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老婆请安分

第300章:往事如烟

  • 作者:花还没开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8-03
  • 本章字数:6259

“放心吧,咱哥俩再喝一个?”

孙文又提起酒瓶倒上一杯,跟肖宇碰了一下,咂摸道:“圆满了,你算是圆满了。”

肖宇回头瞅了眼周楠旁边的何妨,思量道:“林子估计得回去,你们还有谁回,我安排人送。”

“送个屁,直接抬上去。”

“喝多了还笑,笑个屁……来来来帮把手,把他送回去。”

求婚成功,离圆满更进一步。

“醒醒,真喝多了?”孙文推他两下,晕乎乎的自己又干一杯。

“想办法把这几个渣渣送回去……”孙文拿手指扫了一圈,一桌人趴了半数。

秦广林没这么大本事,关键还是靠他,一个一个全给灌得晕乎乎的。

“在酒店怕什么,直接抬上去……”

“嗨,这才刚开始。”

肖宇笑笑,拍拍他肩膀,“行了,别喝太多了。”

圆满不圆满他不知道,只知道现在肩上的担子很重,再过半年就真的成为一个爸爸了。

……

周日。

宿醉的秦广林醒来时捂着脑袋头疼半天,使劲想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外面洗衣机轰隆隆的在转,他瞅瞅身上,跳下床从衣柜里随便找件衣服出来披上,出了卧室就见何妨挽着袖子在阳台忙活。

“舍得醒了?”

“嗯……诶?”

秦广林看她模样想起来,“我昨天和你求婚了。”

“嗯,是啊。”何妨手上动作没停,拿着枕套在盆里揉搓。

“你还答应了。”

“对,答应了。”

“……”

秦广林嘴巴慢慢咧起来,露出一口大白牙,劲儿劲儿的跑过去扒拉何妨手,“给我看看,戒指呢?”

何妨左手中指上闪亮亮的,早已经把戒指从钥匙串上扒下来套进去。

“哎呀……真好看。”秦广林越看越觉得美滋滋,使劲叭她一口,“现在你就算我的未婚妻了?”

虽然昨天他求婚时就知道何妨一定会答应,但现在看她戴着戒指的模样,还是有些惊喜的感觉。

求婚圆满完成。

“订婚才算吧?”何妨拿肩膀蹭了蹭脸蛋,把手缩回来继续对着枕套揉搓,“别捣乱了,锅里有粥,你刚醒也没什么食欲,先垫吧垫吧,晚上再吃正餐。”

“一会儿吃,你这刚戴上就拿着它洗衣服……扔洗衣机里不就行了?”

“洗衣机洗不干净,这是天天枕着的,得好好洗。”

“那我来,你一边儿去。”秦广林挽挽袖子把她挤开。

洗衣液伤手,说不定还伤戒指,这怎么行。

使劲搓了一会儿,秦广林见何妨站在一边看着他,他忽然又抬起头来,“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怎么庆祝?”

“烛光晚餐啊什么的……”

“歇歇吧你,烛什么光?”何妨低头摸着左手的戒指,顿了顿道:“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去。”

秦广林没搭言,低着头搓洗两下,才沉吟道:“我带你去吃龙虾吧?”

“……”

何妨这就纳了闷了,“你是和龙虾有仇还是怎么着?不吃一次不过瘾?”

“嗯……我就是觉得龙虾是好东西,想让你吃一下。”

“你吃过吗?”

“没有……我以前不怎么吃海鲜,但听别人说这个东西很好。”

“……”

何妨抿嘴沉默。

这傻子估计不知道哪来的印象,把龙虾当成高档海鲜了。

“好啊。”

“行,那我找地方,四斤重的给你安排上!”秦广林乐起来。

……

周一。

秦广林醒过来先亲了一口何妨戴着戒指的手指,揉着腰起床。

这龙虾它一不管饱,二不补身子,也就尝个新鲜,还得羊蝎子吃着带劲。

劳累半晚的何妨睡得很沉,直到秦广林洗漱完喊她起床,才悠悠醒过来,满足地打个哈欠,“做的什么?”

“热了两袋牛奶,吃面包就行了。”

秦广林指指时间,“睡太迟了,路上吃。”

晚上睡得迟,早上自然醒得迟,这周末过得比以往都累。

“好。”

洗漱完整理好穿戴,两个人一起下楼,何妨一口面包一口牛奶喝着,瞅着他样子有些奇怪,“你一直笑什么?”

“我有在笑吗?”

秦广林下意识摸了摸嘴,“可能是高兴吧。”

“有这么高兴?”

“比我表现出来的还高兴。”

他握了握拳头,求婚带来的幸福感还没消去,一边上车一边道:“晚上去我家吃饭。”

这事得昨天就该告诉老妈来着,太高兴给忘了……她一定也会非常高兴。

“行,让她看看我这戒指。”何妨抬起手晃了晃,也忍不住笑,“老太太一定很高兴。”

“我妈才五十,哪就老太太了?”

“我重新说,阿姨一定很高兴。”

车子在学校门口把何妨放下,看着她走进校园,秦广林哼着歌来到公司,还没坐下就被陈瑞拉住。

“你可算来了!”

“就一个周末而已,急什么……合同拟好了?”

“这是我这两天琢磨的,已经改了两次,你先看看,哪里还需要改再商量。”陈瑞把一摞合同pia一下拍在桌子上,兴奋地看着他。

“你怎么这么兴奋的样子?”秦广林奇怪,一边拿过合同一边问道。

“我有预感,你要成神了。”

“……”

“你也很兴奋对不对?看你乐的样子……”

“不,我乐是因为我快结婚了。”秦广林打断他,挑眉道:“前天我求婚成功,是不是很开心?”

“……赶紧看合同,没问题就开始,我非常迫不及待。”

“嘁,别急,我慢慢看。”

陈瑞的计划很明确,漫画放到平台上首发,公众号要延后三期,关于收费与否秦广林可以随时更改,收费的话公司不赚一分钱,所有收益都归秦广林个人;免费的话公司加大推广力度的同时,还要按照点击热度给秦广林补贴——前提是稳定更新。

“你疯了?”秦广林愣了半晌,抬头看向陈瑞。

这么明显的不平等条约,他粗略扫过几眼,差点以为自己酒还没醒。

“我没疯。”

陈瑞神神秘秘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这是我从庙里求的灵签,我琢磨了这么久琢磨不通,看到你公众号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上面的箴言指的肯定就是你小子!”

“……啥?”

秦广林一脸迷惑,现在的人都这么迷信吗?

“只要公司起来,你好处少不了,赶紧看,我现在特别急。”

陈瑞又把纸条收起来,“先看合同,没问题就给我签了它,然后你画你的画,剩下的交给我!”

合同自然没问题,所有一切利处都是偏向秦广林的,因此他才问陈瑞是不是疯了,上赶着给他送钱。

把十几页的合同扫一遍,秦广林也没再说什么,抽出桌上的签字笔哗哗把它签掉。

“这是你自愿的,到时候亏了别怪我。”

他签完把合同推回给陈瑞,笑着道。

“我就赌这一把!”

……

一天时间把肖宇的铁头娃与暴力女做出个大概主线,到下班时还没见陈瑞回来,秦广林伸个懒腰收拾东西,下班去接何妨。

肖宇的故事线与实际差不了太多,一开始的“离远点”,到后来“真香”,再穿插各种秦广林想象出来的肖宇被揍日常,与他跟何妨求婚的线融合一起。

漫画整体顿时变得厚重了许多,不再是单薄的一条故事线。

或许还可以再加些别人……

秦广林思考着,直到何妨上车才把工作的事扔到一旁,说笑着回家。

“妈,告诉你个事。”

何妨提着菜进厨房,秦广林拉着秦妈坐到沙发上,表情严肃,一副有重要事情要商讨的样子。

“啥?”

秦妈心里突了一下,该不会是……

“我前天跟何妨求婚了。”

“哦……”秦妈松了口气,“还以为要当奶奶……等等,什么?”

她表情一滞,看看厨房里何妨的身影,再看看秦广林,“求婚?”

“嗯,求婚了。”

“她……答应了没?”

“这不是废话嘛,还能不答应?”秦广林压低声音道:“戒指都戴上了,不信你瞅瞅。”

“那什么时候结?她家人那边呢?什么态度?”

在秦妈心里,求婚被答应,基本就是把事定下来了,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这小子不声不响的做到什么地步了?

“她家人那边当然没问题,我都去过好几次了……”

秦广林在公众号上还看见几次何爸的留言,老头子估计不太会玩微信,装作一副陌生人的样子和口气,还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

“结婚嘛……等我们搬进新房,估计放暑假也差不多了,再和她回家一趟,商量一下这事,目前暂定明年。”

“好好好……”

秦妈坐直了身子长出一口气,今晚又有话能和他爸唠唠了。

“你还在这儿坐着干嘛,还不进去帮忙?”

“你就没什么感想?”秦广林没看到秦妈高兴的模样,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不该是这反应啊。

“我要有什么感想?”秦妈瞪眼,“现在才把事定下来,磨磨唧唧的,去,帮忙做饭去。”

“哦……”

何妨还在厨房洗菜,看他们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就已经完事,朝进来的秦广林问:“什么反应?”

“好像挺感慨的。”秦广林耸耸肩,挤过去道:“你切菜,我来洗吧。”

在他预想中,老妈应该乐得直拍大腿,念叨着他终于做正事了,说不准一高兴再把收藏的那些宝贝拿出个镯子什么的奖给他们。

嗯……镯子已经有了,该弄个别的差不多。

“你确定我们要明年结婚?不能提前到今年吗?”他洗着菜问。

“嗯,我算的,明年结婚正好。”何妨放下菜刀掐掐手指,“明年戊戌年,与你婚姻宫癸……癸……与你婚姻宫天地鸳鸯合,结婚再好不过了。”

这套话是她从别处听来的,时间久了有些记不住,不过讲给秦广林听已经够用了。

“你这话有点耳熟啊……”秦广林思量一下,“你还玩这个?”

那老头说他们不是玩一套的,何妨傍着仙家玩玄乎的,这什么戊戌是科学……

早上刚说了陈瑞迷信,他自己比陈瑞还迷信。

“反正明年结婚最好就是了,为了我们的幸福。”

何妨叭了他一口,抬眼见到秦妈瞅着这边,忍不住脸上一红,老实退回去切自己的菜。

“行,听你的,你最厉害。”

两个人分工合作,一大桌菜很快上桌,秦妈看得开心,这比她自己炖鸡汤炸鱼干好多了——多个人就有家的味道,这与她自己或者和秦广林两个人吃饭是不同的。

“做这么多菜,你们多吃点。”

看到何妨左手上的戒指,她心里更加开心,总算是把大事定下来了。

吃完饭,秦广林有心让她们一起说说话,自己钻到画室去研究漫画走向——原来就是随缘画画,现在和公司合作,必须得认真起来,尽量把它做好,更新也得跟得上。

光他自己的日常生活画不了太多,只能当成主线,再加点支线混合起来才能更有意思。

客厅。

“听广林说,你们已经定好什么时候结婚了?”

秦妈坐在沙发上看似若无其事的搭话。

“暂定是明年。”

“好啊,真好……当初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们能成来着——那时候广林这小子还不关门,坐在床上和你表白,哈哈哈。

这一眨眼两年多了,都把婚事给安排上了……真好,你们俩得好好的。”

她拉着何妨的手拍两下,缓慢而有力,“说实在的,你们都不小了,这人一过了二十五岁,那一年一年就和流水似的,一眨巴眼就三十了,再一眨巴眼……我就是说,能早点最好还是尽量早点。”

“嗯,会尽量的。”何妨点头,轻笑道:“这都商量着来的……现在这样其实和结婚也没什么区别了,不急那一时半会儿,挑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结婚更好——我们是这么想的。”

“你们年轻人就是讲究。”

秦妈看着何妨的笑脸,越看越是顺眼,打从第一次见到就觉得亲切,现在更是像家人一样。

难道这就是缘分?

“闺女你过来一下。”

她起身朝何妨招招手,带到卧室里让何妨坐下,用左手摩挲着右手大拇指上的扳指,一脸慈祥地看她片刻,开口道:“这是我进秦家的门时,广林他奶奶给我的,一晃戴了有二十……二十七,二十八年了。”

何妨怔怔地看着她的动作没有出声,眼前的一幕与记忆中的画面慢慢重合起来,老太太的音容在脑海里变幻,白发与黑发交替着,忽然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秦妈摘下扳指映着灯光看了看,感慨道:“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物件,就是从他们秦家传过来的……哈哈,我当时还想要是生两个儿子怎么办,这没法儿分了就——还好就广林他一个,倒是不用再烦恼这事,现在……交给你了。”

她把何妨的手拉过来展开,扳指放到她手心里,然后合着她的手握紧,轻轻拍了拍,“我想了半辈子没想出来该怎么办,看你的了。”

“多好的闺女啊……”

声音就在耳边,又仿佛很远。

何妨红了眼眶。

“妈!”

“……”

秦妈愣住,然后笑容从眼角开始绽放,脸上挤出几条皱纹,笑得露出来牙齿。

“哎……闺女你哭什么,快擦擦。”

(本卷完)

本来还担心被他们灌一通,正琢磨怎么避开呢,这哥们儿够给力,吸引火力猛猛的,专业MT。

秦广林喝多了。

“来来来,今儿不趴下不算完。”

失去意识前,秦广林耳边还回荡他们的说话声,忍不住弯起嘴角。

“你小子搞这么一出,啥也别说了,过来迎接贵族的怒火。”

“下次该去喝你的喜酒了吧?!”

孙文指点几人,不屑的摇摇头,看宴席将散,也坐在椅子上不再动弹。

高新脸色涨红,站起来又重新坐下,“不行不行,我得缓缓。”

“切,一群渣渣。”

这一桌熬夜熬得都有点困,再一喝酒,直接就有点撑不住,孙文也懒得再跑回去,现在软乎乎的大床才是他们最需要的。

“那行……喝这么多,这个你管着,明天给他们发一发,不能缺了。”

肖宇回身拿过两条烟塞孙文手里,本来是要秦广林在宴席结束时给他们的,现在不管给的还是接的,都已经趴下了,只能交给孙文代劳。

烂醉如泥。

“我还没怎么喝呢,这就全趴下了?”

肖宇乐呵呵的过来,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心情大快。

阅读老婆请安分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