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蚀月编史

九·鸾

  • 作者:露山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5-14
  • 本章字数:14572

她又安静了。

夜色降临。窗外,风声大作,月色萧条,窗户上投射出修竹摇晃的碎影,窗纸抖动的声音充斥了屋子。

小小女子不但要骑在你头上,小小女子这回就要你的狗命。

她忽然扬手捉住了柳观具的鞭子!

她的心都死了。

她从未输给过这样无能的对手,而今日却被困在结海楼的密室,遍体鳞伤,此等奇耻大辱,即便活下去她又要怎样报复才能忘记?

她宁可什么也不想,或者就这样死在这里,叫她每况愈下的人生有个收梢,如何的不光彩又有谁在乎?连她自己也不在乎。

那侍女眼看楼主自己不肯下手,就知道连楼主都对她忌惮得很,怎么敢下得去那一鞭?柳观具不停呵斥,甚至一掌扇在深薇脸上,道:“你看看,不过是个废人,你打,往死里打,打死也就算了!”

侍女不堪他训斥,扬起鞭子向深薇身上抽去,马鞭破空,落下时,将她的单衣都撕破。一鞭,两鞭,鲜血从皮下一条条渗出,随着挥舞的鞭子甩向房中四处。柳观具看得却愈加心旷神怡,从那侍女手中夺过鞭子,自己动起手来,咬牙道:“李深薇,一个小小女子,也敢骑在我头上,如今我就要打死你,要你知道你是不是我的对手!……”

那句话却好像将深薇唤醒了。

屋内,深薇因过度疼痛而醒来。血液凝固,她的皮肤与床褥早已粘连在一起,微微一动都是切肤的痛苦。挣扎了一会儿之后,她不打算再动弹。

门外突然有些嘈杂声音。门口两个武士手持的火把晃动两下,急急消失在窗口,往阶下奔去。

“谁?!……”

随后不由分说便是刀剑之声。来人似乎只有一个,马上,萤火似的火把结队而来,围成一个圈,把来人生生围住。那人也不说话,门外只听见斗声激鸣,不一会儿结海武士似乎敌不过他,溃败而散,那人便匆匆跑上阶梯来把弄门锁。

深薇在失眠中倾听着。那人似乎要来救她,可又会是谁呢?她可以感应到一种异常的心跳,令她极度不安的一种心跳,正近在咫尺。

门外又有了武士的呐喊。“来者何人,速来受死!”“不好,他要带走蚀月教主!”

火把的点点光芒涌了过来,脚步声愈近。门口的人竟然迅速解开了铜锁,推开门疾步闯进来。能解开这把锁,避开全部机关的人,他是,他是……

“李深薇!”那个人飞速地奔到床前摸索了一下,拉起床单的四角便连人带褥地将之裹住,抱起来从窗口冲破逃了出去。

“停下!”“有人把蚀月教主劫走了!”“追不追?!……”

当结海楼一片混乱的时候,深薇已与来者在马背上奔驰。

“谁?……”她声音虚弱得可怜,在马蹄掠地和呼啸的风声中根本听不见。

“李深薇,我是鱼劫风。”但好像早知道她要问,马背上的男子说道。

深薇当时已经非常疲倦的心灵激动得猛跳了一下。她很想看一眼他,很想。但是血污糊住了双眼,连睫毛也合在一起。但即便如此,眼泪仍然一瞬间滚滚奔涌而出。即便这是梦,那也是最好的梦,还是不要睁开眼的好。

这样小心体会着,她试着慢慢在他怀里蜷得紧一点,像婴儿一样哭起来。风声能马上将这些哭声带走。

---

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房间。

她用力抬手,立即发出一声痛呼——手上和身上的伤都还新鲜,绝不是梦。只是身上已换了新的内衣,身体的污垢也已洗去。卧房中飘着淡淡药味,四处的装饰,尽十分洁简明朗。

床的对面有人站了起来。脚步轻轻的,伴着银铃摇动的清脆声音。“阿姊!”

幽鸾?

那嗓音,还有说话时若有若无的笑音……没错的,一定是她。这么说来我如今竟在天枢宫中。

她站起,身上的细碎装饰轻轻撞着,发出动听的声音。“啊,别动,快别动,躺着好休息。”她的模样映入深薇的眼帘:南诏望蛮族女子的装束,青布衣裳,斜络身上数十束巴齿珂贝,夹间珍珠。她面色如霞,挂着一个十分可爱的笑容,眉间一枚鲜红的观音像,头上分梳两座竖髻,只是……只是那颜色已经完全雪白。不错,连一根黑发也看不见,如同古朽老人。

观音蛊吸取她的精气,如今已到了长发尽白的地步。

她到外面的小炉旁掀盖盛出一碗粥,掩门进来,到床边放下碗,扶深薇坐起来。“能坐着么?不然我就喂阿姊吃吧?”

深薇艰难地摇摇头。她努力坐直了身体,从她那柔软的手中端过碗来,极慢、极慢地用调羹舀起一勺粥,塞入口中。手臂每一动,都牵扯到全身的伤口,引起一阵剧痛。幽鸾凑近看了看深薇手上的伤,眼中微微透露出一丝担忧的颜色。深薇的手瘦削而苍白,遍布着旧伤和新伤;而幽鸾的手尚且如此纯洁,是一双从未沾过厮杀的鲜血的手,连指节都是软的。

“我替阿姊把了脉,阿姊除了这身上的箭伤和鞭伤,内里似乎也机损很久了,我们两个都很担心你呢。”

“我们两个?……”深薇轻轻地自语,手也停下来,似乎想要休息一下。她抬头,看了看幽鸾。

无论她说什么都充满真情,像个乖孩子一般。

幽鸾像是没有发现深薇在看她,低着头,手指在床单上划来划去:“是呀。幽鸾累了的时候,阿哥就代我整夜守在这儿,怕你醒来时,身边没有人。”

深薇的心像被幽鸾那柔软的手指触了一样,颤动得厉害。那颤动里夹杂了那么多思绪,她就忽然迷茫了一下,不知说什么好。“是吗?……”一说话就发现声音在颤,于是马上缄了口,低下头默默地吃粥,只是吃了一口,眼泪就掉下来了。

没有做成他的妻子,不过她也满足。

---

多数时间,都只有幽鸾陪着深薇。鱼劫风得知深薇醒后,只是淡淡地说“我知道了”,仅此而已。如果幽鸾累了休息,他亦只是在深薇房中,一边阅读天枢宫的典籍,一边不时地转过头看看深薇是否醒着,是否需要他帮助。

他们之间没有多少交谈,只是偶尔四目相对,便足以传递心思。

他们自认识以来便有这样的默契,这样默契,以至于深薇会想得太多。她害怕那眼神,之前说不清是为什么,如今大概是害怕他看透自己的心思。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看得出自己的心思,却又从未回应过呢?

有好几次深薇想问,那天他去结海楼时,自己也在那之前不早不晚地醒过来,这算不算什么感应?

但是看着他沉默的背影时又没法说出来。

如果他已经有了幽鸾,许多话她便说不出来。她纵是自己快意吐露了,要叫他如何自处呢。

若是陪在身边的是幽鸾,那就不同了。她永远有办法找到乐趣,叫自己闲不下来,也叫深薇发笑。有次给鱼劫风的长衫上绣了一段花边,害鱼劫风以后再也穿不成那件衣服了;或是非要替他做个叮当作响的苗蛮脚环。她有时也教深薇苗家医术,女红针黹——深薇从未学过这个,毕竟又有什么女红要她亲手去做呢。然而要是幽鸾教她,她就拾起绣笼装模作样,好堵幽鸾的碎嘴。

她呢,偶尔教幽鸾化妆,只因为幽鸾十分怀念大婚时的漂亮妆面,便将那时的梳妆盒放在深薇房里,要她一步步指点自己匀粉、画眉、点唇,画完了,走出去吓唬鱼劫风。

幽鸾在天枢宫什么活都做,结果天枢宫变成了一个大花圃。走廊和房间里都摆着各色鲜花,上上下下本来全是幽鸾一个人打理,如今要看护深薇,便总娇气地支使鱼劫风去摘拣洒水——鱼劫风偏也听她的话。她极喜欢霜棠阁移栽来的那棵海棠树,每发了新叶,她都要说与深薇听。

深薇心里却无奈地笑。那株海棠树,不过是要鱼劫风偶尔见了,能想起自己啊。幽鸾这样喜爱它,反叫她不知如何是好了。

---

这样过了有半个多月,深薇的伤复原得很快,身体渐渐强健起来,可以在幽鸾的搀扶下下床走动之后,午饭就仍到玉衡楼的厅里吃了。幽鸾做菜手艺长进也快,只是偶尔做出些辛辣得令人无法入口的云南菜肴来,要责怪她,她却尽力撒娇撒痴,只说实在想家了,事后将那小菜风卷残云地扫空。

据天枢宫的厨娘说,自从教主来了,原本三人五菜,如今四人更要十菜。这光景如不是遇上欢宴,便是蚀月教也没有的。深薇在饭桌上好奇问秋扫湖这许多功夫那里来,秋扫湖却笑着说,深薇越发不来宫里坐了,想必是山野粗味合不了教主金口,厨娘和幽鸾忙不过来时,他也去厨间凑凑热闹。

深薇先是一惊,想不到面前的饭菜竟是天枢宫主亲自下厨的成果;随后却又想起什么,道:“劫风却不帮忙?”她说这话时几乎笑出声来,大约用这样轻快的语气聊起他,还是头一次。

秋扫湖便捻着胡须霍霍笑了,敲敲桌子,对着对面的鱼劫风说道:“劫风,你听见了么,深薇也笑你了。”

深薇抬起头来看看他。鱼劫风平日在饭桌上依旧沉默寡言,忽地被师父点了名,竟有些拘谨起来。她惊奇地看见他面上红了,似是点点头又似是没有。

“不要不要,”幽鸾倒是连忙喊起来,将手中的碗一放,“阿哥还是离厨房远一些,他什么也不会干,是个笨蛋。”

深薇见他愈加害羞地摆弄了一下筷子,不回答了。

幽鸾随即站起来,高兴说声“吃饱了”,收起碗筷便要离席。鱼劫风喊住她,问她还要不要添点儿。幽鸾头也没回,连声喊着不要了不要了,便碎步赶去厅后花圃里忙碌——这般劝饭的场景,深薇已经习惯了。

秋扫湖看看桌上余下的菜,要剩下两人多吃些。“这孩子最近吃得却比以前少了。你不知她从前胃口是多么好,如今莫不是天气热了减了食欲?”说这话时,眼神如同慈父。

“大约是和我在一块待得太久,药气熏着她,叫她没食欲了。”深薇道。

“哪能呢,你这样的药罐子吃得还比她多些。”秋扫湖虽是那么说,转头仍对鱼劫风嘱咐道:“你也帮幽鸾分担些,深薇与你已经熟识了,你代幽鸾照顾她又如何呢。”

还未等鱼劫风回应,秋扫湖忽然长叹道:“你十四岁刚做上教主时,我便从别人那里听闻了你。劫风那年才十七岁,当时便说你会有大成,我尚且不信,没想到却真被他言中——你初次入宫走后,我原问他,未来娶妻如此,如何,他不肯说。如今你已是光耀武林的大人物,蚀月教又是如此的豪派,哪里是我们小小天枢宫高攀得上的……”

深薇的心却乱了,她刚刚脱口而出“其实我不……”其实我不在乎,却又立即咽回肚去。不论蚀月教和天枢宫的地位是如何的云泥之别,不论鱼劫风是不是已经娶了别人,只要她能这样安然地坐在玉衡楼里心无旁骛地用饭,只要能有人这样毫无猜忌地关怀她、与她相处,只要她能在鱼劫风身边待着就好,做妻子又如何,做妾又如何,什么都不是又如何,她看着他就好,他看得到她就好,说话也好,沉默也好。

但她说不出口,是因为她从未想过幽鸾要如何容下她对鱼劫风的这份心。

秋扫湖仍顾自说道:“你也大了,自然有高贵之士爱慕你,不愁没有如意郎君的。”

深薇有多想将那句话说出口啊。如果没有幽鸾,她真是会说出口的。如果只有她和鱼劫风二人,怎样的质问她都敢脱口而出,然而如今却不行。她低了一下头,好叫眼泪从眼里落到桌下去,而不从脸颊旁流过。抬起头时,只见秋扫湖仍在饮食,鱼劫风却凝视着她。

她一下就明白鱼劫风是看到了,才涌起一阵窘迫,可一瞬间又马上释然了——他知道也好,他又何尝不曾知道呢?如今我是真的知道他知道了。这样想着,对着他微微一笑。

对方也回以一笑。

在这被第三人忽视的间隙,他们这样短暂地用眼神交流,也像是说过了千言万语。

秋扫湖抬头问深薇还要用些烧鹅否,深薇摆摆手道已经饱足了,说罢便要站起来,怎奈腿上的伤还未好全,才刚刚站起,便跌回凳上。

鱼劫风淡淡道:“我帮你吧。”

深薇高兴地伸出手去,没想到他竟然只是端起深薇桌上的碗筷,径直向厨后去了。

竟然不是来搀扶我,是来替我收拾碗筷的。他或许是故意用木讷掩盖心绪,正如深薇也总是用冷漠回避表露一样。

---

天气愈暖,深薇的伤也好得很快。幽鸾替她在伤疤上涂抹草药,柔软的指头总逗得她瘙痒不止,格格发笑的人却是幽鸾自己。幽鸾笑起来,晶灵灵的,仿佛一只春夜山雀。她一笑,身上的珍珠玑贝也随她瑟瑟鸣响,仿佛天女向人间散花散雨,是夏风撩动万蝉齐鸣,世上最明艳琐碎的美景,是她笑时的模样。

伤口愈合得差不多,她终于能自由行动的时候,夜间也就不再麻烦夫妇二人轮流看护,决意独自在房中入睡了。

独眠第一夜,天气晴朗,窗外是一弯新月,流着彩色薄云——已是初夏了。

隔壁房里,幽鸾正格格地笑。也难怪,只因为她这个外人,夫妇二人已是多久没有同床共枕了?

“好了幽鸾,纵是我没解出的算术你解出来了,又何苦这样笑我,你轻声些,扰了她睡觉了。”鱼劫风正为难地劝她。

“就是笑你,怎么办,我的阿哥竟是个笨——的,那我的小宝宝也会是个笨——的么?”

鱼劫风愈加无法了,嗔笑道:“又要说些有的没的了。”

幽鸾却正经道:“哪里的话,这回是有的,是真有的。”

“……什么真有的?”

幽鸾又格格地笑起来,忽然羞道:“当然是小宝宝是真有的了。”

“真的?真的?啊……”对方忽地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声音忽然提高,颤抖着,良久说道:“快过来让我看看……”

深薇躺着听他们隔着一道墙十分亲昵地温存,为那初初到来的孩子欣喜若狂,那也许是深薇这一生听过的最快乐的声音。她直等到他们两个人都疲倦睡去,四周重新安静。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默默凝视黑暗的房间。窗外月辉悄悄渗透进纸窗里,在地上留下温和的光块。她看着床对面的铜镜,开始层层地穿起衣裳。她开了窗子,月色明艳却刺不伤人的眼睛,纯净得像羊脂玉。

她坐到镜子前,缓缓地梳顺头发——她的头发很好,沉重又乌黑,一大把盘起来,结成螺一样的形状,戴上簪钗。盘好发髻,再是推开化妆盒,细细地描绘眉毛。她从小就爱飞入鬓角的长眉,从第一次拿起翠黛开始,这已是多少次为自己画眉了?花钿贴在眉心,最后一丝不苟地在唇上涂满红朱。

妆成,她还是蚀月教的教主,是惊动武林的美人啊。

此前她躺在密室的床上,几乎就想那样了断自己的余生。她本以为看到他娶了别人该是她的末日,为了他迎娶别人她甚至失了心智,终究是她心气太稚嫩了。她总该明白,虽然每一次都总不是她,但也没有关系,谁又说过一切都该是她的呢?即便她是蚀月教主,足以获得再珍贵的宝物,也有无数的东西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拥有的。

无法拥有又如何,她还是蚀月教的教主,是活着的人,是她自己。更何况她亲自见过他娶的是谁,那个人或许果真比她好上千倍万倍,所以她又何必觉得委屈?

将她从深渊中救回来的人,与其说是鱼劫风,大概更该是幽鸾。

深薇起立,推开门走出去。夜风清朗地扑过来,让她想大口地呼吸;辽阔山影蜿蜿蜒蜒地伏着,宛如沉睡中温柔的庞然的兽。她从来没觉得心胸这样开旷过,仿佛天空都融在身体里一样。

她依依不舍地从楼阁上缓缓走下,拍遍这座宫殿的阑干,终于还是离开了那扇山门。

“叫你打她,她不过一个废人,你还怕她?”柳观具大怒。

北方阁主不敢杀了深薇,原本只想挟持唐襄逼李深薇退位,如今弄巧成拙截获了本人——谁又想过结海楼的一群饭桶竟然真能捉回李深薇本人!难怪遇到深薇一人踉跄游荡在雨夜时,惊喜得令这群饭桶都忘了计划。北方阁立即宣布退出,将深薇的事情统统推到结海楼头上,至于参与了事件的蚀月武士,北方阁拟寄了一则书信告霜棠阁称是叛变后追捕不成,失踪已久;甚至一举把柳观具捅了出去,指他早有背信构陷之想,要教主牢牢盯住结海楼:如此,把劫持教主之事甩得干干净净。

她总想起离开霜棠阁那夜的春雨,惦记天枢宫上的婚宴,即便回去,只要抬头看见霜棠阁后的青山,她就知道那再也不是她该去的地方,所以又何必回去?

她想起死在自己剑下的瞳生。她的剑杀过多少人,也没觉得自己有一点罪过;可是她的剑竟杀过瞳生,虽然是一时病发,可她要怎么原谅自己?

只是李深薇的态度却叫他们看不明白了。

醒后,她像是失了魂,既不追究自己在何处,也不在乎有无人前来救她,只是每日每夜地枯坐在床上,偶尔侧躺着独自垂泪,所食甚少。不论结海楼以如何好衣好食待她,只是不为所动,当真是成了个废人。

深薇仍在昏睡,纵是听见柳观具大摇大摆地闯进来,也无动于衷。

柳观具这边看她却是又气又怕。养着她,就像在家中养着头进贡的天竺虎,既怕养坏了她,又怕养好了出笼咬人。关她的密室是当年天枢宫所造,已经最大程度上将她自由束缚;只要她稍动杀出房外的心思,就有十重机关将她杀死在门窗前。

怎奈如今的情况,竟然不是防她咬人,而是防她寻死。一早还会吃些水饭,前几日便一动不动;换成了精米鲜蔬,照旧不过吃上两口;如今已是好酒好菜和和气气地摆在面前了,动动筷便停下。这一日日消瘦下去仿佛有人抽空她血肉似的,如此下去是必死无疑。柳观具对此气得暴跳如雷,说是既然要死,不如拿她全尸换几箱银子。老虎要死,虎皮还值几个钱呢。说罢便进了关押深薇的房间。

柳观具脸色忽地煞白,还没等他放下鞭子,深薇就已经站起身,一手卡住他的脖子——李深薇的身材相当高,站起来几乎要比他柳观具高出小半头。她浑身血淋淋的,上身衣衫近乎全碎,面目恐怖,一双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里闪着一对剑锋般的冷光。她没有说一个字,举起左手对准柳观具的双目便是狠狠一捅!

“啊!——”两股细细的鲜血喷涌而出,柳观具如同豪猪般痛苦大呼。深薇左手在他眼球处再一搅动,他更是叫得神志全失,四肢乱颤。她拔出两指,双手同时扣上他脖颈,正要用力拧断,身后忽然两名健壮男子将她拉开制住,柳观具也被手下快速拖远。他一路惨叫,留下两句模糊的“关起来,关起来”。

深薇便被重重扔回到床上,锁了门。

结海楼也不想弄死李深薇。他们本来也不过想靠唐襄的命换点好处,对教主之位没有丝毫兴趣。可偏偏这群饭桶把她伤得这么重,再加上她来时便看起来疯疯癫癫的,精神很是虚弱,若是真的一不小心死在结海楼,怕是结海楼将一夜被蚀月教烧成灰烬。若是放回去,也绝没有结海楼的好果子吃。如今北方阁已经推脱干净全身而退了,只剩下结海楼捧着这颗烫手山芋。

“拖下来,”他指使一旁的侍女,一手解下腰上的马鞭,塞到她手里,“你打她,把她打醒!”

侍女却不敢,遭他呵斥两声后,方才战战兢兢接过马鞭,将深薇扶下床,令另一人托住她上身,轻轻地在她身上用鞭子扫过。

阅读蚀月编史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