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世女的燃情岁月(ABO)

此恨不关风与月(一)

  • 作者:步澹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5
  • 本章字数:6602

“噗,”刺客一口鲜血喷到梅树下,搅和这红梅瓣,竟分不出你我。

刚倒下她就被人抓着后衣拉起,下巴也被卸了。迎面对上的是蒲若斐勃然大怒的脸:“谁派你来的!”

蒲若斐抬眼就望见结实的拔步床顶上趴了名身材娇小的天乾,不敢置信的皱起眉峰。

任是谁的房事被窥也会大怒,更何况蒲若斐还怕她会对苏容婳有所不利。

蒲若斐受不了这般挠心的酥麻,转而把脸埋在枕间。不一会,她篦成马尾的长发被拂到一旁。

霸道的苏容婳终于肯放开蒲若斐了,熬过一波热潮的两人汗水淋漓。

呼吸间气息相遇,酥酥痒痒。

屋里的味道是两极分化,连打制好的家具都经过处理,除去了所有异味。

那会是什么东西呢。

“什么人!”

刺客根本没打算隐瞒,她嘴角流着血水:“民,明,间军。”

“你胡说!”明将军对蒲若斐是万般疼爱,而蒲若斐也最受不了的至亲的人遭人诬陷,正主恰在眼前,被火上浇油之际她想都没想就张开五指,下一刻拍上了刺客的天灵盖。

救驾的侍卫赶来时,刺客已经断了气。他们房前屋后的搜查,确保不会有漏网之鱼。

流光亲上前去把赤脚赤腿的蒲若斐扶起:“外面天冷,有御林军在世女先回屋吧。”

“是谁派来的人!”屋内的苏容婳龙威大发,她已换上整齐的便袍,姣好的面容冷若冰霜的,仿佛要把满屋子的婢女都陪葬。

“我,我不小心失手将她打死了。”蒲若斐主动承认道,她的心虚的厉害。

说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也不全是,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替舅舅隐瞒下来。死人不会说话,那她就让这个人闭嘴。

苏容婳厉声喝道:“给朕查!当值的侍卫全发配边疆!”

蒲若斐无言,御林军中大多都是官宦子弟,年纪轻轻做上四五品阶的御林军,原本前途无量。被刺客一搅,不仅丢了原本大好的前途,到边疆去连性命都难保。

不过试问哪位地坤遇到这种腌臜事,不无颜见人、羞愧欲尽。苏容婳只是命人严守消息、发配侍卫,依照她从前狠绝的性子,屋外近百名侍卫齐齐人头落地都不为过。

苏容婳的一声令下,御林军齐刷刷放下武器脱下了兵甲,然后被昔日的同僚抓去,成了阶下囚。

“刺客交给仵作,验完后挫骨扬灰!”苏容婳负手在后,冰冷的眼神与蒲若斐相撞,又移开:“在府内所有人都送去受审,隋轻衣。”

一位年轻的御林卫统领应声站了出来,不同于其他护卫身体的魁梧,他身材瘦削,面容清俊。

坊间常传出身富商之家的隋统领是女帝的入幕之宾,否则不可能年纪轻轻,身后还没有任何背景的就坐上皇城统领的位置。

其他人不知道,蒲若斐是清楚的,苏容婳多疑,不放心将皇城的守戍重任交给世家子。士农工商最底层的商人之子,就是她最好的拉拢对象。

苏容婳是真的动怒了,也没给这位功勋颇多的统领留后路:“十日内查出背后主使,否则你与他们一起去北疆为国效力。”

隋轻衣再一挺笔直的腰板,响亮道:“陛下放心,卑职定不辱皇命。”

蒲若斐站在苏容婳身边,地龙熏出的一身汗早成了冷汗,她怕苏容婳看出她的心思和动作,如若苏容婳起的及时,走两步到窗前,是看得着自己的询问和刺客回答的动静。

苏容婳毕竟还在发.情期,她雷厉风行的下达旨意,将一切安排的有条不紊后,屏退了众人。

然后去牵起蒲若斐的手,两人缓步到床边坐下。

“方才众人在,朕不便多问。现在你告诉朕,刺客到底说了谁。”

处事之道,攻心为上。蒲若斐不知是否该赞一句苏容婳的好手段。

“刺客所言,必不为真,朕只想排除——”

“你受了这天大的委屈我怎能还对你隐瞒,”蒲若斐苦笑道:“是我无能,没能一开始就将她捉出来。”

她的话把苏容婳说怔了,心里还全是权谋算计的心正被蒲若斐轻轻抚慰着,一下又一下,让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她真切的感到,自己也是被用心安慰关怀的寻常人。

“除了我舅舅,谁还值得我犯下欺君大罪呢。”

齐王府,灯火通明。

刚过而立之年的齐王身体早就发福起来,他生着一副皇室通有好模样,加上身体肥胖的缘故,他的双颊也有着两团赘肉,更显得他眉目温和、面容和蔼了。

只是这肥胖的身躯下,藏的可不是一颗忠厚之心。

他勉强把自己塞进一把特制的大太师椅上,不敢置信的问:“孤让人去查探苏容婳是否在别院,你说她忍不住去看起了活春.宫。”

跪在下面的人都不敢开口了:“是,据探子回报,那名暗卫在窗口看了几眼后,受不住气息侵染偷偷潜了进去。没多久就被蒲世女发现了,在房前一掌毙命。”

“死了死了好,省了我许多事,”齐王哼哼着,脸上的表情值得玩味:“去瞧我那侄女的……哈哈,让探子有事再报,不得延误。”

下面的人小心翼翼:“大王,陛下将一队御林军全部发配到边疆,立时就出发,咱们的人,也在里面。”

齐王发脾气:“蠢才!孤往御林军里面插个人有多不易,就被她给活活毁了!”

他转念一想:“御林军的天乾都吃过抑制的药,能让她把控不住的地坤定是品级十分高的。看来皇兄还是骗了我,苏容婳一名上品地坤怎么能让天乾失控。”

“大王言之有理。”

“明府那里怎么样,”齐王越想越烦躁就问:“尚明德办事让我放心,怎么这时候还没个消息来。”

“回大王,尚明德早先传过消息,说事情有变,他正在扭转局面。”

齐王站起:“给孤好好盯着明府,明府姐妹不是甘于听天由命的人。”

这时候的明府,同样也是灯火通明。

明府上下,除了明浔推脱身子不适,其他人全部聚到了正厅里。

除了明府人,还有尚侍郎极其夫人。

明将军打起自己生的天乾是毫不留情,即使他十分看重这个孩子。

但越是这么想他的下手就越重,最后把明清打得鲜血淋漓。

“逆子,你还不认!尚公子一名地坤,会舍了名节去赖上你!”

明夫人在桌边支着胳膊,用手抚着额头,都不忍回想尚明德臀部的伤痕。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女儿做出的禽兽不如的事。

“女儿,真的没有轻薄尚公子。”

明清骨头很硬,坚决不肯认下这桩反咬。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这不仅仅是篇恋爱文,其实作者菌也很想这么写~

作者菌现在写的还比较少,写的章节多了,小可爱们就看得出文中深藏的几对矛盾了。

作者菌吃鸡去了~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洛的九命猫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空遇上海 10瓶、大大图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初春的风是寒冷又无情的,它吹醒了蒲若斐混沌的脑袋,也让蒲若斐嗅到了一丝其他味道。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真是一处安度发.情期的好所在。

屋外伺候的婢女也在梅香中闻到了几丝酒香,自觉把呼吸放低。

托盘里的各类吃食,自然也都凉了。

所以屋前屋后,庭里庭外,环植红梅。梅香馥郁,很好掩盖住苏容婳气息的外泄。

房内就不一样了,蒲若斐醉人的酒香与苏容婳腻人的梅香交织纠缠,难舍难分。几层绣帷也挡不住,气息透过丝线钩织间的缝隙缓缓外延。

“好热,”蒲若斐翻身坐起,她勾了悬在床边的长袍和玉带,也不敢去看苏容婳的脸:“气滞胸闷,我去开下窗。”

温热的指尖描过她脸颊柔和的线条,抚过脖颈间的咬痕,又划过圆润的肩头、没有赘肉的腰间,一路向下。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着实是,太疯狂了……

刺客被夜行衣包裹的严实,被发现后,越下床顶,破窗而出。

这人一看就是长于轻功,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屋里有位超品天乾,爆发力和灵敏度都远远胜于她。

无暇的白雪只被踩上了两三个脚印,一股冲撞力就由后背把刺客掀翻。

但凡有人嗅到她淡淡的梅香,无论是否会心生遐想,都是对皇权的亵渎。

然后迅速扣上玉带,下床踩着苏容婳的木屐,快走几步到拔步床后推开了一扇小窗。

蒲若斐就站在窗边,贪婪的多吸了几口带着白雪的清新空气,全身的毛孔都舒爽起来。

阅读世女的燃情岁月(ABO)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