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苏公公,公公苏!

第二十六章

  • 作者:枭药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2
  • 本章字数:7472

时辰太早,苏公公的房里还没人,甚至连屋门都也紧紧锁着,惠明略有些诧异,原本就只是用来临时休息的倒座房,就在乾德殿后头,里头又没什么贵重东西,她以往来,屋门寻常都是不锁的,尤其她开始给苏公公送膳以后,元宝还特意与她提起过,只说以后若是没人,直接进去就是,千万莫在外头冷着。

怎的今日还锁了?

难不成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惠明想着,这也不是说不过去,她这些日子,是当真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如何叫苏公公从两年后的中元脱身,好长命百岁的活过这一辈子。

她轻轻转身靠向炕头,从炕下小桌上取了一碗水抿了几口,虽隔着藤编的瓷壶,放了这一夜也早已冰凉,几口入肚,惠明便也叫这凉意刺激的瞬间清醒了过来,只又紧紧捂着厚实的棉被,缓过神,便靠在枕头上思量着她已有几日没与苏公公说得上话了。

也死了!

惠明立在原地愣了愣, 听见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开了口:“那苏总管, 苏公公呢?”

“苏总管?”老宫人浑浊的眼睛里透着不耐:“死了!也死了!””

说来也怪,分明上辈子当真刚刚得知苏公公的死讯的时候,她也不过是震惊恍惚了半日,除了有些空落落之外,之后也就这般守着小殿下,寻寻常常的过了二十余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

即便是刚刚回来的那几日,她得知苏公公还活着,固然也是满心庆幸,想着报恩,却也不至于这般日日连睡梦里都不得安生。

只自从前日送了芙蓉蛋羹,听了苏公公与她长篇大论,细细叮嘱的那一番话,回来之后,却是一次次的,每每都会被这般的噩梦被惊醒,这已是连着好几日了,当真是不知为了什么。

是元宝忘了?惠明顿了顿,在屋外的冷风里跺着脚等了片刻,见元宝与苏公公迟迟未来,又怕这样的天儿里热粥只怕很快就会凉,想了想,便只得转身,提着食盒又疾步送回了自个屋里,手脚麻利的放在了火盆旁边温着,接着也不耽搁,又立马扭头回去当值。

正是慢慢化雪的时候,饶是乾德宫周遭的路径早已有粗使的洒扫宫人们日日清扫着,可这般时时都在化出来的雪水却是难免会渗出些许,尤其是主子们不会涉足的倒座房与廊庑附近,地砖上更是还有不少脏污泥泞。

满宫里的宫人不愿叫雪水污了鞋,都是走干净的回廊上多绕几步,可惠明脚步匆匆,却是并没有这样的功夫,只是拎起裙角,直来直去的踏进了地砖上的雪水里。

这般踏着雪水跑了一圈,鞋面便都已湿了大半,好在因为拎起了裙子,裙角周围倒还算干净,抚平盖下来倒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自个鞋袜都是湿漉漉的裹在脚上,这无时无刻的难受便只得自个忍着。

惠明暗暗皱了皱眉头,这会儿却也顾不得这许多,只与今日当值的女司们一道在魏姑姑面前领了吩咐,便如往日一般,备下陛下今日的饰物,捧了漆盘规规矩矩的候在了寝殿帘外,未过多久,随着一声吩咐,便依次上前。

这样的日常差事惠明很是熟悉,几乎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错,因此这会儿倒有大半的心神都分去注意起了一旁的苏公公。

按着陛下的习惯,贴身服侍向来是御前女司们的活儿,内监们从不插手,因此苏公公便也只是挺身垂眸,安安静静的在立在了门口,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对殿里一切都不起丁点儿兴趣一般。

惠明盯了他半晌,可今日的苏公公瞧着却是不复往日的敏锐,直到惠明伺候罢了,捧着漆盘退了出去,苏公公都是一个眼神也没分给她,只立在原处,简直入定了似的!

惠明轻轻抿了抿唇,莫名的带着些低落的情绪退了出去。

惠明虽然也在乾德殿里当值,但比起苏公公的简在帝心来,也只是陛下更衣之时才会上前服侍,没有差事的时候并到不了御前,等的陛下用过早膳,又起驾去了养乾殿里处理朝政,苏公公也一并伴驾,一上午过去,惠明也没能寻着机会遇见苏公公得空的时候。一早去求来的梗米粥,她只得自己温着喝下了肚子里。

如此一来,直到晌午时分,陛下歇晌午睡之时,留意了整整一日的惠明才终于寻到了空闲,在乾德宫的西侧门口,看见了身披玄色大氅的苏公公带着元宝脚步匆匆,正要离去一般。

“苏公公!”惠明面上带笑,远远的便叫了一声迎了上去。

苏瑾的脚步一顿,在大氅的掩盖下,手里攥着如意结的手心已在微微发抖,可面色却只如这阴沉的天气一般,没有丝毫波澜。

“公公这是要去哪?”惠明扬着嘴角,语调轻快,面上透着几分关心的神色:“今早本想着给公公送碗熬得烂烂的梗米粥,不巧却锁了门,直到辰时也没见开,公公差事这么忙,可是用过早膳了?”

苏瑾僵硬的抬起头,眸光近乎贪婪的从惠明面上一一扫过,已有六日未曾与她说过话了,此刻对着惠明这样的关怀备至,他想要抬头好好的看看她,但心下的羞愧胆怯,却又叫他不敢看她。

苏瑾又低了头,这个时候,他知道自个原本是该说些冷待的言语来,好叫她能知难而退,自此对他再不理会的,只是……

“要去永寿宫。”他努力的开了口,紧接着,嘴角微微翕动几下,那伤人的言语竟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哪怕一个字。

惠明还未察觉出不对,见苏公公沉默不语,有些奇怪道:“公公要说什么?”顿了顿,又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耽搁了您的差事?”

“不,没有……”苏瑾又一次紧了紧手心,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最终也也只是顺着这话头,只是扭着头逃避道:“我还有些要紧差事,你若有事,吩咐元宝就是。”

苏公公低着头匆匆说罢,便几乎带着些慌张一般的转身走了,只剩下元宝立在原地,对着惠明有些干巴巴的笑着,叫了一声惠姑姑。

惠明这时还没有察觉到不对,只疑惑道:“公公这是怎么了?对了,今个倒座房里怎的锁了门,倒叫我白跑一趟。”

“怪我怪我,都是小人忘了。”元宝低着头挠了挠后脑勺,目光躲闪,满面尴尬。

惠明愣了愣,这样的神情她再熟悉不过了,之前得罪了魏姑姑时,秋芽、云华,包括苦口余甘几个对着她,便都是这么一副有些不好意思,又巴不得她离得远些的神色。

再想想这几日里的情形,惠明便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苏公公除了御前总管的职之外,又额外增了操持先皇娘娘的忌辰祭祀,日日皆是早出晚归,甚至不必刻意躲闪,只需不再如往日一般刻意的腾出空档来,就当真与惠明极难有能在私底下遇见的时候。

也正是因着这缘故,惠明这几日虽觉着苏公公是愈发的忙了些,但还当真还没能察觉到这是苏公公对她的有意疏远。

直到现在,看见元宝的躲闪,原本就也灵醒识趣的她这才瞬间恍然——

苏公公,这是已经嫌她麻烦多事,也与元宝解释清楚了,要与她敬而远之了么?

也是,苏公公原本就是正人君子,上辈子是她自作多情,处处横眉冷对,苏公公宽宏大量,自是不在乎,偏偏这一次她诸多殷勤,苏公公怕她误会,自是要有礼疏远的,这结果本也就是正常事。

“既是这样,我也不耽搁你,下回等的苏公公有空了,再去叨扰就是了。”惠明依旧笑的大方,也依旧面无异色的与元宝说了话。

惠明心里这般告诉自己,无妨,原本也就该如此,是她操之过急,日后更小心些,另想法子慢慢与苏公公亲近就是了。

虽说如此,虽说她心里已经想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

惠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毫无道理的,

她觉着有一点委屈。

这样的梦她已经连着做了好几日了,惠明抚着胸口,一时间还有些回过神来。

第二十六章

她得去看看。

才刚刚想明白了这一点,一转眼间, 惠明眼前便乾德宫那个在外院洒扫的老宫人,对了, 她问的就是他, 惠明几步走上前去,还没来得及开口, 满脸皱纹的老宫人便知道了她的来意一般,摇着头唱着调子一般的叹息:“死了,都死了……”

她, 怎么在这?她这是要干什么?

哦,对了,惠明忽的记了起来,瑞王谋反, 听说乾德殿里许多宫人, 都连累丧命,她是想过去找人问问,看看死了的都有些谁, 有没有熟识的几个女司, 还有,有传言说苏公公也……

胸口还在剧烈的跳动着,惠明微微的喘息着,扭头看了看外头还黑黝黝的天色,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连手心里都已满是冷汗。

——————————

梦境到这, 惠明挣扎两下,便好似终于从冰冷的凉水里挣扎了出来一般,猛地坐起了身。

该有四……五日了?惠明掐着指头算了算,不单单是苏公公,这般说起来,这四五日里连元宝也没怎么见找过,昨日过来送银丝炭时,她都正巧不在,是六安收了的。

这可不成,照这么下去,她如何能与苏公公亲近,好能开口问问牵涉进瑞王爷的这般大事里?隔了这么多天,她也该殷勤些,再去一趟了!正巧,几日没见,也不知苏公公的胃疾好些了没有,有没有日日冲稷子粉与茯苓粉喝。

这般想着,惠明又躺一阵,听着外头时辰差不多了,便干脆趁着外头的夜色里起了身,从床尾的木箱里取出几颗上次贤妃娘娘赏下的银裸子来,起身手脚麻利的收拾妥当,便如上次一般去了膳房,要了一碗熬出油花的粳米粥来,临走时瞧着膳房里有切得细细的瓜丝小菜,虽简陋,看着却也很是爽口,便也厚着脸皮要了一碟子,一起装进食盒往苏公公的屋里送了去。

一片模糊不清的迷茫之中, 惠明愣愣的站在乾德宫外的宫墙外, 心里满是疑惑。

身旁的六安察觉到她的动静,也跟着翻了个身,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姑姑?”

“没事,做了个噩梦。”惠明轻轻的摇摇头,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沙哑。

阅读苏公公,公公苏!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