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净沙

第九十一章府主下葬

  • 作者:淡茶书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3
  • 本章字数:6834

廖伊每日入睡,闭目难眠,闭眼想到的就是张徵,嘴里念得也是张徵。对于她来说没有张徵的出现,自己的一生就不会变成这样,天策府也不会落到今日这步田地!

张徵,张徵,你为什么要杀我师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爷爷,你说为什么天策府会突然变成这样?”周葫芦有些感叹的问了句,实际上不止廖伊变了,她觉得她也有点改变,而她的改变就是没有以前那么开心了。

虽然还是很乐天,可是周葫芦知道,自己就是没有以前那么快乐了。为什么,大概是因为遇到了梅思乐这个麻烦之后吧!

若不是方正天的霸道,也许自己与方闻廷早就向他三叩首成为夫妻了!

方闻廷,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勇气,是我懦弱......

恍惚中,江洛橙听见“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她看见天策府众人对着方正天的棺木一次次磕头,就觉得是一种讽刺。

“你懂点事行不行,这会儿谁有功夫和你叙旧,好好待着,等她们把方正天下葬了,你再去找她不迟!”

“哦。”周葫芦应了一声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廖伊随着长队越走越远。

几个月不见,大家似乎都变了,很多事都显得面无全非了!

廖伊就要向自己的宅院走去,却听见小厮喊道:“小师叔,外面有人找!”

廖伊打起精神问道:“谁?”

“他说他叫周葫芦。”

“葫芦?”廖伊立刻扬起的声音:“请她来!”

廖伊说着就要走,却是方军走了进来。方军为旁门分支,在天策府内虽有些威信,但在方正天和方闻廷在位时却是做不得任何主的。可如今方正天已死,方闻廷也没了踪迹(方闻廷的死还没有公开),他便有了入主天策府的打算。

而这份打算,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廖伊和江洛橙。本来他算盘打得响亮,天策府府主失踪,老府主屈死,这新任府主的位置自然是自己的,可万没有想到江洛橙会有了遗腹子!

这遗腹子虽然没了爹,可毕竟是方家的直系,那他要想继承天策府的祖业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但是他觉得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天策府上下都尊他为上,那么江洛橙与她的遗腹子便变成了旁门,他只需要给她们一处宅院,再派个丫鬟伺候就可,而自己也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在大多数人开始尊他为主后,他便觉得只剩廖伊了,只要廖伊支持自己,那么他便扫除了最后的障碍。于是他按耐住欢喜的面色,走到了廖伊面前说道:“廖伊,我正要找你!”

廖伊抱拳躬身道:“师叔有何吩咐?”

方军一副愁眉苦脸道:“我天策府遭此大难,算是一落千丈,如今要想重新振兴我方家门楣,必然要来个主事的人。如今大哥已死,闻廷似乎也被朝廷通缉,这天策府主是万万当不得了,所以......”

廖伊立刻知道他心中所想,扬声说道:“所以,如今只剩下师娘腹中的胎儿,师叔放心,廖伊就算没了性命也要抱拳她一家孤儿寡母!”

“你!”方军按捺住心中不快,一口长辈的语气道:“大哥就剩这么个孩子,是男是女不知不说,这天策府的基业就算要他继承,也要等他长大了再说。如今该以大局为重才是!”

“师叔说的不错,孩子还未出生,这天策府是需要主事人,我直系之中只剩下师娘,便由师娘主事,我廖伊必然全力辅佐,师叔想来也不会让师父的遗孀受气的吧?”

“当然不会,但是天策府偌大家业岂能由个丝毫不懂武功的女子来打理,这让天策府如何在江湖上立足,更别说她能不能压得住手下这些弟子了!”

“师叔的意思是,她压不住,您也压不住吗?”廖伊一脸讥讽道:“若是师叔扶持师娘,还有谁敢不领命!”

“一个女子如何管理天策府上下!”

“怎的不能管?”

“自是不能管!”

“你的意思只有你能管吗?”

眼见撕破脸,方军傲然拂袖道:“当然!”

廖伊冷笑:“呵呵,真是好笑,师父在天策府重病卧床时不见你来看上一面,甚至他被府里杂役虐待时,也不见你关心一下,如今要争家产了,你倒是厚颜无耻的赶来了,还一副非你莫属的样子,我告诉你方军,我敬你是师叔,那是看在师父的面上。但要是你想打压师娘和师父的孩子,我廖伊第一个不服你!”

“说得好!”周葫芦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她朗声说道:“小伊儿,我就喜欢你的直性子,这样厚颜无耻没有亲情的人,不配拥有天策府!”

“你是何人?”方军一脸怒容上下打量了下周葫芦说道:“我天策府的家事,关你外人什么事!”

“自是不关我事,但我说大实话也不干你事!”周葫芦反驳道。

方军骂道:“一个外人居然敢在天策府撒野,简直岂有此理!”说着居然有了动手的意思。

只见廖伊一把将周葫芦互在身前说道:“别忘了,你也不是天策府的主人!”

方军一时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不敢真的动手,当下拂袖而去。

待方军一走,廖伊便如同没了魂似得,精神一松,就想要倒下。好在周葫芦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说道:“我的天,你这是憔悴成什么样了?”

“别声张,快送我回屋!”

周葫芦闻言立刻半扶半抱将廖伊送进了卧房。廖伊一沾到床,立刻躺了上去,显得有气无力。周葫芦心焦,立刻伸手给她把脉,半晌过后,说道:“我的天,你受了那么重的内伤,还不好好休息?”

“已经无大碍了,这些日子布置师父葬礼,是花了些心思,明日我便安心休养。”廖伊说道。

周葫芦走自己的怀里摸出个瓶子道:“这是我在天山那边捞来的一瓶极品伤药,你吃上一颗药丸应该有些好处!”说着小心翼翼倒出一枚白如樱桃的丹药给了廖伊。

廖伊也没客气,一口服下,每过多久就觉得胸口的沉闷感轻松了不少,原本的疲倦感也减轻了些,当下赞道:“真是好药!”

周葫芦嘿嘿一笑,这药毕竟是灵鹫宫的秘药,效果自然好。见廖伊脸上有了血色,她才放心下来,然后询问廖伊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葫芦哎哟一声,一脸委屈地喊道:“爷爷,打我做什么,我不是好久没见廖伊了么,你看她的面色,一看就是身体不好,我不是担心么!”

洛阳府,天策府宅院。

不知怎么的,她望着棺材,想到的不是方正天而是方闻廷,而一想到方闻廷,她的眼泪才涌出眼眶一发不可收拾。她知道所有人都以为她在为亡夫哭泣,可她自己却明白她在为方闻廷哭泣,也在为自己哭泣。有时回头想想,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方闻廷,可是方闻廷也已经死了。

闻廷死了......这是廖伊对她说的第一句话,而因为这句话她一时气竭晕了过去!

一众天策子弟立刻齐刷刷跪在了棺材面前,为首之人正是廖伊和旁系执事方军,侧卧在棺椁旁不语的却是方正天的遗孀江洛橙。

江洛橙跪坐在一旁发呆,她小腹已经隆起,胎儿已然成型,所以无需长跪不起,怕动了胎气。虽然如此,但该有的礼数江洛橙都知道的,她望着棺材,里面是自己的亡夫,可她却落不下一滴泪来。因为她知道,她不爱这个男人,甚至她每次看到这个男人心中都隐藏着一种愤怒和怨恨。

一时间丝竹声不绝,一路上爆竹响起,天策府外形成一条长长的“人蛇”,廖伊面无表情的举着师父的牌位缓步走在棺木身后。

男人,你有时真的不懂,有时他们明明知道是错的,都能坚持一条路走到黑,跳进末日的陷阱一去不回头!一个人只有失去后,你才会真正明白他在你心中的地位。

“起椁!”随着一声高喊,几名青壮走到了棺材的四角,然后一人扛起一角高喊一声“起!”便抬着棺材缓缓向外走去。

其实和梅思乐在一起虽然天天斗嘴,甚至落难,却也很开心,只是不知怎地和她真分开了自己反而觉得有些失落呢?周葫芦的心很大,自是不知道当两个人习惯了在一起后,突然分开会有一种空虚感,而这种空虚感才是对人最大的折磨。

直到傍晚,方正天的葬礼才彻底结束,本就重伤初愈的廖伊精神上极其疲惫,只想回屋好好睡一觉,明日开始继续准备与张徵的对决。

与张徵的战斗,廖伊实际上没有几分把握,因为这是先天高手和一流高手的对决,可以说甚至她连胜算都没有,可是她就想赌那口气,或者说就想出一口气,哪怕是在找死,她都需要发泄。而这个让她发泄的爆发点就是张徵。

白衣素缟,巨大的“奠”字立在堂屋正位,一具棺材静静躺在中央。天策府百人麻衣白布跪在厅里厅外,一名主持殡葬的祭祀高声喊道:“跪拜,叩首!”

随着纸钱纷飞,周葫芦在洛阳百姓之中看见了憔悴的廖伊,她高声大喊:“廖伊!”却发现廖伊显然心神不在,根本没听见她的声音。

待她想再喊,却被老葫芦一拍脑门骂道:“你个瓜娃子,在这喊什么喊,想引起众怒吗?”

阅读天净沙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