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板他对我有意思

第二十三章 不要睡!

  • 作者:摇摆的鱼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0-30
  • 本章字数:7892

张洋洋走前头一言未语,张晓雯其实是个面子薄的,刚刚包厢里的惊吓加上主事的唾骂,她早就憋不住哭了,嘤嘤嘤嘤的,特别挠人的心。

出了“地王”,世界瞬时清净了几个度。

就是跋扈的曲大少也立马老实不少,碍着黄柏炎这番话,倒是真没刁难的由头了,挥手让人赶紧走。

张洋洋带着张晓雯临走的时候,转向黄柏炎在的位置,对上他落在自己身上的打量的目光,这次她没避开,直直与他目光相撞,黄柏炎眸光深深似渊,同样的,张洋洋眼里,满是看透的漠然。

“……”

杜泽走上前去攀着曲少爷肩膀,低头耳语了一句什么,对方明显的蹙眉头,但也没拂杜泽的面子。

“行!我就看在杜小少的面子上,也不为难你们,你不是要替她吗?行,桌上剩下的这四瓶你给我干了,这事就算完。”

姓曲的嘴动得不情不愿,张洋洋动作干脆,他反倒觉得不够意思,正要耍赖开口的时候,另一侧有凌冽的不耐声音传来。

“你们这是来组局还是来找闹心的?这局还玩不玩了?”

循着声音望去,屋内几乎所有人都更安静了,好几个刚刚还加火看好戏的公子哥见着开口的黄柏炎瞬间怂了,下意识将背都挺直,刚刚大家都在看好戏,哪里注意到他来了。

走前面的张洋洋没有要停下也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意思,张晓雯知道此刻张洋洋肯定是生气了的,她只觉得心里难受得几乎要怄过去,她拽着自己的衣角,带着哭腔喊她。

“姐,我知道你生气了,你别不理我,我错了姐……”

啪!

清脆的一下声响。

张晓雯是懵的。

张洋洋猛地回头,没给她任何缓和与防备的,抬手快准狠的就是一巴掌,径直打在张晓雯脸上,干脆又直接。

黄柏炎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她挥手的这一幕,她的神态眸子里全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与怒意。

“姐……”

张晓雯捂着脸,声音哽咽却不敢再哭,就连肩膀的抖动都努力克制,她从没见过发这么大火的张洋洋,忍不住的害怕。

“你在这里做什么?”

“……”张晓雯说不出话来,低头一眨眼,眼泪又是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姐……我……对……不起……”

“是姑妈跟我给你的钱不够用?”

张晓雯忙的摇头,“不是!不是的姐!我……我……”

“那你在这里做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张晓雯彻底崩溃,她捂着脸哭出声来,“我……我只是不想……不想妈……那么辛苦……”

“……”

“诚诚跟淼淼……都需要钱……我的学费生活费也是……爸……爸的工资低,店里生意也一般……我不想你们这么辛苦……我……”

张洋洋鼓着的气一下被她扎到心口处,软了几分,眼里却还是有恨其不争的失望,“姑妈他们这么辛苦都是为了什么?不全都是为了你们吗?为什么要奋力的供你上大学?要是姑妈知道你在这做这个,她会怎么样?你都大二了,再有两年你就可以毕业工作,后半辈子工作的时间那么长,你还嫌不够?“

张晓雯双眼通红,急了,“姐,我错了姐!你别告诉爸妈,你别告诉他们!”

“……”张洋洋眼中也有雾气,她抬头抹去,吸了下鼻子,“先回去吧。”

转身的时候,她看到了黄柏炎。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站了多久,听了多久,她由心里到指尖都木木的发麻,她强撑着自己无异样已经用尽了力气,实在没多余的力气跟表情来给他,所以落在黄柏炎眼里的,就是一个空洞的眼神。

一坐入后座,她整个就像瘫掉了一般,全没了半点力气,她虽然酒量不错,但是还是抵不过酒精作用,后劲上来,她只觉得头疼得快要炸开,胃里隐隐翻腾,难受得不行。

“姐……”

“送你回学校。”

“姐,你别生气了,我以后都不做了,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

“你做多久了?”

张晓雯抠着手,视线低垂,“才两个月……”

张洋洋蓦的睁开眼,望向她,“你以为他们都是好伺候好惹的吗?出入这种场所的……非富即贵,今晚的事,要是我不知道不在场,你怎么办?你想过后果吗?”

张晓雯不敢想,后怕袭来,她只觉后脊背阵阵发凉。

张洋洋手撑着眉心缓解头的剧痛,想到什么,又猛地望向她,“有没有做过其他更深的?”

明白她问的是什么之后,张晓雯面色发红又转刷白,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真的没有!我发誓!一个师姐带着我们来的,她很照顾我们,之前我一直就只在楼下,没出过今天的这种事,我……”

“以后不许去了。”

将人送到学校,张洋洋从钱包里将所有的现金抽出来塞给她,“请你那个师姐吃顿饭,然后怎么说要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你懂的。”

“姐,这钱我不要……”

“让你拿着就拿着!”

她面色越来越红,目光也微微迷离,张晓雯担心她,“姐,你……没事吧?你跟我一起在宿舍挤一晚吧……”

张洋洋推她,“没事,你进去吧,事情到这止住,姑妈那边……我不会说的。”

张晓雯眼圈又泛红,“谢谢姐……”

将人送回,张洋洋是彻底绷不住了,又是直接打的车,在回去路上,胃里就跟着火烧了似的灼热难受,她强忍着,一直等着进了家门,刚开灯,就浑身发冷,眼前蓦的一阵黑,胃里翻江倒海。

四瓶酒灌得太快,后劲上来猛得不行。

她来不及放包,随手往地上一扔,捂着嘴就往卫生间跑,结果刚到卫生间就猛地大吐特吐起来。

她瘫坐在盥洗台下,脑子里嗡嗡一片响,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试着撑起来,连着瘫滑了好几次,有一次头直接撞到墙壁,她甚至麻得都没感觉到疼,胃里又是一阵翻滚,她捂着嘴凑到马桶边吐到干呕,胃泛酸水。

眼皮沉沉,明明还是热意浓的季节,张洋洋却觉得身上很冷,全身困乏,她没了力气,干脆缩靠在墙角,任由眼皮沉沉合上。

真的是太困太难受了,睡一会就好。

叩叩叩的敲门声异常刺耳。

张洋洋指尖动了动,硬撑起眼皮,眼前的景物虚化又模糊,再一眨眼,伴着头痛又是一阵发黑,她紧抿着唇等着那阵眩晕过去,但紧跟着的就是下一阵眩晕。

胃里仍旧难受。

敲门声不断。

她想着不起身不理,但门外人却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张洋洋皱起了眉头,谁啊,那么烦人!

她几乎是抠着门框将自己拉起,站起来的时候,她只觉得所有支撑她站立的骨头都被抽掉,脚下一软,她的头再一次磕到门框上。

这一磕,倒是让她微微回神。

从卫生间到门,不过是短短几步的距离,她却走得很慢。

敲门声越加短促,似乎外面有了人说话的声音,但她耳鸣得厉害,除了嗡嗡嗡的蜂叫,她什么都听不真切。

黄柏炎连敲了近几分钟的门,就连隔壁住的人都探头出来看了两回,结果都被他的一记眼神扫回去。

他不耐烦想要第二次开口叫人的时候,门吧嗒一声开了。

门后的女人已经站不直身子,微弯着腰,整个人虚得几乎全部重量都靠在门上,凌乱的发,迷离又无焦距的眸,惨白到毫无血色的唇,以及她额上渗出的细密又大滴的冷汗,整个人往那一站,就跟见了鬼似的!

黄柏炎怔了下,蹙着的眉头都没来得及消,她刚才喝的时候跟教训人的时候不是挺虎的吗,这才多久,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也难怪,以她灌酒的方式,没事才是真见鬼了。

“喂,你……”

黄柏炎见她不太对劲,说话的时候还伸手在她发红得厉害的脸上拍了一下,结果就是这么一拍,她整个人哗的一下从靠着的门上往前倒,黄柏炎下意识的上前伸手,对方就稳稳落他怀里来了。

无意碰到她的手,黄柏炎难看的面色又是一凛,她虽然看着在出汗,但是身上极凉!

糟糕!

“喂,先不要睡,听到没有?”

“……”

张洋洋惨白的唇艰难又难受的吐出一个字,黄柏炎听得不真切,打横抱着人往楼下跑的时候更是听不清,一直等到上了他的车,赶去医院路上,他才听清。

她说的是“冷”。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确定明日入V,明天万更,希望喜欢的小伙伴继续支持,爱你们~

四个空酒瓶齐刷刷的排桌上,她抬手抹了抹唇,后退一步,握住张晓雯发颤的手,将她护在身后,“可以了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我替她喝。”

“这是不是上次在你家泼你酒的那个小保姆?从里面出来了呢?怎么又跑这来了?”

杜泽记得张洋洋,看向身侧的黄柏炎,只见对方面上带有既沉又考究的神色,一时也猜不出他的情绪来,“我说你该不是还没消气想着一起整吧?你别了,我去劝一下,赶紧散了。”

“她是我妹妹。”

气氛更凝僵几分,曲家少爷跟身旁两个公子哥对视了一眼,嘴角抽扬了一下,语气轻蔑,“行啊,情深姐妹的戏码演到这来了!”

张洋洋往前一步,弯腰拿起一瓶,站直,目光直视,“好。”

周遭还是死一般的寂静,杜泽拿走一瓶,“减一瓶减一瓶。”

张晓雯刷白着一张脸,惶恐的拽着张洋洋的衣角,声音颤抖,“姐……”

她估计是把他跟屋里的其他主儿全都划分到一类去了,必定觉得,刁难她妹妹的事,有他的一份。

黄柏炎眉头蹙起,他这是又背了锅?

亲自将张晓雯选上去的主事肠子都悔青了!原以为是个懂事的,没想到惹出这么一大幺蛾子!这份工作保不保得住都难说,无事受连累,对着张晓雯自然是没有好脸色,除了说要扣除什么什么钱之外,言语间的鄙夷更是粗俗不堪。

莫名窜出一个人,曲少爷一脸酒气,声音拔高,“你谁啊你!”

三瓶酒,几乎没有停顿的时候,酒水碰撞瓶身的咚咚声是寂籁里唯一的声响,包厢内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落她身上,震惊不已。

三瓶完毕,她面颊泛红,目光却仍旧清醒,毫无声响的,她往前一步,拿过杜泽手里刚刚替她抽掉的那瓶酒,又是仰头一口闷完。

阅读老板他对我有意思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