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吾妻倾世

第4章 亲了吻了,哔了狗了

  • 作者:蜀景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2-17
  • 本章字数:5392

苏菲儿僵直着身子行礼,打算告退。

见她要走,刘景知一双墨眸冷然的睨着她,“这是本王的王妃,下次,请,你嘴巴放干净点!”

见他笑,苏落染嗔了他一眼,眸中水光流转,熠熠生辉。

待她稳好呼吸,侧头对上那双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睛。

他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说完,她又贴上了他的唇。

刘景知想笑,却将所有的笑意转化到了行动上。

苏落染被吻的浑身软绵绵,还得靠刘景知搂着才能坐稳。

“崽崽,这可是你先惹我的。”

刘景知附在她耳边哑声厮磨。

一个请字说的杀机显尽,苏菲儿害怕极了,颤颤巍巍道:“菲儿定当谨记。”

刘景知没有再看她,倒是苏落染站起了身走到她面前,挑起她尖细的下巴左右打量了一番,“大姨妈,你这小脸得好好护着哦。”

她左一个大姨妈,右一个大姨妈,喊的苏菲儿那脸色青上加黑。

可苏落染跟没看见一样,继续道:“别老惦记别人家的,不然嫉妒使你丑陋,不,更加丑陋。”

被她毫无余地的讽刺,苏菲儿青筋暴起,手指甲都掐进了肉里。

她已经受不了,却还是强装优雅的笑了笑,“王妃焉知以色事人不能长久的道理?”

苏落染哥俩好的拍了拍她的肩,“大姨妈,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家殿下又不是那种肤浅的人。”

说完,她又对着闲坐在那的刘景知一番挤眉弄眼,“殿下,你说是吧?”

刘景知被她给逗乐了,只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得到他的配合,苏落染朝他吧唧了一口,是个飞吻。

刘景知浅浅一笑,眉眼俊逸。

他们俩一唱一和分外亲昵,苏菲儿只觉得喉头一抹腥甜,她再不走真会被气的吐血。

想着,她连忙赔笑脸,“既然王妃都说了,那便是了吧。菲儿今日叨扰太久,也该回府了。”

苏落染笑着点头,“慢走不送。”

苏菲儿阴着水眸离开,可那走路的姿势却依旧优美。

苏落染在后面邯郸学步,可总觉得扭的腰累。

她看着苏菲儿露出倾佩的眼神,“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想了想,她又补了一句,“再见了您嘞!”

嗯,这才完美。

今日份狗粮已经成功让小白莲撑到凋零。

苏落染浑身舒坦,心情倍儿好。

刘景知心底很高兴自家崽崽在意他旁边有女人,只是那面容怎么也瞧不出他高兴。

苏落染也以为他不高兴她撒泼,她转了转明艳艳的琉璃眼,伸手就搂住他的腰,软声道:“我是在报仇,不许怪我撒泼。”

报仇?

她什么时候在云国树敌了?

刘景知搂住她的软腰,“报什么仇?”

苏落染抬头一笑,媚如春阳,“夺夫未遂之仇啊,算不算?”

夺夫未遂?

也不知道这小脑袋想些什么。

刘景知戳戳她的脸,满眼无奈,“小狐狸崽子。”

苏落染眉眼弯弯的笑着,一颗小脑袋枕在他心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眸光一转,她掂起他腰间的麒麟墨玉,随口一问:“殿下这玉佩,可是自小就带在身上的?”

刘景知握住她的手,“母妃所赐,自小便带身上。”

苏落染指尖微颤,下一秒,却搂紧了他几分。

小姑娘这样全身心依赖自己,刘景知暗喜,不自觉便摸了摸那块墨玉。

好宝贝,幸好有你在,不然你家女主人肯定记不起你家男主人。

两个人没说话,却又很美好。

离怨进来时见到这一幕,感觉自己的大眼睛要被亮瞎了。

最主要的是,他家殿下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是什么鬼?

他很好奇他出去的这半天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一想到正事,离怨立马冷漠着脸出声,“殿下,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只是…”

他欲言又止的看着苏落染。

苏落染会意,“我先回后院了,正好要把东西搬去倾颜阁。”

刘景知皱眉,“不许搬!”

苏落染:“…”

为毛不许啊?

刘景知内心叫嚣:想和你睡觉呗。

但他含蓄惯了,想了想,他还是清咳两声,面不改色说了个理由:“监督你喝药,免得你涝死那几盆玉盘盂。”

果真,听到喝药两个字,苏落染小脸一皱。

这借口,真好。

祁王殿下默默为自己打了个电话。

不远处的离怨作为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狗腿子”,他一看就晓得殿下又想搞事情。

王妃一到,他就觉得自己心脏眼睛不太好,肿么破?

说起王妃,小欢喜那丫头呢?他也很想她呢,连同殿下对王妃的执念,穿越了一世时光。

那边,苏落染翻了个白眼,飘飘然就要离开。

刘景知眼疾手快的一拉,不咸不淡的对她说了一句:“好好待着别乱跑。”

她哪乱跑了?

苏落染委屈的像个三百斤的胖子。

将她抱在怀里,刘景知心中的不适感才慢慢消散。

说起公事,他也有了兴致,“离怨你继续说吧。”

离怨回神,春山眉微蹙,“私库出了些状况。”

刘景知把玩着苏落染的乌发,神色冷然,“驻守在那的禁奴呢?”

“当夜私库有动静,驻守的禁奴进去后,三死一疯。”

三死一疯?

这状况,依着前世而来?

刘景知蹙眉,“私库里可检查过有无暗门出口?”

“属下一一检查过,没有任何暗门出口,而且私库没有丢任何东西。”

私库里的东西,一件便能给人以把柄治罪殿下。

刘景知墨眸宁静,冷冷清清吐出一个字,“等。”

离怨稍稍一想,随即明了他的意思。

敌在暗,很难抓住踪迹,也只有等那人在白日露了踪影才能跟随他到那暗处。

离怨点头,顿了顿,又马上提醒他道:“殿下若要亲自查看,晚上需得多带些影卫,最近私库那一片,晚上实在不安宁。”

刘景知眯着狭眸,眼底情绪凉薄,“不太安宁?该是活死人的功劳吧。”

过了许久,一吻结束。

苏落染扯开他作乱的手,又一一将自己细白修长的指镶进他的指缝,最后十指相扣。

她掀眸凝视着他,“我在吻你,你能不能专心一点?”

顿了顿,她又温软的笑了笑,“还有,闭眼睛,不许看我。”

苏落染朝他眨眨眼,然后坏笑着抬头吻住他的唇。

刘景知被她突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到唇上那绵绵痒痒的触感袭到心尖,他眸间已是深沉一片。

一直被忽视的苏菲儿在看到他们俩旁若无人的亲吻时,整个人都处在崩溃边缘。

男俊女靓,相濡以沫的画面太美,美的世间所有都停了下来,慢了下来。

那时车马太慢,真的只够爱一个人。

呃,大姨妈还挺执着。

苏菲儿现在被她气的脸色发青,恨不得咬死那贱人才好。

苏落染,她居然是苏落染,真该死!

刘景知征愣的看着她。

她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

阅读吾妻倾世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