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刺秦

第二话:铁匠铺

  • 作者:月下离人醉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2-09
  • 本章字数:9057

神策卫肃杀的眼帘之中,呛声连连地奔出来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满是污垢的俊秀脸颊上沉若自定,竟无半点惶色。仅是一脸惊奇地盯着漫天火雨,咦声啧道。“噫,这风箱可是厉害咧!”

他明亮的目光看着黑甲神策卫,然后视线又越过神策卫的身体,落向了几道被夷为平地的围墙后方。那里聚汇着十数道肃黑的身影,每人手里都执着一把弯如月牙儿的利剑。

火海里,跳出来个火人,一名手执着灼红铁锤的胖汉子,也顾不及周身雄雄烈火袭身,悲痛欲绝地叱骂,但看清眼前景象的瞬间,胖铁匠手中的铁锤垂落在地,随即发出一道更刺耳的尖叫。

“神策司办案!”

雄泄的真火恍如狂雷般就此炸开。

“轰嚓…”

一道裂天巨响。

从院墙口处涌出的这一股赤红真火余势未消,又横扫数条街巷,连毁数排民房,涌向了一间铁匠铺。

铁匠铺门口摆放着的各种器刃先行裂毁成无数灼红的碎铁,直飞苍穹,漫天火红刃雨直落而下。紧接着,整间铺子顿成乌有,吱啪啪涌冲起袭天雄火。

“狗崽子,你狗脑袋长哪去了?又忘了关风箱,毁了老子的铺子!”

黑影的中央,一名身姿妙曼的白裙女子缓缓飘落下来,成千上万密如细丝的剑雨汇聚进入她的体内。

“找到那把剑!”

白裙女子脸色苍白如雪,浑身已被雨水浸透,他似乎疲倦到了极点,在几柄黑伞聚拢上来帮她挡住前方飘落的雨珠之时,她只是淡淡说了这几个字。

周边的黑甲神策卫们顿时周身一震,握着剑柄的手也不禁冷汗一寒。

先前,他们已十分清楚鬼门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之前巷中的对阵也已然领略了鬼门之厉害,但是今日里他们才明白自己对于鬼门的预估还是太低了。

原来,之前巷中那道毁天灭地的熊浑真火,竟是一把剑!

“既然星司大人已诛杀逆贼,为何院中却不见逆贼尸身,还有那把剑究竟又遁去了何处?”

一道轻疑的声音,一名面容英俊的年青神策卫小心地开了口。他持着伞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先前在巷中已然损耗了他大量修为,气息看起来比周边几人较为弱些,呼吸也有些不由地加促起来。

“大胆,你竟敢质疑星司大人的神修不成?”

一道厉叱声,中年神策卫手中的利剑与话音同出。

嗤的一声轻响,黑伞里被血浆糊满,英俊神策卫的头颅脱离了颈项,与黑伞齐飞,两只眼眸死死的撑着,突自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傲天狂尊诀,好凛快的杀意!恭喜神都统突破大境,臻入正品五境。”

夜袭月淡淡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中年神策卫。

“他或许只是想引起本星司的注意,想给我留下些印象而已,况且在这个年纪就已经半步跨过第四境,也算是皇朝难得的才俊,就此命丧都统剑下,会不会有点可惜?”

“星司恕罪,属下只是不想星司神威有所玷损,这才出的手,还望星司明察。”

中年神策卫脸色骤然无比雪白,重重衣衫被汗水浸透,心头骤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神都统何需如此惶恐,既然中车府令有圣上手谕,统辖天、地、神、夜、锦、武,六司,监督剿灭鬼门之事,你们神策卫自有先斩后奏的职权,本星司又怎会责怪于你?”

夜袭月淡笑着看他,嘴角梨窝嫣然,给人的感觉似乎对这位擅作主张的中年神卫并无恶感。

然而,一滴打落在她身侧的雨滴,却骤然静止,她的身体开始发出莹莹润光,成千上万密如细丝的剑雨汇笼聚出来。

院中陡然天地寒光,十数名神卫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头颅便齐刷刷地脱离了颈项,污血与暴雨齐洒。

“圣上可有出关?”

夜袭月闲庭若步地漫步在碎尸之间,身上的白衣长裙污血漫烂,淡淡道。

“我不在皇都这些时日,宫禁之中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禀星司,圣上三日之前便已出关,半月前,中车府令联同李丞相曾入禁宫弹劾过神武将军,天颜震怒,下旨裁撤武卫司,又责贬神武将军前往上郡戍边,与神武将军同时流放的还有长公子扶苏!”

剩余的两名执伞神策卫面无波澜地恭然回道,似乎,显然对先前之事早有意料,也司空见惯。

“奥?”

夜袭月秀眉微蹙,盯着雨雾笼罩的长街深巷,有些出神。

“山雨飘来风满楼,看来,这场雨,不早,不迟,下得倒是时候!”

“通知中车府令,就说鬼门已灭,无情剑亦毁!神策卫此战尽数殆亡。”

“是!”

两把黑伞小心翼翼地护送着白裙女子走出了血流长河的庭院,上了一辆早在巷头等候多时的马车。

从身陷火海的铁匠铺里走出来的少年始终目不斜视地看着院中发生的一切,直到白裙女子掀开车帘坐了进去,才感叹般地说了句。

“真漂亮。”

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跌坐在他身侧不远处的那名黑甲神策卫颈项上的脑袋咚咚咚的滚落了下来,就滚在了他脚边,旋了几个圈,一双大大的死人眼,死死的撑着看他。

与此同时,急啸的马蹄声与金铁声骤然响彻,淹没了雨声和雷声。

一瞬间,无数铁马战车如潮洪般涌进了这条残败的深巷之中。

“将这里的人全部抓起来,一个也不许放过!”

一道厉叱的喝声,如洪雷般炸开,震得碎瓦片片飞落。

一时间,黑甲蜂拥而入,蹬门踹户,雨丝中迷离的街巷被彻底惊醒,民众嚎嚎的被拖拽了出来,鸡飞狗跳。

“你叫叶想?铁匠铺里的掌火伙计?”

一匹身覆金甲,雄姿纠赳昂的骏马之上,一名面色沉冷肃杀的武将,手中利剑直指叶想的咽喉,厉声喝道。

这名武官眉宇凛厉如剑,面色凛凛寒杀之光,因为赶路赶得急,呼啸的骏马喘息气息险些将叶想吹倒,他周身透散着一股冷煞雄威的气息,周围的官员将尉与军士都畏而远之,远远地跪地恭拜,就连飘落的急雨全都避着他走。

因为整个咸阳的人,甚至连雨都知道,他是天监司正司:兀穷年。

也是中车府令赵高最得意的义子:血滴子。

血滴子,可并不是什么好听的褒称,除了凶狠,残暴之外,还意味着嗜杀成性,杀人不见血,视万灵生物为草芥。对于这种煞杀天下的‘人屠’,最好的办法,便就是避而远之。

就如此刻,他才刚刚赶到,气息还未平息,煞杀的气息已使得几名欲要亡逃的民众瞬间化作乌有,手中寒如冰魄的利剑,绽发出来的凛凛寒光,亦使得这名身份有些疑虑的少年周身衣衫尽数败毁。

这名叫叶想的少年却根本意识到来人的可怕,他一面擦拭脸上污水与灰诟,露出了他那清秀灵气的面颊,一面好奇地盯着马上那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道。“你们是来调查纵火案的吗?”

兀穷年黑眉微皱,喝道。“事发之时,你一直在这?”

叶想认真地道。“何止呀,差点连小命都丢了呢,看把这铺子毁成啥样了,老板气得一头栽进了火里,就再没出来过。”

兀穷年冷冷喝道。“这么说,你有看见事发经过?”

叶想点了点头,指着院墙后方,道。“呐,你看,那里死了一大片,这里还躺着一个呢。”

兀穷年看了一眼地上的脑袋,沉凝了片刻,肃然道。“那你有没有见到凶手?”

“那到没有。”

叶想摇了摇头,透过战车的缝隙,看着已被夷为平地,那里有不少天监司甲卫正仔细的翻查院中的每一处角落,好奇道。“他们在找些什么?”

兀穷年越来越觉得这少年有点意思,对方身上的平静气息让他莫名受到感染,他平了平气息,并没有动怒,反而和颜悦色地问道。“你可有听说过鬼谷门?”

叶想有些出神。“云梦山,鬼谷门?”

“正是!”

兀穷年微微一笑,耐心道。“鬼谷诡秘,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翻云覆雨,惊世骇俗,弟子门人天经地纬,文可定天下,武可铸乾坤,皆是一剑可屠城的存在。我大秦自一并天下,扫合六方以来,千邦万国朝拜,百家诸子恭服。唯有鬼门一脉诡有变祟,弑我朝臣,颠我邦基,实乃我朝心腹之大患,一日不除,皇朝难有安宁,今日伏诛之人,便是鬼门十三徒,掌派剑无情。”

“怪不得如此兴师动众。”叶想目不斜视的盯着满是忙碌之中的修行者的毁败庭院,若有所思道。“那他们是在搜查鬼门遗秘?”

“你也知道鬼门遗秘?”

突兀年笑着看他,并没有因为少年提及禁忌而动怒。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像鬼门这种能搅动乾坤的逆门大寇,潜伏我朝皇都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绝密,既然逆首已经伏诛,必定会留下一些遗秘之物,自然需要严加搜查,倘能寻到些蛛丝马迹,便能对鬼门一脉了如指掌,彻底斩除。”

叶想笑了笑,道。

“当时我正在火炉里加着火,哪晓得风箱爆炸,将整间铺子都点着了,我逃出来一看,便见这漫天的火雨和满地的断头了。”

兀穷年赞赏地微微点额,道。“那你可有见到一把火红的剑?”

“剑?”

叶想睁大了眼睛,道。

“有呀!”

“在哪?”

“这不是满地都是吗?”

叶想指着青石道上一片狼藉的灼红铁片,极是认真地说道。

“老板就是因为这些剑器损坏了,没法跟京都铸剑门交差,这才急得钻进了铺子里没能出来。”

兀穷年淡淡道。“行了,你可以走了。”

叶想有些惊讶,清亮的眼睛问道。“这就可以走了?”

“怎么,还舍不得走不成?不要惹麻烦。”

兀穷年好气又好笑的轻斥了声,摆了摆手,示意少年快些离开。

“那这些碎剑?”

“既然铁匠老板已死,便归于你了。”

“……”

还来不及招架,强大的赤红真火使得他们的身子被无情的甩推出数十丈之远,手中深插在青石板上的利剑,划拉出一条条深长的鸿沟,发出剧烈刺耳的摩擦声,将整条深巷点烧起一道冲天红光。

诡谲如局的深巷之中,数十道黑影急掠如风,手中长长的利剑拖行在湿滑的青石路面上,绽发出数米之长的熊熊光火。

强大的气浪,震溅起街巷里数米之高的水浪,就连里处大致交手情形都感觉不出的他们,肃杀的脸面越来越凝重泛白,手中的利剑愈发握得发寒。

其实时间很短,短到附近民众以为只是狂雷之音而并未反应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身上透散出来的气息,俨然比先前数名黑衣官员还要雄厉,具有无法估量的神为修行。

围绕在角楼周边的轰鸣声,不断迸发出阵阵天地颤惶的异火诡光。

火光电石之间,院墙悉数崩毁。

疾驰在深巷之中的黑甲神策卫陡然大震,领前的数名神策卫齐齐发出一声厉叱,抽剑挡在身前,脚下肃黑长靴摩擦在青石路面迸发出刺耳的灼响。

“轰哐…”

一名身遭重创口喷血柱的神策卫就坠飞在这间铺子前的青石道上,他的利剑已经败毁,只余下三寸来长的剑柄,听着这名胖铁匠的嘶叫,他咬牙倚靠在断垣之下,一声厉叱,凛厉的杀意令那名胖铁匠周身一颤,叫声顿时而止。

而就在此时,一道沉嘹的声音打响。

“老板,你这风箱也该换了呀!老是不通气!咳咳,哇,下火雨啦,老板!”

这些黑影的周身,透散出一股滚滚强浑的真气,在这样的怒风暴雨之中,竟没有一滴雨珠打落在他们身上,只听吱啪的灼响声,坠落在他们身体周边的雨珠有如具有生命般地惶恐飞避开来。

数把利剑几乎同时裂碎四飞,几名神策卫被震飞数百米开外。

巷中剩余的十数名神策卫无不骇然变色,惨白的面颊被撕裂开来一道道见骨的血口。

阅读刺秦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