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天才少女相师

第六百五十八章 贼喊捉贼

  • 作者:慕容夕
  • 类别:恐怖灵异
  • 更新时间:09-16
  • 本章字数:3371

欧阳时瑄一下了马车,陆鸿丰便在杨氏的授意之下前来接人,欧阳时瑄今日对他不似往日那般冷厉,脸上虽无喜悦,但也挂着笑意,让陆鸿丰喜极,想着杨氏果真说动了欧阳时瑄。

他带着欧阳时瑄穿过垂花门,走到抄手游廊之上,一路上他说一句,欧阳时瑄接一句,甚至言语之中多了几丝暧昧之意,让陆鸿丰心痒难耐,忘了拒婚当日的难堪,正想进一步时,一小厮跑来说是陆盛有事找他,碍于父亲的颜面,他不得不先移步书房,告诉欧阳时瑄到时候宴会上相见。

杨氏花重金买下了画,一脸喜庆的回到府中与陆鸿丰相告他和欧阳时瑄的婚事,指不定能再促成,陆鸿丰已经吃过一次亏,早就对着欧阳时瑄报了戒心,并不相信,但是耐不住杨氏的劝说,还是准备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拿下欧阳时瑄。

只要他成了欧阳府的女婿,名利,前程,皆是手到擒来,不在话下。如今再试一试,自己也不会吃亏到哪去。

那掌柜知道杨氏是在刁难自己,当下想要解释欧阳时瑄的身份,欧阳时瑄却阻拦道:“《沧海山居图》是前朝陈元的大作,一画是千金难求,正好拿来我也能开开眼。”

欧阳时瑄沉了沉脸,但很快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进了莱霞阁,陪着杨氏的莱霞阁的掌柜见她来了,立即上前恭迎。

杨氏此时还不识得眼前人,看着那掌柜弃了自己要迎他人,当下脸面上过不去,便抚了自己的头饰,不满道:“掌柜的,先去给我把《沧海山居图》拿出来。”

说着她就将画塞在了杨氏的手里,转身想走,杨氏看着手中的画,拉住了欧阳时瑄:“这画既是难得,哪能我自己独享,我明日会在陆府开一个鉴宝会,姑娘可会赏脸?”

只要欧阳时瑄还对着陆府有心,她和陆鸿丰的婚事也不算彻底没辙。

欧阳时瑄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本来她是不想去的,但不知想到什么,露出一个笑意道:“既然夫人这般相邀,那就盛情难却了。”

他一抬脚转身,欧阳时瑄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全无刚才装出来的女儿态,闷着神色跟着陆府上的小厮向正堂走去。

“你这狗奴才,让你偷,让你偷。”

欧阳时瑄才走到半路,便是看着一个狠厉的婆子毒打一个小厮,不过那小厮倒也机灵,满院子的乱窜,可是架不住那婆子找来的护院,狠狠地按在地上,抽打了好几下子。

这本与她不相干,可是她转眼瞟见陆鸿轩从另一边急匆匆走来,好似为了这小厮之事。

陆鸿轩皱着眉怒道:“住手!”

那婆子回头一看,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敢这般吼她,见着是陆鸿轩,嘲讽的歪嘴一笑:“哟哟哟,这不是二爷吗,二爷今日可是要给我一个说法了,你这小厮几个胆子啊,来偷老娘的东西。”说着她上下打量了陆鸿轩,讥笑道:“别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欧阳时瑄看了一眼抿着唇不说话的陆鸿轩,悄声对着和鸾吩咐让她先带着人去大堂,然后直接跨过了围栏,走了过去。

她听得那小厮捂着伤道:“这簪子明明就是二爷的,是你拿了二爷的东西还死不承认。”

“怎么着,二爷是大姑娘啊,还是二刈子啊,还能用女人的东西?”

那小厮见着婆子侮辱陆鸿轩,当即反抗的跳起来:“呸,你个老不死的,我看你是老没人要,只能和宫里没根的臭东西对食,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婆子听的这话,脸是当即垮了下来,疯了般的上去厮打小厮,欧阳时瑄一阵冷笑:“我算是看到贵府的热闹了,一个外守的婆子撒的欢比主子还大。”

婆子听见有人帮衬,停了手回头,见着是位不认识的小姐,仗着自己是杨氏房里的人,也不客气道:“你一个闺中小姐,管别人府上的事,这是要入门啊。”

要换做别家姑娘,胆小的听了这话,就得去旁边哭去,就算是有底气的也不愿担着这玷污清白的罪名,必定是早早的走了。

但是欧阳时瑄偏偏不怕担事的上前笑道:“我还真是打着这个主意来的。”

她瞟了一眼婆子强取豪夺来的簪子,当即奚落道:“要说这簪子是你的,天底下只怕没人信,且不说你浑身褴褛之衫,配不起这齐整的簪子,就单单这赤金雀尾玛瑙流苏步摇,论佩戴是官家太太才能拥有的,你是那落毛的凤凰啊,还是那出类拔萃的野鸡啊,能被陆大人看中给娶了去。”

婆子被从头到尾的给骂了个遍,却想不出一丝反驳的话,只能气的满脸通红,手指颤抖的指着欧阳时瑄,闻声而来的管家见着这场景满头虚汗道:“欧阳姑娘,实在对不住,是陆府御下不严,这婆子是大夫人房里的,还请姑娘多加海涵。”

管家本意是让欧阳时瑄看着杨氏的面子上就此罢手,给个几分颜面,没想到欧阳时瑄却给杆子爬树的顺着道:“原来是陆夫人房里的,那我等会去可得好好与她说说,这家中的老婆子想要爬主子的床,可得好好防备防备。”

这一句臊的那婆子面红耳赤,那些贵女们也躲在那檐下看热闹,指着那婆子说笑,让那婆子恨不得挖个土坑将自己的脸给埋下去,

欧阳时瑄提醒道:“这簪子不是这刁奴的,管家看应该是谁的。”

管家立即恍悟过来,从那婆子手里夺过簪子,恭敬的还给了陆鸿轩,陆鸿轩接过簪子,神情复杂的看着它,欧阳时瑄慢慢走过去准备听他的道谢,没想到他却是一言不发的就走了,没看她一眼,倒是他的小厮捂着伤口起身作揖道:“多谢姑娘。”

欧阳时瑄看着陆鸿轩的背影脑子里闪过沈曦那张柔弱娇美的小脸,眸光阴沉了一瞬,随即就恢复过来,她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道:“行了,跟着你家公子回去吧。”

欧阳时瑄嘴角划过冷笑,又掩饰的带着假笑道:“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是夫人先要的,我也没有拿去的道理。”

李兮若看着直接离开的欧阳时瑄有点头疼,这找顾铭涵他们的事情还一点头绪也没有,又得防着女主的迫害,她日子可一点也不好过。

另一边欧阳时瑄一边走一边想着到这莱霞阁看看有没有可以给太后祝寿的奇珍异宝,但打帘一进去就撞见了能够破坏她一天心情的人。

陆鸿丰的娘杨氏也带着人在挑选东西,她生着老长的一张脸,看起来寡薄异常,不是富态长久之象,可她偏偏极喜爱金银玉坠满头的装饰自己,显示自己的身份。

她的心情实在不大好,她真心觉得这女主的脑回路有问题。她为什么针对原主呢?还不就是因为原主得了陆鸿轩的真心吗?她现在想嫁给陆鸿轩,就处处跟沈曦作对,否则就凭着她的眼光,都未必会把沈曦这么个五品官的女儿看在眼里。

她默默走回自己住的院子,寻思着怎么才能摆脱女主的恶意,好好在这里活下去,找到顾铭涵。

杨氏一听欧阳时瑄的身份,这脸色是青了一会儿,白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舔着脸上去道:“我以为这些东西是奴才送上去给姑娘的赏玩的,哪知道姑娘还会亲自来这。”

杨氏看着她的穿着虽然华贵,但想着长安的贵女她谁没见过,便讥讽道:“确实,若是要开眼,也只能搭着别人瞅瞅了。”

掌柜从屋内拿出了画,听着杨氏的言语,叹口气上前将画直接给了欧阳时瑄,杨氏本来想接过的手悬在半空,立即气的杨氏脸色发青,掌柜转身道:“陆夫人,这位姑娘便是欧阳将军的嫡孙女。”

旦日午后,欧阳时瑄换了一身青绿衣衫乘了马车去到陆府。同行的几个贵女带了与几个古玩斋的老板,坐在后面的马车上跟着她一同进去。

杨氏只以为是自己得了宝贝这些人跟着来凑热闹,是以也没有让人多加阻拦。

她的鉴宝会邀来了长安城内大半有身份的贵家女,她也想着人是越多越好。小作文

女主在这个小世界可以说的上是气运之子,是有世界的气运加成的,跟女主作对没什么好下场。哪怕她身上有功德气运加身,可到底不是这小世界的人,她自己都不好说能不能全身而退。

欧阳时瑄笑了笑,没有说话,杨氏一直都是顺着势大的走,现在欧阳有权势,她对自己巴结不已,改明换了其他人,她立马就要踩自己一脚,她也是能立马做出来的。

杨氏想着前些日子欧阳时瑄拒绝了自己的儿子,自己若是能讨得欧阳时瑄的欢心,说不定陆鸿丰就还有机会,她当下便对着紧盯着画瞧的欧阳时瑄道:“看来姑娘很是喜欢这幅画,掌柜的,给我包起来,送到欧阳府上去。”

阅读天才少女相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