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湔雪棠前(父子,训诫)

第四十七章 空床卧听南窗雨

  • 作者:静水流深花怜月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1-03
  • 本章字数:5638

姬苍昊处理完军务回来,也只是坐在床沿,并无只言片语。二人各怀心事,只是兀自沉默着。偶然对上了视线,也匆匆将目光错开,实在是太过无趣。

等陈灵均的剑伤已经不碍事时,姬苍昊烧了一盆炭火。

姬苍昊用手轻轻拨了灵均的脸颊,屏住了呼吸凝视着他左眼的伤痕。他想到昨日灵均站在远处,望向他时的样子,仿佛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孩子。

若不是心中沉痛到了极点,璟儿又怎会忘记,要对他这个父亲心生戒防?

这不是胡闹,又是什么?

军队里清算首绩,这孩子不出半月又立了军功,其声名也在军队里传开。

然而昨日察看他身上的伤势,十几天过去竟不曾有愈合的迹象。再与江子椋一一确认,才知他疲于战事的这些日子,陈灵均从不曾消停过半日。

分携如昨,聚还离索间,芜菁恨随春去。

他从未辜负过的人,也是他辜负了一生的人。

自那以后,再无人知晓他正当年少时,金樽当歌的落拓放纵,也无人在夜灯下为他补缀衣衫,煲一碗手艺欠些火候的羹汤。

姬苍昊将一根藤条置于掌中,掂了掂似乎不够韧,于是放到炭火上煣了煣。

这一煣,似乎将陈灵均的心也炙烤过一遭,让他莫名地有些警憷。

看父亲在等待他有所回应,陈灵均却做不出回应。要说自觉褪了衣裤……他卧在床上,身上只着单衣亵裤,并未有多余的衣物。

军帐里还算暖和,这时晴时雪的天气,灵均更是受不得凉。

“你不是很有能耐吗,拖着剑伤还去练剑,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

看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陈灵均索性不作回答,只是将被子裹得更紧了一些。

“施展阵术以镇压魔寇,会对元神造成多大损害,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

陈灵均将身子探出来:“既然是陈某自己的事情,您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粮仓保住了,您修您的栈道就行!”

姬苍昊心中火气被陈灵均这一拱,烧得简直可以殃及粮仓。对姬瑛尚且可以说理,陈灵均却是半分理也不愿听。

于他还有点效用的,似乎只剩好生揍上一顿。

“既然你管不住自己,我就帮你来管住——”

姬苍昊将藤条凌空甩了两下,试着劲力。看着藤条似乎韧上了许多,他将手臂抬起攥紧手中藤条,对准儿子身后凌厉地落下。

陈灵均感受到身后胀胀地疼,藤条抽出的伤处,肯定肿起了一道棱子。

姬苍昊指着床榻的边缘:“把衣摆掀起来,趴上这里。”

陈灵均不作回答,只是将亵裤从膝弯上褪下,俯身让身体□□在空气中。

一道肿痕赫然亘在臀峰上,被白皙的肌肤衬得愈发明显。姬苍昊看他掀起了后摆,也不迟疑,直接一藤条结结实实抽了上去。

藤条咬上臀面,臀肉被打得深深陷了下去,却在瞬间恢复了原来的样貌。唯一的区别是,姬苍昊每落一下藤条,陈灵均的臀上就浮现出一道白印。然而不过数息,白印就如同发酵一般,变作一道深红的棱子。

煣了炭火的藤条,还挟着炽烫的温度,抽在身上时极有韧性。臀肉本就极有弹性,藤条每一下都能贯穿整个臀面,不留给人半分喘息的余地。

陈灵均努力回想自己多年来是如何捱过的,咬紧了牙关不肯痛呼出声。姬苍昊以为是他未能掌控好力度,着实打得有些轻了,于是将手上的力道又添几分。

陈灵均伏在床榻上,将屁股抵在床沿上,攥着床褥的指节已经有些发白。

姬苍昊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停下来查看陈灵均的伤势,发现儿子臀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刚才分明撂下狠话,现在自己又不免心疼。

可看到陈灵均并未有悔悟的意思,姬苍昊又打心底的想给他个教训。

陈灵均感觉到身后的疼痛停止了,以为这顿打终于结束,没想到姬苍昊将他捉到腿上,抄起桌上的一把镇尺,就往被迫翘起的臀峰招呼。

陈灵均整个人都懵住了,家主这是将他拽腿上揍来着,他都多大了?然而姬苍昊哪里清楚灵均的这些心思,他一心就在修理儿子上了。

厚重的镇尺砸在臀上,发出的声音虽不如藤条清脆,而造成的痛感却比藤条更为深入。不同于藤条停留在表面的疼痛,镇尺那种嵌入皮肉的痛楚,似乎比烈火焦灼更令人难熬。而想让一个人下不来床,这明显是个更好的选择。

身后肆虐的疼痛,让陈灵均没有罅隙去多想,以至于忘记了自己还趴在父亲的腿上。姬苍昊将灵均的位置调整了一二,让他臀部刚好对着镇尺砸下来的位置。

疼痛仿佛和肌肤融洩,臀面从绯红染成深红,最后变得青紫不堪。

冷气嘶嘶地从牙缝中漏出,身上也出了一层薄汗。

臀峰伤痕交叠处,已经隐隐有了血点,臀面青紫的肿块上,有几处被擦破的皮还渗着血。

看璟儿实在疼得厉害,姬苍昊不再将手中的镇尺落下。

如今,璟儿就算想折腾,也没有折腾的力气了。想来这一顿打,能让他安省上好几天。

只不过,都是曾经。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姬家的家主,世人看到的,皆是他战场上骁勇神武的模样,是他决断如流的魄力。

黑暗中,是谁在踽踽独行。日月更替,匆匆的过客秉了烛火。

陈灵均时而紧蹙着眉,时而喃语梦呓,眉心的金痕随着呼吸起伏。姬苍昊将柔软的帕巾浸在木盆里,拧了拧敷在陈灵均的额头上。

栈道被烧,粮仓也险些被劫掠,若不是陈灵均发动的那个术阵,驻军很可能大伤元气。逵罗居然如此熟悉天陵的地形,选择了一条极其隐蔽的道路偷袭。

躺在床榻的一侧,他蜷缩了身子,嘴里还说些胡话。梦也是零零碎碎的,尽往空子里钻,来了又去徘徊在重影里。姬苍昊将手掌贴上他的额头,一片滚烫。

说书的先生轻捻响板,眉飞色舞地诉说着,郡历六百五十四年,天陵姬府一声啼哭天地为之开合,先天之炁元纯无垢,此乃千百年来第二人。邪祟退无可避,妖魔纷纷现形,此后天地间只余光明。

陈灵均能有这样顽劣的性格,很大程度上是随了自己的。在寻烟眠故,姬瑛出生前,自己也曾是视天地间一切桎梏,空为朽木樊笼的人。他不顾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了自己心爱的女子。

军帐中烧着热水的铜盆,尚且发出水沸的声响,除此之外,只有陈灵均的呼吸声一起一伏。姬苍昊坐在床榻边,觉得这声音怎么也听不够。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他此生得到的第一个孩子,总归是不同的。随着这个孩子呱呱落地,他便被赋予了一个全新的身份,肩负起了身为父亲的责任。

姬苍昊从未像现在这样相信,战争于灵均而言,是这般的残酷。而当年陈灵均弑杀亲族的案情,至此更显得扑朔迷离。

姬苍昊没由来地一阵心慌,又强行将内心的动摇压了下去。

数日过去,陈灵均的伤势逐渐有了起色。他时常望着营外纷扬的雪絮,一天下来不说一句话,只是抱着怀里的剑出神。

经过昨日的那番折腾,陈灵均身上的剑伤尽数裂开,等衣物褪下来的时候,才发觉血迹洇了一身。

试想,天陵世代与外界隔离,而天陵姬家的长子,却与清屿郡主结发为夫妻,这在族人眼里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

当年他站在数十尺的高台上,俯瞰着数十千里的山脉,亲手将高台上的礼器砸碎在地上。那些场面,那些旧景,闭上眼似乎还能历数每个画面。

阅读湔雪棠前(父子,训诫)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