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暴君有个白月光

第01章

  • 作者:衮衮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5-14
  • 本章字数:7873

李珵却畅快地“哼”了一大声,袖子一甩,大步流星随王德善进去,路过奚瑶身边时,还很不客气地撞了下她的肩。

奚瑶软软的雪腮鼓起来,捏着两只小粉拳,气哼哼地原地转了圈。忽觉一双恶狼眼泛着幽绿寒光,正直勾勾盯着她,她扭头去寻,这种感觉又没了。

“李大人,陛下请您入内叙话。”

说话的是刚被提拔上来的御前大太监王德善。他怀抱浮尘哈腰含笑,最是和善,对谁都如此,叫人瞧不透心思。

李珵哂笑,细细摩挲指腹,回味方才从指尖滑过的柔腻。

奚瑶拍开他递来的脏手,小鹿眼瞪得圆溜溜,清澈中透着凶意,“家父是何光景,李大人不比我清楚?昨夜不就是李大人您,拿什么太子余孽的罪名,亲自从我家带走的人?”

奚家居帝京名门之首,奚瑶的父亲奚秋舫乃前朝首辅,兼太子师,履及六部十三省,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而李珵的父亲李丰年是次辅,二人乃多年政敌,水火不容。

谁料她竟轻松躲开,边扯着小嗓子高喊“非礼”,边提着罗裙跑到廊柱后躲起来,怯怯探出半颗小脑袋,泪眼婆娑,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担心自己不够可怜,她还伸出小爪子,使劲把眼睛搓得更红,边嚎边眯缝着眼,焦急地往殿门口瞧。怎么还不出来?

小丫头变脸之快,李珵眼珠子都快惊掉在地,大呼上当,着急忙慌上去拿人。

袖底下的两条藕臂,慢慢冒出一颗一颗细细的鸡皮疙瘩,也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因这无处可寻、却又无处不在的寒意。

他们口中的陛下,就是先帝的第七子,亦是养子,霍无忧。

他少时与其他皇子一块生活在宫里,两年前突然不辞而别。没人知道他的去向,也没人关心,大家都只当他死了。

半月前先帝病危,皇后欲用奚瑶和太子的婚礼给他冲喜。一切都进行得顺顺当当,可偏就在大婚前夕,消失两年的霍无忧忽然出现,领着数千铁骑直捣皇城,把东宫一锅端了!

先帝爷一时缓不过来气,就这么蹬腿成了“先帝”。

弑兄弑父,霍无忧做得游刃有余。鲜血染红衣袍,他还能笑着拿笔蘸血,慢条斯理地写下第一封诏书,登基称帝。

先帝咽气前,是否后悔从狼窝里捡回这匹白眼狼,奚瑶不知道。她只知,自己摊上大事了。

当初霍无忧离京前,曾偷偷去寻她诉衷肠,然后……咳,就没有然后了。霍无忧因她沦为全帝京的笑柄,眼下翻身,可不就见缝插针地折辱她?故意挑她成亲前夜造反就算了,眼下竟还扣下爹爹。

原以为自己乖乖到他跟前服软认错,他气也就消了,肯放过爹爹。可谁知他心眼竟这么小,连芝麻都甘拜下风!

李珵进殿后,先在屏风外头稍立了会儿,整理衣裳。陛下有洁癖,身心上都容不得半点沙子,一个不高兴,便会樯橹灰飞烟灭,他且得注意。

收拾妥当,他垂首进去。

里头静悄悄的,除了衣料磨蹭的声音,连一声喘也听不见。他屏息跪在毡毯边缘向上肃礼,迟迟等不到起身的话,不免忐忑,眼珠子往上偷觑。

殿内未熏香,只隐约散着几缕飘渺花香,细辨才知,是木槿花。

霍无忧躺在紫檀龙榻上,支起左膝,右腿懒懒搭上,正在编一绺断发。修长工细的玉指左右来回穿梭,动作轻快又熟练,仿佛平时做惯了。

阳光从菱花窗外直直打进来,不知是何缘故,只堪堪照到龙榻前。室内大片金芒,独他窝在阴影里头,却还怡然自得。

世人皆知,霍无忧生性暴虐,少时在宫里,一位皇子曾笑话他是没人要的野狼崽子,他便将那人打成残废;触怒他的太监,第二日便曝尸高墙。

若非亲眼瞧见,谁会相信,杀人如麻的霍无忧,竟会做这些姑娘家爱做的事?

他消失两年又回来,腕上就多了这条发辫。传闻他每次杀完人,都会取死者一根头发,日积月累攒下这么多,就编成细辫系在手腕上。

李珵头皮发麻,赶紧垂眸,生怕自己的头发也会成为他的收藏。

“寻朕何事?”

李珵听他语调轻松,松了口气,“启禀陛下,昨夜逆犯奚秋舫已收押刑部大牢。可刑部尚书乃奚秋舫门生,微臣怕他有意偏私,故而斗胆跟陛下请旨,审理此案。”

霍无忧眼皮未抬,只绵长地“哼”了声,带着独属于他的散漫靡靡鼻音,“你预备如何处置?”

李珵早就打好腹稿,此时对答如流:“依微臣之见,奚秋舫与先太子沆瀣一气,作恶多端,过去更是多次对陛下出言不逊,罪当问斩。至于其余家眷,男丁发配充军,女眷则没入教坊司。”

想起方才殿外受辱之事,他冷笑,“尤其是奚家那位女儿,骄纵跋扈,目无天子,应当充为军|妓,好好杀一杀她的威风!”

细弱的发丝崩裂声响彻寂静殿宇,李珵额角青筋猛地大跳,腰板一软伏倒在地。大冷的天,他却一身一身冒汗,中衣湿了个尽透。

“微臣失言,望陛下赎罪。”

屋内气氛凝重如冰,榻上之人一直不开口,李珵的心就一直吊着,堵住嗓子眼,呼吸都不顺溜。

良久,上头响起一声轻叹。

霍无忧将断发从发辫中轻轻抽出来,仔细放到案头一张澄纸上,躺回去的时候,凤眼斜斜往地上看了眼。墨黑的眸子似两面漆镜,只冷冷倒映出李珵的身影,无情无绪。

忽而,他唇边浮起和煦笑意,重新开始编他的发辫,“继续。”

李珵如蒙大赦,鲶鱼似的伏在地上大喘气,因这两个字而备受鼓舞,复又挺直腰板。

太子一系早已收拾得七七八八,除了奚家。原以为陛下迟迟不动手,是不舍旧情,故而刚才说话时还留了余地,眼下看来,倒是他多虑了。

李珵的心总算收回肚里,笑容越发谄媚,竹筒倒豆般将原本诛奚家九族的想法全抖出来。霍无忧嘴边笑意放大,他更加肆无忌惮,话里连带着踩了奚瑶好几脚。

可屋里的气氛却并没如他预想的那般轻快起来,反而更加沉重。

王德善抖着发白的嘴唇,朝他挤眉弄眼。李珵声音越来越小,茫然望向上首。

霍无忧不紧不慢地将发辫系回左腕,俊容似笑非笑,“说得不错,赏。”

玉指轻叩膝盖,目光沉沉,仿佛在看美人觚里的木槿,又仿佛透过花盏,深深沉浸在自己的天地间,许久他才启唇,“朕的御花园缺人手,既然你如此忠心,就留在宫中帮朕打理吧。”

这是个什么赏赐?李珵拧眉不解,余光掠过王德善,猛地定住。

宫里头只容许有一个男人,要想留在宫中,他就必须……对于男人而言,这简直比死还屈辱!

李珵脸上血色褪尽,忙磕头求饶。霍无忧充耳不闻,兀自起身,小心翼翼捧起案头那张放有断发的澄纸,叠好揣入怀中。

王德善摇头叹气,摆摆浮尘,边上几个太监立马上前,架着李珵两臂就往外拖。

李珵咬牙挣扎,束发的玉冠松脱,乌发散落,猩红双目透过杂乱的发丝缝隙,渗出刺骨寒光,“微臣为陛下殚精竭虑,陛下凭什么这般处罚微臣?微臣不服!不服!”

霍无忧好似听进去了,略略挑起一侧精致眉峰,轻飘飘一瞥,笑如春风,“因为你脏了朕的花。”

花?李珵顺着他视线望去,但见方才他跪着的那张绣着大片木槿花的绒毯边角,被他的汗珠泅出一片不规则的水痕,若不细瞧,没人能看出来。

就为了这个?当真是……这朵花?

李珵如五雷轰顶,完全傻眼了。

待人被拖走,王德善就立马使人换了块新毯子,还是木槿纹的。霍无忧确认完,便支颐盍眸小憩。

“陛下,奚姑娘还在殿外候着呢。”

霍无忧睫尖微微一颤,缓缓掀开眼皮,望向南窗。那里垂挂着帘子,只将将拉开一小道缝,外头人瞧不见内里情况,里头人却能将外头瞧得一清二楚。

小丫头此时已等得不耐烦,背靠廊柱,弯腰捶捏细腿,却还直着脖子,嘟着小红嘴,眼巴巴往殿门口瞧。

霍无忧取了个引枕垫在腰后,懒洋洋靠着,玉指捻着发辫,轻拢慢撚。阳光落在他凤眼中,冲淡阴郁,凛冽的五官线条随之趋于柔和,淌出几分风流贵公子的优雅况味。

就这么看了半晌,他再次盍眸,枕着双臂躺下,一双劲瘦的大长腿半搭,薄唇抿笑,幽幽吐出两字:“不见。”

也就在这时,小福子突然急吼吼跑来,“陛下不好了,奚姑娘昏倒啦!”

哐当——

有什么东西被不慎踹下了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大佬们还在吗!我带着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回来辽o(≧v≦)o

开文前三天全员红包!

这只衮实在太怂,怂到不敢看评论,所以红包三天后统一发_(:3)∠)_

李珵面色由白转青,凭心中多少绮念都消散个干净,抬手便要朝她脸上扇。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奚瑶一大早便托关系进宫,在紫微殿外等候面圣,为爹爹求情。

“听说昨夜奚伯父被请去了刑部大牢。这大冷天,也不知他老人家现下是何光景?陛下才登基,正忙着收拾前朝太子余孽,可没工夫召见妹妹。若妹妹有需要,我倒是能去刑部说说情,让妹妹进去探望。”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

多大仇啊?

“奚妹妹怎的到这来了?”李珵信步踱来,皮笑肉不笑地朝她做揖。

他双眼暗眯,俯身凑近,嘴角浮起轻佻的笑,“陛下是不会见你的。不如你陪我一夜,我带你去见你爹;做我的妾,我保你全家。你考虑……啊啊啊!”

常言道:帝都十分神,奚女占七分。帝京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细细软软的声音,哪怕是在发火,也钩子般吊人心。

难怪连陛下也沦陷了,但可惜……

李珵心里咯噔,踟蹰迈不开步。

奚瑶松口气,从廊柱后头钻出来,欲先一步进去。王德善却拦住她,躬身还是笑,“陛下并未传召奚姑娘,还请姑娘在此等候。”

“……”奚瑶眉梢抽了抽。这人怎么有盐不进?!

三月倒春寒,她出门匆忙,穿得不甚厚实,两条小细腿在朔风中颤了一个多时辰,那人还是不肯召见她……

“李大人脚上有只大黑虫,容妹妹帮你踩——死——”

奚瑶使出吃奶的劲儿扭动脚脖子,踩着他缎面靴子狠狠碾转,将不满统统发泄出去。

阅读暴君有个白月光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