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永不永不说再见【全本】》

第90章 永不永不说再见

  • 作者:琉梨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11-27
  • 本章字数:9178

姜筱听了深深一笑,将辞呈重新折好,放回桌面:“拿回去吧,晓云,公司还有很多需要你的地方,你说什么也不该因为个人原因而离开,如果是这样,那我也是罪孽深重。”

刘晓云脸色一红:“我知道了。确实是我不经事,我收回。”

“你……”刘晓云一阵脸白,即使是事实,也不要说得这么明显吧!让她颜面何存!

苏云墨却噗嗤笑了起来:“哎,这里就我们仨,我说得明白些,好叫你醒悟过来,你可别跟我计较。你若真的舍不得职位,就不该辞职,为了他,有必要么?”

苏云墨问:“你为什么要走呢?”

他的惊讶也就在那一瞬间,浏览的时候他已经平静和从容了,一如他应付公司里所有事务那般。其实,她也不过就是公司里一个普通成员罢了,有什么理由要她在他那里引起多大的震动呢?她心底暗暗的自嘲着自己,稍稍抬眼,见苏云墨站在一边默默的望着自己。她忽然觉得好笑,你胜利了吧,得瑟了吧,一个离了婚带孩子的女人,竟然把自己击败得落花流水,而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她看见她抿起了嘴,冲她笑了笑,一团怒火就腾的冲了上来。

苏云墨却嫣然:“不是我,和我无关,我没有抢你的位置,也没有觊觎你的获得,我只是恰好又遇见了姜筱而已。”

“是啊,你们重逢了,我就退出了,不是吗?”刘晓云笑得有些凄凉。

“不是。”苏云墨继续摇头:“从来就没有开始,何来退出之说?”

“好了,皆大欢喜。”苏云墨拍手欢喜,接上姜筱的目光,竟是如此摇曳生姿。

至此,这三人再无甚矛盾,一路齐心协力的只为公司,刘晓云本就是干练的职业女性,收敛心情后很快又投入事业,而因了苏云墨的气量,她也渐渐学会了包容与大度,直至多年后,人已不在柏海,却依然时常想念起那个身材瘦小却有着非常气质的女子。

“姜总,你认定了她,是对的。”无第三人的办公室里,她这样对姜筱道。

姜筱点点头:“她总有让我惊喜的地方。”

“什么时候娶了她?”刘晓云八卦道。

姜筱摇头:“还没定,她若没这个意思,我也不好提。”

“女生总会比较矜持啊,你难道等她说‘我们结婚吧’?”

“不是……我总觉得她还是有些犹豫,可能是因为孩子……她担心,如果真的结婚了,对孩子会有影响,比如,我们又生孩子的话,那扬扬……”他没有说完,刘晓云就明白了,点点头。

“这个担心也不无道理……可是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啊?毕竟你们年纪也不小了。”

“我知道。”姜筱沉沉的回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结婚?”苏云墨一口面条没咬好,吱溜的滑回了碗里。她瞪大眼睛盯着姜筱。

姜筱仿佛预期到她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反而显得很淡定:“咱俩也都不小了啊。”

“我说的不是这个……”苏云墨放了筷子,今天他们吃的西安宽面,好大一盆,酸辣够味,可她吃了两条,就忽然没了胃口。

“我知道,你担心扬扬,你怕我现在疼扬扬是做样子的,以后,要是真结婚了有孩子了,就不对他好了,是不是?”

“是。”电视里现实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苏云墨不顾忌是不可能的,扬扬现在还那么小,她还有能力去保护,如果再多一个,她真怕自己顾此失彼,扬扬已经没有亲生爸爸了,怎么还能再让他受委屈。

“向你保证也没用,口说无凭。只好结婚,结婚了我证明给你看。”姜筱也放了筷子,望着她。

结婚了证明?如果做不到,那她还要再离婚吗?这建议……苏云墨不置可否,如果是这样,那她宁愿现在就断绝和姜筱的任何关系,长痛不如短痛。

“云墨!”或许是感觉到她的细微变化,姜筱有些慌的握住了她的手:“你千万别往坏处想,我是认真想过的,不会出现你想的那些事的。”他尽力的想说服她,但显然语言太过苍白,她无动于衷。

半晌,她抽回了手,开始埋头吃面,一根根的捞完,然后把汤一口口的喝完。姜筱看着她的动作,只觉得心一点点的沉,一点点的痛。他不敢再做猜想了。

终于,她吃尽了那碗面,擦了嘴后,抬起头,望着他:“我不敢再做实验了,姜筱,也许你说的是真的,可我不能不为扬扬考虑,他那么小那么天真,什么都不懂。没了爸爸,他问啊问啊,问久了就忘记了,半年多了,他爸爸没有出现,他也就不问了。他也许真的不懂,可我心疼,我怎么能让他再受一点委屈呢。”

“我不会……”

“我知道你不会,”她打断了急于解释的他:“让我想想吧,也许我一开始就不该耽误你,什么自己扛不住,忍一忍就过去了,我终究还是脆弱,有依赖的心理。”她嘲讽着自己。

“云墨……”

“我想想吧,先不要再问我了。”她说完,兀自付了钱,走了。姜筱愣愣的坐在那里,一碗面凉得透了,他也没有再动筷子。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明明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却又晴天里闪起了霹雳。

其实,这个障碍一直都在,苏云墨深深的明白,自己真的过不去。她慢慢的沿着街走,也慢慢的清醒自己。扬扬,那是她的孩子,她的命,她在最难最痛的日子里,唯一坚持不倒的原由。她泪雨滂沱的脸,是扬扬举着小手一下一下的替他擦净,她愁肠百结的心,是他一声一声妈妈陪她渡过孤寂。现在,或许幸福真的就在她的眼前,只要她点头就可以拥有。可,这份幸福如果单单仅限一人使用,那么,她宁愿转身留给扬扬,自己背负更长更久的孤独也在所不惜。

她不可能,为了自己,委屈扬扬。她认定了决心。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姜筱。她有点不想接,响了几声后,还是接通了。

“云墨,你先不要说话,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你。”姜筱径自开口:“你担心扬扬受委屈,我理解,我是个大人,不会欺负扬扬的,所以,我想好了,我们不要孩子,就要扬扬,你说呢?”

要不要孩子,现在说为时尚早吧?苏云墨默然无声。

“明天我就去医院做结扎,这样,你就不会有担忧了,扬扬就是我们唯一的孩子。”

一阵闷雷从苏云墨脑中滚过。“结扎??”她惊住了。

姜筱却在那头笑了起来:“嗯,我这个主意不错吧,反正有扬扬就好了,多一个你又多操心,我也嫌麻烦。”

“你……”她无言以对,突然,泪如雨下。

“怎么了?”

她说不出话,站在路边,抱着手机,捂着嘴,泣不成声。你是上天指派给我的天使吗?为什么要为我这样的女子付出如此之多?我还不清你那十一年的思念,我还不清你无怨给予的借慰,我还不清你一次次给我的包容与谅解……

“傻瓜,我只是真的不希望你再受委屈,再吃苦了啊……”那声音自身后温柔的响起,一个宽广的怀抱就将她紧紧的拥住,整个世界都为之停止喧嚣,一切时光都为之停滞。

“你不应该对我这么好。”她抽抽噎噎。她是这样多虑,这样摇摆不定,这样惶惶不安,这样没有安全感。

“不对你好,我还能对谁好呢?我喜欢你,十一年,已经成为习惯了。我是,习惯对你好,习惯看你笑看你闹,却不习惯看你哭。”他伸手抹去了她的泪滴,轻轻的在她的脸颊印了一吻。“我会爱扬扬的,相信我。”

她终于点头。

隔年春至,草绿花开,雀鸟鸣啼。城心公园的sunny咖啡屋办了一场特殊的婚礼。粉色与紫色的气球一扎扎的沿湖岸摆开,在轻柔的暖风中荡着舞着,不长的通道铺上了红色的地毯,上面撒着粉色的玫瑰花瓣,道的两旁是一团团花球,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芬芳。

阳光柔软而美好,照耀入咖啡屋里,折射出五彩的光芒。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由衷的祝福与微笑。他们在低低的谈论着,这场婚礼主角的故事,各自曲折,又各自真诚与坚强。不要再提什么80后如何如何,在生活的面前,微笑的接受与面对,不逃不避不慌不乱,谁敢说他们不是真正的赢家。

那个女子,身材依然清瘦娇小,一身轻盈的软纱长裙,更添了她成熟的风韵。或许,她已不再青春貌美,不再娇艳动人,但她无时不刻的浅笑与从容,恰让她散发出钻石的光辉。

她含笑的看着姐妹们为她忙前忙后,而已经2岁的扬扬绕着她不断的转着圈子,反复的说:“妈妈好漂亮!”

第二次穿上婚纱的她,却感受到一股透彻心肺的温暖与幸福。

手机这时收到短信,她点开浏览,陌生的号码,却让她眼眶一酸:“云墨,听说你今天与他终于大婚,我不说什么,只想真心的祝福,过去,我真的太不懂事太糊涂,白白的失去了你这个好妻子,对不起。请他一定更好的照顾你和扬扬。你们一定要幸福。——陈唯舟。”

往事如千帆过尽。她相信这一次自己一定会幸福,扬扬也会幸福。她回了过去:我会照顾好扬扬,我们都会幸福。你也要加油,重新再出发。

回头,高高的他就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发着信息,就款款的笑了起来。弯腰,他抱起了扬扬:“宝贝,妈妈要上台咯,赶紧的,陪妈妈上去啊。”

“那你呢?”

“我啊,我陪你们俩啊。”

“那等一下结束了,要再见吗?”

“不要。我们,不说再见,永远都不……”

“职位。”她没有犹豫:“我是喜欢姜筱,但……但我大学一毕业就进了柏海,从基层一直爬到了今天的位置,我付出了多少,努力了多少,别人不清楚,我自己还能不知道吗?如果不是你……”她打住了话头。

唯独一个人,似转了性子般,不再飞扬拨扈的倚老卖老,也不再斜着眼的看人——刘晓云,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办公室里,身前的抽屉半开,一份辞呈赫然躺在里面。犹豫了三天,始终没有勇气递出去——要她就这样告别了相处三年多的姜筱,她真的心有不甘,可她又不得不认输,三年多的跟随,却从来只是个随从。他曾经也有女友,但她看得出他并没有真的在意过谁。

刚到门边的苏云墨和姜筱均是一愣,齐齐看着她。

刘晓云咬了咬唇:“我辞职,是来交辞呈的。”说着,就把辞呈递了上去,姜筱愣了愣,却没说什么,接过来,拆开,慢慢的看。

苏云墨是个怎样的女子,她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只觉得那小小的身躯里仿佛蕴藏着许多的故事,她的眼神从容而冷静,微笑的时候极尽温柔。当她知道苏云墨就是姜筱心底的人时,其实就已经彻底的知道自己会输了。

好吧,就这样吧,走了干净。刘晓云笑了一下,有些惨淡,她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喝了几口水,将辞呈拿了出来,往总经理办公室去。敲门,进去,苏云墨恰好在里头,一面在说着什么,一面发笑。看见她进来,苏云墨连忙起身朝她点点头问候,然后就拿了文件夹准备出去。她看见姜筱的目光一直胶着那个身影——她于是脱口而出:“你不用走。”

“这个职位给你的收获,就仅仅是一个姜筱吗?”苏云墨清淡的语调,却叫刘晓云倍觉压力。她忽然发现自己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抬眼,看见姜筱的眼睛也静静的盯着自己。

明知故问。刘晓云扭头不语。

“只是因为喜欢不了姜筱吗?”苏云墨一针挑破。刘晓云唇角一颤。默认。

“额……怎么扯上我了。”姜筱无辜的笑吭了一声。

苏云墨飘了他一眼,朝刘晓云正色道:“你若分得清轻重,就收了那辞呈,好好想想。”

刘晓云原本一心以为苏云墨会巴不得自己立刻消失,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不由有些惊愕,微微动容。半晌,才喃喃道:“墨姐,我真服了你,姜总惦记你,原来真是有道理的……”

她以为自己近水楼台,她等得起。殊不知他心底住着那个人,竟是这样的根深蒂固——真的是固执的人啊,姜筱是,自己又何尝不是……被他拒绝了,却还是不甘心不情愿不舍得。

她摇头:“不是。”

“你辞职,舍不得职位更多一些,还是姜筱多一些?”苏云墨的问题真是步步紧逼。

阅读《永不永不说再见【全本】》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