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令妃的逆袭之路

第541章 压力

  • 作者:佳尔楠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26
  • 本章字数:4398

一声婴儿的啼哭,松绑了所有紧绷着心的人。“太好了。”恭王府的继承人出生了。“福晋,做的好。”虽然好像他的心里有些失落,自己也算功德圆满了。对恭王府是皆大欢喜。只是想到福晋马上要离开。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福晋,福晋要离开了,自己要留下过荣华富贵的日子。总觉得亏欠她,让她这么孤身一人去京城,而且很可能被扫地出门,永远都不能会恭王府了。走到福晋房门口,迟疑了一下,他还是进去了。

魏绵奕哭着:“弘历,我要和你睡。”弘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想问什么,却欲言又止了。大概子时了吧,连蝉噪声都听不到了,弘历侧身朝里,却怎么也睡不着,本来他猜魏绵奕应该早就睡着了,却听到哽咽声,渐渐成了啜泣声。

是魏绵奕在哭呢。弘历心乱如麻:不知道她是因为弘昼嚷她伤心,还是因为勉强自己和我睡难过?说不定有几分喜欢弘昼,这时候难为情了也未可知。渐渐地没有哭声了,寂静的子夜,可以听到魏绵奕浅浅的鼻息声。

雷娘娘只是一脸不高兴,魏绵奕立在娘娘旁边,自己想着不知道弘历到底打什么主意。自从学了打马吊以后,魏绵奕总是不甘心从来都赢不了弘昼,一有空都拉弘昼、樊易和张天一起打马吊。

一大间议事厅巫呀呀坐满了官员,这些官员每天都在这里开会,商人们在外面等地心急如焚,可是就是没有进展。魏绵奕在日升昌也听到了外面的风声,原来商人们早就听说现在皇上给各省发了邸报,支持发展商业。

一大早何老掌柜和雷娘娘汇报日升昌情况的时候,就忍不住给娘娘出主意:“娘娘,现在朝廷支持贸易,咱门雷家旧时也是从这个起家的,虽然下在主要是办票号,可是有日升昌的牌子,咱们也搞搞贸易,不也是有利无害吗?”

正在廊上跑着,迎面走来了弘昼,小鹿当然躲过了弘昼,魏绵奕没有刹住步,撞到弘昼怀里。弘昼大喝:“还不趁早把这东西打发了,脱毛哪都是。不知道它身上有多少跳蚤,你还跟它闹着玩。趁早离我远点,省得沾上了我。”

魏绵奕刚想辩白。弘昼又开口了:“只因为我哥哥不在,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再不管管你怕是连瓦都要揭了。起开!”弘历已经回来了,在书房里交代管家事情,刚吃了饭却还不到睡觉的时候。

魏绵奕本来高高兴兴的玩,突然就这么无缘无故地挨了一顿骂,自己闷闷地回房间里,趴在床上哭起来了。弘历问她,她没头没脑地说了一通,弘历懂了:“好了,他是在恼我,只是不好发作,偏你又撞到了他,才借这个由头出气的。明天我让他给你赔不是。别哭了。”

他悄悄走进房里,福晋刚刚产子,似乎昏睡过去了。他坐在床边,看着母子俩,心里满是怜爱。福晋睁开了眼睛。“福晋,辛苦你了。”“至少等孩子满岁了以后再走吧。”“只怕我阿玛等不到那个时候了。米思翰和老爷说孩子不能没有额娘,老爷没有说什么可是脸色很难看,米思翰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米思翰回到内务府,开始写呈给顺治爷的折子。来到恭王府苦练了一个多月以后,终于拿得出手了。当初还是福晋握着他的手教他的。刚来恭王府,什么都不懂,给顺治爷的密折是福晋替他写的,内务府的办公流程是福晋教给他的。

福晋的手,教他写字,拧他耳朵,抱过他,打过他。福晋本来产后就身体虚弱,加上担心他阿玛,更是身心疲惫。常常夜里偷偷的哭。米思翰也不知怎么劝她。

米思翰有点惧怕回家了,害怕看到福晋对儿子怜爱的目光,对自己失望的目光。遏必隆暂时被收押在京城的大牢。“我阿玛怎么样?真的会押到京城吗?他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颠簸?我要见阿玛。”福晋说。

“我们房里的钱几乎都用完了。”米思翰无可奈何。“你见到阿玛了?“福晋满怀希望。“嗯。我和他说你很担心他,他说让你好好保重。“别说那些没用的,他有没有说怎么能救他。你哑巴了,倒是吱一声啊!”福晋看到米思翰又成木头了,急了。

“他说那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事,让我们好好过日子。“啪“一声把桌上的景德茶壶砸的粉碎。这一段时间福晋发飙,打老公,砸瓷器,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是啊,反正我只是你一个名不正的嫂子。我走了,你可以再娶一个织造世家的女儿。这样对大家都好。反正恭王府的人也看不上我。我唯一的亲人要被砍头,我的死活也和你没关系,你给我滚!去找你的忆雪吧!”

米思翰真的离开了,屋里又传来了孩子醒来的啼哭声,福晋哄孩子隐隐的啜泣声。可是他又算什么呢,他根本什么都不是,冒牌少爷,一个画工,也就是到了恭王府之后他的画才得到了赏识,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恭王府给的,他有什么和恭王府讨价还价的筹码。

他返身回来坐在台阶上,他仔细地想恭王府的弱点是犯了欺君之罪,而自己也是主犯之一。要和恭王府摊牌就是把自己也架在火上烤。老爷哈什屯是何等精明的人,自己只是个工匠。

弘历有些发抖:“五弟知道我是皇考和额娘的孩子,他说要和我来一次男人的较量。五弟不是我认识的五弟了。”魏绵奕第一次见弘历这个样子。弘历抖地更厉害了:“魏绵奕,我会什么都没有的。我知道,我比不过五弟。”

魏绵奕抱住弘历的胳膊:“弘历别怕!弘历别怕!公道自在人心。”弘历流泪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五弟会这样?他是我教养长大的,我却一点也不了解他。”魏绵奕要走,弘历紧紧拉住她:“五弟知道了,也许弟妹也知道我是私生子,那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魏绵奕一直以为弘历是个伟岸的男人,没想到原来只是外强中干,弘历之前能顺风顺水想起来,的确是弘昼鼎力相助的功劳。弘历自己是有几分心计,不过都是图个小事,一遇到大事,却总是犯糊涂。

弘历跪在地上:“你写给白晋先生的信里说,明明自己尽心竭力,却总是不能得到一个好结果。我也是全心全意为了紫禁城,怎么也没有人知道。别人只赞弘昼好!”魏绵奕抱住弘历,静静地听他抱怨。

魏绵奕有些生气,可是看到弘历没出息的样子,她却有几分可怜他。现在的弘历没有了从前的高傲,冷漠,把自己的恐惧和无奈展现地淋漓尽致。弘历一直在哭。

魏绵奕安慰弘历:“弘历,别哭了。我都听你的,等你想通了,我们一起去把荣安公主接回来。就让回雪都在我们家呆一段时间好了。”弘历最放心不下的是内务府。

魏绵奕给他擦擦眼泪:“你一个户部尚书,天下的钱财都归你管,却放不下一间小小的票号。真没出息。瓜尔佳福晋只是一时被蒙蔽了双眼,瓜尔佳福晋的事交给我好了。你只安安生生做你的官,什么都别想了。”

弘历会紫禁城做起了缩头乌龟,弘昼在步军衙门却准备大干一场。这次是三万八旗兵三年一度的大检阅。弘昼裁减淘汰了老弱病残,给皇上上折子,请求增加火器装备,由于裁掉了一部分,还要扩充兵丁。

这次的大检阅办的很好,皇上很满意。皇上对弘昼说:“军人就该是这个样子,只有让八旗子弟看到步军的精神面貌,才能唤醒他们的重武意思,弘昼,做的好!赏!”

弘昼仕途正是春风得意,弘历却因为两月前,极力保荐八阿哥却仍处在冰期,皇上不搭理他,大臣们对他也冷嘲热讽。妃嫔们根本不考虑弘历心情不好,只一味想见到弘历,让弘历的压力更大了。

这只梅花鹿圆圆的脑袋树杈形的鹿角,喇叭似的耳朵,一双机灵的大眼睛,滴溜溜溜的直转,魏绵奕每次回家之后,就把小鹿的绳子解开。魏绵奕追着小鹿在大四合院里横冲直撞的。

起初,我也想在这边弄些钱补上京里家那边的窟窿,后来,觉得不妥。”弘昼说:“怎么了?”

巡抚大人也来布政司衙门凑热闹了:“一但被抓住了,可是不得了,轻了没收了他所有的货物,重了说不定还要到牢里蹲几天。图什么?”

李大人说:“大人不知道,这些货物平时在我们这里买,一时半会儿卖不出去不说,有时候遇到下雨,保管得不好,说不定还会霉了。运到那边,虽然风险大些,可是那么人烟稀少的地方查管地不那么严,销量好,周转快,挣得多。”

弘历喝了一口茶,接着说:“商人们送来的礼物挑些好的,送给巡抚大人,再带上三万两银票,你亲自去,去吧。”京畿的大商人们只怕被同是谓民市。后来又出现了月市和小市。民市的设立是马市的一个重要发展,它为京畿商人的活动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商人们每天都在等布政司衙门的信儿。弘历这边正带着官员们,研究起京畿对察哈尔贸易的发展了。每个大人都准备了一篇长长的讲话稿。李大人先发言:“在马市贸易中,蒙古牧民以出售杂畜、畜产为主,商人们把棉布、绸缎、纱、烟草这些私自贩运去卖。”

樊易手里是一副大牌,却表现出一种特殊紧张或过分仔细的精神状态,象把十三张牌数一数,每打一张牌都要仔细考虑;张天在听张之前一张,故意把牌打得重一些,向桌上拼命一拍。

弘历回来了,看到魏绵奕又在打马吊,有些不高兴:“你没事也该学着绣绣东西,学学弹琴什么的。每天只知道打马吊。”魏绵奕见弘历回来了,赶紧把他拉来:“弘历,你帮我赢弘昼,你赢了他,我就不玩了。”

弘历自己知道不是弘昼的对手,无奈弘昼也是个好强的,自然不肯轻易让了他。弘历给张天和樊易使眼色。两个人都会意了。可这张天偏是个淘气的。

弘历翻身看她,这一天是十四,月却几何已经圆了,明亮的月光照进屋子,让人完全没有了睡意。魏绵奕趴在枕头上,嘴角流着口水,枕头上湿了一大片,泪水,汗水,还有口水。

弘历看着她笑着:人怎么能这样‘五体投地’睡着,还睡得这么香?魏绵奕睡觉还是不老实,被子早已经掉下床大半块了。弘历想着:这样光着背,明天去日升昌站一天班,回来不是嚷脖子疼就要嚷背酸了。轻轻坐起来,要给她盖上。

弘历看着她修长柔和的脊线,忽然想到了一句杜甫的诗“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此时此刻,只需要把玉臂改成玉背正合适此情此景。轻轻给魏绵奕掖了被子,弘历躺下渐渐也如梦了。

弘历说:“家里的铺子都是老娘娘家里的兄弟把持着,这几个不知道捞了多少好处。还是不知足,这会我给他们添上了,又给了他们私吞的机会。倒不如先握着,等小宓做主的时候再拿出来。”弘昼听哥哥这么一说,有点吃惊,呆了一下。

樊易是听弘历的,张天偏是个淘气的,想暗地里助弘昼。弘历拆两头搭子,张天猜他大幺对子很多。张天决计先打一,后打二,紧防三、六。张天又见弘昼有大牌而打生张,猜弘昼手中必有大牌。干脆自己只冷眼旁观好了。弘历输了。

已经是七月初了,弘昼偶然间在街上见到了一个小姐,一见钟情,可是又知道哥哥说了只是白碰钉子。有些生哥哥的气,连带着也生魏绵奕的气了。弘历还是停忙,魏绵奕喜欢和她的小鹿一起玩。

阅读重生:令妃的逆袭之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轮回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