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所有人都看了剧本,除了我[穿书]

番外一

  • 作者:孤注一掷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5-13
  • 本章字数:10606

上次,顾月息能答应跟他一起跟踪诸葛霄,就已经叫他意外至极。

现在风剑破已经知道了,那是因为当时诸葛霄委托了顾月息替他背书卧底的身份,所以,顾月息才会跟着自己,防止自己做出什么。

血是凉的,脉搏永远是一个节奏,心湖是静止的。

尽管,他极其爱洁,也嫉恶如仇,比大多数人都更坚信黑白分明,善恶有报。也同情怜悯妇孺老幼。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

若是这个时候,六扇门其他人跳出来指控他,要么被打成嫉贤妒能的小人,要么被衬托成无知愚昧的无能之辈, 怎么看,诸葛霄都鹤立鸡群,坐稳新任门主的位置。

说不得, 他还早就备好证据、证人,故意留下这个破绽,就等着他们出手。

毕竟, 以当前看来,诸葛霄蒙受着不白之冤,毅然决绝深入虎穴,查出了旭王谋反之事, 避免了兵祸动荡。这是大功一件。

但是,偏偏是顾月息。

顾月息和任何人都不一样,从小时候开始,他就像是极具缺乏生而为人的感情。

他并不冷若冰霜,只是,眼中永远清冷理智,仿佛没有好恶和情绪。

但是

“没有办法了吗”

“有。”

风剑破猛地回头看去“你肯信我”

顾月息的脸上永远看不出丝毫波澜,冷情冷性,就像是游离于整个世界之外。

“我只信证据。”

风剑破一怔。

顾月息长身玉立,平静说道“来这里之前,我遇到一个本该死了三年的人。他说,当初是从诸葛霄这里买到了活命的法子。用他所有的宝藏做交换。”

风剑破固然觉得这个人出现得极是时候,但也忍不住问道“既然如此,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轻易供出诸葛”

依照焚莲所言,诸葛霄做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他怎么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叫人跑出来揭露自己就连风剑破听了,都觉得这简直就像是特意的栽赃陷害。

顾月息声音冷静淡然“他说,诸葛当时拿了他的报酬,他也确实按照诸葛所言活了下来。可是,等他逃出来之后,却遇到了等在那里的诸葛霄”

诸葛霄表示,他可没有承诺过,交易成功之后的事。

反手就要杀他。

那个犯人到底不是什么随便的小角色,能横行黑道多年,就是因为偷学了一种特别的保命功法。后来,便被人就走了。

尽管这说法漏洞百出,毕竟以诸葛霄的心思,绝不会叫人钻这么大的空子。但是,但是这个本该死了的人的存在本身,佐证旭王的指控,至少可以证明一点,诸葛霄绝对有问题。

风剑破立刻问道“那个人呢只要把他带到门主面前”

“死了。”

风剑破的声音戛然而止。

顾月息很平静“他出现和死去都很奇怪,就像是有人故意放在我面前。引起我的注意。”

风剑破立刻便想到了焚莲。

焚莲此前也叫他来找顾月息,认定顾月息可以对付诸葛霄。

前世焚莲活着的时间比他更长,必然有办法找到一二,诸葛霄此时尚未来得及毁灭的证据。

不管怎么说,有了这两件事相互佐证,至少诸葛霄这次无法全身而退。

顾月息淡淡地说“本该死去三年的犯人的尸体,旭王的指控,这两样摆在门主面前,的确会让诸葛引人怀疑。但最多也只是叫他背上污点瑕疵。这是下策。”

风剑破凝眉“你有什么计划”

“什么都不要做,然后传消息给诸葛霄,说他破获旭王谋逆之功,深受陛下嘉奖,门主要单独见他,有意将门主之位传给他。”

风剑破“你让我传假消息可这么简单,他若是不信怎么办”

“他当然不会信。但他一定会来见你,因为,他的卧底计划成功了。唯一知晓他真面目的你已经再难撼动他,所以,他认定你很着急。急了,就会冲动。刚好,他可以将计就计,一举解决了你。这个时间,就算你死了,也怀疑不到他身上去。”

“是他会做的事。”

顾月息冷静地说“之后,我会选择一处特别的地点。作为你们见面的地方”

地点选在高胜雪净斋的竹园。

那里僻静无人,视野开阔,最为适合说秘密,任何人意图潜藏窃听,都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诸葛霄走到那里,自然观察了一下,停住了脚步。看到前路等在那里的风剑破,脸上毫无意外之色。

“看来要找我的不是门主,是你。”

风剑破神情冷峻,目光坚定,喉咙和鼻息因为压抑不住的怒意而沉重“你对门主和顾月息说,你是为了调查崔家和旭王,故意做出那些叫人误解的举动。卑鄙阴险。但是,你骗不了我。”

诸葛霄平静至极,没有微笑也没有不悦,从容得高傲“我有骗你吗”

风剑破并没有太多言语纠缠,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缓缓握紧手中的剑“看来我是揭穿不了你了。这次若是叫你成了六扇门门主,往后再也无人能撼动你,是吗”

诸葛霄眉目微挑,眼底微微忌惮“你想怎么样”

“我只是想明白了,阻止你成为六扇门门主的办法,有很多。我根本没必要揭穿你。”

诸葛霄淡淡笑了,高傲不屑“你想怎么阻止”

“不惜一切,杀了你怎么样”

话音一落,风剑破冷笑着,毫不犹豫提剑杀来。

剑光凌厉,尽是不管不顾不要命的杀招。

他眼角发红,神情发狠,脸上从未有过的疯狂肆意的狞笑,眼底却暗沉锐利。

这不要命的打发,果然是同归于尽,不惜一切的杀招。

诸葛霄冷笑,手中快速变招闪躲。

风剑破疯了,他可没有。

正面与风剑破交手,诸葛霄绝对不是对手。他所学斑驳杂乱,尽是奇巧诡招。

机关暗器,身法毒物,都是寻常。

东瀛忍术,诸国妙法,随手拈来,游刃有余。

风剑破若是冷静对敌,或许还可以找准机会破敌逃脱,但他这般失去理智,满心杀意,剑法再高妙,在诸葛霄手中,只会败得更快。

一剑刺穿却只是虚影,下一刻,风剑破便被出现在他身后的短刀劈向肩骨。

即便风剑破反应再快,还是重伤倒地。此前打斗时候,那些毒雾已经起作用了。

诸葛霄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地上,挣扎再三也站不起来,只一双染血的眼睛恨恨瞪着自己的风剑破。

“同样的伎俩只能使用一次。上次叫你靠左手剑赢了,这次你就不该再指望故技重施。”

风剑破的血很快糊了半身,他咬紧牙关,呼吸急促“上次,你就想杀我是吗为什么”

诸葛霄眼里冷酷的杀意,毫无犹豫,面无表情说“我讨厌有别人喜欢晏清都。我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梦见你对晏清都做了让我很不高兴的事。醒来知道是梦,也想叫你去死。”

风剑破冷厉的眼神顿时怔然,随即恍然大悟,低低冷笑,满眼恨意看着他“原来如此,原来你也记得,你也有记忆。那你就该知道,我会对晏清都做那种事,不是拜你所赐吗不是你一手策划的吗”

诸葛霄长眉紧皱,一时不知该惊异于风剑破居然知道他的梦,还是惊异于风剑破奇怪的话,好像这件事确实发生过一样“你在说什么”

话音一落,他自己先摇了摇头,冷笑一声“差点被你绕进去。不管怎么样,你还是死了的好。这次,我都不会留手。”

诸葛霄一刀挥下。

风剑破却在笑,他的眼睛清亮澄澈,没有丝毫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意思,也没有迎接死亡的不甘或释然。

那是欣喜高兴的笑容,就像是从前,抓住恶贯满盈的歹徒,剑饮天下闻名的悍匪,结束时候,年轻的剑客冷峻倔强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的那丝有些孩子气的明媚笑容。

诸葛霄顿时警醒,查看向四周。

竹林周边并没有任何掩体,一片稀疏的菜园和田地,这个季节长得稀稀拉拉的。

诸葛霄目光一顿,唯有一处地方能藏人。

那块夏天时候随手累上去的草垛。

很小,周围无法藏人。

但,若是伪装一番在下面挖个坑,将人一半藏在地下,就可能藏住。

诸葛霄冷静地看着,那草垛隐隐好像动了一下。

他的耳朵微微一动,今天风剑破的呼吸一直都很粗重,从出现开始就毫无隐藏的意思,如果说一开始是因为太过愤怒。那打斗的时候呢

诸葛霄静静地听着,若论藏匿行踪,世间无人可以比过他。

但若是将一个人毫无痕迹和周围环境伪饰一体,叫人难以分辨察觉,没有人能比得过高小楼。

便是诸葛霄自己,都不能次次找出他。

风剑破低低地笑着,像垂死重伤的猎犬,目光锐利明亮,呼吸都带着狠厉“太好了,原来你也记得,原来你记得。我真的怕你什么都不知道”

若是这样,那就太便宜他了。

诸葛霄并不理会他,他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

有人藏在那里。

诸葛霄冷冷地眯了一下眼睛“让我看看,你说动了谁来帮你高小楼,还是乌夜啼可惜了,功亏一篑。”

他猛地一掌击向那草垛,根本不在乎里面到底是谁。

谁来都无用,即便是高胜雪,那也不过是多杀一个人罢了。

“我会让高小楼给门主易容,与竹园的环境相融合。但诸葛最擅长隐匿,为了迷惑他,让他尽可能晚的察觉到,需要你的配合。从他出现那一秒开始,你的呼吸、声音,站立、走动,都要极其注意,务必和门主的相融合,你中有他。这样才有可能掩盖门主的存在。

“但这些还不够。你必须说一些话,分散诸葛的注意力。最好是些他关心并意外的事情。注意,千万不能叫他觉得,你在套他话,这样只会叫他立刻怀疑到,这是一个局。提早发现。”

“只要你能成功隐瞒,让他察觉不到门主的存在,就成功了一半。接下来,你要小心。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言,就一定会杀你灭口。到时候,门主无法救你。我们不能出现在那里,鞭长莫及。你会很危险。”

“若是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提醒他发现门主。诸葛知道有人隐藏看见他的真面,一定会去查看。这时候,他一定会先灭口隐藏起来的门主”

诸葛霄毫不犹豫的凌厉一掌下去,掌风触到草垛的瞬间,却不是草垛四分五裂,而是无数细密的暗器万箭齐发。

这是一个陷阱

“我在高门主周围设了陷阱。只要诸葛霄对高门主出手,机关就会启动。”

想到顾月息的安排,躺在地上的风剑破冷笑着,看着诸葛霄对草垛出手。眼底晦暗执著,并无一丝欢喜释然。

“但是,如果在场你们三人有任何一个人死了,事情就再也无法说清。计划并非万无一失,你要小心。”

他并不在乎事情能不能说清,而是下了决定如果不能揭穿诸葛霄,就趁此机会杀了他,让一切在他手中了结。

但诸葛霄那一刀毫无转圜,风剑破重伤,强撑着的精神,在那刹那绽放的绚烂暗器雨中,终于放松,晕了过去。

原来,所有的罪人都记得啊,不独唯我一人。

如果,我杀了诸葛霄,我的罪能不能清洗

不能吧,还是不能。

他终于能面对了,诸葛霄只是一把钥匙,是他自己主动选择放出了他的罪。

有些错一旦做了,死亡也不能饶恕。

他亦不想被宽恕。

已经死过一次了,还能如何

想到那个人笑起来,眉目矜傲清狂,绚烂绮丽,仿佛黑暗的天穹下,纯白发光的花海。

前世,他没见过。

就这样好了,有罪的人相杀,彼此惩罚,维持一片宁静,叫那个人无知无觉恣意来去,聊作打发无趣的消遣,博得轻慢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就是正文完结了。

会写三两个小番外,交代其他人的结局。

然后,呃,犹豫要不要写外传。或者说,另一个结局。可能会虐。

如果喜欢甜甜完美,就不用看外传了。以此为结局就好。

如果反对的人很多,就不写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饮鸩 5个;忘忧酒、梅宝ab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白白白、崩、熙熙、酒玉白君 10瓶;声声怯 7瓶;abero 2瓶;桐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完本小说网》网址:www.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风剑破所能想到的,唯一可以助他和诸葛霄的阴谋对抗的人,只有顾月息。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 免去追书的痛!

更何况, 诸葛霄既然打定主意舍弃旭王, 怎么会给旭王留下证据

既然连旭王的指控都是口说无凭,可以想象, 就算闹到御前去了,诸葛霄也可以说这是旭王在攀咬报复他。

尽管当时旭王被晏无咎的话说动,对六扇门和盘托出诸葛霄与他交易情报之事,但是, 诸葛霄却早就做了准备。

他既然是高胜雪派去卧底查案, 那为了取信目标打入目标内部,当然少不了做些违法乱纪损害六扇门的事情, 出卖情报自然是小事一件。

而现在已经十月了,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冬至,就是晏无咎前世的死期。

对于顾月息指出这些,风剑破就算再清楚,也不可能放任诸葛霄不管。

因为他知道,以诸葛霄的心计智谋和手段,如果现在这么好的时机都不能扳倒他,若是叫他和前世一样坐上六扇门门主的位置,那就再也回天乏术了。

就像是普度大师经文里所谓的佛家讲究的正解。

顾月息就是唯一的正解,绝对不会出错,也绝不会有瑕疵。

风剑破没有任何证据,诸葛霄毫无破绽,他没有任何办法说动顾月息来帮自己。

关于诸葛霄骤然翻船这件事, 晏无咎是后来才知道的详情,其中顾月息功不可没。

尽管晏无咎的命运早就发现了改变,风剑破甚至不能确定,前世诸葛霄是否就是凶手,他也不敢赌那个唯一。

焚莲选择守着那个人,风剑破选择将最大最不安定的危险,从那个人的世界驱除。

阅读所有人都看了剧本,除了我[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