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杂草修炼法门

第六章 坟地里的房子

  • 作者:愁雨山人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5-15
  • 本章字数:10572

女助理掏出手机照了一阵子惊讶地说:“我的手机也拍不了,全是黑屏啊,连信号都没有。”听她这么说,其他人也纷纷掏出自己的手机,结果竟然都是黑屏!

“完了完了,连电话都打不了,我们是不是与外界隔绝了?”女助理欲哭无泪:“早知道我就是被炒鱿鱼都不来了……”

“好可怕啊……我要回家……”

几个胆小的工作人员开始惊恐地摇门拍门,其他人也是惶惶不安。

慧觉表情严肃伸手拦住导演:“不能去。”

“不知道,我打电话联系一下。”刚才被吓破胆跑回来的工作人员拿掉假发,掏出手机拨打另外两个人的号码,却始终没人接听。他紧张地看向导演:“根本联系不上,现在要怎么办?”

导演的喉头上下动了动,说不怕是假的,但拍摄了那么多期节目,竟然能遇到真的非自然现象,若是能记录下来,无论是话题度还是播放量都会暴涨。半晌他沉声说:“去看看,所有人都去,摄像师把相机带好。”

走到别墅门前停下,叶唐举着手电上下照了照,发现这是一幢二层楼的房子,外观看起来不是西式建筑,更像是老家农村自己盖的那种审美土气的小楼。这时房子的大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仿佛是在迎接外面这群不请自来的客人。

大家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迈出第一步。叶唐心想反正都是要进去,不如自己打头阵,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也就冲着他来,至少其他人是安全的。于是二话不说就爬上楼梯走进屋子,慧觉紧跟其后。众人见慧觉也进去了,便跟着陆陆续续都走进屋子里。就在所有人都进入屋内的一瞬间,身后的门被屋内吹来的一阵强风突然关上,然后众人听见门锁发出“嘎达”被上锁的声音,屋内陷入一片黑暗,助理赶紧去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完了!我们出不去了!”

大家又开始慌乱起来,林润知倒是随遇而安没有怎么害怕,他还没弄明白现在这种情况到底是不是剧组在演戏吓他们,说不定某处有隐藏的摄像机在拍摄他们的一举一动。林润知走到镜子前整理好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并没有注意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镜子里的自己没有转身,而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闯进来的所有人。林润知觉得背后发毛,转头看向镜子,却没发现异常。

这时蒋明续提议:“我们再找找看有没有人,说不定只是睡着了。”说着便往楼梯走去。叶唐和林润知紧随其后往二楼走去。两个胆小的女助理死活不肯上去,导演就让两个摄影师大哥留在一楼陪着她们。

蒋明续摸索着墙壁打开二楼的走廊灯,眼前出现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廊两边各有两个房间房门紧闭。

“咱们分头看看吧。”说着导演走进右边的房间,而林润知礼貌性地敲了敲对面房间的门,见没人答应便推开门走进去。叶唐站在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只是普通的卧室,就去了隔壁的房间。

卧室隔壁是厕所,进门就能看见化妆镜下面的洗手池。叶唐刚才在厨房摸了一手的灰正想找地方洗手,于是拧开水龙头。水龙头发出嘶哑的声音,勉强流出几滴黄色的锈水。“连水都没有,看来这里真的没人住。”叶唐无奈地拍掉手上的灰尘转身出门。此时身后的镜子里伸出两只黑色的手悄悄地靠近他的后颈。

突然慧觉出现在厕所门口一把将叶唐拉到走廊。那双黑色的手也快速收了回去消失在镜子里。

叶唐见慧觉神情严肃便问他:“发生什么事情吗?”

慧觉抓着叶唐的手臂微微用力:“不要乱跑,从现在起你只能跟着我。”

蒋明续双手抱臂倚靠在走廊墙边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们不说话。叶唐向他询问林润知的下落,他指着卧室说:“一直在里面就没出来。”

“可是卧室里没有人啊。”叶唐走进卧室四处打量,在衣橱镶嵌的穿衣镜前停下脚步。他凝视镜子里的自己,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叶唐和蒋明续把楼上的所有房间都检查一遍,并没有发现林润知的身影。虽然蒋明续不愿意相信鬼神之说,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实在没有办法解释一个大活人如何在他眼前能凭空消失。这时蒋明续皱着眉头沉声说:“导演也不见了。”

叶唐陷入沉思,接着突然紧张地说:“遭了!赶紧去一楼看看。”当他们赶到一楼时果然不出所料,原本在一楼大厅等待的两个女助理和摄影大哥也不见了,三台摄像机倒在地上,镜头却都朝着墙上镜子的方向。

蒋明续捡起一台摄像机,叶唐也凑过来跟他一起查看拍摄内容。视频里摄像师正举着摄像机惊恐地对着镜子拍摄,他的嘴巴故意缓慢地一开一合却没有发出声音,但口型很明显是在重复说两个字:“有鬼,救我……”,摄像机的屏幕上不时向上滚动的黑色条纹遮挡了一些地方,这时他们看见从镜子里伸出许多只微微透明的黑色的手,接着摄像机掉落在地上再次黑屏。

看着视频,叶唐和蒋明续从头凉到脚,两人缓缓抬起头看向那面大镜子,镜子照出的映像也在看着他们,嘴角却带着诡异的笑容,唯独慧觉的映像没有改变,眼神悲悯神情肃穆。叶唐想起,导演和林润知失踪的房间,也都有镜子。

“这里的镜子有问题。”叶唐拉着蒋明续退到慧觉身后颤抖着问:“慧觉法师,他们……是不是死了。”

慧觉摇头:“没有死,却与死无异。”

“什么意思?”蒋明续不解。

慧觉拿着佛珠双手合十对着镜子开始念经,叶唐不是修佛之人自然也听不懂他在念什么。只是他发现,镜子里照出的人从他们三个渐渐变成五个、十个……那些人面色灰青没有表情,渐渐的人数越来越多,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似的密密匝匝挤满了整面镜子!见此情景蒋明续的双手颤抖着抓住叶唐的胳膊,紧紧抿住毫无血色的嘴唇控制自己不能叫出声音。叶唐知道这次他是真的感到恐惧。

叶唐抬起一只手臂搭上他的肩膀轻声安慰他:“没事的。”其实他自己也很害怕,但不知为什么,看着挡在他们前面的慧觉,叶唐莫名的心安。

慧觉念经的声音在原本静谧的屋子里回荡,那些人影开始拖动着缓慢的步伐一个接一个从镜子里走出来。叶唐惊恐地看向慧觉:“他们出来了……怎么办……”慧觉没有回答,继续念经。奇怪的是这些人影走到慧觉跟前便停下脚步,然后慢慢跪倒在地将头和双手深深地贴在地上,仿佛是一群跪拜朝圣的信徒。

叶唐和蒋明续怔怔地看着面前一大群跪拜的灰色人影,同时他们也注意到,节目组所有失踪的人也在其中。

“这是怎么回事……”叶唐小声地问。

这时慧觉停止念经,这些人影依旧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他转头对叶唐和蒋明续说:“这些应该都是山脚村子里死去的村民,由于他们信奉土葬,没有火化亲人的尸体,魂魄留在死去的肉身上无□□回往生。所以当我诵经时,他们便都出来接受功德,祈求能得到往生。抓走活人恐怕也是在逼我为他们超度。”

“那现在怎么办?小润和其他人都在里面!”叶唐抓着慧觉的袈裟焦急地恳求:“法师我求你想办法救救他们。”

这时屋子原本被锁住的大门突然打开,李玄披着夜色从外面信步走进大厅,面无表情地看着叶唐说:“你应该求的人是我。”

慧觉皱眉警告李玄:“你不要太过分。”

“你到底还是不肯帮我。”李玄冷声说:“看在你我好友一场,这份人情还是让他欠我的吧。”

慧觉无奈地点了点头,朝叶唐抛出了一副“我想救但是某人不同意”的委屈眼神。

看着跪在地上的林润知,叶唐不禁攥紧拳头朝李玄面上挥去,却被他迅速斜身躲过,叶唐扑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

蒋明续连忙扶起叶唐将他护在身后,他虽然没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他能很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道士的目标是叶唐。

叶唐推开他,咬牙切齿地质问李玄:“纠缠我到现在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玄坦然回答:“我想要什么你应该知道。”

叶唐露出一抹苦笑:“李道长还真是用心良苦,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我的魂魄炼丹吗?全都给你,我连命都可以给你。”说着走到李玄跟前憎恨地看着他说:“你必须把小润和其他人救出来。”

“如你所愿。”李玄气运丹田一掌拍向叶唐的腹部。叶唐顿时觉得自己的精神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击出身体,吐了口鲜血便昏了过去。

在叶唐倒下去的瞬间,李玄伸手接住他瘫软的腰身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同时丢出一个锦囊将叶唐体内震出的非毒收进去。

“你对他做了什么!”蒋明续红着眼冲到李玄面前抢过叶唐的身体怒不可遏地说:“他要是死了,我绝不会放过你。”然后背起叶唐跑出那座噩梦一样的房子。

慧觉转过脸似怒非怒地看向李玄说:“你不该这样逼他。”他注视着叶唐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长叹一口气匆匆离开。

既然收到报酬,自然也要完成叶唐的心愿。李玄从厨房搬出一张桌子将上面的灰尘擦干净,把自己带来的包裹打开,供上三支高香,烛台和一些食物,然后竖起食指和中指开始闭眼念口诀,地上的鬼影渐渐消失,接着连这间房子也不见了,林润知和其他人横七竖八地睡在坟地中间的草地上,导演更是躺成“大”字形鼾声如雷。

度化结束后,李玄便径直去了医院。站在市医院病房门前,他垂下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心,没想到自己一掌下去会把叶唐打到吐血。一切都如他所料,那个胆小懦弱如流浪狗一样的男人为了救自己的同伴甘愿放弃生命。而那个男人,此刻正因为他躺在冰冷的病床上。

这时蒋明续拿着几张ct片从走廊尽头急匆匆跑过来,看到站在叶唐病房门前的道士。靠着身为艺人的最后一点职业操守,他强忍住胸口的怒火,手指紧攥着把手中的ct底片揉皱。“你来干什么?给我滚。”

“我来看看他伤的重不重。”李玄平静地回答,眼中毫无波澜。他伸手准备推开病房门,却被蒋明续抢先抓到门把手挡在门口。

“也罢。”李玄向来不喜欢做自讨没趣的事情,也懒得跟他纠缠,于是拂袖而去。走到医院门口时又因为自己确实出手伤人而心有愧疚,纠结再三还是折回去,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静静站着,一直等到蒋明续接到经纪人的电话匆匆离开,他才缓缓推开病房门走进去。

此时窗外天色已经泛起鱼肚白,月亮还没落下去,太阳已经迫不及待地露出白色光圈。病房里比较阴暗,窗外的阳光透进来落在被子上映出一块块光斑。床上的人双眼紧闭,手上挂着吊针。李玄走过去伸手探了探叶唐的鼻息,呼吸很轻不似常人那般中气十足。他掀开被子,从叶唐的胸骨往下轻轻按到小腹,确认没有伤到筋骨才松了一口气。

李玄从身上拿出小瓷瓶倒出一粒棕色的丹药喂进叶唐嘴里。等待了一阵子,再次伸手探了探叶唐的鼻息,确认气息已经沉稳下来后李玄方才幽幽地离开医院。

进入坟地四周杂草丛生,夜晚草地潮湿,露水沾湿裤脚,毛茸茸的草搔地叶唐脚踝发痒。身边的坟墓就好像披着黑衣服的人,散发出诡异的气息。他们穿过一座座坟墓,拿着手电四处寻找另外两个失踪的工作人员。导演也试着叫他们的名字,然而却没人应答。

夜晚的风吹在身上让人脊背发凉,远处树林笼罩在夜色中,那幢多出来的房子在坟地中央显得异常突兀,如同黑色的怪物匍匐在大地上静静地注视着猎物。

闻言导演拿过摄像机,屏幕里黑黢黢的山坡上除了整齐排列的土堆,其他什么也没有拍到。

“那两个装鬼的人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导演问。

蒋明续抱着手臂在他耳边小声说:“可能是节目组弄的海市蜃楼,我猜估计是投影之类的东西,我们跟着配合就好。”

导演赶紧命令摄像师把这一幕拍下来:“你们愣着干嘛快拍啊!”几位摄像大哥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扛起摄像机拍摄,他们先看着镜头,然后表情复杂地抬眼看向远处的房子,接着又低下头看了看镜头,脸上露出慌张的表情说:“导演,拍不出来。”

蒋明续冷着脸把叶唐拉到自己身边对慧觉说:“不必劳烦法师。”

“慧觉法师,我们请你来不是让你闭着眼睛打坐的。”导演斜眼挑衅地看着慧觉:“现在有两个人不见了,也让我们看看你的本事。”

慧觉见他一意孤行,也不再阻拦,只是长叹一口气转身走到叶唐身边说:“你要跟紧我。”

其实叶唐刚进来时就已经感觉强大的压迫感,如果不是之前被李玄强制吃了丹药,怕是早就晕过去了。他强忍住胃中恶心的感觉,举着手电四处打量,在墙角处看到一个拉绳,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拉那个绳子,没想到屋内的灯竟然亮了。大家抬头,看到头顶有一个老式的白炽灯发出微弱的黄色亮光。虽然灯光不强,但至少能看清楚屋内的情况。

“请问这里有人吗?”蒋明续喊了一声,空荡荡的大厅只有他的回声。右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左边的墙上挂着一面巨大的镜子,几乎覆盖了整面墙。叶唐沿着镜子往里走,眼前出现了一扇门,他推开门房间里漆黑一片,在墙边摸了一阵子也没找到开关,他打开手电,借着手电筒的光发现这里是间厨房。由于灶台早已蒙上厚厚的灰尘,他随便翻几个碗柜又退了出来。

这时几个摄像师纷纷反映相机莫名其妙坏了,导演检查了摄像机,屏幕上跳动着黑色条纹,根本无法拍摄。“那手机呢?手机能不能拍?”他执着地想要拍摄这里的一切,总觉得如果不拍下什么,这趟就白来了。

“我白天才去那里看过,除了坟墓没有房子。”叶唐揉揉眼睛肯定的说。

叶唐以为蒋明续还在为白天自己丢下他的事情跟慧觉赌气,于是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对法师不敬。

既然导演都发话了,其他工作人员纵使千般不愿意也不敢违抗,便提着各自的工具,跟在三位艺人身后朝坟地走去。

阅读杂草修炼法门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