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檀郎

372 和谈(下)

  • 作者:海青拿天鹅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27
  • 本章字数:3947

“如此,你方才与秦王都商量好了么?”我说,“议和之后,教众如何安顿?”

“议和之后,明光道兵马皆解甲归田。”曹叔道,“秦王答应,明光道过去所作所为既往不咎;所占田土,亦仍分与各地教众。”

曹叔道:“我当年确是这么想,可你看阿麟,可像个皇帝?”

我哂然。

我再也忍不住,抓住他的手,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大哭起来。

“阿麟……”我擦一把泪水,哽咽着说,“阿麟知道么……”

“我不曾告诉他, 不过他能猜到。”曹叔拿出一块手帕, 给我仔细地擦拭眼泪, 缓缓道, “教中的事还未完,此时向他明眼太早。霓生,你比阿麟心思强韧,我告诉你,也是让你有所准备。阿麟与你自幼情同手足,你知道他性情单纯,若我哪日突然不在了,须托你多多照拂……”

我了然。曹叔和我一样,秉承了祖父的教诲。凡成大事,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偷听反间之法层出不穷,蒋亢这方面自不是对手。

“得知此事之后不久,我与阿麟逃过了蒋亢的圈套,将计就计,把印鉴等物送到了蒋亢手中,以避其一心。”曹叔道,“后来之事,你大约都知晓了。”

我微微颔首,忍不住他:“曹叔,你当初设这明光道,不是为了光复前朝么?如何舍得就这么罢休?”

这倒是大方。我心想。

“那……你和阿麟呢?”我又问。

“自是像从前一般,”曹叔道,“天下之大,去何处不可?”

我看着他,心头一动,正待说话,忽而听得脚步声和说笑声传来,望去,却见是曹麟和伏姬。

“父亲,”曹麟手里端着一碗药,走过来,道,“该服药了。”

曹叔应一声,从榻上坐起。

看着他接过药碗,缓缓地喝下去,我只觉心中滋味复杂。

我深吸口气,在榻前站起来。

“曹叔,”我说,“我还有些事要办,迟些再来看你。”

曹麟讶然。

“你要去办何事?”他问,“我帮你去做便是。”

我说:“此事只可我去,你帮不得。”

曹叔看着我,颔首:“去吧。今夜晚膳之时,将桓侍中带过来,我许久未见他,可相谈一番。”

我笑笑:“知晓了。”

大长公主的行宫很大,西边有一片宫室,平日专用以招待来访的贵客,秦王的下榻之处,就在这里。

冯旦得了通报,迎出来,见到我,热情地打招呼:“霓生姊姊来了。”

我也与他寒暄两句,问:“秦王在么?”

冯旦笑了笑,道:“巧了。”

我说:“甚巧了?”

“方才大王说,霓生姊姊一定会来,让我出来看看。”冯旦道,“若是姊姊来到,便带姊姊入内。”

倒是有自知之明。我心里冷笑。

这处宫室修建地颇是雅致,花树修竹处处点缀,转过几道回廊,我就看到了秦王坐在水榭里的身影。

他颇是悠闲,正坐在阑干边上,低头看着水里的鱼,是不是往里面投些鱼食。

见我来,他一点也不意外。

“来了。”他淡淡道,继续往池中丢一小把鱼食,道,“坐。”

我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榻上坐下来。

“殿下喂太多了。”我说,“这些鱼从不知饱,吃多了便会撑破肚肠而死,反而要算殿下的杀业。”

“孤不日便要回洛阳去了,到时也不知何人还回来喂。”秦王道,“让它们吃饱些无妨。”说罢,又喂了一把。

我没说话。

少顷,冯旦端着茶上来。秦王将荷叶包收了,放在一旁。

“明光道之事,曹先生都与你说了?”他拿起茶杯,轻吹一口气,问道。

“正是。”我说。

“满意么?”他问。

我说:“这是殿下与明光道的交易,与我何干?”

“自是与你有关。”秦王道,“孤起初派去与明光道和谈的人是你。”

他先提起此事,却是正好。

“甚好。”我说,“只不知明光道中还有许多官吏和将官,若教他们也解甲归田,他们未必愿意。”

秦王道:“此事不足虑。据孤所知,曹先生唯才是举,良将能吏颇多。当下朝中亦是用人之际,这些人,孤自当留任。”

我颔首:“殿下果然神机妙算。我离开雒阳之前,曾向殿下提供诸侯调兵的隐患,殿下口口声声说不足为虑,原来已是布局千里。”

秦王看着我,似笑非笑:“你是问罪来的?”

我说:“不敢。只想问问殿下,蒋亢与大长公主勾结之事,殿下可知晓?”

秦王沉默片刻,道:“知晓。至于诸侯,孤说过,诸侯之事,解决总须时机,若凭空行事,只会弄巧成拙。”

我说:“我被蒋亢偷袭之后,一心担忧雒阳无所准备,以致匆忙应对。大王若将这计议告知我,何至于教我这般狼狈。”

“不然。”秦王道,“若告知了你,此事便不成了,如何引出蒋亢之事?且就算你愿意,元初不会让你以身涉险。”

我怒从心起:“就不怕我被人杀了?”

“大长公主既然要用你来拿捏元初,事成之前定然不会杀你。”秦王道,“在你丧命之前,孤自会将你救下。”

“若元初真的反叛了呢?”

“孤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秦王不紧不慢道,“云霓生,孤曾问过你,你是否仍以为元初会为了你与父母作对,你说是。如今看来,你颇是心口不一。”

我听得这话,气极反笑。

“殿下曾说,会让我改变心意。”我平复了心绪,片刻,道,“不知殿下凭什么让我改变?”

秦王没有回答,忽而向冯旦道:“请进来。”

冯旦应下,退出去,未几,领着一人入内。

我看去,愣了愣,却是薛尚。

“臣拜见殿下。”他向秦王一礼。

秦王道:“薛将军,这位云女史,将军当是熟悉。”

“正是。”薛尚说罢,向我一礼,“闻知云女史身体抱恙,未知安好?”

我看着他,少顷,道:“我已无恙,多谢将军。”

秦王又与薛尚吩咐了两句东平国兵马安置之事,让他退下。

“薛尚早已归顺朝廷,在东平国中为内应。”秦王的语气郑重,“就算你不曾去找他,他也会从蒋亢手中将你救出来。云霓生,孤从不会置你于险境,从前不会,日后也不会。”

我看着他,心中不由长叹一口气。

“如此说来,殿下是十分看重我了。”我轻声道。

秦王目光一动,即刻道:“正是。”

我颔首,从袖中掏出一张帛书,递过去。

秦王拿起来看,未几,愣住。

“皇天在上,后土为证,司马胤视云霓生如同手足,认为义妹,封淮南公主,食邑万户,天地共鉴,若有反悔,天打雷劈。”我背诵完毕,理直气壮道,“殿下,这帛书上有殿下落款及手印,还请殿下兑现。”

秦王:“……”

“云霓生,”他似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瞪起眼睛,道,“你还要脸么?”

“彼此彼此罢了。”我眨眨眼,“皇兄。”

“他与那边暗自通信时便察觉了。”曹叔道,“攻占下邳国之后,蒋亢便已与大长公主的人搭上了线,老张的暗线都看在眼里。”

心头仿佛受到重重一击, 我望着曹叔,怔忡不已。

“为了拖住他是真, 这病无治也是真。”他声音温和, 说着,将手按在我的肩膀上, “霓生,人终有这么一日, 云先生如此,我亦然。”

我望着曹叔, 悲从心来,喉咙登时被涌起的酸涩卡住, 眼泪簌簌涌了出来。

曹叔神色平静,道:“我自己的身体, 我自己知晓,那扁鹊亦是这般相告。”

我忙道:“可你昨日说,这病无碍,装作病重是为了拖住蒋亢。”

也就是在那时候,曹叔有了退意。开始着手布局后路,与秦王和谈便是最上之策。后来明光道攻占鲁国、济北国和东平国,一来是为了缓解明光道财政之危,二来则是为了在与秦王和谈时能有更多的筹码。但也是在那时,曹叔由于身体不适,将领兵之事交给了蒋亢,而蒋亢的野心也愈加暴露出来。

曹叔这病,在去年便已经有了苗头。不过他并不在意,与这病比起来,他更操心明光道的出路。

自天下大变,局势风起云涌,明光道虽趁机扩张了许多地盘,但自身的危机也越来越重。上百万的教众穿衣吃粮,皆为大事。曹叔每日操劳,不料自身的病情愈发严重,终于病倒。

曹叔继续道:“当年,云先生不赞同我复国,曾劝我与他回乡去,过清净日子。可我那时着实放不下,与云先生分道扬镳。”

他说着,露出苦笑,目光深远:“那时,云先生就已经告诫我,人各有命,不可强求。当下经历过许多,我也终是明白,阿麟本与我那志向无关,若要他来负担,对他乃是不公。”

我看着曹叔,心中亦是欷歔。

“怎会如此……”我有些不知所措, 结结巴巴, “谁说的?是……是那扁鹊?”

“蒋亢其人,跟了我许多年,虽对教中治理之法与我不尽相同,但其才干确实出众,亦颇有人望。”曹叔道,“我派他到雒阳与秦王议和,亦是想着我和阿麟退隐,由他接手,可保平稳;他有功于秦王,自也不会受亏待,将来少不得封侯赐爵。可惜,此人野心太大,凭着一己私欲,与诸侯勾结,拥兵自立。一旦成事,教众便要被拖入无尽的战事,陷入大难。”

我问:“你如何察觉了蒋亢与诸侯勾结?”

阅读檀郎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