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女炮灰[快穿]

602 第 602 章

  • 作者:二月落雪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8-02
  • 本章字数:9586

李公子几个忙拒绝,语气坚决地表示自己要留在这里守城。

五皇子忍不住道:“你们如果寄希望于萧将军那种近乎妖邪的能力,最好还是趁早打消了念头。张余年那老匹夫说了,派出去的人将萧将军的生平来历都说了,更将她父亲是之前那两位萧将军也说了,北戎不会再相信她有什么能力的。”

花公公提出启程。

五皇子松了一口气,马上让众贵公子回去收拾东西到城中的理事厅集合。

“瞎说什么呢,命都没了,他还能后悔?嘿嘿……”

许四公子沉声道:“我绝不会后悔!”

几个贵公子听到这里的争执,忙拉了拉劝许四公子那名公子:“算了,他不听,由着他去。反正命是他自个儿的,没了也是他自己后悔。”

届时北戎打进来,这些傻子被北戎砍得断手断脚甚至被砍断了脖子,那可就好玩了。

萧遥气沉丹田说了一阵,充分调动起大军的积极性,便分派好各支军队的任务。

五皇子等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走,离开这里,见大军散开,忙看向花公公。

唐二公子忍无可忍,说道:“天色不早了,五殿下不如趁早南下?”

在五皇子心中,他们是因为有便宜可占有军功可捡才留下的,完全理解不了男儿建功立业和保家卫国的志向和决心,所以,他们完全不想解释了,因为跟他们解释,无疑是对牛弹琴。

五皇子一听,想到北戎不知什么时候便打过来,也没心思再劝了,急急忙忙招呼收拾好东西的其他贵公子走人。

因萧遥已经同意他们拿下,所以这次五皇子一行人出城很畅通。

萧遥跟黄副将在议事厅中一边模拟沙盘一边商量怎么退敌。

商量得差不多了,两人的脸色却还是很凝重。

无他,兵马相差实在太大了。

往好的一方面来说,北戎被烧了粮草,没有了后续支持,坚持不了多久,不可能一直攻城。

可往坏的方面说,北戎什么都没有了,与“破釜沉舟”何其相似?

北戎但凡有一个脑子清醒一点的将领鼓励北戎兵,说退的话,因为辎重粮秣一概没了,只有死路一条,若拼一把攻城,成功了就能得到粮食,更能挥军南下,到大兴朝锦绣膏粱的京师去享受。

这两种选择,傻子都知道该选哪个。

这时叶参将从外头进来,道:“天上黑压压的,怕是又要下雪了,也不知北戎何时会攻城。”

黄副将点点头:“今年年景不好啊。”实在太冷了,是前所未有的隆冬。

北戎之所以会南下劫掠,也是因为太冷了,快活不下去了。

萧遥没说话。

叶参将看向萧遥:“萧将军,北戎已经知道城中的兵马情况,为何总是迟迟不攻城呢?”

萧遥道:“想是担心这是阴谋,打算先探清楚再做决定吧。”说完一笑,“这么一来对我们来说,有好有不好,好的是只要我们死守这座城,北戎最终会因为缺粮而退兵。不好的,是北戎极有可能破釜沉舟一战。”

黄副将沉声说道:“我们定能守住此城!”

萧遥点头:“我们定能守住此城。”说完便出去找林树。

林树见了萧遥,道:“将军方才的动员很不错,众将士都有必胜的决心。”

萧遥点点头,低声吩咐道:“你派出几个人悄悄出城做斥候,记住,让他们一定要小心。”

林树一听,马上道:“我们的人,可最适合做斥候了,将军放心。”说完很快出去安排了。

萧遥回去继续召集将领,又将布置的任务完善了,让这些将领务必督促属下办好。

当日直到下半晌,北戎也没有来攻城。

叶参将忍不住抱了几分侥幸心理:“会不会北戎不信张余年派去的人,又加上死了主帅,已经退兵北上了?”

在这样的滴水成冰的寒冷天气,没有了粮草的北戎,根本就支撑不了几天。

萧遥摇摇头:“此事要查过才知道。”

刚说完,林树急匆匆进来,走到萧遥身边低耳了几句。

萧遥面沉似水,对黄副将道:“斥候探到消息,北戎未曾退去,在其原先扎营处不远集结。不曾攻城,是为了派斥候打探城中消息。”

黄副将道:“只怕,北戎已经打探得差不多了。”

萧遥点了点头:“所以今晚,大家都不可以掉以轻心,须严阵以待。”

黄副将等忙点点头。

萧遥没有闲着,而是带着亲兵在城内城外巡视,查看各支军队的布置完成得如何。

天黑之后,北戎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萧遥却不敢掉以轻心,安排了人轮值,让其他人及早休息。

而她自己,也穿着铠甲睡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遥听到林树一叠声叫自己,忙翻身坐起来,一边下床一边道:“进来。”

林树进来,焦急地道:“斥候探到,北戎全军出击,正朝着小城而来,约莫两刻钟时间便会来到城门前。”

萧遥点点头,拿了大刀往外走,嘴上道:“好,你去通知其他将领,马上到议事厅集合。”

一时,众将集合,萧遥将斥候探听到的消息说出,又一一将任务分派下去,这才道:“北戎在这个时间进攻,想来是为了打我们个措手不及,而我们有备而战,定能反过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此战我们必胜!”

众将领听了这话,都没说话。

黄副将和叶参将马上语气铿锵地给萧遥捧场:“此战必胜!”

萧遥见几个小将面露担忧,便问道:“几位愁眉不展,可是担心打不过?”

一个小将越众而出:“萧将军,我们并非担心打不过,而是担心斥候打听到的消息不实。因我军接连吃了败仗,北戎十分强势,我军派出去的斥候,都走不远,打听到的消息并不十分详实。将军新上任不久,怕是不知道这一点。”

若将斥候打听到的消息当真,并据此安排战术,极有可能战败。

萧遥闻言,笑道:“如果诸位因此而担心,那倒不必。这次派出去的斥候,是我的人。”

然而众将领听到这话,更担心了。

萧将军的兵,自然是很能打的,可是要说能做斥候,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斥候都是需要训练过的。

萧遥自然看得出这些将士的担忧,可是时间实在太紧了,她没空多宽慰和劝服他们,当下沉声道:“战术和任务,我都已分派下去了,若因谁执行不到,以至战败,我将以叛|国|罪论处,希望诸位莫要让我失望!”

众将忙拱手:“我等自然不会退缩。”

萧遥马上沉声道:“我要的,不是不退缩,而是气势如虹!”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浓浓的不屑之色,“亏你们还是须眉男子,居然不如我这样一个姑娘家,想想都替你们丢脸!”

众将一听,脸上都露出愤怒之色,怒目圆瞪,直视萧遥。

萧遥见了嗤笑出声来:“怎么,不服气么?就你们这么个丧气胆怯样,我看了都不好说你们是须眉男子,倒像在宫中侍候的!”

“你——”众将更愤怒了,目光死死地瞪着萧遥,双手握在刀上,似乎下一刻便要拔刀以下犯上!

萧遥见了,沉声道:“要让我看得起你们,就给我好好表现!去罢。”

众将领牙齿咬得咯咯响,一言不发,阴沉着脸大踏步往外走。

一人却没动,而是看向萧遥:“此战,倒要让萧将军看看,什么是须眉男子!”说完一拂衣袖走了。

黄副将见众将出去了,忍不住对萧遥竖起了大拇指,笑着说道:“至少,不用担心他们的士气了。”将领士气高昂,士兵肯定也会受感染的。

萧遥看了黄副将一眼,淡淡地道:“黄副将,其实这是我的真心话。而且,我不是针对他们,我是针对你们所有。在我看来,你们都不如我。”

黄副将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而且脸色很快变成了酱紫色,半晌他怒气勃发地道:“倒不知萧将军居然如此小看人!今日我便要让萧将军知道,萧将军不仅小看了人,也太自视甚高!”

说完踏踏踏地踩着步子离开,沉重的步伐充分展示了主人有多愤怒。

萧遥见黄副将也出去了,便看向李公子和唐二公子等贵公子:“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我刚才是指在座的男子,包括你们,全都是弱鸡!”

李公子忍无可忍道:“萧将军莫要忘了,你的武功还是跟我学的。”

萧遥冷哼一声:“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我是将军,而你毫无品阶,便可以证明这一点。”说完,目光在李公子和唐二公子等所有贵公子身上淡淡地掠过,表达足了自己的不屑。

李公子几个全都黑了脸,一言不发地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放话:“我会让萧将军知道,我不是弱鸡!”

出了营帐,仍旧怒气冲冲。

唐二公子咬牙道:“虽然知道她或许是为了挑起我们的斗志才故意这么说的,可我还是无法忍受!”

“这一招激将法很妙,我生气了!”许四公子的双手握成拳头。

李公子咬牙道:“走罢——让他看看,什么叫八尺男儿!”

萧遥来到城墙上,见煮过的雪水都已经端到城墙上,便伸手下去探了探,见的确是冰水,便抽回手,静静地站在城门上等着。

北戎比想象中来得要慢一些,而且几乎没弄出什么声音,若不是萧遥提前从斥候那里知道,并一直留意,很容易会忽略了。

直到北戎来到可以射箭的范围了,原先的那些斥候才看见并发出警报。

警报刚发出,城外便传来北戎兵整齐而急促的步伐,显然,他们是要打北军个措手不及。

萧遥站在城墙上看着北戎兵,沉声发布命令:“弓箭手准备,射击——”

嗖嗖嗖——

射出的弓箭划破长空,发出阴冷而无情的声音,如同死神降临。

北戎这次夜里突袭,就是想打北军一个措手不及的,满以为北军纵使有守城的兵卒也不会多,无法对己方造成太大的杀伤,万万没想到,这箭跟下雨似的射过来。

提前准备的盾牌根本不够,弓箭从盾牌的间隙以及上空插|入,瞬间便放倒了一片北戎兵。

北戎的大将碧眼郎君见了,没有退缩,反而让人擂鼓进攻,嘴上大声说道:“大兴朝的士兵不多了,大败他们,我们就有吃的有喝的还有女人玩了,冲啊……”

北戎兵听到碧眼郎君的描述,心潮澎湃,恨不得马上冲进城中大吃一顿。

他们是怕大兴朝的妖女作法杀了他们,可是更怕饥饿。

几位将军可是说过了,已经没有任何吃的了,如果攻不破大兴朝的这座小城,他们只有饿死。

他们不想饿死,因为饿死太不体面了,死后是没办法投胎的,还不如攻城而死,被妖女作法弄死呢。

所以,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攻城。

离小城十多里的一个小镇上,五皇子等一下子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他们一边深呼吸一边凝神听小城方向传来的响声,当听到隐约的马蹄声以及惨叫声,又惊又怕,马上起身收拾东西。

五皇子刚打开门,就见几个贵公子已经来到自己门前了。

一个贵公子面无人色,抖着声音道:“五殿下,你听到了吗?一定是北戎攻城了,萧将军他们守不住了,我们赶紧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五皇子点点头,马上道:“走,马上走!”

三万兵马对上十万,根本就不可能战胜,而且看这个时间,北戎分明是夜袭。

大兴朝兵马少,又被夜袭,根本就守不住。

一行人又惊又怕,抹黑往南边赶。

听着远处隐约的喊杀声,偶尔回头再看到那处的火光,众纨绔都不住地咽口水。

一人忍不住道:“可惜了唐二他们。”

“可惜什么,我们叫了他们走,他们不肯领我们的情,是他们自找的!”

城墙上,萧遥听到碧眼郎君嚣张的话,阴沉着俏脸,让弓箭手继续射击,一批射击完马上下一批,源源不断。

这些狗东西,真当大兴朝无人么?

有她萧遥在一日,一日便不让他们再将从前那般扫荡大兴朝的村镇和城池!

北戎纵使人多,被源源不断的箭这样消耗也十分心惊,但是他们坚信,大兴朝没有多少弓箭,也没有多少援兵了,只要他们坚持攻打,大兴朝迟早守不住的。

因此北戎大将碧眼郎君沉声道:“大兴朝很快便没有箭了,大家冲啊……”

大兴朝所剩的箭的确不多了,便是有一些,也得留在关键处,因此萧遥取消了射箭,让弓箭手下去。TV更新最快

碧眼郎君见城墙上的确不再射箭了,顿时大喜,叫道:“好儿郎们,大兴朝兵马不足,如今又没了箭,就是我们砧板上的鱼肉,就是我们雄鹰下的小白兔,马上全力进攻——攻破了城门,可以喝热汤,睡美丽的大兴朝女人……”

北戎兵顿时士气大涨,纷纷大叫着冲向城门处。

萧遥沉声道:“冰水攻击——”

换了一批的士兵马上端起提前准备好的冰水往城门外泼,还有一些则站在城门上的大桶旁,拿着一根打通的长竹子,引了冰水冲向城门下方。

哗啦啦——

一盆盆冰冷的水泼下去,一支支长竹竿引导着冰水泼到城门下。

攻城的北戎兵兜头被泼了冷水,一时有些发愣。

他们之前攻城,大兴朝也曾用水侍候,不过那些都是热水,在这大冬天的,热水泼到他们身上,根本就不冷,反而暖洋洋的,只是在时间长了之后,才会结冰冻得人难受。

这次,被泼下来的,怎么居然是冷水?

大兴朝连烧热水的柴火都没有了么?

不过打得热火朝天的,被泼了冷水也不怎么冷,因此北戎兵并不放在心上,而是专心攻城。

大兴朝连柴火都快没了,肯定支撑不了多久,大伙儿再加把劲,马上就能攻破城门,长驱直入!

萧遥不知道下面的北戎兵是怎么想的,她让人将雪水一盆一盆地往下泼。

要将冰水煮成热水,不仅浪费时间,还要耗费大量的柴火,所以她才让人将雪稍微煮融化就拿来用了。

那些北戎兵起初还觉得没什么,可是打着打着,便发现身体冷得不行,就连手脚也不听使唤了,等反应过来,发现衣服都被冻住了,身体和手脚异常僵硬,居然动不了了。

无声无息地,被泼了冷水的北戎兵,就一个个失去了性命。

碧眼郎君见前去攻城的士兵纷纷倒下,马上催促士兵继续上。

萧遥在城墙上看了看,见城墙下堆积的北戎兵尸体越来越厚了,没多久就可以让后来的北戎兵当作梯子爬上来,当下马上命人换了热油攻击。

一盆盆滚烫的热油被倒下去,倒得以为马上就能成功爬上城墙的北戎兵哀嚎着倒下去。

萧遥见情况差不多了,马上让人火攻。

攻城的北戎兵身上穿得厚厚的,还夹着皮毛,身上被倒了油,再被火一烧,瞬间着了,很快烧成了熊熊大伙。

“啊……”

被火烧的北戎兵纷纷哀嚎出声,同时痛得在地上打滚。

碧眼郎君眼睁睁看着,没一会儿功夫,城门下那一大片就成了火海,马上大声吼道:“不许退,谁都不许退,进攻,给我进攻——”

可是那些身上着了火的北戎兵痛得失去了神志,哪里听得到他的命令?

这些人心里眼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灭火,赶紧往没有火的方向跑。

因此,一些着了火的北戎兵就往后方跑。

北戎兵有十多万,此刻攻城,不仅将与城墙的接触面铺排得大大的,兵卒之间的密度还很高,几乎是比肩继踵在一起的。

着了火的北戎兵冲进密集的兵群中,很快就点燃了一些士兵的衣服。

很快,东一点西一点,北戎兵群中便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着火点。

不仅火会传染,惊恐也是会传染的,眼看着同袍浑身是火哀嚎着地冲到身边,自己马上也着了火,身上灼烧一般的痛,被点着的北戎兵也开始哀嚎着倒地打滚。

碧眼郎君原先还企图让北戎兵继续攻城的,此时见大军四处开花,眼看着火势就要蔓延,马上气急败坏地叫道:“废物,全都是废物……”见北戎兵乱糟糟的,只得大声叫道,

“撤退,马上撤退,全部往两边撤退,让后面的避火军上来。”

他是早料到大兴朝守城会用到热油以及火的,因此准备了适合应对火的避火军,可是,他认定,自己此行凌晨突袭,大兴朝准备不及,是不可能那么快上热油以及火的,因此将避火军放在后面。

万万没想到,大兴朝的反应居然那么快。

碧眼郎君看着溃退的士兵,面沉似水。

他身旁,红须郎君沉声道:“看来,大兴朝知道我们会突袭!”

将领哈利图冷冷地道:“我早就说过,那个小子和那些飞鸽传书,极有可能是大兴朝的阴谋,你们偏不肯听我的!”

碧眼郎君的目光如同鹰隼一般,紧紧地盯着黑夜里的城池,沉声说道:“我们的斥候打听到的消息,跟我们收到的信息是一样的,这绝不可能是假的!”

红须郎君问道:“既然如此,你先让避火军上去挡一阵,我先带我的兵撤退。”

碧浪郎君脸色阴沉地点了点头:“去吧,别退太远,时刻准备回来攻城!”

红须郎君答应一声,再次下令自己手下的兵卒赶紧往两边撤退,而自己也策马往一侧退去。

他刚带着失去了士气的北戎兵退到左侧的山下,山上忽然滚下无数石头。

轰轰轰……

滚滚巨石如同地动一般,砸得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走在最前面的北戎兵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死在滚滚巨石下面了。

红须郎君骑着马,见状瞳孔紧缩,顾不上被埋在石头下的士兵了,马上调转马头往城门中间处跑。

撤退到这里的北戎兵都是因为打不过才逃过来的,心里本来就惊惶,此刻见自己的同袍须臾间便倒在石头下失去了性命,惊恐之上又加了一层惊恐,在看到红须郎君跑了,顿时吓得魂都没了,马上跟着红须郎君往城门中间跑。

碧眼郎君正指挥着避火军冲锋呢,见效果很好,不由得十分得意,再次大声喝道:“大兴朝奈何不了我们的避火军,大兴朝必败,马上攻城,攻破城门,便能喝上热汤,睡美丽的大兴朝女人……”

本来有些受打击的北戎兵看到,果然士气大涨,再次在鼓声中亢奋地进攻。

城墙上,叶参将担心地看向城下,问萧遥:“将军,如何是好?”

萧遥看向城门两侧,道:“去点兵,马上准备开城门杀出去。”

叶参将一脸担心,但居于萧遥提前下了死命令,说哪个不听令她当即便斩于刀下,忙下去了。

碧眼郎君抬头看向城门上,看到火光中探头出来看的萧遥,目光马上火热起来,忍不住大声叫道:“那位美人儿,若你早点投降,我便娶了你,带你回去做我的大妇,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萧遥听完翻译,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而是拔出腰间的大刀,冷冷地看着城门下。

碧眼郎君见萧遥不回答,以为她被吓得六神无主了,忍不住哈哈笑出声:“美人将领是不是被吓坏了?你原先也真够狡猾的,居然装成妖女吓唬我的士兵……太够劲了,我进去第一件事就是享受你的滋味,哈哈哈……”

笑声还在喉咙里,忽见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和脚步声,紧接着红颜郎君带领着大批人马往中间赶来。

碧眼郎君顿时顾不得笑了,马上厉声大喝:“撤退,马上撤退,红须你疯了吗?”

中间全是北戎的兵,红须突然带那么多兵往中间挤过来,是生怕践踏不死中间攻城的士兵吗?

红须此时才发现冲回来的确不好,忙下令身后的士兵赶紧退回去。

然而那些吓破了胆的,根本就不愿意退,继续往前冲,很快跟中间攻城的士兵挤在了一起。

那些还剩下理智的,马上往后撤退,却跟往前冲的撞在一起,你推我搡,瞬间倒了一大批人。

碧眼郎君大急,正犹豫着是退兵还是继续进攻时,发现城门右侧的士兵也疯狂往中间跑,顷刻间便倒了一大片北戎兵。

中间攻城的士兵被挤得不行,几乎喘不过气来,慌乱之中,马上往有空的地方退去。

很快,在城门前的北戎兵乱成了一团,你推我搡起来。

碧眼郎君见状,心知已经不适合继续攻城了,马上厉声大喝道:“撤退,后面先撤退,慢慢退——”

他积威甚重,厉声喝叫之下,不少北戎兵下意识放慢了脚步。

萧遥在城墙上看到这一幕,马上让身边的士兵擂鼓。

咚咚咚——

沉闷的鼓声在夜幕中响起。

萧遥站在城门上,气沉丹田,用内力将声音送出:“北戎战败溃逃了,全军马上出击——”

“冲啊——”

“杀啊——”

城门两侧马上传来巨大的呼喊声以及火光。

紧接着,城门打开,叶参将率领大军冲了出去。

本来慢慢退去的北戎兵被三面夹攻,再也维持不了秩序,疯狂奔逃和推搡。

城门前的地方本来不大,北戎为了攻城,将大部分兵马都堆在一起,实在太密集了,如今被三面夹攻,不说被打死的,就是内部推搡践踏,便不知死了多少人。

等到天色大亮,由几骑亲兵护着撤退的碧眼郎君举目四顾,心一下子凉透了。玫瑰,玫瑰,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玫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都是一群傻子,明知道危险还要留下来,他们懒得跟这样的傻子计较。

几个贵公子听到这话,皆用看疯子的目光看向许四公子,叫道:“你疯了?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都是不受家族重视,被推出来当弃子的,谁还比谁高贵呢。

要不是许四在战场上的确英勇,还拉过他一把,让他避免被人砍断了手,他还不愿意搭理许四这样的傻子呢。

如今萧遥正在动员满城的士兵,这个纨绔却说这样的话,如果被那些士兵们听到,萧遥的动员不就白费了吗?

那贵公子见许四公子不仅不感激自己的提醒,反而还给自己脸色看,当即冷哼一声,不屑地打量许四公子一眼说道:“我是一片好心,许四公子不听就算了。届时,只希望许四公子不要后悔!”

唐二公子也道:“诸位要南下回京只管去,我等虽不才,亦愿意虽萧将军在此镇守,保卫京师!”

李公子、唐二公子以及几个贵公子听到这话,都沉下俊脸。

李公子率先开口:“后悔什么?大丈夫当上战场杀敌,保家卫国,有什么后悔的?当我们是你们这些脓包么?”

他自己收拾了东西到理事厅,见李公子、唐二公子和许四公子等都没带行囊,不由得有些吃惊,问清楚得知几人不打算跟着南下,而是要留下来杀敌,不由得道:

“你们疯了?再留下去不仅挣不到什么功劳,还有可能身死。快别闹了,回去收拾东西跟我们一起南下。”

许四、唐二和李公子几个家世尚可,又的确有本事,他还是愿意交好一二的。

许四公子听了,沉下俊脸:“这些话,可不能随便说。”

其他贵公子也纷纷附和。

要走那些贵公子被这样奚落,都讪讪的,心里十分不痛快,便冷哼了哼,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李公子等人一眼,高傲地抬起下巴移开目光。

阅读我是女炮灰[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