惊声叫了起来,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天的恐惧一般,声音带着深深的惧怕。

白山脚下不禁顿住。

附近的人,也不由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有意无意的通通看向他。

他微微一怔,下意识的转眸与之对上。

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友好,大多带了一点探究。

他心底不由拂过一抹不耐,低声抱怨:“又不是我把她弄成这样的,干吗都盯着我?哼。”

靠近他的警员,听到了他小声的随俗四年,瞳中暗芒一闪,有些诧异的盯着他看了一会。

白山被这些眼神弄的格外烦躁,他心中想走去帮忙的方法也就此放下了。

他默默咬了咬唇,低头继续发呆了。

而角落的人,似乎并不想放过他。

就在他低头的时候,女孩突然蹭的一下跳了起来,直直朝他冲了过来。

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还未等他看清,自己的脖子就猛地被人掐住了。

“是你,是你,是你杀了金溪,是你!”

疯狂的吼叫,一下打散了所有人的思绪。

白山蓦地怔住,连想要挣扎的手都不由放了下来。

脖颈处的疼,在这一瞬间,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他凸起的眼瞳,盛着满满的不解与疑惑,双唇不安的颤动着,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因喉头被死死锁住,只能发出一些“呵呵”一般无意义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回神,冲过来将人拉开,阻止这场闹剧。

“咳咳——”

白山用了一点时间才将思绪抽回,感觉到脖颈处火辣辣的疼痛,想要说话,难受的猛咳了几下。

一场喧闹,将屋内的人也给闹了出来。

阎烈走到白山身边,先看了看他的脖颈。

白山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阎烈沉了沉眸光,侧眸看向依旧在疯闹的人。

羿柠此时即使被两个警员控住,依旧一脸疯狂的想要冲过来,对白山做点什么。

阎烈愠怒的脸色一瞬变得更难看了。

“解释一下,什么情况?”

“阎队,羿小姐在看到这位先生的时候,猛地就冲了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说他是杀害金溪的凶手。我们刚把人控制住,您就出来了。”

“凶手?”

阎烈与白山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反问。

回话的警员一瞬蓦地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天而降,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对,羿小姐如失心一般吼了一句就冲了过来。”

白山这会也缓过来了一点。

“呵呵,凶手?我tm连里面死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说是我了?不说这个,这破地方,我都是第一次来。这么脏的地方,我来一次,心里就会多一点阴影。还有杀人,我要是真想杀人,会被人发现!?”

怒气腾腾的声音,因他太过沙哑的桑应,听上去格外脆弱,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烦躁,像一只受伤的小鸡崽,不停的在叫闹。

阎烈抬手,一把扣住他的肩膀,还动手捏了一下。

略微有些重的力道,让白山蓦地又变了变脸色。

他虎着脸,冷哼一声,偏开头不再说话。

而羿柠,也在女警官的安抚下,渐渐冷静了下来。

霎那间,空气变得格外寂静。

阎烈转了转眼眸,看了一眼周身的人后,将目光落在了羿柠身上。

“羿小姐,你说他是凶手,是你亲眼看见的吗?”

羿柠没有回答。

阎烈顿了顿,脚步轻轻踱步走到对方面前。

羿柠似乎没有发现他的靠近,没有一点反应。

阎烈走近时,就听到对方口中的呢喃:“是你,是你,是你杀了金溪,就是你,你这个恶心的同性恋,就是你。”

他心绪微顿,多了一份计较。

他站了一会,没有继续询问,而是转身朝白山走去,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脸。

白山被他长时间的注视盯得有些心绪,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你在看什么?”他还是没有忍住,开口小声问了一句。

阎烈没有回答,而是扭头问跟在自己身旁的顾琅:“他的脸型,是里面的死者想吗?”

顾琅在此期间,也一直在观察,闻言摇摇头:“脸型不像,但,身形很像。”

身形?

“所以,这人已经疯狂到,连相似的身形,都会引发联想?”

白山听了这句,脑中蓦然多了这么一个想法。

顾琅轻轻耸了耸肩,一脸“自求多福”的表情看着他。

而这时,在周围做调查的警察走了回来,见到几人径直走了过来做报告。

“羿柠的同住室友刚刚回来,知道死者是金溪的时候十分惊讶,之后一直问羿柠是否有事。我说了情况不太好后,她脸色就变了。说羿柠是金溪的大学学妹,一直暗恋金溪。毕业以后,跟着金溪搬到了这里。但是这里的房子都租完了,那女孩正好想分担一点房租,便与她合租了。她说,羿柠每天什么都不做,就一直跟着金溪跑。后来,羿柠有一次喝醉了,不小心说出羿柠是同性恋,而且还被人包养了。”

“难怪反应这么大。”

白山听言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旁人也知他是被刚才的事情弄得有些反应过激,也没在意他的话。

“所以,羿柠长时间跟踪金溪,自然就认识金溪的伴侣。而她情绪不稳的情况下,将白山认错。白山的身型正好同死者差不多。是不是就可以推理出里面的死者,可能是金溪那个男性伴侣?”

顾琅的问题,没人回答。

阎烈沉吟片刻,目光一转看向屋内,轻轻摇头:“现在,我们需要调查的是,屋内死者究竟是谁,金溪,还是别人?找到死者的身份,也许这件事,就解决了一半。”

“想确认身份也很难。我刚才搜查过了,这屋里,没有留下一点可以用来做检验dna的东西。你敢相信?屋里虽然看起来很脏乱,但,水杯、碗筷、化妆品之类的,通通被人清理了。留下的那些,虽然还有指纹还可以验。但那些东西,被太多的人碰过了,指纹十分混乱。想要确认一个,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43码。”他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回神后有些不明所以的问:“怎么了?”

舒卓睿检查了玄关的物品后,暂时没有特别的发现,转身朝里走了走。

阎烈将目光抽回,侧眸:“你那有什么发现?”

舒卓睿收回乱窜的思绪,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东西不多,暂时不好判断。现在可以知道的是,受害者是独居。鞋柜里只有三双男鞋,码数43,鞋子的价钱都不贵,而且鞋边、鞋底,都磨损的很厉害,是被经常使用过的。有两个快递,我拆开了检查过了,是油画颜料。不过,那颜料可不便宜,进口的。mussini优化颜料套装36色木盒,大概四万一盒。”

之前牧奕翰介绍情况的时候,根本没有提及的尸体的情况。

他回神时,也不由叹了一口气:“就这状态,我看了都会吓到,更别说那个小姑娘了。”

“尽快。”

“他的背景查到了吗?”阎烈瞥了他一眼,将目光转向牧奕翰。

“信息部的人还在查。他容貌被毁了,现场也没有找到什么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就从报案人口中得到一个名字,金溪,查起来有点难度。”

阎烈眼珠咕噜转了一圈,声音沉了几分:“看来,这个案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困难。先想办法确定受害者身份吧。”

舒卓睿颔首,转身继续自己的搜查。

阎烈将顾琅检查出现的可能性告知牧奕翰后,让对方还是先将金溪的背景查清楚,着重查对方的社会关系网。

路过尸体的时候,也惊了一下。

牧奕翰颔首应下,转身离开了。

舒卓睿也准备继续的时候,顾琅蓦地出声了:“你说鞋柜里的鞋子,是多大的?”

阅读阎王娶妻:娘子乖一点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