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媵妾

第41章 左眼跳灾

  • 作者:承流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04
  • 本章字数:8527

四目相对,苏珍珍的嘴角有血丝流出来。

她嘴角展开笑容,抬手将嘴角的血迹擦去,眼望着赵怜容,一字一句,“今儿起,我苏珍珍跟赵家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从今后,王妃就是王妃,媵妾就是媵妾!”这话带着十分入骨的寒意,赵怜容听了,竟不禁浑身就是一凛!

“是,主子,奴婢明白!”李嬷嬷眼神狡诈,皮笑肉不笑,到了苏珍珍跟前,一脚踹过去,苏珍珍往后闪避,躲开了她这一脚,继而,她扬起手来,啪啪啪就打了这老奴几耳光。

李嬷嬷瞠目结舌。

“主子?”苁蓉看王妃的脸色,也知道苏珍珍此去必定会受责难,可她就是一个小丫鬟,又能怎样?

“主子……”苁蓉快走两步,跟上苏珍珍。

苏珍珍回头,“苁蓉,你回去吧!”

“你可是问了,王爷今天……”赵怜容眼角很莫名地跳了几下,她默默地念着左眼跳灾,右眼跳财,是左眼!不觉心一惊,问道。

“主子,您就放一百个心吧,马上就是月底了,皇上给王爷定下的出征日期就在眼前,王爷哪儿有空儿回来?奴婢悄悄打听过了,段富贵说了,王爷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也许直接就出发了呢!”

“哼,那你就别怪我无情了!”赵怜容眼底迸发出一抹恨意,扬起声调,她道,“苏珍珍,你也别怪我,不是你在王爷那里献媚,害得王爷冷落我,我也不会恨你如此!此事万般皆是你的错,你要为你的错付出代价!李嬷嬷,让她去洗衣裳,你在旁边看着……想偷懒,那你就用用你的手段,我相信她会记忆深刻的!”

继而,她佯作镇定,“哼,我已然是奕王妃,本妃是什么身份,会跟你这种贱人有什么瓜葛吗?李嬷嬷,你还愣着做什么?带她去洗衣裳!她若是不服气,那就打,狠狠打,打了她,本妃给你担着……她若再敢对你动手,你不需禀明本妃,直接乱棍打死!”

“是,奴婢遵命!小贱人,你再厉害一个给我看看!”李嬷嬷一把揪住了苏珍珍的头发,将她一路拽着,直奔厢房。

厢房里一大盆清水,清水中是七八件脏衣裳。

“快洗,耽误了时辰,主子不罚你,我也会打得你满地滚爬讨饶!”李嬷嬷双手叉腰,母老虎一般。

苏珍珍蹲在了水盆旁边,手放入了水中,这一放,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直透心底。

原来,李嬷嬷竟在这水中放了火碱,苏珍珍的手拔草拔得已然是伤痕累累了,这会儿再被火碱水浸泡,那就等同于在她的伤口上又一次地割了一刀,碱水不断地滋润进伤口,疼痛越来越甚,竟如同针扎般的。

苏珍珍咬住唇,狠狠的咬住,不让自己在这小人跟前露出一丝一毫的怯懦来。

很快,一股血腥气息就涌入了口中,她竟把嘴唇都给咬破了。

七八件衣裳,她洗了足足四个时辰。

不是她洗得慢,实在是李嬷嬷一次又一次地说没洗干净,让她重新洗。

天将暮色,她再次把衣裳洗了一遍,外头蹬蹬蹬传来一阵脚步声,紧跟着就有人咣当把厢房的门踹开了,低低地有人吼道,“谁让你囚她在这里的?贱婢,瞎了你的狗眼,你当她是你可以欺凌的吗?”

是段霂宁。

他身后跟着蕊儿跟两个嬷嬷,她们一哄而上,直接就把李嬷嬷给逼到了墙角,“小少爷,奴婢……奴婢都是奉了王妃的命令,这事儿跟奴婢无关啊!小少爷……饶命啊,饶了奴婢吧!”

一阵拳打脚踢,李嬷嬷鼻子嘴巴都往外冒血。

她被打得蜷缩在角落里,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段霂宁弯身去拉苏珍珍,手刚一拽到她的手,苏珍珍就惊呼一声,把手猛然抽了回去,表情痛苦,“珍珍,怎么了?”段霂宁不解,伸手去拉她的手,苏珍珍摇头,不肯把手给他,段霂宁瞪眼,“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你要把命豁出去报恩吗?”猛然,他把她的手拉到眼前,这一看,顿时心都揪疼了,好端端的一只小手,这会儿面目全非,道道伤痕不说,伤口已经被火碱烧灼得往两边翻开,新鲜肉都露了出来,血色触目惊心。

“给我往死里打!”段霂宁低低地一声咆哮,恨不能吃了李嬷嬷。

“是。”蕊儿哭了,她还从来没见着如此惨烈的一幕。

苏姑娘那么好,怎么就落得如此下场啊,这个王妃怎么对她这样狠心啊?

一顿的猛踹猛打,李嬷嬷眼见着就只有出气,没进气了。

段霂宁却还是不解气,一步到了跟前,狠狠地踹中了她的心口窝,李嬷嬷惨呼一声,昏死过去。

“不……小少爷,别……别让这婢的血脏了您……”苏珍珍咬牙近前,拉住了他。

“你怎么那么傻?她就是王妃,也无权如此折磨你!”

段霂宁一脸恨铁不成钢。

“都结束了,以后……她不认识我,我不……认识她!”苏珍珍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苏珍珍再醒来,人已然回到了望月轩。

屋子还是过去的屋子,不过这会儿床变大了,她睡在了段霂宁的红木大床上,段霂宁却成了小跟班,守在外间的小床上,听到里头有动静,段霂宁快步进来,语气关切,“珍珍,你感觉怎样?”

“小少爷,奴婢……好多了!”苏珍珍努力挤出一抹笑意来。

“我已然让孟郎中来给你的手上了药,他说了,若是保护得好,那说不定明年过一个夏天,疤痕就消失了,若是保护不好,那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开裂,让你痛楚,你怎么就那么笨,那么傻?”

“小少爷,以后不会了……”苏珍珍苦笑。

“谁信你的话?你对那姓赵的根本就没原则……地服从!哼,若非她是大哥的女人,我早就拿了剑过去,一剑刺死她,方解我心头之恨!”段霂宁咬牙切齿。

苏珍珍无言以对。

吃过午饭,小凳子回来了,找到望月轩,说是王爷的战袍有开线的地方,让苏珍珍给缝补。段霂宁一把把战袍甩开,“不成,她不会!”

看到小少爷的脸上阴霾深重,小凳子一头雾水,看看苏珍珍,苏珍珍淡淡地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只待苏姑娘您缝补好了战袍,奴才就回!王爷……还在等着呢!”小凳子心下不解,但还是毕恭毕敬地回了。

“嗯,你过会儿回来拿吧!”苏珍珍说着,走到一旁弯腰把战袍捡起来,继而回头进了屋,身后段霂宁气急败坏地冲着小凳子发火,“你回去告诉我大哥,以后他甭想再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来折腾珍珍,珍珍不是他一个人的!”

额?

小凳子傻眼,他低着头,也不敢看盛怒的段霂宁,但心头却在想,小少爷,您就是借我十个脑袋,我也不敢把您这话传给王爷听啊,估计王爷一刀就要了小的的命了。

战袍的一边确实开了线儿了。

苏珍珍的手指都肿胀得跟猪手似的,她捏了线,往针眼里穿,穿了足足半个时辰,也没穿进去,一旁足足看了半个时辰的段霂宁气得一把把针线抢过去,三下两下把针线串联好,却不递给她,“让蕊儿帮你!”

“不用!王爷说了,要奴婢缝补,主子的话,奴婢怎么能不听?王爷的性子,小少爷也是知道,若知道了这针脚不是奴婢缝出来的,恐怕奴婢受罚不怕,但会连累蕊儿姑娘的!”苏珍珍说着,就把针线拿过来。

手指头太肿了,她用力捏着针,手伤口又被撕裂,渗出血来。

段霂宁咬牙,站在一旁。

看着她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把那不长的一段开线给缝制好了,气得一拳头砸在了旁边的小几上,小几上的东西应声落地,都摔碎了。

蕊儿闻声急急进来,“主子,怎么了?”

“蕊儿,你帮帮忙,收拾下吧,不小心弄翻的!”苏珍珍语气淡淡的。

她站起身来,手里拎着战袍。经过段霂宁身边,她看看他,少年这段日子没见,似乎又长高了不少,脸部线条也越发的刚毅,紧抿着的唇,眼神狠狠的,她轻叹一声,放缓了语气,“小少爷,奴婢的事儿,您不用担心……奴婢能护着自己……”

“你还能护着自己?看看你的手,你把你的手护得好好啊!”段霂宁忽然发火,冲着苏珍珍就是一通吼。

苏珍珍眼圈迅速积满眼泪,继而低着头,出去给小凳子送战袍了。

“主子,苏姑娘走了……”蕊儿看着段霂宁,小声说道。

“别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傻的,太让人生气了!不成,我得去找大哥,跟他说说,他为什么要把珍珍抬成媵妾,如果不是这个狗屁媵妾的身份,她怎么会被人记恨,被人算计?”说着,他迈步就往外走。

蕊儿近前一步,死死地拽住了他。

“主子,刚苏姑娘走时,就偷偷嘱咐奴婢,让奴婢说什么也要拦着您,求您不要再冲动了,在奕王府中,您跟王爷……才是相依为命的啊!”蕊儿哭了。

“我……那是过去,现在,他……跟我,不是了!我有珍珍……”段霂宁说完,甩开了蕊儿,快步离开了望月轩。

苏珍珍回了听雨轩。

小凳子见了她,露出笑,“苏姑娘,您都缝好了吧?”

“嗯,你带回去吧,哦,对了,这里还有一点点心,是昨儿个我做的,你捎给王爷,就说……说让他当心身体……”说着,她低下头,脸色微微泛红。

小凳子原本在望月轩那里,被小少爷给吼一顿,还以为又出什么事儿了,现在看见苏姑娘竟笑语盈盈不说,还面带羞涩地要给王爷带吃的,嗯,那就是没事儿,苏姑娘这是心里有王爷呢,也不枉爷一夜没睡,天亮时分把战袍给撕开了一道口子,让他颠颠地送回来给苏姑娘缝补,说是缝补,实在是担心苏姑娘,怕她被老夫人还有莉亚郡主责难!

现在看来,什么事儿也没有,真太好了!

“苏姑娘,奴才一定会跟王爷禀明,这是苏姑娘专门做出来给王爷吃的……王爷一定会很高兴的!”小凳子拎着点心盒子跟战袍,乐颠颠地跑了。

《txt2016》网址:www.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主子,脏衣裳奴婢已经给浸泡上了,这次用的可是火碱浸泡,保证啊,能把您的衣裳洗得干干净净,跟新的一样呢!”李嬷嬷过来,老脸堆欢,眼神不屑地扫了一眼苏珍珍,瘪瘪嘴,跟赵怜容点点头,“主子,这回保证让爷见了这小贱人的手再不想见第二次!”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 免去追书的痛!

“挽春园在哪儿,想必你还记得吧?”出门,赵怜容回头冷冰冰地说道。

“是,奴婢知道!”苏珍珍应声。

“行了,都出去吧,看着碍眼!”段王氏不耐烦地摆摆手。

一干人退出来。

原本段霂宁翻地后种下菜种的地里,这会儿到处都是野草。

苏珍珍没有说话,只对她点点头,苁蓉无奈,只好站住,看着苏珍珍跟赵怜容一路去了。

挽春园后院。

回过神来,她冲着赵怜容哭咧咧,“王妃,您可得给老奴做主啊!”

“苏珍珍,你当本王妃是空气吗?打狗都要看主人,谁给你的权利?”赵怜容怒起,一步到了苏珍珍跟前,狠狠地打了她一耳光。

啪一声!

“是。”苏珍珍垂首,目光浅浅。

苏珍珍已经拔了一个多时辰了,手心都被勒出血丝,疼得她眉心蹙紧,却咬牙忍住一声不吭。

赵怜容就站在一旁,冷眼看着,面染寒霜。

阅读媵妾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