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懒汉养家记

第 22 章

  • 作者:崽崽雅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0-30
  • 本章字数:10525

“我怎么听外边有声音呢。”石小靑的娘刘翠坐在正屋里做鞋子,听到外边有声音对坐在旁边纳鞋底的石小靑说“小青你去看看,我听着像是在叫你。”

“娘,你听错了吧,下这么大雨呢。”

顾于庭打着主意想把一棵白杨树弄折了,他算好了那颗白杨树只要折了,刚好可以砸到他们现在住的房子上。

穿着个塑料做的雨披,顾于庭从空间拿出来一把斧子,算好角度就开始砍,砍了一会儿后就把斧子收起来,然后去了学校。

由于想的太认真,以至于夏悦晨回来都没有发现,夏悦晨手里端着个盆子,里边是给他拿的饭,身上也被雨水打湿了,顾于庭赶紧接过饭放在了桌子上。

而且他家孩子在过两个月就要出生了,小孩子体弱住在这房子里总归不是个办法,搬出去太扎眼,倒不如借着这场雨,演一场。

“想什么呢?”

这天雨还没有要停的趋势,顾于庭让夏悦晨先去了学校,说自己随后到。

牛棚在村子的最东边,地势比较偏僻,周围住的人家不多。

现在很多人家习惯在自家院子里种点梧桐树或者是白杨树什么的,牛棚后边就种着很多棵不怎么大的白杨树。

“下这么大雨咋了,下这么大雨你爹不照样出去串门了。”

石小靑不情愿的放下手里的东西,找了一把伞出门了,转了一圈也没见到有人,在准备回屋的时候,一颗石头打了过来。

石小靑顺着方向找过去,发现二狗子竟然在他家后院。

“你怎么在我们家。”

二狗子躲在墙角,连把伞都没拿,浑身都湿透了,看起来非常的狼狈,他见石小靑打着伞过来,就往石小靑打着的伞里钻,可惜被石小靑躲了过去。

“石小靑,我们现在可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

“我娘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你可站远点啊,否则我可就要喊人了。”石小靑打着伞不禁又往后推了点道:“快说,你今天干嘛来了。”

“艹!我盯梢好几天了,这几天都是夏悦晨一个人先到学校去,姓顾的去的比她晚,咱们明天早上在牛棚后边等着,等那娘们出来,我把她拖到后山,你去找那姓顾的。”

“这...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石小靑现在是真的后悔了,她现在觉得顾于庭那那都不好,这几天下大雨还让自己快生的婆娘一个人去学校,这人果然如夏同志说的一样缺点特多,自己咋就瞎了眼觉得那是个完美无缺的男人。

现在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拖住二狗子,不能让他害人。

“放心吧,那边没人。我先回去,明早我来找你。”二狗子走了一段后又折了回来“最好别耍花招,否则嘿嘿,哥哥的兄弟多的是!”

二狗子走后,石小青站在原地打了个冷颤,这二狗子什么意思!

“小青,怎么去这么久。外边是谁?”刘翠见石小青回来后有些无精打彩的便出生问到。

“没人,我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人。”熊孩子干坏事后从来不会和家长说,石小青也不例外,她怕被她爹娘知道,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你衣服都湿了,快回房换身衣服去,回头别感冒了。”

石小青回房后换好衣服躺在床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发现自己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石小青就听到了二狗子的□□叫声,自己偷偷出了门。

出门后跟着二狗子一路来到牛棚,躲在一边等着夏悦晨出门。

“我们为啥要躲在这里啊。”这么大的雨,躲在这里被雨淋傻了不成。

“蹲人。别说话,让人发现那可就糟了。”

之后石小青都没再说话,其实她还想问一下,她为什么要一块在这里蹲夏悦晨,她不是负责顾于庭的么。

两个脑子都不是特聪明的人,在雨里蹲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撑着伞慢慢走向他们的夏悦晨。

等夏悦晨过来后,二狗子跑过去用手捂住她的嘴,拽着她往后山走。

石小青看了看夏悦晨的肚子怕出事,跟着一块往前走。

“小青你跟着干嘛,快去牛棚找姓顾那小子!等我这边完事了,让狗蛋去帮你。”

“你要带她去哪?你看她着肚子,可别弄出人命来!”

“你放心顶多把小的折腾没,大人指定没事。这样你刚好不用当后妈。”

呸你的后妈!石小青见人被二狗子拖着走,转身跑了。

夏悦晨出门后就被二狗子给劫了,二狗子捂着她的嘴,拖着她走,她肚子里有孩子没敢使劲挣扎,只能就这样被二狗子拖着走。

二狗子和石小青说的话她自然也听到了,那天和石小青聊天后本以为改变了顾于庭在她心中的形象,怎成想今天她竟然和村里的二流子和劫了她。

现在自己只能乖乖配合二狗子,然后祈祷自家男人能够早点发现自己不见了。

“卧槽,二狗子你还真把人弄来了,行啊你!”

“厉害了,哥们!”

狗蛋和狗剩在牛棚后边等着,见二狗子把人弄来都有点兴奋,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夏悦晨,然后就开始吐口水,这娘们长的真特么好看!

“行了,咱们先往里走走,这边不安全。”

三人拖着个孕妇准备往山脚下走。

顾于庭在夏悦晨出门后就拿着斧头准备在去砍两斧子树,只是这次还没开始砍呢,就看到自己媳妇和三个男人往这边走来,其中一个人的手还捂着他媳妇的嘴。

走进了才发现是村里的二流子二狗子和他的兄弟。

顾于庭拿着斧头就迎了过去。

二狗子他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顾于庭,对方手机还拿着把斧头,二狗子第一反应就是石小青怂了,告密了。

“你们这是要带我媳妇儿去哪?”说完还颠了颠手里的斧头。

“在这都能碰到还真巧啊,我们就想夏同志交流交流!”二狗子看了看顾于庭手里的斧头笑着说。

“交流?下这么大雨呢。”说完顾于庭向夏悦晨伸出了手“有什么话可以跟我们回寒舍谈。”

二狗子带着夏悦晨退后了一步,躲开了顾于庭伸过来的手,然后和狗剩狗蛋对视几秒中,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想打顾于庭的欲望。

他们几个一直都对顾于庭鼻子不是鼻子讨厌的狠,这次更是蠢蠢欲动的想打他一顿。

可对方手里拿着斧子,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几人正在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就看到顾于庭把手里斧子扔在了地上。

好家伙,本来还在害怕的三个人除了挟着夏悦晨的二狗子,狗蛋和狗剩冲向了顾于庭。

顾于庭怕斧头伤人,而且对方明显也怕他手里的斧子,想了想最终还是把斧子扔在了地上,看到人冲过来很怂的转身往前跑。

“哎呀~怂包一个!”二狗子挟着夏悦晨在后边看着“夏同志,要不你跟着我得了,以后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夏悦晨翻了个白眼‘呜呜’了两声,她敢保证她男人在这里绝对不是知道她被人抓住了,准是在这偷摸的干别的事,就是现在转身跑她都觉得对方指定又想到别的事情了。

不得不说夏悦晨和顾于庭是夫妻,见面对方都没怎么关心她,她就知道了对方有所图。

这边顾于庭一直跑到他最近砍的杨树旁才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追他的两个人。

“跑啊,你倒是跑啊!”

狗蛋和狗剩叫嚣着冲了过去,顾于庭也抬脚冲狗蛋肚子上踢了一脚。

“草泥马的!”这一脚好像激怒了狗蛋,让他不顾一切的冲向了顾于庭。

双拳难敌四脚,顾于庭被他们两个人围着打,看似毫无还手之力,只是被打的那一个,趁乱中顾于庭却一直用背撞到那颗杨树上。

‘咔嚓!’

随着一声咔嚓声那颗杨树终于不负重托的断了,砸到了顾于庭他们住的屋子上。

狗蛋和狗剩有些吃惊的顿了顿,但看到顾于庭从旁边的地上爬了起来,嘴里还喊着‘你们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砍了村里的树来害我们夫妻俩,还毁了村里的房子!’

石国安和石公证来的时候就看到杨树倒向房子,狗蛋和狗剩两人不顾一切冲向顾于庭的一幕。

本来在家吃饭被石小青叫出来石公证就有些不高兴。她侄女跑他家二话不说就拉着他说后山这边出事了让他过来,他怕出什么事就叫上了石国安,路上还碰到了几个下雨天在家闲的无聊出来串门的人,可没想到来就看到这样一出,他们村这几个二流子想杀人啊!

下放改造的人自己自杀不想活了,死了也就死了。那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如果是人为的那可就是大事了。

对他这个生产队队长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别的不说升官这辈子怕是无望了,一想到这石公证眼都红了。

“都给我住手!”

二狗子他们回头发现村长和生产队长竟然来了,又看到藏在他们身后的石小青,这下什么事都明白了。

而后过去了两个村民把顾于庭身边的狗蛋和狗剩抓了起来,二狗子也被治住。顾于庭这才一瘸一拐的走到夏悦晨旁边。

“没事了,别哭,村长他们来了,他们一定会帮我们的。”顾于庭走到夏悦晨身边把她搂在怀里道。

夏悦晨听到顾于庭这话,本来没哭的人立马在他嘤嘤嘤的哭起了,声音不是很大但足够让站在他们身后的人听到。

“行了,二狗子他们暂时被我们抓起来了,现在都跟我们去大队办公室。”

在去之前,一群人先去看了被树砸到的房子。

杨树很给力。刚好砸到房子的中间,这间小房子以后都不能在住人了。

到大队办公室后,村长石国安主持问话。

“顾同志,你来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石国安没想听二狗子他们的话,二狗子他们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流子,过年的时候还曾经因为调戏夏悦晨被打,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只是那次他们向着自己村子里的人,这次却不一样了,他们都看到了二狗子他们在打人,二狗子这个人本就是个有仇报仇的人,就算他们今天没亲眼看到,只是听说他们也相信这是是二狗子他们干的。

“今天早上石小青同志来我们这里问夏同志一些上学的事情,听到我们屋后边有声音就去看了看,结果发现了在我们屋后边偷摸砍树的二狗子一伙。回来后就我们说了,我让她来村里叫人,和夏同志过去了后发现他们竟然想砍断树砸我们的房子!我气不过就上去和他们理论,怎料二狗子就挟持了夏同志。村长队长你们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顾于庭这话除了夏悦晨被抓一事,没一句是真的。他在来之前就和夏悦晨通过气来,也知道石小青和他们本是一伙的,但他也知道这件事不能牵扯到石小青身上。

石小青是石公证的侄女,如果这件事里把她牵扯进去就等于把石公证一块扯进去,既然不能说实话那就把石小青说成个助人为乐的小英雄吧。

石国安和石公证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石小青。

石小青怎么也没想到在顾于庭竟然给自己洗了罪名。她虽然脑子不怎么聪明想不通是为什么,却也知道这是为她好,感激的看了眼顾于庭才轻声道:

“我…我最近见娟子姐都去上学了,我也想去!就想着趁着不上工去问问。然后我就听到了声音,过去看后就发现他们砍树。”

石小青说这话是头都没敢抬,脸红红的。石公证他们还以为是受了惊吓的原因,压根就没想到石小青是和二狗子一块去的。

“石小青你说慌!你明明和我们是一伙的。树也不是我们砍的!”

二狗子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竟然无法挽回不如把石小青一块拉进来,毕竟本来他们就是一伙的,不能因为顾于庭的话就让她躲了。

石小青吓得往石公证身后躲了躲,石公证没想到二狗子竟然还反咬一口,石小青是他亲侄女,如果就这样任二狗子他们这样污蔑,到时候他这个生产队队长也做到头了。

“二狗子,你不知悔改!都到这地步了还想污蔑小青!你也别吼了,我已经让大华去叫公安了,你有什么话等公安和他们说去!”说完就看向顾于庭他们道:“你们几个回家换件衣服在过来,等公安来了在说别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我好像发错了,现在改了

一连下了好几天雨,顾于庭他们住的房子,漏雨漏的越来越厉害,屋子里潮湿阴冷的厉害。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二天顾于庭醒来,外边还下着淅淅沥沥的雨,穿好衣服后,下地后踩在地上竟然黏糊糊的,低下头仔细瞧了瞧才发现屋子里到处都是水。

这一打量才感觉这屋子漏雨的地方竟比昨晚的时候漏的还要厉害,滴落在盆子里的水更是已非常快的速度落下来,溅起的水花洒在盆子周围。

顾于庭觉得这房子整就是个危房,雨在这样下下去怕是要撑不出了。

打开门发现雨势比昨天晚上的还要大,用视线看了一圈周围没找到能遮雨的东西,顾于庭又把门关上了,就这一会的功夫他的裤子就已经被打湿。

他们住的屋子本就采光不好,白天在里边光线就很暗,今天下雨屋里更是黑,顾于庭回到床边把蜡烛点燃,借着微弱的光打量着他们的小屋子。

“刚才吃饭还在说这事呢,咱们想搬怕是不容易。”

“你先把衣服换了,别着凉了。”

“媳妇儿,这雨如果在这样下去,咱这房子怕是要撑不出了。”

至于树什么时候倒,树为什么被人砍过这些都和他没关系,到时候来个死不认账,别人拿不出理由来也拿他没办法。

现在是真正的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石小靑在和夏悦晨聊过天后就后悔了,所以这几天她一直窝在家里就怕出去碰到二狗子,也幸好最近一直在下雨。

夏悦晨没在,应该去吃早餐了。

“嗯。等下我吃饭去学校,你就不用去了,別在淋着。”

“我听白叔说,今天大家都不去上工,我还是跟着去学校吧,省的到时候在出什么幺蛾子。”

阅读懒汉养家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