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玩物gl

挡箭

  • 作者:听絮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5
  • 本章字数:6942

“谢郡主开恩。”

——

阿昙咬咬牙,“由爹作主!”

林玎再看了她一眼,又说,“这里用来关押,你换一处休息。”

林玎当即沉了脸色。

阿昙不愿。

她没有细想为什么,为达目的用了最直接有用的跪求。

“唉!”林玎是从林夫人与丫鬟安菱的闲谈中得知她替何予歆擦药、抱到床上好生照顾的事,觉着是家丑,一人前来,心软也无需顾面子找台阶,“我再信你一次!”

“谢谢爹!”阿昙磕了头。

林玎没有扶起她,径自走到床边把闭目躺着的何予歆给拷上了——绳索一环,镣铐一环,全部定在了床上,不给任何做手脚的余地,“给你三天,要是审不出来……”

何予歆死命往床沿一磕,让额头多了个伤口。大夫来包扎过,细细看了一会儿,不跟阿昙说了句,“止了血就成,死不了。想不留疤一定要涂药膏,一天三次不能少。”

阿昙默然听完,才对身旁的丫鬟安菱说了一句,“记住了吗?”

安菱点点头,给何予歆调整镣铐的动作轻柔了一些。

细心叮嘱的样子,跟三年前并无二致,说话的口音和身上的衣服已经是丞周国人的模样。何予歆瞧着,觉得心里梗着一根刺,疼,不剧烈,等到碰及才会牵出叫人受不住的战栗。

她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懂得阿昙和林玎暂且不会让她死,之后说不定会下手。不过,阿昙会给她一点体面,林玎心狠手辣,不知会用什么法子让她死得屈辱。

相较之下,何予歆当然乐意与阿昙呆在一起。

她的目光毫无避忌,阿昙回望,皱了皱眉头把大夫和丫鬟打发出去。等营帐里又剩了她们两人,阿昙拿起药膏的盒子,亲自替她擦药。曾经伺候惯了的人,下手颇重,专挑破口的地方碰。

何予歆嘶一声,等疼的那阵缓过去就说,“轻点,别留疤。”

“是啊。”阿昙漫不经心地说,“你这张脸放在丞周国也能瞧,说不定能伺候皇上呢。”

这是在说自己为何在意留疤的事?何予歆将强作淡然、实则嘴硬的熟悉表情看在眼里,放柔了声,好好与阿昙说一说气人话,“不了,我没有当叛徒的‘福气’。”

阿昙抹药膏的手一顿。

“叛徒?”阿昙放下了药膏,冷冷地看着她,“祁国早已判了我的罪,要置我于死地。”

何予歆忽的好奇,阿昙知晓真相会如何。

但她没有开口说。口说无凭,即使阿昙信了,也抹不去她对阿昙的“保护”是一次痛苦折磨的事实。为了骗过太后,她定定地看着阿昙受刑,瞧着皮开肉绽瞧着血染红了衣服,险些露了情绪:阿昙割破一个口子都要撒娇好一会儿,受得住这些疼吗?她给了“护你一世”的诺言,又亲手毁掉,阿昙是如何心痛?

这些念头,折磨了她三年。三年来,她一直懊悔这步走错了,错在以为自己能够掌控大局。见了阿昙,她又认为错在没有看透阿昙这个人,以为阿昙任由自己摆布,狠狠遭了报应。

她不说话,阿昙也无意交谈,默默地上药。

“不打了?”何予歆挑衅,“不审问,怎么跟林玎交差?”

“打死了你,也无法交差。”阿昙刺了回来。

何予歆轻笑,“成,你先好好伺候,等本宫好些再谈。”

阿昙瞥了她一眼,抹了药膏的手没有触及她的伤处,缓缓下移。若即若离的碰触带来轻痒,何予歆揪紧指头惹下。指尖游到了她怕痒的脖颈,徘徊不去,何予歆气息微乱,咬紧唇挤出一句挑衅,“旧情难忘?”

阿昙不言不语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不轻不重,让人难挨的是随时收紧的恐惧与发凉的指头。

何予歆不怕死,从容闭眼。

僵持许久,阿昙仅仅把药膏抹到了脖颈的勒痕上,道一句,“你想死,我偏不让。”

说罢,阿昙把药盒拍上了营帐内的桌子,转身离开。

砰的一声,营帐内归于安静。

何予歆这才能喘一口气。经历了逃命、鞭打、审问,她落得一身伤痛,筋疲力尽。闭上眼睛,她强迫养养精神,思索着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审问。不知不觉中,她睡着了,没有做梦却睡不安稳,隐隐听到耳畔有动静,又说不清是真是假。

“起来!”一声厉喝让她彻底清醒。

是阿昙,正在给她解开束缚在床上的绳子。

营帐外头有吵闹声,何予歆一听,就知道祁国的人打过来了。皇兄早就放弃了国都,祁兵士气萎靡,四下逃散,能冒死地打入丞周国军营的人多半是为了救她。有了一线生机,她没有太大的期盼,木然被阿昙从床上拉起来,拖着一身伤往前走。

有一个宁可杀了她,也不会让祁国人救成的阿昙在身边,她不大可能逃脱。

阿昙挟着她往前走,果然寸步不离。

祁国人使诈,穿着丞周国的兵服杀“自己人”,造出了一片混乱。林玎难以辨别,朗声说了句只有国人听得懂的话,真正的丞周兵亮出了由父母赠与、随身带着的骨饰,挂在头上,祁国人或许也有这样的伪装,反应却远远不及丞周兵来得快,无所遁形。

阿昙笑了一笑,瞧来的目光里满是自得。

何予歆漠然扭脸。

这一看,她瞧见了不远处有一道熟悉的光。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她躲在侍卫长身后,能瞧见宫墙上的弓箭手。他们随时准备下手,碍于林玎“留长公主活口”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反反复复调着箭矢,让清亮的阳光在尖利的箭头映出了刺目的光。

看来,祁国也有人伺机而动,对准的是她身边的阿昙。

何予歆有些担忧。

是个神箭手还好,不是的话……箭矢没碰到阿昙,射到了她怎么办?

观战的阿昙注意到她的沉默,转眸望来,扯一扯绳索让她更近些,“别想跑。”

“嗯。”何予歆低着头应了,不愿阿昙发现端倪。

林玎下令果断,丞周国的士兵只乱了一会儿阵脚,就把混入其中的祁国人杀得差不多了,祁国人不熟悉地形,没有恋战,觉察不对就撤退。

“伟大的祁国,不救你呢。”阿昙讥诮着。

何予歆用力挣扎着,想让自己的身体和阿昙错开一些。

错开了,埋伏的弓箭手或许会赌一把,搭弓射箭。阿昙死了最好,她死了也不亏——留在丞周国的军营迟早也是一死,不如早早解脱。

何予歆猜对了,祁国人真的铤而走险。

数根箭矢穿空,直朝阿昙而来!

“小心!”林玎大喊一声。

阿昙侧身要躲,动作轻巧。

戴着镣铐的何予歆难以动弹,挪了一挪就绊住了,无奈等着箭矢来要自己的命。

阿昙却又定住了,搂着她一起往旁边倒。

“唔。”

阿昙被射中了,却一直攥着何予歆的胳膊。

“你……”何予歆讶然,看着原来应当射穿自己身体的箭矢立在阿昙的肩膀处。

阿昙痛得变了色,盯着她的眼神却是坚定。

“你还不能死。”

阿昙昂着头瞧他,腰杆挺直,跪也不跪出卑微之态。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阿昙只有求着林玎的时候,会叫一声爹。在她的心里,那个憨厚老实,把最后一点吃食留给她和娘亲,抱着上头会发放粮食的希望却早早死在天灾里的汉子才是她的父亲。林玎收留了她,给一个义女的名号,在她表现得好的时候给几分温情,但从来把她当成一个工具。

这一次,阿昙想到战俘营里的非人待遇要把何予歆留下来,同样跪下了。

林玎确实会留何予歆一条命,但是有的是生不如死的招儿。

或是不愿任由摆布,阿昙叫林玎一声义父,仅仅在林夫人面前做戏和有所求时才用上“爹”这个称呼。

上一次,阿昙跪着喊爹,求林玎让自己随军。

“爹。”阿昙将先前的慌乱收妥,不说战俘营的残忍,只说自己的期盼,“我真的能把祁帝的消息审出来,信我一次,好吗?”

“你,为她跪下?”林玎怒极反而不会大吼大叫,指了她的鼻尖,压低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个阴狠的字,“真是有本事。”

阿昙见过林玎这个模样。当年,她大胆地喊了林夫人一声“娘”,林玎盛怒,掐着她的脖子差点把她送去了鬼门关。不过,她能熬到今日,摸透了林玎的心思。比起那时直接掐上了脖子,林玎一手指她,一手握拳,怒目圆瞪也没有马上动手,已不是铁石心肠。

“是。”

阿昙送走了林玎,回过身,走到床前盯着难以动弹的何予歆。曾经同床共枕密不可分,她怎会看不出这一张平静的睡颜有假,皱皱眉头,“别装了。”

片刻后,何予歆睁了眼,唇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

用来带路,哄林夫人,将不曾在亡女身上实现的希望强塞给她……阿昙穿的衣服,全是为林玎死去的女儿林凤珠做的,林夫人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就这么死了,年年添置新衣,有了她这个替身便派上了用场。阿昙的口味,得向林凤珠靠拢。林凤珠爱吃丞周国气味浓郁的特产奶糕,她闻着想吐,每日还得笑着咬下去,吃给义父义母看。

倔强不认输,是林玎的亲生女儿林凤珠自小到大的性子,也是林玎想要看到的骄傲。

林玎沉默了。

阅读玩物gl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