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谋断九州

第五百四十七章 新雄

  • 作者:冰临神下
  • 类别:历史军事
  • 更新时间:06-26
  • 本章字数:6934

“但我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她不肯成亲,不是因为我,也不是因为楼矶,而是壮志未酬,无心它顾。”

张释清起身笑道:“看你这么努力地解释,好吧,我不计较了。但我另有一句话要说。”

“又来这一套,但是听你说说倒也无妨。”张释清坐下看着丈夫,“洗耳恭听。”

徐础笑了笑,随即收敛,“欢颜是你的玩伴,名为姑侄,情同姐妹。”

“也有可能。”徐础笑道。

“大概是有人误传消息,不管怎样,这是件好事,最近两年,很少有人进谷打扰,或许与此有关。”

“这不是‘误传’,肯定是……肯定是欢颜制造的消息,以遂你愿。”

徐础笑了几声,上前轻轻搂住妻子,柔声劝慰,见她总是不能解开心结,于是松开双手,道:“你想知道欢颜郡主是怎样的人?”

“我们从小一块长大,她不过年长几岁,我知道是她是怎样的人。”

“你只知道‘欢颜’,并不知道‘欢颜郡主’。”

“洗耳恭听。”

“当初你决定隐居谷中,我其实有点遗憾,偶尔会觉得你在浪费才华,我也不能一展抱负——我没有欢颜的雄心,但也喜欢驰骋四方的感觉——刚刚所见,让我再无遗憾,一点也没有。”

徐础上前,再次轻轻抱住妻子。

一连几日,谷外十分安静,渐渐地,官道上开始有行人经过,先是匆匆而过的兵卒,随后百姓逐渐增多。

谷中人外出打探,得知如今占据邺城的人乃是汝南王鲍敦,他正分兵夺取周围郡县,同时四处征兵,将要一鼓作气北攻渔阳。

鲍敦一年前投靠楚王,群雄与宁军决战之后,各自退去,他奉命留下平定整个冀州。

又过半个月,天气转冷,谷中的平静生活被一群客人打断。

来者是一队将士,也不派人通禀,下马用利刃砍掉杂草,推开荆棘与枯枝,再以坐骑来回踩踏,只用一个时辰就开出一条通道。

徐础禁制任何人前去干扰,特意叮嘱张释清:“他们有备而来,阻挡无益,不如静观其变。”

谷中大人带着孩子去往后山躲藏,只剩不到十人留下。

十几名骑士闯入村中,当先一人高声道:“汝南鲍敦特来拜访,请徐先生出来说话!”

徐础其实一直站在自家门口,这时举手道:“在这里。”

鲍敦目光扫来,看了一会,哈哈大笑,跳下马来,把缰绳扔给随从,独自大步走近,拱手道:“好一处世外桃源,天下汹汹,谷中寂寂,徐先生在此安度岁月,羡煞天下多少人。”

徐础已将张释清等人支到别的房间里,独自面对客人,也拱手道:“天下人只知汝南王,不知我徐础。”

鲍敦样貌变化不小,尤其是整个人的气度,再没有当初的犹豫与茫然,满脸带笑也掩藏不住心中的睥睨之态。

他没有进屋,也不打算废话,“我正要带兵出征,听说徐先生在此,立刻赶来拜访,别无它意,乃是要请徐先生出山。”

徐础微笑道:“我久居山谷,以耕种为业,既不读书,又不闻天下事,出山何为?”

“哈哈,以徐先生之才,三言两语胜过庸才整日喋喋,还怕无事可做?”

“实不相瞒,我有誓言在身,不能出谷。”

鲍敦脸上笑容稍减,“我亲来拜访都请不动,看来徐先生真是要隐居幽谷,可惜可叹。既然如此,我不能勉强,但我带来一个人,他对徐先生仰慕已久,此前听说徐先生遇难,他比我还要伤心,待又听闻徐先生还在,欣喜若狂,非要跟来。”

鲍敦转身,招呼一名随从过来,向徐础道:“这位是我军中长史,亦是我的‘军师’,兰若孚兰长史。”

兰若孚三十来岁模样,为方便行军,也穿甲衣,只是不戴头盔,代以儒者方巾,上前拱手道:“得见徐先生,实乃兰某毕生之幸。”

徐础还礼,“虽在幽谷之中,亦闻兰长史大名。”

“徐先生听说过我?”兰若孚略显意外。

徐础点点头。

两人互相客套,鲍敦道:“今日大军出征,我绕个弯过来拜访徐先生,本意想请徐先生一同前往渔阳,既然徐先生立誓不肯出谷,我也不能勉强。就此别过,待我得胜归来,再与徐先生痛饮长谈。”

“不胜期待。”

兰若孚道:“属下斗胆,向我王告假一日,留此与徐先生一述衷肠,明白赶上,不知可否?”

鲍敦看向徐础,“徐先生这里留客吗?”

徐础笑道:“兰长史罕见贵客,何处不留?”

鲍敦大笑,向兰若孚点下头,迈步走开,翻身上马,大声道:“兰长史是我左膀右臂,至亲的心腹,望徐先生待他如待我。”

鲍敦带领随从驰出山谷,只留十几名兵卒守在谷外,等候兰若孚。

徐础将客人请入书斋,道:“山野荒僻,无茶无酒,唯有溪水可供一饮,万望海涵。”

两人又来回客气一番,兰若孚终于说到正事:“汝南王亲来相邀,足见真情,徐先生因何不肯出山?”

“我的确是立过誓言……”

兰若孚笑道:“世上没有不能破的誓言。我一向仰慕徐先生之才,不明白为何徐先生在这种事情上迂腐。汝南王非比常人,请徐先生出山也不只是为了得一幕僚。天下风云变幻,徐先生果然不了解吗?”

“谷中客人罕至,我亦从不打听。”

“请徐先生听我简述:如今楚王宋取竹乃天下盟主,但是击败宁王之后,盟主已是有名无实。楚王所占据者,无非荆、洛两州,东邻淮、吴群雄,广陵王卞仲英为长,西接益、汉众英,铁家兄弟称霸,皆与楚王貌合神离。南边湘、广,长沙侯郭时风为尊,一直为楚王送兵送粮,早已厌倦不堪,时机一至,必然反叛。至于北方三州,皆归汝南王所有。汝南王时刻不忘王号所来,曾想以冀州交换洛州,却遭楚王拒绝,此番平定全境之后,入冬之前将要南下争锋。汝南王说了,如果只为争一时强弱,他就不来打扰徐先生了,之所以亲来邀请者,乃是为平定天下。”

兰若孚又说许多,多半人名徐础都没听过,却没有听到谭无谓、唐为天等人的下落,他亦不问。

“徐先生以为如何?”兰若孚最后问道。

徐础思忖良久,“听兰长史所言,汝南王胜券在握。”

兰若孚微笑道:“没有十之八九,也有十之六七,汝南王雄兵数十万,积粮足支五年之用,击败楚王不在话下,难的是此后扫荡宇内,一统天下。”

“盟主既败,四方雄杰自然臣服,有不服者,先安稳之,再激怒之,后讨伐之,不出五年,汝南王必得天下。”

“徐先生也是这么以为?”兰若孚眼睛一亮。

徐础点下头,“所以我不能出山。”

“嗯?”兰若孚一愣。

“汝南王已尽占天时、地利、人和,我出山之后无益于事,只能随军行走,观望连胜而已,难有一言进献,我食禄有愧,汝南王亦会悔不当初。所以我还是遵守誓言,留在谷中比较好。”

“我曾向汝南王保证,必能凭三寸不烂之舌劝徐先生出山。”

“兰长史身为人臣,与我又不相熟,不该轻下许诺。”

兰若孚笑着点头,“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该说的我都说了,徐先生既然坚持,我只好知难而退。就此告辞,待汝南王得胜归来,我再来拜访,静聆指教。”

兰若孚离去,徐础送到村口,看着客人走远,转身看到张释清等人,叹息道:“没办法,逃次难吧,天黑前出发,希望还来得及。”

张释清哼了一声,“欢颜不肯成亲,其实是为了你,你们两人一直惺惺相惜,每次你坏了朝廷大事,她都不生气。而且你二人心有灵犀,你想假死,她就替你昭告天下。”

追兵赶来,见到宁抱关的头颅,无不纵声欢呼,骑马来回践踏剩余的尸体。

官道上终于安静下来,留下几具尸体与浓重的血腥气味,张释清觉得已无必要再守下去,传令回谷。

众人一路上小声议论,说的都是宁王下场,唏嘘不已,只有张释清关心另一件事,沉默多时,到了住房门外,与众人告辞之后,她问:“为什么寇道孤说你死在乱军之中?”

只有冠道孤站得远,一声不吭,任凭追兵将自己当成俘虏。

追兵闹了一阵,带着战利品回往邺城,谁都没有往荒谷里来。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唉。”张释清进屋,点燃油灯,解下腰刀等物,转身道:“她为什么还不成亲?”

“谁?”

张释清点头,“这倒没错,欢颜虽然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却是与我最亲密的人之一。”

“欢颜郡主则是张氏之女,眼看大厦将倾,欲凭一己之力撑起整个朝廷,奈何大势不在,她无非稍稍延缓些时日而已。”

“所以说你们两人惺惺相惜。”

宁军兵卒手捧着的头颅与肢体全被夺走,然后被命令站到一边,他们不太服气,总想提醒对方功劳是自己的,结果惹恼追兵,全都死于乱刀之下。

“欢颜郡主吗?这个……可能是因为楼矶下落不明吧。”

楼矶是欢颜郡主的未婚夫,归在宁王麾下,梁王曾许诺会想办法解除这桩婚事,还没成功,先已身殒,此后谷里再没听说过楼矶的消息。

阅读谋断九州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