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柒重楼

第64章 孤影残剑独离去,此生相忘仙门中

  • 作者:陈情梦断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6-29
  • 本章字数:7836

人参这种东西,越是粗大越好,表皮上的皱纹愈多愈深,便愈是名贵。倘若是那种形如人身、头手足俱全的,那便算是年深月久的极品了。红绡苑在月歌城内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势力,有诸多密线隐于城中的各个角落,都是随时帮琴川和花如意打探消息的。琴川下令的当天,就送来了好几根手臂粗细的老山人参,看上去都是年深月久的上品之物,也不知是从鬼市的哪个角落里流出来的。

花如意托人买来煎药之具,将那几根老山人参细细地熬了,将几碗浓浓的参汤一一喂给林逍。林逍服用了参汤之后,搏跳动略有增强,呼吸似也顺畅了些。那几枝鬼市上淘来的老山人参确实不愧是上品的灵药,在喂了几天药后,林逍终于在三天前醒了过来。

“林逍受了这般严重的内伤,本该用真气加以调和护理,怎奈他身上经脉断损,内功已然散尽,根本无法接受我们传输给他的真气,若是贸然运功施为,反而会害了他的性命。”花如意说着,忽然长叹一声:“唉~即便真能醒过来,那又能怎样。经脉已断,修为尽损,这辈子怕是不能再修行了!”

“不管怎样,先把人救下再说。修为什么的,能比命重要吗?!”琴川正色道,“既然传输真气行不通的话,那我们就只能先用药物进行调理了。我会派人去月歌城的市面上搜罗搜罗,找找看有没有些老山人参,熬点参汤喂他喝下,把他的那口气吊住了。至于他之后到底还能不能醒过来,那就只能看他个人的造化了。”

花如意说道:“这就要看你说的是哪个醒了。如果只是单纯指肉体上的苏醒,他早在三天前就已经醒过来了;但你指的若是精神上的苏醒——你们也怪我说话直接——以他现在的这种情况来看,我觉得他这辈子是不太可能了。”语毕,她长叹一声,续道:“没想到多年不见,如今再一次看到他,居然会是这种光景!”

花如意这回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在他房间门口看了三天了,每次派人给他送饭的时候,我都在场。送进去的那些饭菜原来是什么样,端出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根本就是连动都没动过。”

厉舟皱眉道:“这都已经是第几天了?他怎么还没醒过来!”

凌影皱起眉头道:“不太对劲,我看林逍身上的掌伤,再结合花总管的诊断,这样的伤势,倒像是离恨天城的绝技——‘摧心截脉’。对手用的应该是这套掌法中的‘截脉式’,所以林逍的内伤全都出在经脉之上;倘若对方用的是‘摧心式’,按照眼下的这等力道,怕是现在林逍已经死了!”

“离恨天城?”厉舟忽然想到另一个事来:“之前不是有说万圣明宗的‘离人刀’叶无情在跟踪林逍他们吗?莫非是叶无情下的手?!”

琴川忽然说道:“现在无论是纠结残图的下落还是讨论谁下的手都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眼下应该做的,是确保林逍能够醒过来。”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凌影他们几个渐渐地发现,林逍醒来之后的状况,反而不如他在昏迷时候的状况。之前他昏迷不醒之时,无论是参汤还是别的什么食物,好歹别人喂他什么他就会吃什么,反正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哪里,也只能被动接受。

但现在他醒过来后,主动权一下子又回到了他的手上。从三天前醒来一直到现在,林逍就没吃过一口饭,也没张嘴说过一句话。他每天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睁着布满了血丝的双眼,抿紧发白的嘴唇,保持着僵硬的静止状态。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睡着了还是醒着,林逍都一直紧紧地抱着红尘剑,在那剑鞘之中,是已经断成了两截的剑刃。

“其实身体上的创伤倒还在其次,我觉得真正对他打击大的,是红尘的死!”凌影叹了口气说道。从离开君临石的那一刻开始算起,红尘陪在林逍的身边已经超过了十个年头;可以说林逍这辈子一直到现在,有一半还多的时间,他的生命里一直有一个红色倩影如影随形地陪伴着他。

而如今,斯人已逝;剩下的只有一个重伤的执剑者,还有一柄残损的断剑!

几个人正自嗟叹,忽然听得门口传来了几下骚乱之声,接着又是一阵惊慌失措的尖叫。非诚勿扰阁里的五个人顿时浑身一颤,齐齐站起身来,一起冲了出去,他们的脑海里都是同一个念头:“莫非是林逍又出了什么事?!”

凌影脚力最快,当先跑了出去,第一个冲进了林逍所在的房间。只见那屋里狼藉一片,之前看守着林逍的那两个姑娘正跪坐在床边哭泣着,她们的额头上各有一处撞伤的伤口,微微冒着血珠。床上的被褥被翻得乱七八糟,仿佛有人在床上经历过一番挣扎;而原本应该躺在那里的林逍,此刻已然不见了踪影。

刹那间,凌影有如五雷轰顶一般,饶是他平素里对凡事都能保持镇定自若的姿态,此刻也不由得慌了手脚。他先是愣了一会儿神,然后大步走上前来,抓住那两个正在哭泣的侍女大声质问道:“让你们看的病人,现在人呢?!”

凌影话音一落,其余几人也都赶到了这里,每个人看了屋里的情景后,都是脸色大变。琴川看着那两个侍女,娇颜上顿时蒙上了一层寒霜,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名侍女哭泣道:“我们奉命在此守着林少侠,本来是没什么事的。到后来林少侠忽然开口说话了,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他说他躺得太久了躺得不舒服,人又没力气,要我们扶他起来坐一会儿。我们也没多想什么,就上前去扶他了,谁知林少侠忽然出手,拿剑鞘砸晕了我们两个。等我们醒过来时,他人已经不见了。”

“我操!”即便是凌影涵养再高,此刻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好几个林逍,真的是连残废了都不安分,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凌影,你们快来看。”云霄忽然说道,她方才站在门口处,此时已经移步到了桌边,正直勾勾地盯着那桌上的某样东西。所有人闻言都一起聚了过去,只见那紫檀木的桌子此时染上了一片血污,那上面用鲜红的血字写着几句话。

“这是林逍的笔迹。”云霄的脸色忽然变了变,“那这血……”

厉舟沉声道:“想来是本就伤势严重,又挣扎着做了那么多的动作,牵动了伤势,又呕血了吧。”

那紫檀木的桌子本就色泽暗沉,那血字糊在桌面上,若不是云霄心细,轻易看不出来。琴川让两个受伤的姑娘先去处理伤口,又各给了她们一锭银子作“封口费”;然后与凌影等人一起围到桌边,接着烛火灯光,去看那桌上的几行血字——

各位:

凌影、厉舟、师姐,还有两位红绡苑的姐姐,见字如晤。

当你们看到这些的时候我离开了,你们无须派人寻我,也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我如今经脉断残,功力已然散尽,除非是大罗金仙出手相救,否则便注定是废人一个,便是再好的药物用在我身上,也不过是浪费那些名贵的药材罢了;既然无法救治,那又何必如此!

如今《暗魔邪神录》的地图残片已尽数落入魔教之手,都是我一人所致。望各位尽快将此消息传回宗门告于掌门师尊,也请你们帮忙带回去一句话,就说林逍自知罪孽深重,有负所托,已无颜回见宗门各位耆老与同门。自今日之后,紫阳神宗便再无“林逍”此人!

望各位继续砥砺前行,以我为鉴。

勿念!

众人看过之后,俱是一阵讶然。之前他们都觉得林逍的一蹶不振主要是因为受到了红尘之死的打击,眼下看来,他竟是始终在对错信了魔教之人而丢失残图一事耿耿于怀,如今更是觉得愧对紫阳神宗,便留下几行血字,拖着重伤之躯独自离去。

“林逍这是在搞什么鬼!”厉舟已是有些沉不住气了,“经脉都断了,还要独自一人出走,他难道真的不想要他那条命了吗!”

凌影沉声道:“人已经离开了,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了。林逍他身带重伤,体力不支,肯定走不了多远。你们先分头到月歌城各处去搜查,我先去写一封信送回宗门告知此地情况,请求多派人手,便是把天地全都翻过来,也一定要找到他的下落!”

2.

林逍打晕了两个侍女后,已是几乎耗尽了这几日来积累的所有力气。他吐过几口血后,蘸血在桌上留下了几行字,然后撑着剑鞘跌跌撞撞地从后门离开了红绡苑,迎着夜里的凉风,佝偻着身子,昏昏沉沉地走在月歌城的街上。

也不知过了有多久,经脉断裂处的疼痛再次传来,他的体力早已消耗殆尽,根本顶不住这番病痛的发作。当下眼前一黑,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去,登时扑倒在地。朦朦胧胧间隐约看见一个青色的影子靠近自己,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等到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间房间里的床上。林逍支着胳膊,正打算撑起身子来,却被一个人又重新按回了床上。林逍此刻内力全无,哪里抵抗得过,只能乖乖地又躺回了床上。他转头去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穿着件脏兮兮的天青色长衫的邋遢身影。

“姬……姬二爷!”林逍不由得吃了一惊,“怎么会……是你?”他昏迷了许多日,醒来后又久未说话。此时开口只觉得嗓子里一阵火辣辣的疼,说起话来断断续续的,声音也是极其嘶哑难听。

姬余岁说道:“老子大半夜的酒瘾犯了,想进城去寻口酒来喝。没想到还没找到酒坊,就先找到了已经昏迷了的你,当时你就晕在城门口,我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就把你给带回来了。话说你之前在永劫地宫里发生了什么事?你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月歌城,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林逍面无表情,只是恹恹地说道,“你看出来我受的是什么伤了?”

姬余岁冷笑了两声,说道:“这要是看不出来,我姬二也别在这岐山地界上混了。你身上脾经、肺经、肝经、三焦经尽皆断却;心经、心包络经与胆经也俱残坏;十四条经脉,四断三残。如果不是你原来内功深厚,及时地护住了本命丹元不至于瞬间散功;再加上这些日子一直有人给你用老山人参熬汤吊着一口气,否则你早就去见阎王老子了!”

林逍叹了口气,别过头去:“是叶心。”

姬余岁怔道:“之前那个暗香来的丫头,她怎么了?”

“她的本名叫做叶无心,是万圣明宗‘天煞’叶无敌的女儿。”林逍现在一提起叶无心来,就觉得一阵莫名的心烦意乱,“她以暗香弟子的身份一直潜伏在我身边,伺机夺取地图。在我拿到第二片残图的时候,她出掌打伤了我,把地图全都拿走了!”

“她当真是天煞的女儿!”姬余岁忽然厉声问道。

林逍转过头来看着他,似乎是从姬余岁的语气中发现了什么端倪:“怎么?难道说你们早就察觉到了?!”

姬余岁说道:“你还记得我大哥第一次见到那丫头的时候,说了句什么话吗?”

林逍仔细地想了想,那日姬余年见到叶无心时确实神情有异,记得他当时说:“……老夫早年的时候也和你们魔界永夜境的多少人打过交道,这会儿环境昏暗,老夫又老眼昏花,所以一时将你错认成了故人之后,还请你不要怪罪老夫方才的失礼。”这么一想起来,林逍顿时惊觉:“原来姬老前辈当时口中的那位‘故人’,便是叶无敌!”

“你不要想多了,所谓‘故人’什么的,只不过是托词而已。”姬余岁干笑道,“我大哥之前确实和魔教的那位天煞大人见过面,但也只是一面而已,而且还是他来找的我们。而当初那姓叶的来我们这的目的,也是那半份残图!”

林逍微微一愣:“天煞早就已经发现你们与那半份残图有关了?”

“不,他是瞎猜的,只不过误打误撞猜对了。”姬余岁说道,“我们姬家先祖毕竟是修建祖师之陵的人,估计叶无敌在想那祖师下葬前会不会和我们嘱托过什么和残图有关的线索,便想着来我们这碰碰运气。想不到他居然还真的想对了,只差一点,这件事便轮不到你们了!”

林逍不解道:“当初姬老前辈说要让姬家摆脱这守约的轮回,才把残图的下落告诉我。为什么当初没有把这个线索告诉叶无敌?”

姬余岁冷笑一声:“天煞这种人又岂是你们两个小鬼能比的!无论是紫阳神宗还是暗香,拿到了残图之后,都不会再对我们姬家有什么影响。但若是换成了‘天煞’叶无敌,保不齐会做些什么卸磨杀驴的勾当。”

“所以我大哥权衡利弊之后,还是把这件事情给瞒了下来,好在那姓叶的魔头既没有深究怀疑也没有过分相逼,直接就走了,否则真要在这里打起来的话,倒是我姬家的无妄之灾了!”

林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问道:“那当初姬老前辈第一眼见到叶无心时,是不是发现了她眉目间与天煞有相似之处,所以才会因此质疑。”

“不错,你们走后,我大哥也和我提起过这件事情。”姬余岁叹了口气,“只不过——我猜你也是一样——她手里的那把绝情刃瞒过了我们。”

林逍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姬余岁问道:“你现在这样已经无法待在仙门里继续修行了,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林逍苦笑了一声:“还能有什么打算?!我如今内力全失,身体里还有寒毒未清,只要毒素发作随时就能直接要了我的性命。说起来,这余毒过了这么久了还没有发作,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不料姬余岁却说道:“余毒?你在说什么?你的余毒已经清完了啊。”

林逍顿时一惊,刹那间好像经脉上的痛处全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人突然坐了起来,倒是把姬余岁给吓了一跳:“你说什么?!我……我的余毒已经清了吗?”

姬余岁点点头:“是的。”

“我记得你上次给我的那颗丹药,好像只有抑制作用,并没有消弭作用吧。”林逍说道,语气颇不确定。

姬余岁说道:“你记得不错。你的寒毒之所以会被消除,不是因为我给你的丹药,而是因为——那丫头震断了你体内被寒毒缠绕的那几根经脉!”

林逍再次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什……什么?”

“这也是我刚刚到现在一直想不通的一点。”姬余岁又继续说道,“那丫头打在你身上的那一掌,我要是没有认错的话,是万圣明宗的‘摧心截脉’吧。如果说她真的想要了你的命,那应该用‘摧心式’直接震碎你的心脏才对,这只是其一。”

“其二,‘截脉式’的运使必须要很清楚每处经脉的位置,知道这一掌落在哪里,针对的是哪一处经脉。她如果真的心存杀害你的念头,完全可以震断你的其他经脉,这样一来你没了内力,寒毒直接反噬,你便是有九条命,也得认栽。但她却震断了你被寒毒缠绕的那几处经脉,直接以掌力的冲击消弭了你体内剩余的寒毒;而寒毒又反过来抵消了部分掌力,让你体内的真气足够护住你的本命丹元,不至于散功殒命。”

林逍本以为叶无心是真的想要了自己的性命,只不过是自己命大,这才逃过了一劫。此刻姬余岁说的这番话,倒让他想起了一个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的问题:如果当时叶无心不出手,而是换成了她的哥哥叶无情出手,自己的下场会怎么样?!

“要我说,这丫头虽然是万圣明宗出来的,天生性子狠辣,对你倒是还有几分情义在的。”这时姬余岁忽然说道:“她虽然下狠手震断了你的经脉,让你变成了一个废人,但是好歹还算是给你留了一条命在。若是她由着别人对你下手,这个世间怕是已经没有林逍这个人在了!”

林逍无力地躺倒回床上,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说这个了。”姬余岁也看出了林逍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便说道,“你若是想留在此地的话,姬家可以给你留一处居所。你身上的伤势所重,但不致死,好好地待在这里换得一生清静,倒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不了!”林逍闷声闷气地说道,“待我伤势稍缓,便让我走吧。有些事情……我想自己解决!”

……………

与此同时,魔界永夜境,离恨天城。

叶无心一身坐在房间的窗前,清冷的月光从空中撒落下来,照在了同样清冷的她身上。她仰望着月色,葱葱玉指间,穿引翻飞着一根颜色艳丽的红绳,在盘绕叠压间渐渐成型。一盏茶的功夫,那根细长的时候绳就变成了一枚精致的绳结。

绳结打好的那一刻,叶无心微微回神,低头看着自己在恍惚间打出来的那枚绳结,忽然间慌乱起来,急忙拿出一个小匣子将它收了起来,藏进了橱柜的深处,生怕有人看见一般。

她的打出来那个绳结,叫做:盘长结。

盘长结,亦作“盘肠结”,多是女子恋慕男子时所做之绳结——

以此结表示相思不断,宛如九曲柔肠之意!

【未完-待续】

厉舟冷哼了一声:“那还用说?我们这次下去找到他时,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什么人跟他在一起,肯定就是那个来自暗香的魔教女子干的。我早就说过了魔教的人就没一个好东西!那个叫‘叶心’的女子混在林逍身边,利用他找到了残图的下落,然后再对林逍下以毒手,当真恶毒!”

1.

花如意不语,只是皱眉摇了摇头。

云霄沉声问道:“他还是一口饭都不吃吗?”

红绡总管花如意推门而入,此时虽然已过了丑时,但非诚勿扰阁内依旧灯火通明,凌影、云霄还有厉舟,以及红绡苑的花魁琴川都在里边,每个人都毫无睡意。一听到花如意开门而入的声音,三个人都一起把目光聚焦到了她身上。

凌影问道:“怎么样了?”他的语气很是焦急。

凌影四人见状大惊,急忙将林逍带回了红绡苑。本以为他只是受了比较重一点的内伤,不料一将真气输送进他体内,竟发现他的丹田与气海内空空荡荡的一无所有,对输入的真气丝毫没有反应;反而是林逍被这股真气一激,竟直接一大口血呕了出来,一时间气若游丝。吓得凌影和厉舟的脸色变了又变,红绡苑的两位姑娘也是花容失色,云霄更是急得哭了出来。

七日之前,凌影、云霄还有厉舟在花如意的陪同下,进入岐山寻找林逍的下落。紫阳神宗特制的信号弹中都附有灵力,一旦发射爆炸之后便会在周围存在灵力残留,这种残留的力量可以通过宗门内自制的罗盘仪搜索到,以便宗门的援军精确地找到求援者的位置。

凌影他们一行人在罗盘仪的指引下找到了岐山脚下的那个湖心小岛,自然也发现了小筑中那隐藏在书架之后的那扇铜门。他们顺着铜门后的阶梯进入了永劫地宫,那一路上的机关都早已被林逍和叶无心破解殆尽了,四个人轻而易举地就到达了地宫的最底层,并没发现什么墓室与棺椁的存在,也没有见到残图,却发现了石崖上昏迷在地、满身是血的林逍,以及被他紧紧地攥在手里的红尘断剑。

用老山人参熬制的参汤确实甚有奇效,都说一个人在病重将要断气之时,如果给他喂上几口浓浓的参汤,往往便可吊住气息,多活得一时三刻。

这世上一般的大户人家,若是家里的老家长忽然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快要断气了,往往就会以人参熬汤,给将死之人喝下,吊一吊性命,方便给子孙说上几句遗言什么的。

估计此刻不省人事的林逍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这样的法子有一天居然会用在自己的身上!

月歌城,红绡苑,非诚勿扰阁。

“他身上脾经、肺经、肝经、三焦经尽皆断却,心经、心包络经与胆经也俱残坏。十四条经脉,四断三残,若不是他刚刚突破到七重天的境界,内功修为甚是深厚,及时地护住了他的本命丹元而不至于瞬间散功。否则早在经脉断却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花如意略通医理,诊断之后如是说道。

云霄已是红了眼眶:“怎么会这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下这样重的毒手?!”

阅读柒重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