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三国]我爹是郭嘉

第十一章

  • 作者:啊可爱的兔牙啊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1-07
  • 本章字数:6552

山寨各处关口都有人把守,四处遍插着有些褪色的黄旗。

曹丕略知一些兵法,傍山依水,易守难攻,难怪这些人到现在还能藏匿于此。

眼下这股在许昌城外逍遥自立的流寇,显然和青州军不是一路,若知道自己是曹操之子,会不会有性命危险?得想个办法。

这片树林走了一两个时辰,眼看要出了树林。曹丕借称小便之际,又悄悄脱掉另一只鞋。

曹丕心下一沉,遭了流寇了。虽然男人救了郭奕,寇就是寇,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曹丕两只稚嫩的手扣在颈后推着那只抓住他的大手挣扎着。

“你这么有兴趣知道,就一起去吧。”血豹子并未松手,“不过,去过的人,还没有活着离开的。”

这手还真凑效,凶面大汉一笑,“你到不怂。”

曹丕细细的观察了这群人,他们个个生得十分彪悍,衣着多用粗布加皮革缝制,但不统一。共同之处,就是他们的头上都缠有一条黄色的布带,并且人手一把明晃晃的大刀。

昔日闻得黄巾军也是用黄巾系于额前。没想到黄巾之乱已经过去十几年,民间还有其残部。当年父亲曹操就是靠镇压黄巾之乱起家,其中三十万青州军就是收编的已投降的黄巾军。

行至山顶,却是别样的一片风景。绿树环绕处开辟了一块空地,安置着错落的房屋。但是从山外看去,却极难发现。

一群衣着朴素的妇人在剥玉米,几个粉扑扑的小孩儿在撵着喂养的鸡鸭,老人们在屋门口悠闲的晒着太阳,聊着家常。房屋的间隙处还种着小菜。

若不是山腰那密布的哨口,还以为到了乡村的田园。

“周爷!裴爷!”

沿途的村民不断地和两个头目打着招呼,说明此二人声誉极高。

不远处有座大木屋,两面大黄旗在风中呼呼着,上面分别写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这正是黄巾军当年造乱时的口号。曹丕已有了肯定的结论。

木屋的前方是一方校场,旁边放着排满各种兵器的铁架子。

两旁各立着一排壮实的大汉,直到大木屋的堂内。这些人见周裴二人带着人回了,便整齐又不失威严的呐喊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并且震着手里的兵器。

曹丕跟在二人身后。

郭奕由于失血过多,他耷拉下来的手和手腕都显得有些惨白。

曹丕心中一阵难过,跟着这群人来这里,郭奕他能活吗?

“小子,你爹是干嘛的?”周元福问,“看你穿戴,是官家子弟吧。”

曹丕眼睛滴溜一转,“我爹是马夫。”

周元福大笑,“你小子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那位喊裴爷的一把揪住曹丕的耳朵,“不说实话,就把你耳朵切下来,给兄弟们下酒。”

曹丕被揪疼了,扯着裴爷那如铜铁般的手臂,却不见半点效果,依旧像钳子一般夹着耳朵。他带着哭腔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爹的确是马夫!不然我和我弟哪有那么容易搞到马出来玩! ”

裴爷是识马的,那种好马匹也不是一般的官宦人家就能拥有,马夫说不定接触好马的机会会很多,便松开手。

曹丕抹了抹眼泪。那眼泪是疼出来的!

周裴二人相视一看,也就半大的孩子,哪有那么多的心眼,便暂且放过他。

堂上有两把红木座椅,上面分别铺着虎皮。偌大的写着“义”字的红旗拉在椅子后方的墙上。两边都挂着鹿头做装饰。

“你叫什么名字?”比起那位叫裴爷的,周元福还是温和许多。

“我叫陈大牛,我弟叫陈二牛。”曹丕刚哭过,眼睛还是红红的,一边抽着鼻涕一边回答道。

“哭什么哭!来人,先把这两小兔崽子给带下去。”裴爷听到小孩哭就烦。突然他发现曹丕的脚上没有穿鞋,白色的袜子上沾满了泥,“小子,鞋呢?”

曹丕还在哭腔中,“走丢了。”

“滚吧。”

一个属下接过郭奕,同时揪着曹丕后颈上的衣领,把他们关进了一间小房,然后给房门上了锁。

炕上只有一床被子,曹丕把被子给郭奕裹好。

郭奕头上绑的布条可以看到明显的血迹,他的伤在左侧太阳穴靠后的位置,只是那血迹没有明显扩大,应该是止住血了。

曹丕自己抱着膝盖坐在炕的角落想着下一步。

不一会儿,外面送进来两碗热粥。

“郭奕,先吃一点吧。”曹丕舀了一小勺粥,轻轻吹了吹,用唇试试温度,挺好。

他把粥喂到郭奕嘴边,郭奕却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他苍白的嘴唇,曹丕焦虑着,这可怎么办?

他一只手捏住郭奕的嘴,豁出一道缝,然后小心的把粥灌了进去。

那粥却从郭奕嘴边又流出来了。

“郭奕,求求你了!吃一点吧!”曹丕不放弃,用袖口擦净郭奕的嘴角,又给他喂了一口。

这下,激得郭奕一阵呛咳。

曹丕连忙放下勺子,拍拍他的后背,用袖口擦净他的脸。

郭奕眼角两行泪划了下来,嘴里喃喃的念着什么。

太好了!郭奕有反应了!曹丕高兴坏了,贴近耳朵一听,郭奕念着“父亲,父亲……”然后泪流不止。

曹丕叹了口气,郭祭酒要是知道郭奕这样了,肯定难过得要命了。我该怎么和他交待啊!随后抽了自己一嘴巴,都是自己不好,今天不出来不就没事了……

郭奕的思绪还在前世,那些记忆慢慢的在他脑海苏醒。

那个末世从一场全球范围内的暴.乱开始。已经整合了几个世纪的地球村分崩成一个一个的自治区。原有的秩序和约束被打乱了,战乱和局部武装冲突接连不断的发生着。

祸不单行,由于失去了全球性的执.法监管,某个地区实验室研究的违.禁病毒泄漏,感染病毒的人就变成了丧尸。后来,病毒扩散开来,变成丧尸的人越来越多。

丧尸吃人,那些没被吃净的伤者,因为感染病毒,拖着残缺的身体又变成丧尸,如若能行走,便本能的四处游荡,寻找活口,继续吃人。

八岁那年,丧尸攻击到家门口。

父亲把他锁进了阁楼,把事先储存的食物和水全部都留给了他。自己拿起武器,和丧尸战斗到最后。

“父亲!父亲!”他拼命的哭喊,敲打着门,却无济于事。

父亲倒下之前,他透过门缝,读懂了父亲的唇语,“好好活下去!”

那一幕的梦魇,一直伴了他整个前世,也伴随了他今生的童年。

“父亲!父亲!”郭奕还在昏迷中喊着,哭泣着。

看郭奕这般,曹丕内疚,他理了理郭奕额前的散发。

好烫!郭奕发烧了!

曹丕焦急万分的敲着门,“来人!来人!”

“干什么?”外面的人不耐烦的应着。

“你们这儿有大夫吗?”曹丕踮起脚,扒在门缝处,带着期盼问到。

“弟于此,做兄长的安能一人而去?”素闻绿林中人重义,今见他二人兄弟相称,曹丕极善察言观色,便用他们的措辞回答。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血豹子给郭奕包扎好后,便抱着他,往那群人中走去。

血豹子唇角一抬,“绿林山庄。”

他轻松的把郭奕扛到肩上,腾出一只手揪住曹丕的衣领,像拎小鸡仔儿一样,把他拖着往前走。

血豹子回头淡淡的瞥了一眼曹丕,“你爹有没有教过你,对长辈应该怎么说话?”

曹丕在家被宠惯了,并未觉得这样对一个平民说话有何不妥,但现在郭奕被带走了,就换了个处事方式, “叔,您这是要去哪里?”

“裴兄,肩上这小子和我有一面之缘,带回去和泥鳅作伴怎样?省得你家泥鳅没个玩伴到处乱跑。”

眼看就要进前方树林了,如果寻他的追兵追到此,怕是要断了方向。曹丕趁血豹子不注意,悄悄的踢掉了一只鞋。

“元福,你带这俩小鬼回去干甚?”一行人中,问话的是位浓眉暴睛,看上去很凶的大汉,此人手里正牵着曹丕顺出来的那两匹大宛宝马。

出了树林,面前就是一条湍急的河流,河流对面有座绿林环绕的大山。山上林间隐约可见一角黄色的旗帜,但是不仔细看却也发现不了。

曹丕心想,若是父亲顺着自己留的记号,就追到这里了。

一个木质的吊桥给放了下来,横跨河面,一行人顺着吊桥进了山寨。

“你要带他去哪里?”曹丕看到血豹子带走了郭奕,便急得在血豹子身后喊着。他要是一个人这样回去,说郭奕丢了,就算郭祭酒不拿他怎么样,他大兄也会弄死他。

原来那位救郭奕的大汉叫元福。这名字听起来,倒像普通农夫的名字。

“那这个小鬼又是来作甚?”凶面大汉指着曹丕。

阅读[三国]我爹是郭嘉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