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主她又娇又美又毒

12.洞房

  • 作者:咎书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4-18
  • 本章字数:7877

萧霖失笑:“你没罪。”

“你大概不知道,我与你父亲是至交。你七岁的时候,我还在姜府与你见过一面。”萧霖的瞳孔漆黑,他定定看着她,“你爹曾经告诉过我,他有两女,一名淮娡,一名满满,幺女满满更为机灵,却也调皮许多。”

他这话喜怒参半,听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

姜淮姻咬着唇,心里其实已经在害怕,她从床上起身,要下来跪他。

姜淮姻出去卸干净了脸上的妆。自她回到京城,老管家送了好些头油和脂粉来,刚好让她能在面上做些更真实的伪装,所以倒不用担心会洗掉用来易容的东西。

“嗯?”姜淮姻没有反应过来。

“洗了,”萧霖说,“之前更好看。”

“雀斑也洗了。”萧霖忽然说,他一手抚上她的眼角,不轻不重地用指腹小心磨了磨,正好磨在她做过易容的地方。

姜淮姻心下大惊,她飞快抬起头看他,微微张着红唇,小脸蛋上的肉不明原因地在一颤一颤。

萧霖道:“我不想在洞房夜上,还对着一张不真实的脸。”

姜淮姻听得脸色通红,一部分是因为他提起了自己父亲,一部分则是因为窘迫。

王爷居然早就知道自己是谁!

天呐,她还装不认识他,还装小白兔勾|引他!

姜淮姻窘地恨不得霎时刨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姜大人的事情,本王很抱歉。”萧霖声调平淡,却也能从其中听出一声惆怅来。

他见她没有起身的意思,将她从床榻边带回床上,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姜家出事的时候,我不在京里,没能出上一份力。”

姜淮姻百感交集地侧过脸,轻声道:“王爷别这么说。”

“本王醒来时见到你,便打定主意要带你回京。”萧霖顿了顿,他抓着她的手握在掌心,正色道,“你明白吗?”

姜淮姻一时语塞:“我……”

她抬起脸来看他,他眸光虽冷冽,却像是装着一片星,他在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姜淮姻有些心虚,惴惴不安地再次低下了脑袋:“您不嫌弃满满是罪臣之女吗?”

“嫌弃什么。”萧霖一手揉上她的头发,“你爹是听了我的劝才降的大梁,他若有反心,当初早便自尽,随着北魏去了。”

“您是难得还在相信爹他没有叛逆之心的人。”姜淮姻眼里含泪,是真诚又委屈的泪水。

萧霖道:“别哭。”

“岭南那边,本王派了人去,你娘和你弟弟,不会吃太多苦。”他说。

他这样了解她,知道她还在为那几个仅存的家人担心,姜淮姻咬唇,不顾他的阻拦跪了下来。她伏下身子,结实地叩了一声头:“王爷的恩情,满满无以为报。”

萧霖神色一暗,慢慢道:“起来。先去洗了脸,以后在王府里,不需要这样。”

“是。”姜淮姻说。

再去卸掉妆容,姜淮姻抱的心思已经不一样了。

原本萧霖纳她做妾,她自然高兴,因为她找到一个求之不得的好助力。

可萧霖知道她出身姜家,知道她救他时就别有居心,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带她回府,妥善安置了她的家人。

冰凉的一泓清水打在她的脸上,姜淮姻看着水里的自己发怔。

狼牙道:【你在耽搁什么?还没洞房呢,你不进去了?】

【……我内疚。】姜淮姻说。

【内疚你也等洞房完啊,】狼牙没心没肺,【洞房都不给他,坏女人!】

它这样积极,姜淮姻问道:【你知不知道王爷知道我是谁的事情?】

【呃……我提醒过你啊,我说过他和你爹是忘年交,让你说实话,你没听我的。】同样因为心虚,狼牙的声音比起原来的理直气壮显得有些小。

姜淮姻气恼:【这也叫提醒吗,你根本在看我出丑。】

【你怎么能这么说!】狼牙也生气了,【莫非我提醒你,你就会放弃傍上萧霖吗?当时那种环境,你不对他投怀送抱,就会被谢晋之抓走,难道你希望发生后一种情况?】

狼牙道:【我只是为了减少你的尴尬,让你的表演自然一点。】

【他是喜欢我的。】姜淮姻默默。

以前起这样的念头的时候多半还有犹疑不定,这次再提起,姜淮姻却有了十拿九稳的信心。

狼牙道:【是啊,他喜欢你。】

【你不喜欢他吗?】狼牙接着问。

姜淮姻用手帕将眼角的雀斑一点点擦拭掉,她没有吭声。

重生以后,她还从没想过要再去喜欢谁,她上辈子也曾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是谢晋之。

可是他那样待她,让她活得连个玩物都不如,她只恨不得把他抽筋拔骨。

会接触萧霖,也是因为她瞅准了他的身份,要去谈喜欢,便太奢侈了。

狼牙也说过,她活在一本禁|书里,一本禁|书的女主,有资格去喜欢谁吗?保全自己都尚且不能。

狼牙洞悉着她的想法:【唉,其实吧,萧霖是个好人,可以考虑一下。】

【我会的,我知道王爷待我好。】姜淮姻轻声说。

狼牙道:【那我们继续洞房?】

姜淮姻:【……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你又知道他不急了?】狼牙打着节拍轻哼。

姜淮姻被他说得又羞又气,旋身回到房里。

第一次露出本真的脸,萧霖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喉咙口有些燥热。

上辈子的姜淮姻过了双十尚且有谢晋之为她疯狂,何况如今她才十五岁,真正的花季年华。

白嫩的脸蛋不需要任何雕琢,便有如牡丹花的国色,她轻轻张开樱桃小嘴儿,小声唤道:“王爷。”

萧霖哑了哑,沙着声音说:“坐我身边来。”

姜淮姻坐过去,听着他心跳如擂鼓,自己的心也在惶恐不安。

坐在房里,两人都没有动作,姜淮姻偷偷瞧了萧霖一眼,见他面色正经,主动开口道:“这礼服太热,我……我帮王爷把外衣脱了罢。”

她是有过经验的人,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伺候男人,但是能明白萧霖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姜淮姻也在紧张,她用小手轻轻解开了萧霖身上的衣扣,水艳艳的大眼睛想看他却又不敢看他,十分楚楚动人。

萧霖顺势抓住了她的手,宽厚的手掌揉上她娇嫩的脸。

“跟着我,不要有二心,本王会待你如同正妻。”萧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姜淮姻点头,白瓷般的脸上出了点细汗:“满满不敢有二心。”

她帮他褪下大红色的衣袍,他身上有股铁汉似的男人味儿,姜淮姻贪婪地看了一眼。

他的肩膀宽阔,胸膛温暖又结实,这是为大梁开辟疆土的战场将军啊,世上还有哪个位置比他的怀抱更能让人心安呢?

“王爷。”姜淮姻情不自禁地喊着他,萧霖的手抚上她的腰,默不作声将她抱紧。

两人挨得那么近,姜淮姻倚靠着他,颤颤巍巍地出声:“王爷,我们把蜡熄了,好不好?”

想起这是她的第一次,萧霖去熄了烛火。

窗外明月当空照,窗内贴着大红喜字,一片热浪配着喜气在亲热地翻滚。

萧霖的手先是掠上她的眉眼,他探身下去亲她。

姜淮姻的脸庞发红,他气息太重,一下一下全喷在了她肉肉的鼻头上面,她眨着浓密的睫毛,终于闭起了眼睛。

“满满。”唇舌分开后,她听到他在喊她的名字。

姜淮姻也抬起头,轻轻地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娇娇喊道:“王爷。”

萧霖的一双眼满是笑盈盈地,仿佛从没有这样开心过,他抚着她温柔的长发,要一点点地将她的上衣剥了。

成婚的礼服都很繁重,因是做妾,姜淮姻的衣服要稍微好点。可是他剥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咬着牙,伸手轻轻地推了他一下。

萧霖眼眸一沉:“怎么了?”

“我……”姜淮姻的脸颊比外头的喜字还要红,她也很尴尬,埋着头说,“我……好像癸水来了。”

前阵子抄家流放,姜淮姻也没有注意过这些,没想到偏偏就这么巧,洞房花烛夜上来癸水。

这不是坏丈夫的兴致嘛。

萧霖没有说话,手上的动作却已经停了。

姜淮姻忍着下腹的异样,笑得乖巧又讨好,她柔声问:“王爷生气了吗?”

“你先去处理。”脾气再好,做这事的时候被强忍着不让发,萧霖也难免会生点情绪。

大多男子都视癸水为不净之物,不想脏了床铺,姜淮姻只好先去垫白布条。

狼牙说:【啧,真是可惜,不过你可以用手啊。】

【用什么?】姜淮姻问。

狼牙不嫌事大道:【用手!】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卡肉,这不能叫卡肉。追过我前几篇文的人应该知道我从没有饿到过你们!

只是毕竟是男女主角的第一次,我们珍重点,好菜不怕晚嘛(顶锅盖)。

下一章周四早上更,然后就开始日更了,这中途可能会修文,宝贝们收到红包再点进来(≧w≦)/

她的一双小手不像她的脸动过手脚,安静放在膝上的时候是白白糯糯的一团,萧霖将她的一只手握在手心里,姜淮姻立时有些羞答答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二章

进府之后,姜淮姻脸上一向不施粉黛,今日却也化了些淡妆,红色胭脂映染地她脸上如同粉霞一般,加上朱唇一点,真是个娇艳美丽的新娘。

萧霖微微抬起她的下巴,用拇指在她面上轻轻摩挲了一下:“去洗了。”

萧霖轻咳一声,这才利落地揭了盖头。

今天是主子的大好日子,翠柳和拂花两个鸭子也不会进来碍眼,自觉地在房外守着。

“王爷。”姜淮姻软软地开口。

洗净脸,姜淮姻再次踏进房门,成亲时穿的服饰冗杂,她一手提着红色衣裙,小心地迈过门槛。

萧霖正独自静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身体有些轻微地紧绷。

萧霖却将她扶住了:“跪我干什么?”

“妾有罪。”姜淮姻低声道。

到了这一刻,她也不会再装什么无知的农家女,既然他早就看穿了她脸上的小把戏,她干脆就在今日全招了罢。

盖头掀到一半,见萧霖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姜淮姻怔楞住,不得不再次轻声喊道:“王爷?”

萧霖的目光立即转向她,见她眼角仍有一层不深不浅的雀斑,他眼眸一深,唤道:“过来。”

姜淮姻听话地走过去,挨着他在床脚坐下。

阅读女主她又娇又美又毒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