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人

第十五章

  • 作者:一壶花雕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5
  • 本章字数:7050

余彬没说话,只是又低头看了何忧耳后的小红点一眼。

指甲盖大小的圆形小点,无论是位置,大小,还是颜色,都与胡所长和他们描述的记号一模一样。

裴成言:“……她刚才是想拨110吗?”

“别管她,警察局里那几个我都熟。”余彬终于放开何忧的耳朵,迅速给胡木木发了个短信,转头给裴成言使了个眼色:“怎么样?去一趟吧?”

大约是因为余彬此刻绅士的动作与他仿佛丧到人间失格的外表严重不符,何忧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后她沉默了一下,总算不再和余彬针锋相对了:“没在,怎么了吗?”

余彬原本是站在何忧身侧的,何忧这一哀嚎,余彬的注意力就全被她给吸引了去,打眼一瞥,当即神色大变,快走几步绕到何忧身后去,伸手帮她把碎头发别在耳后:“大冬天的不适合打耳洞啊,你个小不点急什么?看看,发炎了吧?”

余彬的动作异常轻柔,手指刻意避开何忧耳垂上的伤口,垂着眼皮仔细看了看,忽然道:“忧姐,您爸妈在家吗?”

“别多想,您这耳朵长得挺好看挺结实的。”余彬屈指蹭了蹭何忧耳后两寸处,眉头紧皱:“忧姐,您耳朵后面这个小红点是胎记吗?”

“什么小红点?”何忧的思绪还停留在自己被冻到发红的耳垂上,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居然还有胎记吗?”

刚遛完弯的居委会大妈拄着拐棍路过,转头奇怪地瞥了他们一眼,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摸出手机来,想了想,又揣回去了。

换句话说,何忧很可能就是被选中的下一个“目标。”

“……好吧,去就去吧。”裴成言终于放弃挣扎,认命地叹一声气。“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如果稍微四舍五入一下,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裴成言其实一直都坚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处事态度,路上遇到乞丐?骗子,装没看见。开车见到碰瓷?要命,装没看见。过马路偶遇摔倒的老奶奶?啧,赶紧跑吧,世界首富都不一定赔得起。

不管别人家麻烦,也不给别人添麻烦。裴成言活了这么些年,打小就是这么个冷心冷肺的性子,基本不会伤春悲秋。偶尔善心大发一回,也只是随手往街角募捐箱里扔几个硬币,还不能多扔,毕竟扔得太多容易心疼,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募捐箱里的钱最后会落到谁手里。

至于别的,裴成言敢保证自己会在公共场合排队,并且不大声喧哗。出门在外不乱丢垃圾不吐痰,少喝酒不抽烟,少吹牛逼不扰民,偶尔还能想起对外卖小哥说句谢谢,努力将自身的整体素质常年维持在大众平均水平偏上,虽然做不成普度众生的大圣,却也绝对不是个为祸苍生的毒瘤。

总之一句话,在保证不违法乱纪的前提下,勿以恶小而为之,善事什么的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算,在如今这个浮躁的社会里,保住狗命永远是最重要的。

“见鬼。”裴成言恶狠狠地咬了一下牙。

起码在今天之前,裴成言都觉得他自己是个不爱惹麻烦的人,今天之后,裴成言忽然发现他身边其实全是麻烦,躲都躲不掉。

很多时候,喜欢看热闹和喜欢凑热闹的本质区别只在于——如果随便伸伸手就能拯救一个可能玩完的无辜群众,喜欢看热闹的可能连根手指都懒得伸,喜欢凑热闹的却已经一边骂自己傻逼,一边把脚都伸出去了。

做好人不甘心,做恶人又不忍心。这就是许多人都错觉自己只是喜欢看热闹,却总是忍不住凑了热闹的原因。

裴成言自认做不来那种不求回报的圣父,但当活生生的人命真的摆在面前,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他也只是个喜欢骂自己傻逼的傻逼。

就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日常以“冷血无情”自居,一边抱怨这个世界的冷漠和势利,妄想对所有和自己没关系的倒霉事冷眼旁观,一边却又忍不住为一点小事感慨唏嘘,伸出自己已经在心里剁过无数遍的贱手。

号称鬼见愁的社会精英人士裴成言,并不能免俗。

“通知胡所长赶快来接手。”裴成言附耳余彬,低声嘀咕:“另外,去一趟倒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怎么去,以什么名义去。”

说话的功夫,裴成言不难注意到,经过这么一顿折腾,何忧这位叛逆少女想请两个陌生人回家的欲望已经不剩多少了。

“这个你放心。”余彬带笑看了裴成言一眼,低头开始翻兜,没一会就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一个警官证,啪地往何忧面前一拍:“何忧小朋友,我们要认真地和你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警察,现在需要跟你回家了解一些情况。”

何忧一脸懵的点头,碎了一地的认知在脑内疯狂重组。

夭寿了,艳遇小帅哥变成一本正经的警察叔叔了。何忧绷着一张苦哈哈的脸,在心里无声地摇旗呐喊着:“爸,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早恋了,你以前也没说过谈个恋爱还有被警察带走的风险啊……”

裴成言嘴角一抽,抻着脖子稍稍歪头,就看到警官证上印的一张吊儿郎当的脸——余彬的。

牛郎,物业服务人员,警察,……这混蛋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兼职?

“我们需要见一下你家长,另外。”余彬咂了咂嘴,随手将额头前厚重的刘海向后一捋,目光灼灼如刀:“如果你没有说谎的话,我们还得看一眼周小慧。”

失踪了这么久的小孩子居然就被藏在这个小区里,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震惊?

也不知道周小慧爸妈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余彬眯着眼,何忧耳后的那一个小点红的艳丽又妖冶,正隐在乌黑的长发底下,仿佛催命符一样挥之不去。

不对劲的地方太多了。为什么生死不知的周小慧会忽然出现在何忧家里?为什么何忧耳后会有和那些受害者一样的小红点?为什么所有的怪事全都发生在最近这几天里,全都发生在这个小区里?

鉴于警官证的绝对威压,何忧不得不乖乖地领着余彬和裴成言回家去“了解情况”。一路上,何忧走走停停,一会怀疑自己被骗子骗了,一会又恐怕自己真的摊上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内心十分慌张。

上楼梯的时候,裴成言没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偏头和余彬咬起耳朵:“嗳,你这样的居然也能考上人民警察?”

“假的,那题也太难了,再说我就是一连英语四级都考不过去的学渣。”余彬漫不经心瞥了他一眼,随后掏出手机来,指着一个外地的电话号码对裴成言说:“就它,看见没?只要二百块,各种高仿证件包邮到家,绝对比真的还真。”

裴成言:“……你这是违法!”

“唉,这不是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嘛。”余彬摸着下巴哂笑:“不建议模仿,不建议模仿。”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啦!

另外问问看文的小可爱们,你们都考过英语四级没有啊~考过教师资格证没有啊~考过国二没有啊~没错,我就是个魔鬼,今年也要继续努力呢!

ps.以后一定要写一篇文,名叫《我的读者都是高冷帝》,或者《你们真是我带过最霸总的一届》,说真的,我一个东北老流氓,每天在作说里花式打滚求评真的好羞耻,过两天看不下去还要回来删作说,我好可怜呜呜呜…

余彬:“……”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何忧信誓旦旦,裴成言将信将疑。

窜天猴忽然遇上大暴雨,何忧随手扔下书包,歪着头摸一摸耳垂,皱着眉龇牙咧嘴:“……阿西,好痛!”

原来是这位叛逆少女新打的耳洞严重发炎了。一眼望去,能看到她的整个耳垂都已经红红的肿了起来,上面还长着一个绿豆大小的硬疙瘩。

“那个,何忧小朋友……”

“不要叫我小朋友!我已经十三岁了!我上中学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了!”余彬嘴里才蹦出两个字,何忧就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原地窜上了天:“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死……嘶!”

“你想什么呢。”余彬啧了一声,眼角余光依旧瞄着何忧耳朵后面那一小块,神色复杂。裴成言也不是个没脑子的人,吃味过后,很快便看出些不对劲,还没等余彬开口喊他,就已经迈开大长腿蹭蹭蹭凑到对方身旁去,低头往下看。

“这样啊。”余彬若有所思地点头:“我觉得我们还是得跟您去一趟。”

这句话说的实在太突然了,不光何忧愣了,连站在一旁的裴成言都愣了。惊愕之余,不知怎么的,心里还隐约蔓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滋味:“余彬,我不得不郑重的提醒你,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裴成言叹气:“我其实挺想拒绝的。”

“心里想拒绝又怎样?腰下两条腿还不是得欠儿登似的跟着余彬跑这一趟?”裴成言想。“胡所长真是个有先见之明的人,知道叮嘱余彬遇事先和所里联系……不,他或许只是棵有先见之明的树。”

募的,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凉意从裴成言脚底下钻上来,缓慢而深刻的浸入骨髓四肢:“我倒是无所谓,但咱们现在不是应该先找那巫族人么?”

毕竟随便尾随一名未成年少女回家的行为实在太像变态了。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一会。

许久,何忧一改方才早熟跋扈的小霸王模样,战战兢兢地问:“……那个什么,打耳洞而已,不会这么严重吧……我的耳朵还能保住么?”

阅读我是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