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本宫玩转高科技

第八百零四章

  • 作者:雷佳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8-03
  • 本章字数:4673

从前想着与世殊即为上,而如今竟觉能融入世俗本性倒不失为人之常态。

扔掉手中那片叶子,闻人言语,轻声应和着,“是啊,咱都是见惯了绿叶的,也唯有这紫禁城让你我开开眼界了。”

“何况你我皆在深宫之中,近日妹妹盛宠正浓尚不觉知,可世事无常,等哪一日咱宫里冷清了,怕就不止我一人而厌烦这冷清了。”

回头瞅人,“还愣在那作何,妹妹便赏脸陪我在这林子散散走走。”

「玉手轻轻划过石头表面,第一次见紫色的石头,倒是很惊讶,突然,见一婢女前来,朝那方向望去,瞧见一佳人立在那,碎步过去,欠身问安」嫔妾钮祜禄答应见过齐佳常在

苏映雪点了点喜儿的额头,轻笑道:“你啊,也太害羞了。这有什么雅不雅的,都只是一些添加闺房之乐的东西罢了,放心吧,没事。”

喜儿听到苏映雪这样说后,便也不再犹豫什么,自去卧室内布置那些苏映雪在早些时候吩咐她准备的东西。

常在这话怎讲?

折一叶紫竹片,两指尖揉捋着,“钮祜禄妹妹连这道理都不晓得吗。”

梓黛抬手扶我错人走向前几步,“清凉自是爽在,冷清便不是什么适宜人居住的地。”

停下步子,“这竹林除了颜色,还胜在四季同春一般的活着。”

停下脚步,仰头抬眸望去,」旁地都是五颜六色,唯独这里是紫色的一片

「彳亍两步又说道」嫔妾宫中还有事情,便先回去了

「同人行礼,告退」

“妹妹请便。”

目送人出了这紫竹林,才慢行着出神。浮生若即若离,单单这紫色却能惹人驻足留恋。

想罢曾景又望前程,皆是让人贪恋一丝不寻常。

就这样闲逛半日,临了晌午方才回。

「早膳过后,瞧着炕桌上放的葡萄,是皇上昨儿天差人送来的,白玉却在一旁说着」听说清禄贵妃抱病,主儿要不要去看看

「听她这么一说,是该去看看她,免的旁人挑咋们的刺,带上皇上赏赐的葡萄去了翊坤宫,待人通传,殿外等候」

破晓也漫漫,好病难挨。自悠然喟叹,又闻钮钴禄氏来访,眼风一转,似是眼底潭水深深骤起波澜,拊掌拍案,道一句,“宣。”

听闻殿内宣自己入殿,立刻收敛裙,款步走来,浅一笑,柔柔俯下身,垂首恭敬,柔声言」参见清禄贵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觑见人台下面容,仍是满目春风,“起罢。”

教人看茶赐了座,眉言低垂,不大掺了情绪,反问,“好好的时运,来听风堂沾甚么病气?”

「依着人落了坐,见人上了茶,轻抿一口茶,又听那话,自她落下了病,翊坤宫是少有人来了,笑脸回之」娘娘只是小病,嫔妾自该来的

「转身接过白玉手里的葡萄,放在桌上,言道」这是西域进贡的葡萄,您尝尝

膝上堪堪搭了一方银狐绒小毯,指尖儿略作摩挲,想得极远,偏也未轻饶这话头,弯了眉眼,“来做什么?看我这身子骨,利不利索?”

掐了一粒珠圆玉润的果,抖落清洗的露,取了入口,面上仍浅笑,不及大喜大悲,鸦睫轻扇,“是好葡萄。圣上赐的?”

「秋眸看着她眼神,复笑」娘娘花容月貌,娇姿艳质,身子定是会好的,嫔妾祝娘娘早日康复

「看着盘中葡萄,轻启朱唇」是皇上昨儿赏赐的,这葡萄比不上皇上送给玉贵人的千年紫山参

许康雌的身子一个不自然的哆嗦了一下,重重的用力的一叩首道:“谢大人饶恕之恩!奴婢定然没齿难忘!谢大人!谢大人!”

微不可查地一声嗤,有茶水沸然,拈盖几回,仍是滚烫,索性撂在一旁,尽言,“借你吉言。”陆萍缓缓起身,走到许康雌的身边道:“这个宫奴我先帮你收着,回去以后好好的做事。”陆萍若有所思的低首看向许康雌道:“你这个二等女官也是做了七年了吧。”

许康雌的眉眼里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点了点头。

“是,大人!”许康雌满带感激之色的用力的一叩首道。不过因为她的头是贴着地面的,所以没人能看到她的眼底里闪过了一丝恨意。

“玉贵人?”这内务府总是有着老毛病儿,这头的封号转眼等人死了又摘给另一个,一时之间竟记不回来是哪个玉贵人,轻描淡写一询,“董鄂氏?”

素手绕弄手帕,宫中就只有一位玉贵人,不知她为何这么问一句,回道」是

「与人闲聊一会,便想回宫休息,翊坤宫离启翔宫有些距离,起身与人行礼」娘娘安心休息,嫔妾先告退,日后再来与娘娘说话

“本宫所见玉字作封号的妃嫔,不下五位。”淡笑着投去一瞥,“来日方长,答应——”

“好生思量。”低首见她耐不住性子,也不欲强留,只想人年轻心性,便扬唇,“送客。”

燠烈当空,溽热难捱,轩内虽有宫娥羽扇伺候,然而四方格局,究竟于夏日里显得太过逼仄了,水畔自然是好去处,也合该惬意自在。】

【遂携了一众宫人,往莲花池去,去时路上顺手折下一小枝凝粉娇艳的花枝,袖口密密卷着银线挑绣的瑞草纹,于池旁凉亭小坐,指尖摆弄着花枝。】

让着翠屏在外头搭了个凉棚,自躺椅上薄帕轻搭面上,左右山黛翠屏摇扇,眼眸轻歇,鼻尖轻吐气,放空的脑中却想起莲花池美景,小手轻揭薄帕,眼眸轻开,瞧着上底凉棚小手递于翠屏】去莲池走走

【翠屏扶起,左看山黛手中小扇轻拿了过,扇面轻拍人唤】备轿辇去

【于凉棚底待了会儿子,待山黛备好轿辇,小扇轻搭额间遮日头,步入轿辇而坐,悠悠路间便到,眼尖的瞧前头坐于凉亭里头的人抬手便让人停轿,小手轻搭翠屏而下,让着那些个抬轿的离远了去,自添笑意上前,甩帕蹲身】嫔妾给惠贵嫔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依旧端礼】

远见人影幢幢,有轿辇欲往,本想离了另选别界,却先闻宫鬟候伺声,再添曼调儿入耳,才扬起颈去瞧——是玉贵人至,见她遵着规仪一屈膝,业已十分娴熟地垂眸轻颂道一句万福金安。】

【娇人福身,我方以鹄步近身,虚扶人一把,临至耳珠玉润出轻唤声起。】

妹妹怀着身孕,便免了这些繁琐礼数,若叫皇嗣累着了,万岁爷还不得责怪我。

【一壁笑着往后挪了挪,一壁命阮娘将梅子茶呈上,招呼人入座,推递青皿至人前,体态得娴地答她。】

夏日灼灼,妹妹又怀有身孕,不妨吃梅子一盏,解渴消暑,委实风雅。

凉亭遮了日头,小扇轻含手,感一阴影遮蔽随后被人虚扶起身,嘴角含笑,眸抬瞧人,倒是许久未见】姐姐说的哪里话

【话谦一落,左右含笑一声,瞧人步子轻迈回座,自倒是不急着,待人轻招呼这才迈步靠近,衣裙轻敛微坐,瞧人推来青皿,耳畔闻声倒是晓得了,梅子倒是惹得喉间一痒】还是姐姐心细

【话落执皿微饮一口,罢,抬帕擦拭嘴角,抬眸含笑人】妹妹倒是许久未见姐姐了,倒是委实想念了

指尖稍有一滞,遂搁下了瓷匙,轻轻磕在盏沿儿,落在二人之间,不轻不重地。】

虽说景阳门可罗雀,这日子越发聊赖,但好在有大阿哥承欢膝下,不理这后宫庶务,人倒是越发清明了。

【扫了淡淡脂粉的眼尾微微一抬,自扬了笑意盈盈与她。】

这后宫的事最是难道明,本宫前头还记得她是个贵人,一转眼的功夫诞下皇子,母凭子贵,如今竟与本宫平起平坐了……妹妹可有想过有这一天?

【于风擦过耳廓之际,心思已然纡徐委蛇过千百转,我兀自忖度,丹禁之下的人都包藏一颗不知餍足的心,将心思藏入话间。】

人说十月怀胎其母最为辛苦,夜不能寐、食不知味,一朝分娩犹似鬼门关前一游,女人相夫教子都要过这一遭儿,不知是妹妹这胎安稳,还是淑贵人那胎安稳……

小扇轻递翠屏,让人送那一扶清风来,耳畔落入清脆声响,瞧了那东西一眼,又转眸瞧她,耳畔落声】姐姐也是该为自己想想了,大阿哥日后的前程……

【后话不语,小手拿起瓷匙舀了舀梅汁落于皿中,耳后跟话,她字更是晓得何人,眼眸落皿,嘴边提话】姐姐的话妹妹自是晓得,左右妹妹这一胎落下,若是男子这迁宫之事想来是势必的,若是……

【后头话语咽下,女子,怕是……抬手抚上孕肚,眼眸微垂,小手舀了梅汁入嘴却不知味,耳畔传来后语打入人心,可这次自己嘴角却续上笑意,放瓷匙,抬眸瞧人】瞧着淑贵人那胎是安稳的,前些个儿还来瞧我,顺带让着妹妹瞧了皇上赐的好东西

【她的话自是明了,不过不是时候,笑看人】

「听人一句太过冷清也未尝是处好地儿,自个倒是很疑惑,许是自己喜欢清静的地儿,这里可以远离宫中的你争我斗,本就想在宫里安然渡过,而且这里于其他地方也与众不同,一片紫色,自个也喜欢紫色,便询问道」

那么这个宫奴或许是第一个发疯的,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发疯的!这次幸好,只是惊到了几个宫女。但你可有想过,若是今日冲撞到的是什么贵人的话,你的小命还要不要了?你的小命不想要了没事,可是别连累了整个尚仪局跟着你一起陪葬!这些宫奴们别瞧着下贱低微,但在全宫上下却是遍布四处的东西,哪个局里没有,哪个司部里不需要用到的!?你要是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自掘坟墓的话,我也不用你幸苦了,本座就先送你一个墓地去躺着!”说罢,重重的拍了一下椅背。

苏映雪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画眉笔,对着在一旁伺候的喜儿,淡淡的吩咐道:“去主卧内,把我让你准备的那些东西都布置好了。今天能不能一举俘获圣心,就得全靠这些玩意了。”

喜儿一脸犹豫的看着苏映雪道:“小主,真的要把那些东西放到卧室里吗?奴才觉得.....奴才觉得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实在是有些不雅。”

陆萍冷冷的挥了挥手道:“这个宫奴我今日如此的替你办了,你就该知道我是在保全你。不然株连下去,你这个管领姑姑必然是罪责难逃的!”半个时辰后,刘宇烨的圣驾驾临了苏映雪所在的千禧堂。

早有敬事房的太监在外面等候,看到刘宇烨的圣驾到来后,紧赶慢赶的跑到千禧堂内通知苏映雪道:“启禀小主,皇上的圣驾到了,还请小主速速出来迎接圣驾吧。”

“原是钮祜禄答应,常日里不频出门,几间门之隔,今日竟连你都没认出来。”

「礼毕,双眸看了四周的竹子,微风吹过,竹叶在空中飞舞,落在地上,带有一丝丝的凉意」此处安静凉快,是个避暑之地

梓黛还未回来回话,便见远处佳人回身问安,抬手示意人起,上前几步至人前。

「听的她这搬说,倒是明白了,若是太冷清,被皇上冷落,也不是一件好事,自己也是刚入宫,齐佳常在在宫里呆的时间比我久,懂得自是比我多的,听她说那话,便是觉得我会失宠,勾唇一笑,并不言语」

「随人身后,漫步于紫竹林,言道」旁的竹子都是绿色,偏偏这里的是紫色,就像上了一层颜色一样,看着就觉得神奇很多

与人前走着,漫不经心的瞥着擦身而过的紫竹叶。

这一段疾言厉色的言语下去,那许康雌被陆萍说的是脸色那个叫苍白,扑通一声的软跪了下来,拼命的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一定痛改前非,大人息怒啊,息怒!”

随她目及紫竹,“的确,安静凉快是个避暑佳处。”

“可惜太过冷清也未尝是处好地儿。”

阅读本宫玩转高科技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