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穿越秦时之秋兰长生

十一、千钧一发

  • 作者:狠暧秦时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2-11
  • 本章字数:8635

一丝凉意跌落在鼻尖,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小雨,是吉是凶?我何时也信这个了?沉默的长城在雨中越发庄重。

我紧闭上眼,合起了双手:“孟姜女,原谅我,让我 代替你一次。”

身边听着刀光剑影拼杀,我灵光一闪,心中突然有了答案。对!万里长城!一切都要围绕这个词这展开!

我怎么没想到!我现在是孟姜女啊。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高渐离,他还是来了,终是没有忍住气,在他身边的是.......

这不是梦!我像是触了电般立马站起来身。

火光照亮的地方,秦兵重重把守。

突然窜出六道敏捷的身影,六剑奴也加入了。

曾经《万里长城》预告中,见到过六剑奴的身手,还有一段好像是制服了胜七,看来功力不容小觑。

如果我没猜错,张良等的人是胜七,胜七会赶来协助,可是这一次张良失策了,胜七来了,也无济于事,顶多能再撑一会,最终会是六剑奴占上风,必须在尘埃落定前想出办法。

话尽,我伏在泥泞的山地上,低声抽泣:“相公,你怎能就这么走了?.......你让我怎么活啊!老天啊,你睁开眼看看吧......”

一滴清泪顺着我的脸颊滑落在手背上,我一凉,我真的哭了,或许,我从心底就是同情孟姜女的吧。而此时,我在演绎这个坚贞的女子——为了救别人的性命。却依然忐忑,不确定结果。如果这本身就不是历史,我就算耗尽一生的泪,也无法解救。然而,仿佛就在做梦一般,我察觉到了我所想要的结果的来临,我所在的脚下大地开始震动。简直不可思议,山上也不时有小石子滚落下来,我躲闪不及,被其中一个小石子砸中手臂。

“啊”我挪了个位置,疼痛过后,却是惊喜,我也没把疼痛当回事。因为,在我头顶的长城崩塌了!!!

我望着渐渐垮掉的长城,心中希望着它能垮得再快一些,再快一些!动静越大越好,却忘记了站在这里是多么地危险。

“小心!”猛然间,我的眼前一亮,一道光一样迅速的人影将我带离一丈之远。

当我站定,视线又开始模糊,口中吐出不自信的话语:“少....羽”。

“还有我!”身后的天明看准时机插上一句,朝着我笑道。

“你们....”我刚欲开口询问他们为何会在此,少羽便紧张道:“柒夕姐,你在这干什么?你没事吧?”我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有他这句关心足矣。我正色道:“少羽,天明,此事说来话长,你们照我说的做。”我示意他们附耳过来。。。

“什么!你叫我们去搬救兵,万一秦兵抓了你怎么办?”天明这孩子太易冲动,一口否决了我的计划,我把目光投向了少羽,希望他能顾全大局。谁知,少羽一字一句道:“不行,柒夕姐,你一个人留在这太危险了,我们不能丢下你!”少羽,你不是一向比天明这小子理智的么?今天怎么也跟他一样了,我心中焦急:“少羽,天明,你们听我说,”我望向不远处轰烈倒塌的长城。“长城倒塌,动静如此巨大,附近的居民一定会醒来张望,我想让他们来替我作证。你们速去找盖聂先生和墨家众首领,这样高渐离和张良才有救,你们懂了吗?”我定定地望进他俩的眸子,天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少羽欲言又止,“我很开心你在关心我,可是现在必须听我的。”我郑重地向他们承诺:“我不会有事,放心。”

“嗯?”远处又有火向这边移动。不好!“秦兵马上来了,快走啊!”我推了他们一把。少羽闭上眼:“柒夕姐,你自己保重。走吧,天明。”“嗯!”天明答应着,两人正要走,又被我叫住:“别让他们知道是我叫你们去报信的,行吗?”得到少羽的默认。我舒了一口气,眼见他们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我想这个决定是理智的,若张良他们知道了是我的主意,调头回来救我,那我的心思也就白费了。一切平静,我重新回到那塌了的长城脚下,伏身跪地。这是宿命吗?还是我已经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我有一瞬间的恍惚,为何这长城真的如我所愿轻而易举就倒塌了?不出所料,周围的居民从熟睡中被惊醒,纷纷出门一探究竟。灯光亮起来,映照在我苍白的脸上,我浮出一丝微笑,又得继续哭泣了。

天边如闷雷般一声声巨响,震得雨点下落地似乎更加迅速。

在一旁观战的嬴政注意到异常,甚惊:“出了什么事?”

侍立在身侧的赵高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浮现,细眼一眯,轻而俯身对嬴政道:“陛下,好像是从前方长城处传来的声音。”

嬴政剑眉一竖,心中浮过不祥之兆,刚欲开口。却见一秦兵慌忙而来:“报~陛下”他“扑通”一声跪下,战战兢兢地道:“前方长城出现倒塌!”

“什么!”嬴政顿时觉得仿佛被来了个当头一棒。长城倒塌不过只是自己编造的谣言,目的是为了引墨家叛逆现身,没料到竟真的出现这一回事。不行!这是怎么如此巧合!他决定立即亲自过去看看!

大手一挥:“赵高,随寡人过去看看!”

赵高会心一笑,道:“喏。”临走前,眼神示意了六剑奴中的真刚。

见嬴政要走,高渐离怒火未熄,大仇未报,岂能眼睁睁放弃,他被秦兵包围,又被六剑奴围攻,张良也无法抽身,只好用尽力气,将水寒剑向嬴政射去。

眼见水寒剑即将刺穿嬴政,无奈却被真刚拦下,心中实有不甘。

脚步声愈来愈近,他们终是来了,我稍稍抬起头,让雨点尽情拍打脸颊,虽然被豆大的雨点击打地生疼,这却使我恢复了冷静的头脑,接下来要与之周旋的是千古第一帝,绝不能疏忽,让他看出马脚。

我用余光瞄到了嬴政的身影,低下头,继续低声抽泣。

想必是满目疮痍惊了圣驾,惹恼了嬴政,只听头顶上传来不悦的质问:“为何会这样?”

龙颜大怒,四周的秦兵立即齐刷刷地跪倒在地。

我假装好不受其影响,不出所料,他把视线移向了我。

“你是谁?”威严的声音让我不仅有种被震撼到的心境,却仍是保持原状,一声不吭。

原本打算在嬴政刚欲大发雷霆之际再加以解释,身后却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声:“这位姑娘,陛下在问你话呢,你可要如实回答。”

是赵高!赵高这个历史有名的祸害,若是被他盯上,就难以摆脱了。

我似受到惊吓,猝然转身,连磕几个头,道:“民女孟姜,丈夫修长城而死,悲痛欲绝,方才没有注意到圣驾,请陛下恕罪。”

“你一直在这?”嬴政丝毫不表露些什么。

我心想:“果真是个暴君,你的子民就因为你的暴政而死,就一点都不在乎!”

“是,民女听说丈夫死后就埋在此处,赶来这哭泣,没想到,哭着哭着,长城就倒了,民女方才是被吓到了。”我语带悲痛地道。

“什么!怎么可能?”秦兵私底下议论纷纷。

嬴政眯起眼,打量着我,不说一句话。

糟了,莫不是他不信,再偷瞄到赵高,神情似乎在思忖着,我怎么忘了还有个赵高在侧,以他的奸诈怎么能看不穿我的心思。

怎么办?

“陛下”正当我为之担心时,赵高开口了,我屏住呼吸,手心已泌出细汗。

“你怎么看?”嬴政向赵高询问。

“陛下,奴才以为此女的话可信。”赵高不紧不慢道来。额,赵高在帮我。

“哦?赵高,你也相信长城是她哭倒的?”嬴政锐利的眼中充满疑惑。

“陛下,奴才以为此乃上天的意思。此女为寻夫而来,这是感动了上天,才将长城哭塌,这女子方才不是说她的丈夫就埋在此段长城之下吗?这定是上天的悲悯之意,不得违抗啊~”

赵高果然有意帮我,可他与我素不相识,他怎么会这么好心呢?

“哦?是吗,你和朕都没有亲眼看见孟姜女哭倒了长城,有何凭据?”嬴政挑挑剑眉,不依不饶。

想来也是,一个千古一帝,怎能忍受自己引以为傲的千秋霸业毁于一个平民女子手中,他定不会轻饶了我。

可眼下,争取拖延时间,让援兵赶到才是最重要的。

“陛下”我抬眼望了四周,不知何时,已围有一大群周围居民,都是跪在地上的,“若陛下不相信民女,这些百姓都可为民女作证。民女只想为丈夫讨回公道,让他走的安心。”说着,便再次拭泪。

“呵呵,”嬴政轻笑,转而问道:“你们看到长城因为此女的哭泣而崩塌的吗?”

看得出,他在等着他想要的答案。

让他失望了,伏在地上的百姓虽惊吓不少,但却也是实话实说,不敢言半句谎话,唯恐惹怒上苍。当然,更重要的是不敢惹怒嬴政。

听着百姓连连道是,嬴政冷笑:“好啊,既然真是你所哭倒,说明你本就是大秦的克星,连长城都能凭一己之力摧毁。来人!”

“在。”

“拿下。”冷冷地。我被视作妖女了。

可是我还是从内心深处笑了,在我抬头的时候,我望向我所关心的那个地方,一切归于平静,肃静中,我捕捉到了一声犬吠。

这是暗号,告诉我他们已安全撤离。

四周的秦兵向我涌来,我却说不出的从容。。。

“嬴政,就算不是为了天下苍生,我也会替我大哥报仇!”高渐离此时已身负几处伤,嘴角也泛着血丝。嬴政不屑地轻笑,看向张良:“想不到一向为人师表的儒家也反了,呵呵,有意思。”只见张良还是不作声,我心中不由急了,这到底该怎么办?这样下去,死路一条啊!“拿下!”嬴政一声令下,秦兵蜂拥而上。

今晚桑海上空没有公输家的机关鸟盘旋,夜凉如水,一切都出奇地安静。

“抓住他们,这次不能让这些反贼跑啦!”朦胧中,我似乎听见秦兵追杀着天明少羽。

“不!”我心头一紧,孟睁开眼睛,睡意全无。我还坐在长城脚下,刚才的追杀声也无从找起。“原来是梦。”是我想太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一抹额上的薄汗,却望见远处星星点点的火光在移动,我定睛一看,是秦兵!

我坐在长城脚下,低头等待,只希望今夜能相安无事。

夜色渐浓,一直都很正常,我略微放下心来,却觉得一阵困意笼罩这,眼皮开始打架。

赵高嘴角噙着奸笑,一双细眼半眯,似乎在洞察着什么,而他给我的错觉居然是他看见我了!我迅速将身子侧过,躲在城墙背后。

那个俊雅梳洗的背影,张良!他也在?此时的他们被包围了,怎么办?

可是,对付这些秦兵,本来是小菜一碟,为何张良不动手,顺着他定定的目光直视的方向,我意外地发现了赵高,这家伙在这出现了。显然六剑奴,他的心腹也应该在不远处埋伏。

思及此,完全不管历史到底如何,我一路狂奔,风呼啸着,时间在追赶我,我知道分秒必争。

就在这儿好了。这段的长城座落在最陡峭的山缘边,应该是施工最难,最易倒塌的一段了。

我在祈求什么,就算真的有孟姜女,她也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哭倒长城啊!可是现在实在无法逃避这个迫在眉睫的现实,无论如何,我都要试!

听说嬴政现已到达桑海,心中便涌现不详的征兆。

蓦地,人群中传来肆无忌惮的笑声:“高渐离,寡人就料到你会来!”

是嬴政。这一切果然已经是算计好了的,连我都猜到了,张良怎么会没想到,我不自主地又瞄了张良一眼,却见他一脸淡定,在等待什么。

阅读穿越秦时之秋兰长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