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明明我才是训练家

第五十八章 神罗天征

  • 作者:提莫大将军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8-01
  • 本章字数:13078

将所有的东西全部按照原来的摆放顺序又放回了文件夹里面,李惟看着不远处的‘Entrance’,又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转身对着魔墙人偶挥了挥手。

“我去考试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平复住已经开始突突直跳的小心脏,李惟默默地将手中装着证件与文具的透明文件夹打开,逐步检查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正式走向考场的时候不再复查一遍真的会很心慌。

给利欧路与伊布安排了对战的任务,并让哈克龙在旁边辅助进行训练。

考试是魔墙人偶充当司机开车送他。

因为禁止携带精灵入场的缘故,李惟也就干脆没带任何一只精灵。

‘那个法条全文是啥来着的?’

‘樱子果长什么样来着?’

他慌了。

仿佛是征战的将军,上马前与亲人的道别一般。

“吧哩~”

而魔墙人偶也十分配合的没有打破这‘悲怆’的微分,挥了挥手,又拿他宽厚的手掌摸着眼角,擦拭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不知从哪里拿出手机,连续咔嚓了两三张之后,魔墙人偶将照片发送给了天岚并顺便发送了朋友圈。

【幼崽去参加见习训练家的笔试了。】

【图片】

【艾路雷朵给你点了个赞】

【信使鸟给你点了个赞】

【花洁夫人给你点了赞】

【沙奈朵给你点了个赞】

【沙奈朵评论:幼崽已经进考场了吗?】

【兰螳花给你点了个赞】

【长耳兔给你点了个赞】

【长耳兔:魔偶记得实时播报幼崽信息,我们在时装周彩排,就指望着你帮我们传递消息了】

【长耳兔:哦,美纳斯让我帮忙跟你说一下,希望你多买几个充电宝等省赛的时候可以开视频给他直播幼崽的比赛。】

······

在李惟去‘赴死’的时候,家里面的精灵们也很关注着他的动态。

指望哈克龙去帮他们直播和传递消息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了。

哈克龙哪点都挺工具的,就是在电子产品这块,吃了不怎么识字和没有手的亏。

¥¥¥¥¥¥

进入了考场后,前前后后李惟经过了三次安检。

真的是坐飞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

不过在检查这些反锁的步骤与漫长的等待中,之前在考场外累积的紧张感莫名的消散了。

此时他竟然还有点期待考试了。

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此时他的心中的好奇感竟是远大于对于考试的恐惧感。

考场很大,空旷的场地内,少说可以容纳千人以上的考生。

座位与座位之间的间隔距离也很是夸张,两边的过道据目测,少说也得有个两米以上。

在进入考场的瞬间,李惟便清楚的感受到了他的波导感知不到任何信息了。

而每当想要调动波导的时候,就会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视线锁定在他的身上。

前者多半是因为高科技产物所诞生的屏蔽材质,而后者大约就是专门请来的监考的精灵了。

考场内的考官据目测就多达三十人,而每一竖列前都站着一位超能系精灵。

以迷唇姐、天然鸟、恰雷姆和念力人偶居多,站在最前方似是总考官样子的,是一只巨金怪。

(ΩДΩ)

不得不说,见到这位主考官,李惟是真的呆了。

就这?

哪个不长眼的考生敢在这种重量级别的考官面前用他的超能力作弊。

这巨金怪的压迫力属实要比‘监考老师·限定·沙奈朵’要有魄力多了。

前者是恐惧,后者仔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

所有的考生将会进行统一的等级,包括其特殊能力。

因为特殊能力中的超能力者居多,而且因为超能力精灵有着天然的便利性,偶尔去兼职当个魔鬼考官也会得到联盟一笔丰厚的补贴。

很多时候,天王级别的超能力精灵忽然间变成监考考官也丝毫不让人感到意外。

估计这个巨金怪可能也是如此吧?

把家里的矿山吃穷了,出来当个考官赚点钱,回家后自己买矿吃?

当然这都是李惟自己的小脑补罢了。

除去针对超能力以外,这个考场里还有着针对波导的考官。

抬头看向正前方,李惟发现了一只站在高架上正在闭目养神的波克比。

想必他刚才下意识调动波导而被‘监视’的感觉,就是来自这只波克比的注视吧······

不得不说为了提防作弊,确保考试的公正性,精灵联盟为了保全自己的招牌也是拼了的。

在确定考生内有特殊能力者之后,会根据其能力调配相应的‘监考精灵’。

一般来说,特殊能力都是以超能力居多,常磐之力与波导之力都是少数。

常磐之力还好,没有什么可以作弊的操作性,

但波导之力如果真的要用在歪门邪道上可是比超能力更难缠的能力。

万物皆有波导,李惟也曾经想过可以根据考生的心里活动,或者干脆就是笔尖位移的动作来推测出某一道题的答案。

但是最终都因为汉字实在是太复杂,他也懒得耗费那闲工夫去整这些歪门邪道而放弃了。

毕竟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他能想得到,联盟官方举办考试这么多年了,肯定也遇到过,都会有对应的策略。

不及格就不几个吧!反正我保送!

带着这样的思想觉悟,李惟放弃了钻研波导的作弊作用。

看着联盟考试时这种阵仗,李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只觉得牛逼。

这种公平公正且公开的考试制度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而且他听说,如果考试达到了A等及以上,年收入不足40万的家庭还可以申请一定的训练家补助金和某些免费的福利待遇。

对于李惟这种生在狗大户的家庭里,培育精灵自然算不上是什么大事情,但是对于普通的家庭来说,想要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当训练家应当还是有着蛮大压力的。

像这样,联盟官方给予一定的补助金,并且提供优待比如优惠购买官方饲育屋中的某些精灵或者是精灵中心的费用百分比报销等等。

因为论文的需要他也去仔细的阅读了一下精灵联盟官网中给出的优待,并且又到了各大论坛上去询问大佬,水帖子。

他发现,这里的联盟在培育训练家这件事情上,福利待遇是真的很棒。

有些吃惊。

因为李惟看的有点多,这样他总是下意识的对联盟这种官方的机构有着很多的偏见。

总觉得官方必定是黑心的,里面有着什么不可见人的利益勾当,除了有资本以外平民根本没有崛起的机会,除非主角穿越而来······

但是看着他老爸道馆馆长的工作,以及接触过的各种联盟工作人员和看着他们做的事情,他感觉这里的联盟并没有中所说的那么糟糕。

不过就像这样因为信息差被网络上的错误信息误导以至于产生了偏见,对于精灵有了过分的认知,产生了极端的思想,加入了非法的组织······

以这个作为切入点去进行议论的话,似乎这开放式讨论题又可以多个两到四分的样子??

就这样,在李惟胡思乱想的时间里,所有的考生已经落座,随着时间正式的来到了早上九点整,考试开始了。

······

虽然说李惟是手抖得像个帕金森一样进考场的,但是最终他却是笑着出来的。

在出考场的时候还偶遇了在同一个考场考试的于一仙。

在互相彪了几句垃圾话后,因为马上要面临着‘省赛’,大家也就风紧扯呼没多叙旧就开溜了。

“吧哩?”

【怎么样?】

魔墙人偶对于他的考试也蛮关心的,看见他之后就对着他问道。

“感觉还不错,出的题基本上都会,能想起来书里面的原句,答题点应当都没有问题,就看主观题能扣多少分吧。我觉得膨胀一点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不是梦?”

“吧哩~”

【(????????????)????】

打探完消息后,魔墙人偶在押车的时候拿出了手机,默默地又发了一条朋友圈。

【幼崽说,考试成绩很不错,能有个85%以上的成绩】

朋友圈里又是一番疯狂点赞与激烈讨论之后,魔墙人偶放下了手机,继续开车带着李惟回到了家里。

【艾路雷朵:是不是4号有对战,多给幼崽和小利欧路准备点吃的。】

于是,在这两天里,魔墙人偶是拿出了看家本事给李惟与利欧路做了各种各样的好吃的,甚至去网络上学了很多便当的做法,准备在比赛的时候拿便当让李惟在休息室里面吃。

就是几次睁眼闭眼的时间,6月4日就到了。

他对战的地点在E区,根据电脑随机分配后,他的淘汰赛被安排在了第一组。

淘汰赛是在开幕式结束后,十六个对战区域同时开赛。

20到24个人为一组,直接在90×120的竞技场中开始对拼。

时限五分钟,五分钟之后如场地中剩下的选手小于等于4位则直接晋级,若大于4名选手则开始加时赛,直至场中剩下四人,比赛结束。

这种淘汰赛,很是简单粗暴,但无疑是刷下那些良莠不齐选手最好的比赛方式。

正常人的策略肯定都是挑软柿子捏,强强联合,想办法让自己的精灵保留在竞技场上。

自爆式的弱者抱团去淘汰强者这样的事情,每年都有人去尝试,但结果无疑是惨淡的。

先不说攻击是否能命中和奏效,单是在混战中,一意孤行的想着去针对别人的时候,往往会忽略藏在最后的老阴比黄雀。

E组一共是220人。

一共有十场淘汰赛,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单是他这一组就要刷掉至少180位选手。

这竞争的激烈与残酷还真的是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感慨归感慨,但这要说怂,他肯定是不怂的。

毕竟他对自己精灵的培育程度有数,而且他准备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在省赛上大杀四方的吗?

同情是不可能的,精灵竞技菜就是原罪,他李惟今天就是要做一位一分钟结束所有战斗的人!

¥¥¥¥¥¥

换上了老妈特意寄过来的新衣服。

款式他很喜欢,以黑色为主,有着外套,还有帽子,并不是很紧身的设计,穿上去也很是舒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换上了新衣服后,最开心的就是伊布了。

因为她有了新的可以睡觉的地方,更平稳且更舒适······

——外套后面的兜帽惨遭毒手。

兜着一只伊布,牵着一只利欧路,李惟在魔墙人偶与哈克龙的陪同下来到了会场中心。

刚踏入正门,做完了身份验证准备入场的时候,忽然间他被一群人围住了。

各种没有见过的超大摄影机以及话筒朝他怼过来,吓了李惟一跳,也成功的让伊布以为被挤到了跳到了他的头上。

“你好,请问你是E233号李惟选手,对吗?”

“额······”

还没有等李惟反应过来这些人究竟准备做些什么,眼尖的女主持就已经发现了李惟手中捏着的还没来得及收到包里的选手身份牌。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魔都青少年省赛直播现场,我是官方采访员YOYO,我们现在在场馆的门后,正好偶遇到了本届魔都省赛冠军的有力候选者李惟!!”

说着,这位拿着话筒的女士很是自来熟的就凑到了他旁边,对着他问道。

“我们想要临时采访你几个问题,请问李惟选手你方便吗?”

······

啊不是?摄像头都怼脸上了,姐姐您说我还有机会说No吗?

“想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以为李惟头顶伊布的李惟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所以此时哪怕他在崩溃,在别人看来他的表情也是没有变化的。

如果仔细观察可能才会发现他的表情从ヽ(ー_ー)ノ变成了ヽ(=_=)ノ。

“哦···大家好。”

被迫营业的李惟对着镜头如是说道。

虽然说丧礼丧气的,但配合上帅气的外表,也还算得上是OK?

“布依!”

【大家好】

(????????)??”

与李惟不同是的是,伊布天生就比较喜欢镜头了,好奇的她将头顶到了摄像机前,很有镜头感的比了个wink后,也算是代替李惟给大家打了个招呼。

而令人意外的是,此时直播中的弹幕忽然间有些少许的歪楼了。

从原本的,[哇,这个小哥哥好帅气!]、[这个帅气的少年是谁啊?为什么说是冠军候补,有科普吗?]瞬间变成了[妈妈我恋爱了!刚刚那个伊布对着我wink了]。

······

如果这件事被伊布知道了的话,想必直播界就要多一只伊布了。

(????????????)????

一年一度的青少年省赛可谓是全国乃至世界关注的重点赛事了。

就像是曾经地球里,球迷肯定不仅仅只看自己国家的足球比赛,还会看别的国家的赛事一样,这个世界里的精灵对战也是同样的。

作为魔都的大型赛事,成为焦点也是正常的现象。

此时,看着被官方媒体围住的李惟,那些不明觉厉的外国媒体与采访员也悄默默的凑了过来,在旁边拍着李惟被采访,来了一个双重套娃。

“那李惟选手,我想问一下,对于今天的淘汰赛你有什么看法?”

“额·····没有什么看法。”

李惟给出了一个堪称采访鬼才一般的回答。

“嗯?如此轻松地的态度,莫非李惟选手是觉得,这淘汰赛对于你来说丝毫没有压力?”

不得不说,这位叫做YOYO的女采访她的阅读理解能力也是强的一批。

从他刚刚回答的那句话里,能提出如此刁钻的问题也算是个人才。

具有争议性的话题,稍微回答不慎,兴许就会出大问题,但······

“嗯,确实没有压力。”

但他李惟偏生就没有按套路出牌的习惯。

这淘汰赛对于他来说确实是没有压力,如此一来,在媒体面前矿一波又如何?

他本人都做好了一分钟结束淘汰赛的计划了,还提什么压力不压力?

就算有压力,那也是对面有压力好吧!

owo

不同于李惟心中微妙的想法,YOYO看向李惟的目光都直了。

i了i了。

当然,她爱的并不是李惟这个人,而是李惟说的话。

素材啊!

噱头啊!

流量啊!

工资啊!

而果不其然此时直播内的热度与弹幕的数量瞬间称几何倍的开始增长了起来。

[???这人这么狂的吗?]

[yysy,这人smdx,这么能吹牛逼?]

[你们弹幕都在喷什么?你们是不是都不知道他是谁啊?在媒体面前说出这种话肯定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吧?都在阴阳怪气些什么?]

[yysy,看了十年联盟赛了,没听说过有什么李姓大家族。]

[???楼上睿智?魔都top1顶级馆主李元笙被你吃了?帝都李家了解一下?]

[在?李惟是李元笙他儿子,你说他有没有实力?]

一时间,有钓鱼的,也有钓到鱼但马没了的,也有纯路人求科普的,也有正经刚查完度娘词条过来科普的。

一时间弹幕刷刷地飘过,速度快到近乎让人看不清。

而随着‘魔都天元格斗道馆、顶级道馆馆主李元笙之子参加省赛’等类似的新闻看点被截图发出去后,原本在主频道等待官方开幕式的吃瓜群众们也都涌过来看采访。

名人效应一直都存在的。

更何况这名人还是他们的熟人。

李元笙的风光伟绩,可是深深地印在了当代青年的脑海里。

出道即是巅峰。

仅仅只花了十年的时间就坐上了联盟青年冠军的宝座。

参加了两次世界赛,第一次作为替补,曾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将中华家2队送入直接总决赛。

那一年种花家成为唯一的两支队伍全部进入决赛圈的国家。

第二次直接作为国家一队队长,杀穿敌方,带领团队夺得冠军,并且在solo赛中以绝对的实力碾压群雄,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世界赛有着三十岁以下的参赛要求,无缘第三次世界赛的李元笙选择了定居魔都,开始经营起了道馆,并在联盟担任重要职务,继续着他另一个方面的传奇。

天元道馆,训练家心中永远的圣地。

——你可以永远相信天元道馆的教学能力。

——但你也可以永远相信天元道馆导师的实力。

前者是是因为天元道馆恐怖的教学实力。

只要有资格在道馆中进修,所有的人都会给出‘我受益匪浅’这样的评价。

而有了后半句话则是因为,这座道馆是学徒的福音,但却是挑战者的噩梦。

近年来,荣获天元道馆徽章的训练家屈指可数,可谓是稳居‘种花家年度噩梦级道馆TOP5’的常客。

有着这样的恐怖在外的名声,一些感同身受对天元道馆又爱又恨的训练家们,在钦佩这李元笙实力把他当爱豆的同时,对于他儿子的成长也十分的好奇。

虎父究竟有没有憨批儿子这一点,大家都想康康!

如果可以,我们想要把馆主大大给予我们的绝望让您的儿子也尝尝!!

这是大家的心声!

所以此时带着有些复杂的好奇心,他们对于这篇赛前垃圾话采访也很好奇。

与此同时,女采访的耳机中传来了编导的提醒,示意着她弹幕的走向,以及需要问一些什么样的大家关心的问题。

并叮嘱了几句,希望她尽量引导着李惟多说一点‘好听’的话。

这样哪怕是淘汰赛,他们的流量也会很客观,搞不好会是近三年淘汰赛观战人数的小高峰。

“那李惟选手请问你的初始精灵是什么?是你头顶上的这只可爱的伊布吗?有什么选手是你认为需要注意的吗?想问一下李惟选手你的省赛目标是什么??”

一连串的几个问题让李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而此时趴在他脑袋顶上的伊布,听见有人说她可爱,立马精神了起来。

原本因为有些无聊而闭上的双眼立马睁开,开心地抖动了几下她的耳朵,拿着她几乎不分瓣的小爪子配合着妖精系的能量给女采访比了一颗小心心。

“布依!”

【伊布觉得你很有眼光!】

大概她想表述的是这样的一个意思。

[啊!!!这伊布为什么如此的可爱!!!]

弹幕瞬间又一片阿伟大型死亡现场。

“伊布不是我的初始精灵,我的初始精灵是利欧路,伊布是第二只。”

说着,李惟伸手把藏到了他后面的利欧路拖了出来。

利欧路躲起来不是因为怕生,他只是本能的觉得被这样一群人围住会很麻烦。

有这时间他还不如背靠李惟闭幕眼神吸收一下波导来的舒服,此时被李惟拖出来被迫营业,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出来了,也不能一直呆愣这,利欧路思考了一会儿魔墙人偶给他灌输的奇妙的知识,默默地伸出爪子对着镜头招了招手。

[我的天!!!利欧路!!!!!]

[狗大户!]

[有没有大佬可以给我科普一下,这利欧路的精灵蛋究竟是多少钱???]

如果要给这段时间的弹幕命名,那么想必没有比lemon更适合的名字了。

[有这利欧路确实是省赛不用愁了啊!!]

[你懂个什么?越是这种稀有的精灵越不好培育的好吧!]

[确实没有毛病,利欧路弱的一批,如果他以为自己凭借着这颗贵的要死的精灵就可以赢得省赛的胜利的话,那是他太天真了。省赛的水深得很,我觉得他的实力完全不值得一提,C区的21号选手就可以吊打他。]

[???]

[???]

不清楚弹幕现状的李惟依旧是一脸淡定的,继续回答着刚刚女采访提出打的问题。

“注意的选手?不知道,等今天看完淘汰赛再说吧。至于目标的话······那当然是冠军。”

听着李惟的话,盘在他头顶上的伊布也颇有些赞同的点了点头。

确实确实,伊布也觉得李惟说的对。

其实伊布还觉得李惟说的有些过于保守了,应该这样回答。

‘不到四强的选手不配我去了解他们。’

不得不说,在最近被李惟玄幻小故事的熏陶下,伊布也学会了垃圾话。

“布依布依~”

而如此想着的伊布,也就像平时一样,拍了拍李惟的脑壳,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李惟啊,你这太谦虚了,应当说‘只有四强才配让我去了解他们’。】

也就是伊布在说完这句话后,弹幕更加的精彩了。

听懂了的在疯狂发文号,而听不懂的则是在感慨着伊布的可爱。

总而言之,明明是针对李惟的采访,最后风头就都被伊布抢去了。

甚至在后来,头条上都是‘李元笙之子实力究竟如何?真相竟然被一只伊布倒出!’这样的标题。

······

在等待开幕式结束时刷手机看到这样信息的李惟很是无奈。

没记错这采访是采访他来着的?

歪?摄影师在不在?老子特么拿鸡腿敲死你啊?

为什么他只有一撮头发上镜了????

究竟他是训练家还是伊布是训练家啊?

有一说一,李惟表示他有一点点小脾气了。

¥¥¥¥¥¥

“下面有请参加E区第一场淘汰赛的选手入场!”

随着解说的一句话,选手们陆续按照解说所念的名字顺序登场了。

训练家与精灵都有着对应的位置,这一组24人被安排在了竞技场不同的区域,裁判说比赛开始前他们的活动区域就是场地内画着白线的圈内,而等开赛后,他们的舞台才是这竞技场。

“现在进行的是淘汰赛!这里再给大家重复一下规则!在规定时间内·····”

在裁判与选手们沟通比赛继纪律的时候,解说也在双线程的给观众们强调着比赛的规则。

无论是场内观众还是看着直播的观众对于这比赛的开幕都十分的期待。

相较于其他场馆中淘汰赛较少的人群,这E区的场馆倒算得上是座无虚席。

这就要归功与李惟和疯狂抢镜头的伊布了。

因为只能携带一只宝可梦来到竞技场,所以伊布被无情的抛弃了。

现在她与魔墙人偶坐在竞技场的第一排,吃着魔墙人偶携带的便当一起观看着李惟的淘汰赛。

至于为什么是魔墙人偶在吃便当,那还是因为李惟表示,他会在一分钟之内杀死比赛,什么应援便当补充能量,这东西都可以免了。

他想回家吃大餐。

于是乎,秉承着带出来的饭团不能浪费,魔墙人偶就顺理成章的自己吃了。

不得不说的是,不愧是他做的饭团,味道真的很棒。

魔墙人偶给自己手中的饭团拍了个照片后,又上传了朋友圈。

【幼崽说,他会在一分钟之内结束比赛,并把他的饭团让给我了。】

【长耳兔:!!!】

【艾路雷朵:!!!】

【沙奈朵:开直播!!速度!!】

【信使鸟:房间号发来!】

【花洁夫人:赶紧赶紧,我们还有10分钟就要出门了!!】

而面对一种精灵的催促,魔墙人偶挠了挠头,统一恢复了一句话。

【魔偶:你们直接去官方平台打call不好吗?】

一时间魔偶的这句评论是激起了千层浪。

而与此同时,一群实力不俗的精灵强者,连忙连接上WiFi开始下载着直播矮皮皮,用着平生最快的手速创建了账号并绑定了银行卡账户,杀到了官方直播间,点开了选手应援。

在比赛还未开始的时候,几位阔绰的‘太太们’便已经给李惟刷了15个飞机了。

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永远不要和精灵比手速。

尤其是超能系和草系的精灵。

短短的一分钟里,连带着李妈李爸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来到了直播间里,等待着自家儿子一分钟结束这对局。

信使鸟:[冲鸭!!一分钟杀死比赛啊!!揍他们啊!]

艾路雷朵:[飞机×1]

梦妖魔:[飞机×1]

······

当选手准备就绪后,裁判回归到了他的裁判席位上。

“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战斗开始了。

场内的训练家们都争分夺秒的对着自己的精灵下达着指令。

有的人指挥着精灵做着无差别的攻击,有的训练家让精灵去闪躲,而有的借助着精灵会飞的优势腾空而起去躲避地面上的混战。

但与众人不同的是,李惟对着利欧路下达了一道令所有人都感到诧异的命令。

因为为了方便对战以及害怕场地过大训练家嗓门不够大导致精灵听不见训练家指令的这种事情发生,选手都是有佩戴扩音器的。

而这样既方便了训练家去指挥精灵,也方便的导播与直播。

在切换精灵画面的时候同时切换指挥席上训练家的画面,就能够听到训练家的指令,这样也更方便解说去进行ob。

“利欧路,升空。”

?????

导播也很懂,知道大部分的观众都是来看李惟的所以就决定多给他点画面,结果刚切过来,李惟的这句话就像是炸弹一样,让大家都愣住了,甚至于刚刚还在活跃氛围的解说们都哑火了。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

升空?

利欧路这精灵能飞的?

一时间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

此时的场地中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利欧路忽然双脚离地,甚至于连跃起的动作都没有,就这样悬浮在了半空中。

“哦??????”

全场连带着解说,一片哗然。

[?????]

[这利欧路会飞????]

[在?有没有大佬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原理??]

[运用能量冲击飞起来吗?但是这也不对啊,这只利欧路飞的好平稳·······]

“这······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连解说都呆住了。

然而还没有等解说想出来什么专业词汇去解释这一波非常规操作的时候,李惟又下达了一道令他们难以理解的指令。

“蓄力。”

“这·······李惟选手让利欧路悬浮在半空中进行蓄力!这·····是什么格斗系精灵新的技能吗??”

事到如今,为了自己的工资,解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不过说实在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利欧路这一番惊人的操作,不仅仅惊到了观众,同时也惊诧到了场内正在对拼着的精灵与他们的训练家。

什么?会飞?

这是他们统一的第一想法。

紧接着,他们想到。

他飞上去干什么?

飞在空中一动不动是什么意思?

给他们当靶子吗?

‘这是瞧不起我妈????’

一时间,众位选手的想法大同小异,经过几秒钟的思索后,他们做出了近乎一致的决定。

——把这个不知道怎么飞到空中,看起来让人很不安的利欧路打下来。

张口就准备让自家精灵冲着空中释放攻击类技能,但,李惟并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利欧路仅仅只花费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便成功的蓄力完毕。

一袋米扛几楼!

一袋米扛二楼!

“利欧路,神罗天征!”

竞技场中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了起来,所有的精灵在此时,本能的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而与此同时,利欧路双手合十,轻轻的、手掌触碰的声音仿佛是具有着什么魔力一般,响彻在了所有人的耳旁。

一股劲风自利欧路为中心忽然向外扩散,这阵呼啸而过的风让他们下意识的眯上了眼睛。

这一阵宛若通告一般的风掠过后,真正的攻击,它来了。

顷刻间,利欧路脚下的地面开始龟裂,大地撕裂携卷着被波导捣碎的沙石瓦砾,以利欧路为圆心极快的向外扩散开来。

慌乱之中,精灵们本能的朝着利欧路进行着攻击,但所有的攻击无一例外的都被无情地弹开。

泥土沙石逐渐汇聚,宛如泥石流一般将他们淹没,推出了竞技场外。

不过十秒钟的时间,活像是清场一般,整个竞技场中俨然只剩下利欧路这一只精灵。

全场沉默,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到了。

这······是什么???

所有人的脑子里都有着这样的一个问题。

此时在观众席的观众们愣住了,解说们拿着话筒长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而直播中的弹幕竟然也像是被暂停了一般停滞了下来。

“比···比赛结束,淘汰赛的胜者是利欧路。”

在裁判恍然自己的职责后,时隔了有十秒钟,才宣判了淘汰赛结局。

裁判这颤抖的声音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所有人都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嘴,发出惊呼并战术后仰。

弹幕瞬间暴走,满屏的问号。

而在现场的观众更是从惊讶中缓了过来,发出了惊呼!

全场沸腾。

“WHATWASTHAT???”

‘我的证件带起了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6月2日的早上。

他习惯于在考试的时候吃只够果腹的食物了。

毕竟吃太多了,因为消化脑子就很容易犯傻,万一出现了他明明会的题,却因为吃太饱色精神涣散忘记了这档子事儿,他肯定会把锅狠狠地甩在早饭上的。

考试的时间并不长,从九点钟开始考试,考到十一点钟结束。

本来魔墙人偶是想让他再多吃一点早饭的,但是李惟表示这一点就足够了。

行驶到了考场外专门的停车点后,李惟下了车,深吸了几口气做着靠前的思想工作。

鲤鱼王最近沉迷‘跃起’,一直在不停的‘水溅跃’,李惟也不知道该怎么拦住他,省赛当前他无暇分身,最后也就随着他去了。

出门的比较早,并没有遇到堵车的情况。

哪怕这文件是魔墙人偶帮忙准备的,哪怕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已经检查了五遍了。

“准考证、身份证、临时训练家资格证、黑色中性笔三支,OK,OK,都带齐了”

李惟一边检查嘴边一边叨叨着。

早餐一个培根两个煎蛋,一杯牛奶下肚,李惟就这样出发去了考场。

看着周围同样是从车内下来的考生,或拿着复习资料争分夺秒翻看,又或是检查着准考证等等各类文件,李惟刚做好的思维建设瞬间就无了。

他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阅读明明我才是训练家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