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主她又娇又美又毒

1.重生

  • 作者:咎书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4-16
  • 本章字数:9338

原来还是会痛的。

良久,书桌的麒麟镇纸旁,“吧嗒”掉下一滴冰凉的泪。

已去了几天,谢晋之沉默。

这一瞬间,他脑子里如同走马观花,想起许多往事。

“青梅苑的姜丫头去了,我特地来问问您,您看,这事儿要知会夫人吗?”副总管问。

姜淮姻生前人缘不好,阖府上下都知道她气性大,侯爷又对她忽冷忽热,每次侯爷去她房里,不消一会儿,就能听到两人破口大骂的争吵声。

小少爷的好日子刚过,副总管也不想在这时候去碍侯爷和夫人的眼,本想随便处置了。左右想想,还是得和府里的总管打个商量。

黄武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捂着胸口,先请主子坐下,而后才气喘吁吁地说:“淮姻小姐,她……去了。”

谢晋之愣住,白面书生般的脸上止不住地错愕和惊惶,他沙着嗓子问:“几时的事?”

黄武子低着头,慢慢道:“听说,有几天了。”

“带我去看看。”谢晋之紧紧捏着拳说。

——

清晨的第一抹晨曦透过窗缝儿,打破了拂晓,徐徐照射在女人身上。

女人躺在大榻上,穿着一身翠绿的小衫,裙摆上略有些星星的泥点子。

她皮肤很白,小脸蛋儿像是刚压出来的水豆腐,白嫩又细腻。

冷不丁地,女孩儿忽然皱着眉头瑟缩了一下。她猛地睁开一双杏眼,全身好像有了使不尽的力气,她倏地从榻上坐起。

这是一间灰扑扑的屋子,摆设也简单。不是她在谢府住的小院,也不是曾经的姜府。

“你醒了?”她听到有人在讲话。

姜淮姻吓了一跳,视野范围内空无一人。她常年被谢晋之当禁|脔一样养着,逐渐养成了杯弓蛇影的性子,禁不住地往薄被里缩了缩。

“不用乱看,我在你脖子上挂着。”那道声音继续说。

姜淮姻微微低头,她的脖子上挂着一颗由绳子串起来的狼牙,她记得是幼年时候她爹给的,后来在流放途中遗失了。

难道是这家伙在作怪?

“何为作怪?”狼牙不满,“我乃本书的隐藏系统,你莫要低看。”

因为惊讶,姜淮姻讲话的时候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书……什么书?”

狼牙道:“《竞折腰》,一本半H文。”

“半艾曲是什么?”姜淮姻不解地问,“新出的小曲的名字吗?”

狼牙:“听说过《肉|蒲|团》吗?”

姜淮姻:“…………”

“和《肉|蒲|团》差不多的类型吧,”狼牙一气呵成道,“你算是本书的女主。”

姜淮姻虽没看过《肉|蒲|团》,但也知道那是出了名的禁/书,她咬牙切齿:“这等好事,可真看得起我。”

狼牙高深莫测地说:“也不一定,如果没有我,确实不算好事,有了我就不一样了。”

“你是什么,系统?”姜淮姻想起它刚才提过的词语,皱着眉头问。

“对,系统。”狼牙骄傲道,“你上一世得到了隐藏角色的好感度,所以他送你一颗狼牙,让你多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重生?”姜淮姻听到重点,不由愣住。

“是,重生。”狼牙吐词清晰,咬字浑圆,“如今是开皇十年的四月,你十五岁。”

十五岁,姜淮姻微怔,她居然回到了十五岁。

及笄之年,原是女子一生中最好的年纪,却成了姜淮姻岁月里永远无法忘怀的一段噩梦。

在这一年,太子被废,齐王得势。她爹身为太子太傅,因督导不利获罪,事情到这里本该结束,没想到太子被废不久,御史台却拿出了一本她爹作的诗集,说他心念故国,早有反意。

皇上本就因太子一事对父亲多有怨怼,诗集一出,更是两罪并罚,赫赫有名的姜府便在谈笑间成了一抔黄土。

爹被斩首,她和娘还有年幼的弟弟也被判流放岭南。

有狼牙这样一提醒,姜淮姻混沌的大脑渐渐清楚了些。

对这间屋子的印象也更深了。

当时流放队伍刚过邯郸,谢晋之便带人追了来,他口口声声说“皇上免了她流放之苦,允她在谢府为婢”。

言犹在耳,他说话的样子姜淮姻至今记得。

谢晋之当时骑在马上,意气风发地笑。他觉得她能在谢府伺候他是喜事,是她莫大的恩惠。

多自信的男人啊。

天知道她多想杀了他。

别人不明白,姜淮姻却是明白的。

她爹的诗集从不外传,御史台如何能拿得出?

还不是这位自称敬慕她爹的风雅之人干得好事。

狼牙见她呆愣着回忆往事,朗声说:“宿主,我得提醒你,谢晋之已经动身,正四处找你。若是不想重蹈覆辙,再做他的人,务必早做打算。”

“他的人”三个字成功让姜淮姻打了一个激灵,她的上辈子,便是在谢晋之的阴影下面目全非。

这辈子还要吗?

“你能让我再早几年重生吗?到去年这时候,我爹没死时可以吗?”姜淮姻忽然问。

狼牙:“不好意思,你这个要求太高了,我做不了主。”

“那你有什么别的用吗?”姜淮姻轻声问。

见她话里有小瞧自己的意思,狼牙愤愤:“拜托,我用处可多了。要不是我,你上一世还有的熬,还记得你怎么死的?”

“我……上一世……”姜淮姻断断续续地想起,因为她自小便在身上挂了颗狼牙,所以谢晋之曾千辛万苦找到一颗品相好的狼牙饰品,想哄她开怀一笑。

可事实上,他的所作所为只能让她更想自己的家,更记恨于他。

后来,她想求死,在没人瞧见的时候冒险吞下狼牙,没想到狼牙进了喉咙管,竟真的不上不下,一命呜呼了。

狼牙见她终于想起来,不禁鸣鸣得意道:“对,是因为我,你才能早点超生,不然后面的剧情你更受不了。”

“后面的剧情是什么?”姜淮姻微眯了眼,冷下声问。

“嗯……你真的想知道?”毕竟有点少儿不宜,狼牙不太好意思说。

姜淮姻道:“想。”

既然如此,狼牙也不扭捏了,滔滔不绝道:“你死的时候是庆元十年,在此一年后,新皇会将你强取豪夺过来。然后庆元十二年,天下大乱,谢晋之趁势起兵,推翻了帝位,又将你圈在宫里。到庆元十五年,靖国公父子不满谢氏,反上京城,最后你做了靖国公二公子的宠妃。”

犹如无枝可依的蒲草,可真是一生的玩物命啊。

姜淮姻忍不住抓紧了被角,她放下身段求证道:“你是来帮我的,对吗?”

狼牙看她终于开始正视自己,忍不住地拿乔:“嗯哼,如果你需要我,我自然会帮你。”

“我不想做玩物,”姜淮姻声音朗朗,娇媚的脸上不自觉荡出了一处小酒窝,她声音坚定地说,“我想报仇,谢晋之和齐王害我爹枉死,我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不错,有追求。”狼牙表扬道,“不过,据精确计算,谢晋之距离此处只有十公里路,一个时辰内必定会到,我劝你还是先抱住自身再想以后的报仇。”

姜淮姻环视一眼四周,她记得,那天她被谢晋之带走后,趁夜从他身边逃脱,却因为体力不支晕倒在路上,是一位婆婆救了她。

现在,应该是在这位婆婆的家里。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姜淮姻不得不开始给自己挣出一条生路。

她找婆婆借了一件农家女的衣服,将原先穿的那套放进灶里烧掉。等灰飘了出来,才接着抹点炉灰到脸上。

之前在谢府无事,她也想过逃跑,对易容之术颇有心得。

姜淮姻将自己一张白净的小脸变成了小麦色,又做了几颗小的假痣黏在左眼附近。

上辈子受尽屈辱折磨,最后活得如同娼|妇一样,和这张脸怎么离得开关系。

姜淮姻抬头看眼天色,屋外苍穹寂寥,日头愈亮。

狼牙没有说假话,她上一世确实是在这里被谢晋之带了回去,时间紧迫,不能再继续耽搁。

她换了双鞋,对这位救了她的婆婆再三答谢。

婆婆家就在村口,往前走是一大片林子。姜淮姻顾不得林子里有什么,只知道她得往前跑,因为再坏,也不会比死前的上一生更坏了。

晌午,天色正亮。

姜淮姻才走半个时辰,李婆婆家的门便被敲响。

婆婆驼着背去开门,闯进来一队配着刀的男人。

为首的倒是没拿刀,他模样斯文秀气,倒像个读书人,只是离近了,仍能感受到他身上气势凌人的威严劲。

这伙人一进来,养在圈里的几只鸡鸭顿时便被吓得叽叽喳喳乱叫。

肤白俊俏的领头人先在屋里环视一圈,见除了婆婆再没别人,他以眼神示意身边的人开口。

一个佩刀男子笑了笑,眼神锋利地直视向婆婆:“听村里人说,您今早救了位姑娘,那位姑娘呢?”

婆婆想到姜淮姻临走前说“她是被强盗抢去的”,咬紧牙关摇了摇头:“今早走了,去哪儿没和老婆子说。”

“我们不是坏人。”再开口的是谢晋之,他相貌儒雅,不像其他人凶相毕露。

见婆婆将信将疑,谢晋之声音放得更低了,他脸上挽起一个笑:“那是我府中的奴婢,我找她回去并没有恶意。听说这带劫匪流窜,她又是一个女子,若是被掳上山,让我怎么放心地下。”

他嗓音淳厚,话里的担心不似作伪。

谢晋之此人惯会装,当年一番甜言蜜语连当代大儒都能被唬住,何况是个乡野村妇。

婆婆不敌,果然轻易就露了口风:“可是丫头说,她是从强盗手里逃出来的。”

谢晋之眯了眯眼,危险的气息仅暴露了一瞬,他很快调整过来,浅笑吟吟:“前几天她确实被强盗掳去,我这便是在找她。婆婆既然救了她,何不告诉我去处,免得她又遭难。”

婆婆见他衣冠华贵,脚下的靴子也整洁,真不像强盗,便带他出去指了指门口的小树林:“丫头往里面跑了。”

谢晋之使个眼色,手下几个人即刻往丛林里探去,他留了一腚银子给婆婆,讲话时温和有礼:“多谢。”

其实姜淮姻并没往林子里跑多深,她在逃亡中碰到一个大难题。

此刻,她面前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倒在地上,衣袍上带了沙,他抚着胸口,嘴里喃喃念着什么。

姜淮姻有心想听一听,可他声音实在不大,几次她偏着头,青丝都接触到了他的额发,也没能听清。

姜淮姻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委实是眼前的人太特别。

即便是这些年足不出户,姜淮姻也认得他。

他是当今皇上的胞弟,大梁朝的唯一一位一字并肩王,萧霖。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四月四号,在这么一个不吉利的日子里开坑……有人吱声吗。

“何事?”谢晋之温和地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一章

幸好是刚开春,姜淮姻所住的偏僻小院又是在侯府最角落的旮旯里,常年见不着阳光,因此只有少许异味散发了出来。

前来送饭的小厮知道院子里住的是位不受宠的通房丫头,一向是缺衣少粮。直到第三天腐尸味再也掩不住,终于有人察觉出异状。

这位小少爷是谢侯与夫人成亲六年方才有的嫡长子,整个府上不嫌事大地吹吹打打了三四天。

姜淮姻的尸体也是在这番热闹过后才被人发现。

黄总管听了这话,再也坐不住,急匆匆往谢晋之的书房跑去。

黄总管一愣:“姜丫头?”

“是啊,去了好几天,今早才发现。”

他想起了姜淮姻年轻貌美时那张姣好的脸;想起了从前他在姜府,她隐在帘子后面,似红了脸的少女,羞怯地笑;更想起了她被他锢在房里时,那些温香软玉的日日夜夜。

可她去了,去得毫无征兆,去得突如其来。

一种死一样的沉寂哀伤,忽然在谢晋之胸口蔓延开。

姜淮姻死了,死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里。不巧,她死的那天,正好是侯府小少爷的周岁宴。

他是早些年谢府还没拆家的时候就跟在谢晋之身边的小厮,不比现在谢府这些新买的奴才。他知道主子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侯爷爵位上来的,更知道,早年主子还没发达的时候,曾经最爱慕的女孩儿是谁。

谢晋之此刻刚下朝,朝服才由婢女伺候着换下,屁股尚未挨着书房的板凳,便看到黄武子满头大汗地跑了来。

阅读女主她又娇又美又毒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